說到Activision可能知道的人僅限主機遊戲玩家,不過Blizzard就知名多了,「魔獸爭霸」、「魔獸世紀」就是他們的作品,Activision Blizzard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第3方遊戲軟體開發商(第3方指非主機開發商本身),執行長Bobby Kotick在DICE 2010大會上發表"新年談話"(老外當然是不過農曆新年的啦,只是時間剛好所以就這麼說),談到許多往事,我覺得頗有啟發,摘譯如下:




「我一輩子看著自己身為反抗軍(電影「星際大戰」中主角所屬的組織),駕駛X-Wing戰機奮戰,然後,有天我醒來,發現我身在死星(「星際大戰」裡反派帝國的衛星級武裝要塞,也是帝國邪惡的象徵)」


Bobby Kotick如此開場。


身為「星際大戰」的影迷,對這樣的敘述真是備感親切,為什麼Bobby Kotick這麼說呢?在20年前,他只是個普通的上班族,他花了僅有的每一毛錢──44萬美元──買下了Activision的前身Mediagenic。


Bobby Kotick從19歲開始接觸 遊戲產業,在學校主修藝術史,在收購Mediagenic之前,曾在 EA(美商藝電)擔任遊戲工程師五年。當時,他坐在沙發上,一文不名,想著他需要錢才能買下Mediagenic。有位創投問他:你為什麼想買Mediagenic?


「我不想要買Mediagenic,我要的是Activision!」講到此,他開玩笑道。


Bobby Kotick提到Activision的開端可以追溯自1979年,當時許多遊戲開發者離開了Atari,「是獨立遊戲開發者的誕生。」


Activision就像是一群獨立遊戲開發者的集合,旗下工作室享有較大的自由,但仍受到財務上的限制,如之前Activision才裁員甚至關閉了幾個表現不好的工作室,「我喜歡這個概念,不過身為一個生意人,我想有一天會演進到(一個大公司)能提供財務及創意上的自主。」


當他買下Mediagenic時,他已經是「老成的26歲」──已經30的我聽到他這麼說真是不知該作何感想啊XD──當時Mediagenic的老闆認為他的藝術史背景讓人「覺得並不印象深刻」,就是覺得懷疑的意思,他問:「你對電視遊樂器產業了解多少?」


Bobby Kotick話題一轉,談到併購Commodore失敗的往事,他花了一年籌備,卻沒有結果,因為Atari的失敗讓許多投資人認為遊戲產業只是一時風潮,跟寵物石一樣,於是Kotick當年無法取得足夠的資金而併購破局。


Commodore的老闆在當時也這麼想,他說他不想在「消費者領域」競爭,他們要跟昇陽等公司競逐企業資訊市場,Kotick當時極力說服他Amiga可以是個絕佳的遊戲平台,但當年他人微言輕。


Kotick又聊到他是三個女兒的單親父親,還說他「愛吃成癮,你可以這麼說,」唯一能超過食物的愛好就是遊戲。


談到這邊,終於回題,他說這20年來他學到的經驗是要全力支持「真正懂得如何做遊戲的人。」


但「當你的位置已經離第一線遊戲製作5萬呎遠(指身為執行長的管理職使與第一線有距離)」時,很容易忘記遊戲是怎麼做的,他承認這導致他歷年來犯下不少錯誤,使Activision損失了不少機會。


2000年時,「模擬城市」開發者Will Wright碰到了開發上的困難,當時他有個新計畫,代號「傑佛遜」,想跟Activision合作,結果Kotick只想到他們搞砸了「模擬城市」就拒絕了,那個新計畫就是後來的「模擬市民」,「模擬市民」後來由EA發行,全球全系列銷售1.25億套......可以想像Kotick有多後悔。


第二個悔不當初是沒有把「吉他英雄」的開發者Harmonix買下,「吉他英雄」有兩個開發商,RedOctane跟Harmonix,Activision買下了RedOctane,但Harmonix卻被Viacom旗下的MTV買走了,後來出了「搖滾樂團」和Activision打對台,音樂遊戲就由「吉他英雄」跟「搖滾樂團」兩家稱霸,這可是每年以億美元為單位計算的市場.......再度,可以想像Kotick有多後悔。


Kotick說,當年他絲毫去看看Harmonix的念頭都沒有過,現在才知道,已經太晚了,不過這還不是他最後悔的事,他最後悔的,正是現在掛在公司名後頭的Blizzard。


1990年代,要買下Blizzard只需700萬美元,到了2000年代,價格漲到了7億美元,這時Kotick看了看「魔獸世紀」,心想:「誰會為這種東西付月費?」他錯了,代價極為昂貴,2008年Activision終於購併Blizzard,花了70億美元。


Activision也未能買下Jamdat,後來被EA以6.8億美元買走,Activision也曾有機會買下知名角色扮演遊戲開發者BioWare的母公司Pandemic,但當時Activision只是提供開發種子基金,結果2007研EA用8.6億美元把Pandemic(連同BioWare)一起買走了。


談完這些傷心事後,Kotick說:「如果你需要有人提供機會與協助的話,Activision是一個很好的母公司(協助旗下工作室成長而非取代),不過如果你想的是賣掉走人,繼續別的志業,那市場上還有得是別的公司能幫你。」說完台下的開發者們一陣哄堂大笑。


「我想你們應該能看出我們的經營模式。」


「我先前說:我想要奪取電視遊戲的所有樂趣(這句話引起軒然大波,因為多數人解讀為Activision要消滅別的公司),那是對投資人說的,我的意思是,我們的遊戲開發流程並不是亂無章法的西部狀態。」


「我試著表達的是,透過建立一些程序,我們真的保持了製作遊戲的樂趣,每個開發團隊都知道程序與紀律的重要性,但是又可以用他們覺得有樂趣的方式來開發遊戲。」


Kotick又談到,1983年,他19歲時,當時的運算能力所能開發的遊戲,現在都在Facebook等平台上。


最後,Kotick表示,為了支持獨立遊戲開發者,Activision將舉辦一個比賽,首獎可得50萬美元的獎金。(這個數字很有趣,恰好比Kotick創業資本44萬美元還多了一些)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