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召是教育召集的簡稱,什麼叫教育召集呢?在此為未服役或女性讀者們簡單解釋一下,所有義務役及志願役退伍的人稱之為「後備軍人」,平時上班,戰時可以動員召集編成後備部隊,而這些人退伍後,戰技自然會日漸生疏,為了日後萬一國家有難時,召集起來的後備部隊仍然能有戰力,因此平時就把他們偶爾召集入營,溫習一下戰技,這就是教育召集。根據兵役法規定,退伍八年以內的後備軍人,依國軍年度計畫,會接受教育召集,以四次為限。


原理雖是如此,但以往教召往往只是虛應故事,讓教召兵看看影帶混過一週就了事了,這種方式自然無法達到提升國防戰力的要求,只是平白浪費時間與金錢,因此自兩年前左右,國軍針對教召開始有新的政策,想讓教召實用化,筆者於是在兩年前被這樣的「硬斗」教召了一次,當時覺得改革後的教召還是有諸多不合理甚至愚蠢之處,甚至可說讓人生氣,不過當年考慮到後備司令部才剛開始改革,也就算了。


兩年後,又再度受召,這時不比兩年前是自由作家,就這樣被召走,老闆都快抓狂了,礙於國家法令,也只能乖乖奉命。不過,這也成了檢驗國軍進步程度的機會,經過兩年的努力,國軍教召到底有沒有實質的作用,還是只是更加擾民而已呢?這是一個值得我們關注的問題。


目前國軍將每一梯次教育召集人數減少,自兩年前的1000人左右,降到約700人之譜,這樣子教召5至7日下來,伙食費總支出約50萬元上下,加上薪資支出、衣物鞋子清洗、現職相關協訓人員人事成本等,每梯次教育召集成本估計約1000萬元(以上均只寫概括數字,以免洩露軍機XD),然而這還不是教育召集造成的所有損失,教召人員都是平日有職業的社會中堅,其中有的為中小企業老闆,有電子業主管,均被教召入營,損失的生產力,以2010年預估台灣人均GDP為17660美元計算,每梯次教召,損失的社會成本高達約新台幣700萬元,加上前述開支,總計1700萬元,耗費這樣大的代價,實在不能等閒視之。


兩年前國軍剛開始針對教召改革,初起步雖有缺陷也不好責難,但兩年後,每週一梯次下來,應該已經很有經驗,但如今對國軍教召的作法與成效來檢討,結果仍是不盡如人意,尤其是課程安排極為浪費時間而又無效率,對實質戰力的提升效果與開銷太不成正比。


首先,在課程的設計上就有根本上的嚴重問題,國軍教召自稱原則為「幹部練指揮,士兵練射擊」,此大觀念非常正確,但實際執行時,僅營部以上幕僚參與沙盤推演,連長偶爾參與,多數時間跟士兵一起「練射擊」,而同為軍官的排長竟完全與士兵一起「練射擊」,如此做法只因協訓人力不足,為便宜行事,要教召的連排級幹部協助管理部隊秩序,以圖後備司令部自己的方便。對照國軍所製播的排級野戰沙盤推演影帶,更顯諷刺。


在戰時,隨時有可能一發砲彈命中營部,導致連長接任營長,排長接任連長,若連排級幹部不知營、連如何指揮,那屆時豈非營部遭「斬首」就全營皆垮?如此豈是部隊應有的狀況?更別說違反「幹部練指揮,士兵練射擊」的原則。


而「士兵練射擊」的課程安排也是極為失當,課程安排者竟以大量的箱上射擊與雷指器課程來填充時間,任何一位當過兵,經歷過鑑測的人都知道,箱上射擊與雷指器這些課程對射擊能力的幫助根本趨近於零,安排這種課程完全是浪費時間。要提升射擊能力,每個經過鑑測的營、連長都曉得,最有效的辦法就是不斷的實彈射擊,然而國軍在長達一週的教召期間,實彈射擊竟只安排一次。


在槍械保養部分更充份顯露敷衍心態,教召課程重複安排65K2步槍大部分解課程,然而,實戰時,射擊後實施槍枝保養需要的是細部分解,只會大部分解根本無用,安排這種課程對戰力全無幫助,「省麻煩」(細部分解容易遺失零件造成後備司令部的麻煩)「塞時間」的心態昭然若揭,這種無意義課程理當刪除,刪除後,教召天數可減少2日,可大為降低社會成本。


尤有甚者,去年,國軍於成功嶺耗資10億元建造了模擬訓練館,內有中科院的先進模擬器,可模擬不同射擊情境,槍枝亦有後座力,其模擬效果相當良好,更可在螢幕上讓士兵直接看到自己的射擊結果,從而修正射擊上的錯誤,可說是僅次於實彈射擊,最有效的射擊練習方式,是國軍非常值得讚許的現代化設施,然而,教召一週之中,竟只有一節課進入模擬訓練館,而且竟與實彈射擊安排於同一日,使得有單位在實彈射擊後才進入模訓館,有的單位則剛進入模訓館一槍未試,就拉上靶場,發生如此荒謬鬧劇,課程安排者可說嚴重瀆職。


