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聶克米爾會戰中,雖然獨眼龍全身而退,但保王派的部隊基本上沒有受到太大損失,繼續威脅著皮爾森這個全國第二富裕的城市,皮爾森與保王派談判,將落入保王派手中,但允許獨眼龍率領胡斯派安全離開,此時,獨眼龍手下的人增加到400人,板車增加到12輛,與他一起領軍的還有Břeněk of Švihov,但400人之中還有婦孺,這根本不是作戰隊伍,而是悽悽惶惶的逃難。


此時,激進派在更南方的一處地形良好的山頭重新修建Hradietw要塞,並以聖經中耶穌顯聖容之處的他泊山(Tabor)命名,從此這個要塞就被稱為他泊,而這些激進派也就被稱為「他伯派」,他泊派在他泊山建立了一個民主但宗教上極為基本教義派的政體,獨眼龍打算前往他泊山與他們會合。


但保王派可沒有真的好心到讓獨眼龍安全逃命,皮爾森市把獨眼龍的動向通知保王派將領Jindřich of Hradec、St. John of Jerusalem ,以及聶克米爾會戰中領軍的Bohuslav of Švamberk,上回他被耍了一道,正怒氣沖沖,現在知道獨眼龍又正只帶著400人溜跑,君子報仇,三個月不晚,1420年3月25日,保王軍在大平原上捕捉到獨眼龍孤軍的位置,於蘇鐸邁(Sudomĕř)集結後,一場殲滅作戰(至少保王派是這麼認為的)即將發動。


兵力比:


獨眼龍:400人,其中包括婦孺,全數為步兵,板車12輛


保王派:2000騎兵




話說保王派認為他們根本不用打,因為「光用馬蹄就夠把胡斯派全給踩死了」,當然,獨眼龍也不是白癡,看到上回好不容易擺脫的保王派騎兵又來勢洶洶的追了上來,加上隊伍裡還帶著婦孺,於是原本他打算舉白旗投降,以避免不必要的犧牲。


另一方面,他也並未心存僥倖,這次他擁有12輛車,數量比之前多出5輛,他匆匆忙忙的把隊伍拉到平原上有兩座水池的中間,雖然其中一座水已經乾了,但仍是騎兵無法通過的爛泥地,如此一來他只要守備土堤的兩端,而土提的另一端則是一片沼澤,因此後方其實無需太多兵力把守,獨眼龍把12輛車結成野戰城牆擋住正面,火槍一致對外,形成一個暫時的野戰工事,這成為日後赫赫有名的「野戰車堡(Wagenburg )」之始,任何腦筋正常的騎士,都應該會接受他的投降,而不會蠢到正面攻擊這個工事。


...但是中世紀的騎士經常性的蠢到不正常...


保王派拒絕了他的投降,於是戰鬥正式開始,那是清晨,戰場上還飄著薄霧,保王派騎士在Jindřich of Hradec率領下向野戰車堡展開衝鋒,由於馬不會游泳,很自然的,他們正對著車堡的正面──也就是說對著火槍口──前進,胡斯派的「手槍」由於後座力會垂直往木桿傳遞,經實驗證實,並不會有現代步槍槍口向上揚的問題,因此當獨眼龍一下令開火,成叢子彈伴隨刺鼻白煙往前激射而出,雖然沒什麼準頭可言,但是一大沱騎士正擠成一團正面衝過來,隨便也矇得中人,騎士們又是人仰馬翻、鮮血四濺,有人則被倒地的同伴絆倒,而在地上的屍體與受傷呻吟著的人與馬又成為路障,讓後續戰友寸步難行,少數穿過重重障礙抵達車堡前方的騎士,馬上發現既無法跳過,也無法繞過,身穿重甲的騎士也沒辦法下馬來爬過去,結果只能成為火槍的活靶。


