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提到MRZ《大宇宙》一路走來的艱辛過程,到此先打個岔,談談另一位與《台灣漫畫》密切合作的作者:血多。


話說血多在大學時代曾歷任台大卡漫社社長、創作組長,plamc本人就是他帶出來的,(當年我在社上的綽號叫D.S.,所以台大卡漫時期認識我的人常會稱呼我為D.S.),日後他讓蟠龍花瓶浸滿了ACG梗,也因此出版了《暗黑界拍賣王》,然而血多真正醉心的是動畫與短片創作,2009年,「賣火柴的小女孩」榮登台灣區Youtube點閱率冠軍。


在此要特別提到一位西洽板友,其實我應該稱他一聲「先輩」,因為他也是台大卡漫的學長,歷任社長、動畫組長等,是血多在社上的至交之一,當年綽號「K.K.」。


血多曾經私下提到,其實「賣火柴的小女孩」的成功,他非常感謝K.K.,因為其實網路上有很多新鮮有趣的東西,沒有人推荐大家都不會點,而血多又很「ㄑ一ㄥ」,不想自己推自己,又不想搞分身,所以要不是靠K.K.每次有新番就努力的到處推廣,「賣火柴的小女孩」大概一開始就傳不出去。


當我告訴K.K.這件事的時候,他說,啊沒什麼吧,我所做的根本是一點都不重要的事,我對askemm無私而不居功感到很感動,但他認為自己只是再平凡不過的觀眾。我想,其實台灣漫畫要能成功,需要的就是無數像K.K.這樣的平凡而偉大的讀者,也希望我們做得夠好,能讓大家願意像這樣舉手之勞助一臂之力。


言歸正傳,總之,在最初我找來血多,討論台灣漫畫這個計畫的時候,血多說:「你們取叫這樣的名字,這個名字很大,但什麼是『台灣漫畫』,這會是個關鍵。」(日後我們的發行商也對我們說過幾乎一模一樣的話,不得不讚嘆血多對市場的敏銳度。)


日漫、美漫、港漫、歐漫,其實仔細研究,會發現它們之中都有無數種不同畫風,不過我們對他們還是有一些刻板印象,聽到日漫就會預期是怎樣,而美漫就預期是那樣,港漫又會是某個樣子等等。那「台漫」呢?


由於台灣的漫畫創作現在處於一個相對空白的狀態,「台漫」是什麼?我想不但沒有一個答案,甚至是沒有答案...


我跟血多討論了一整晚,最後我們得到一個想法,「台漫」就是要「台」。


怎樣的漫畫才叫「台」?血多的作品可以是其中一個代表,血多的創作雖然沒有偏離日本漫畫的風格太遠,但是有很明顯的特色,就是與眾不同,我們認為這算得上是「台」。


然後我們看向窗外,我們發現,每一棟大樓的屋頂都不一樣,每一間商店的招牌都不一樣,「對!」我們發現,「這就是『台』!」


回顧「賣火柴的小女孩」動畫,可以發現血多每一回都故意用完全不同的畫風創作,結果產生了意想不到的笑點,畫風之間的對比,也讓每回都顯得更精彩,這是「賣火柴的小女孩」成功的因素之一...這就是「台」!


至此,台灣漫畫整體規劃的基本理論確立了,那就是「彩虹畫風」理論,連載的每一篇作品,都會有完全不同的畫風,從最接近日漫,到最偏離日漫,形成一個「彩虹排列」。而每篇作品不論位於「彩虹」光譜的哪一處,也都要如血多的作品一樣,有很明顯的特色,就是與眾不同。


不過這個概念也和一些初期的好夥伴們意見相左,因為他們認為一本雜誌應該有統一的風格,最後我們取捨後,還是決定緊跟「彩虹畫風」理論。


那麼就回到《大宇宙戰爭年代誌》,它被規劃在「彩虹」光譜的最遠端,背景是3D以實景風格算圖製作,前景人物則採取寫實的類似傳統油畫與水彩畫的畫風,《大宇宙》肩負著把這片「彩虹」撐大的艱鉅任務,而這也為它帶來了意想不到的麻煩...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