而且,這耗資10億元的模訓館,內在雖好,卻因斷水而廁所沒水,這種情況可說是對國軍的一大諷刺。


更可笑的是,在實彈射擊過後,竟然還再度安排箱上射擊與雷指器。教召受訓人員中,許多是歷練過基地測驗、鑑測,或是擔任營連級幹部、連長退伍的有經驗人員,基於愛國心,針對此無效荒謬課程做出建議,兩年無數梯次下來,後備司令部卻依然故我,對召訓人員的建議置若罔聞,或是以「那是上級決定的,我也無能為力」推諉塞責,如此顢頇無能,真是令人氣結。


另一方面,在射擊上只針對65K2步槍更是大有問題,在戰場上,可能槍械缺乏接受友軍支援,或撿到友軍裝備,甚至是擄獲敵軍槍械,目前國軍一線單位已經全面換發新式T91步槍,但退伍多年的教召人員則多未見過此槍,應針對此槍深入教學,更進一步來說,甚至應該也針對解放軍的AK47步槍及95式步槍做教學才對,但國軍卻只一再重複65K2步槍課程,如此一來,屆時若士兵於戰場上打到彈盡時,明明撿到友軍或敵方槍械,卻不會使用,只能徒呼負負。


而現職幹部們,不針對這些基本問題思考解決之道,只沾沾自喜於為教召營舍加裝了冷氣,廁所已修復等硬體改善,營舍硬體的改建與修復本來就是薪水份內事,早就該裝設、修復,更別說裝冷氣花的還不是納稅人的血汗錢,且竟還有數個寢室冷氣故障,尚可洋洋得意,十足官僚。另一方面,後備司令部明明軍官人力吃緊,該做的業務都做不完,還浪費大量現職人員人力,去督導要求召員內務及「唱歌答數」、「兩兩比肩」等,教育召集的本意是在一旦開戰,動員時能具有戰力,試問一旦開戰,行軍豈可唱歌答數,那是要告訴敵人我軍來了嗎?真是捨本逐末、莫名其妙,有這些多餘的時間,為何不把應做的業務辦妥?


在上課的服裝規定上也是愚蠢至極,許多課程根本無需全員領槍,只需教官準備教具槍即可,如此每天可省去領槍及送槍時間一小時──要知道教召人員都是在職社會中堅,每小時的時間都很寶貴,不可隨意浪費,與兵役人員不可同日而語──而在上課時,明明有室內場所不用,偏要規定在集合場上課,又要求甲種服裝(即全副武裝戴鋼盔),然後才大費週章準備急救器材防中暑,先不論中暑與否,在悶熱環境下,頂著鋼盔,上課會有效率嗎?這是用膝蓋想也知道的事,然而國軍高層只會墨守成規,不求上課有效,只顧規定要整齊劃一,還視為最重要的督導目標之一。


在二次大戰時,日本97式戰車由於裝甲薄弱,美軍以機槍可正面射穿,為此,日軍第一線人員將戰車加掛沙包,以增加防護力,不料高級將領視察時見到,認為太不美觀,怒罵:「竟敢破壞天皇賜予的兵器!」命其全數徹下,結果可想而知,如今的國軍高層可說盡得這些二戰日軍高層的「阿達馬恐固力」真傳。


我國國防力量較假想敵為弱,需要以有創造力的、不對稱的戰法對應,適值國軍積極推動募兵制,應盡量吸收思路靈活的人才進入,而當這樣的人才看到國軍數十年如一日的做表面功夫、官僚、敷衍塞責、墨守成規,毫無長進,豈會想加入?這種不切實際,不以實務為重的觀念不改,國軍再怎麼精實案、精進案,也是罔然。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higeharu
  • 還是仿效美國搞假日戰士國民兵比較實際
  • that
  • 跟國軍認真就輸了
  • 退伍老兵
  • 真是深有同感。這些國軍上位軍官真是禍國殃民,當兵的時候就覺得上面肯定有阿共派來的共諜,否則為何老是幹些實在讓小弟搞不懂的蠢命令跟要求,實在是不解!
  • 訪客
  • [去督導要求召員內務及「唱歌答數」、「兩兩比肩」等,一旦開戰,行軍豈可唱歌答數,那是要告訴敵人我軍來了嗎?]真是捨本逐末、莫名其妙]
    [如今的國軍高層可說盡得這些二戰日軍高層的「阿達馬恐固力」真傳!]

    此篇講得真是一針見血! 尤其上面二段,真是點到精粹!

    在我看來,國軍的功能不就只剩下"裝模作樣"、"吃喝拉撒"而已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