頃刻間就有上百名騎士死於非命,連Jindřich of Hradec本人都被殺了。


眼看正面衝突不利,Peter von Konopischt of Sternberg率另一隊騎士繞背準備從另一面攻打,沒想到那邊雖然不是池水,卻是沼澤爛泥灘,一踏進去整個沉到馬腿,Peter連忙下令部下下馬步戰,沒想到下馬以後,全身重甲還是讓他們的鐵鞋深陷爛泥之中動彈不得,這下可好,當他們在泥巴裡奮力掙扎的時候,身上穿得像乞丐的鄉民們衝了過來,手持連枷,像打地鼠一樣把他們一個個打掛。


由於連枷立下大功,它隱身農具之中,平時可以拿來打穀脫粒(所以已經揮舞了一輩子的農民無需額外訓練就很會使用),戰時可拿來敲掉騎士腦袋,而且超適合躲在板車後面揮舞,實為七大武器之首,因此成為胡斯戰爭的代表性武器,甚至出現在盾牌紋飾之上。


聶克米爾會戰中領軍的Bohuslav of Švamberk,眼看又吃了同樣的虧,簡直氣炸了,大喊一聲:「同樣的招數不能對我用兩次!」(設計台詞),他想到用火把車堡破壞掉的主意,於是騎士們重組攻勢,這次手持火把衝上前,試圖燒燬車堡,在前仆後繼的攻擊後,終於摧毀了三輛車,打出了一個缺口,騎士們奮勇跳過燃燒中的板車殘骸,迎面而來的,是漫天飛舞的連枷!


獨眼龍與Břeněk of Švihov率領所有能戰鬥的鄉民拼命堵住缺口,而騎士的攻擊也相當猛烈,缺口處簡直是人間煉獄,鄉民在騎槍戳刺下一個個倒下,而騎士則被連枷打得眼冒金星,落馬後遭鐮刀刺死,間隔著火槍發射,讓狹窄的缺口處充滿刺鼻的硫磺味,雙方整整從清晨打到傍晚,殺得是昏天暗地,戰況奇慘無比,200多名鄉民陣亡,有30人被俘,連Břeněk of Švihov本人都戰死沙場,而騎士們也丟下了無數屍體,屍山血海把整個缺口給堵了起來。


正當鄉民即將全軍覆沒的關頭,驚駭於鄉民恐怖的反抗能力與騎士遭受大量傷亡,以及夜晚和大霧的來臨,讓保王派決定退兵,於是獨眼龍就在夜幕的掩護下大搖大擺的逃走了。


這次遭遇戰雖然並未對保王派部隊造成決定性打擊,反而是胡斯派自己幾乎死傷殆盡,但以如此懸殊的兵力比,竟然造成正規騎士部隊慘重傷亡,震驚了全波希米亞,也大為鼓舞了胡斯派的士氣,更讓獨眼龍的名號傳遍波希米亞,獨眼龍將此役中繳獲的騎士裝備如盾牌、馬刺等四處展示,成為最有利的宣傳。


在蘇鐸邁戰役之後,獨眼龍終於抵達他泊,他泊派選出了四位「人民首長(hejtmané)」,當然,其中一位正是獨眼龍本人,他的戰功證實他是「受上帝祝福與幫助的領導人」,而他也立即協助他泊規劃要塞的防務,在河上建立了雙重城牆。


不過,胡斯戰爭的主戲才正要開始,就在獨眼龍與保王派纏鬥的同時,西帝成功唆使教皇馬丁五世,於3 月17日發起十字軍,對付「魏克里夫派、胡斯派,以及其他波希米亞異端所造成的破壞」,教令一出,一呼百諾,整個基督教世界除了斯堪地那維亞以外,來自33個國家的騎士們有的在大義名份下,多數在預期可以掠奪發財的期望下,全聚集到西帝的麾下,大軍浩浩蕩蕩,朝著布拉格進發。


很快的,背叛獨眼龍的布拉格人,將乞求他的幫助。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