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最近又逢國際書展,新聞大肆報導熱情讀者在二館(漫畫、輕小說)排隊甚至擠爆的場景,引起了很多社論批評,包括有公視記者報導「動漫館人擠人 小說文學館好冷清」(http://web.pts.org.tw/php/news/pts_news/detail.php?NEENO=170483),接下來,知名的作家、評論家楊照先生,也在部落格發表了《「輕小說」閱讀當道的怪現狀》一文,http://tw.myblog.yahoo.com/mclee632008/article?mid=5720&prev=5722&next=-1


我是很尊敬楊照先生的,但是看到這篇文章,雖然我不是輕小說的作者,也不大是輕小說的讀者,但是還是忍不住要為輕小說的讀者們說些公道話。


首先,楊照先生說,「輕小說」「是一些在網路上流傳,沒有什麼特定作者身分,通常內容大量重複,也很容易預期的小說。」這個對輕小說的定義,是他整篇文章論述的前提,但是這個前提完全是錯誤的。


輕小說到底是什麼,我先前在部落格的拙文《何謂「輕小說」》有比較詳細的說明,簡單的說,目前要怎麼說一部小說是輕小說,其實是作者本身,出版社的書系,以及讀者,都有一個主動的意識將這本小說歸為輕小說而與其他大眾小說區別開來者,就叫輕小說。


同一個作品,如果投稿非輕小說書系,就不是輕小說,但如果投稿輕小說書系,就是輕小說,這種狀況是完全可能的,如果你有機會逛逛日本書店,你會發現很多主流大眾小說,和某本輕小說的題材故事文筆都相近,之所以一個是正規小說,一個是輕小說,完全只是因為後者出在輕小說文庫裡,封面畫了美少女。


這個現象現在在台灣也一樣,以尖端出版的《暮光之城》為例,一開始尖端把它譯名為《吸血鬼達令》,弄了個漫畫封面,把它定位為輕小說,後來卻弄回了原版封面,重譯名為《暮光之城》,定位為一般文學小說之中的奇幻愛情類小說,不再是輕小說,但其內容根本就是同一本書。


也就是說,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輕小說。


所以「輕小說」,絕對不是在內容上的分類,也就是說,楊照先生並沒有花時間搞清楚什麼是「輕小說」,就以一個錯亂的認知,發表了一篇前提就錯誤的論述,「Garbage in garbage out」,通篇文章成了一大片資訊垃圾。


事實上,輕小說的讀者是很講究作者身份的,會去追如谷川流等大家的作品;而輕小說的內容經常是五花八門南轅北轍,並非大量重複(頂多是封面看起來很像)和楊照先生所以為的完全相反。


楊照先生又指出,「輕小說」讀者是「不想讀「不一樣」的書,不想讀承載陌生內容的書,不想讀要求他們發揮好奇心努力去解釋的書」。


實際上恰恰相反,如果楊照先生真的有在書店看看現行的輕小說,會發現它們都是很不一樣的書,題材五花八門,想像力豐富,是相當發揮好奇心的書,我想由此看來,楊照先生並沒有看過任何輕小說,如此,「不想讀承載陌生內容的書,不想讀要求他們發揮好奇心努力去解釋的書」的敘述,應該是適用在楊照先生身上,而不是輕小說讀者。


楊照先生又稱,輕小說是因為「帶來社交性的作用,很容易可以在和同學談話中找到話題,或在facebook上閒話兩句。」我很懷疑楊照先生有沒有在上facebook,因為我在facebook上有數百個朋友,其中很多是動漫圈的朋友,動漫圈跟輕小說讀者群重疊性挺高的,但是我幾乎沒有看到朋友在facebook上閒話兩句的內容是在談輕小說的,所以楊照先生這個論述到底是有實地調查過,還是只憑胡思亂想就發言?


網路上以訛傳訛的文章很多,為什麼我要特別找楊照先生的麻煩?這是因為楊照先生並不是普通網友,他是「知識份子」的代表,主張著閱讀的重要性,但是這樣德高望重的楊照先生,卻在寫文章的時候,不顧基本的正確性,而是像他想批評的「缺乏思考的讀者」一樣,在一知半解的狀況下胡亂發言,這才是真正代表著知識的墮落,與缺乏閱讀(楊照先生若有心想了解何謂輕小說,就算不親自閱讀,上網搜尋一下也有很多資料)。


我在服役時,有很多弟兄寫不全一個句子,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但他們都還是有很好的成就,我並不覺得每個人都一定只能靠閱讀來學習,但若楊照先生這樣的知識份子代表,都一知半解就亂發議論,那才是真的讓人感到十足擔心的事。


去年賣最好的書,一本是龍應台的《大江大海》,這本硬底子書,只有張大春等級的人才有資格批評,另一本則是陶晶瑩的《我愛故我在》,這本書我沒看過就不評論,兩本書都銷售10萬本以上,而輕小說最多賣1萬就很好了;我先前提到《暮光之城》,它在被定位為輕小說《吸血鬼達令》的時候,只賣了3000本,事後重新定位為《暮光之城》,總和賣了30萬本以上,所以台灣人到底是不是只看輕小說?我想楊照先生的前提,再度是錯誤的。


「蜀中無大將,廖化做先鋒」不代表廖化是猛將,輕小說有固定小眾支持的族群,有一定的銷售量,當其他書表現不好時,它看起來排名很前面,不代表它就是受到普遍歡迎,就像以往出版界說「哪年推理小說上排行榜,表示那年書市很差」一樣(推理小說也是有固定族群支持)。


看到小眾讀物浮上榜,表示我們這些大眾小說的作者們要自我檢討,輕小說的讀者群自看自的,突然間被推上台面猛罵,其實是其他書表現不好,實在是關他們什麼事呢?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明文笙
  • 講的真是中肯~

    原來還有"吸血鬼達令"這碼事,

    現在大眾小說作者愛寫奇幻類輕小說囉~
  • 黑帽
  • 我想替楊照先生說句話
    楊照先生的文章主旨 我認為世界由輕小說來探討台灣學生的困境
    以及台灣教育體制的劣質
    在台灣的考試當中 閱讀是為了要獲得標準答案 而讀錯就會接受分數懲罰
    在國文考試尤其明顯
    拿國文考試當例子 閱讀測驗往往有所謂考文章主旨
    但是文學是很主觀的東西 讀完一篇文章可以有許多不同甚至南轅北轍的東西
    但是考試給答案 有時是自以為正確的答案 加上選擇題的選項 限制了學生的獨立思考
    有時候 文學沒有標準答案
    而學校硬塞的大量資訊 讓學生習慣閱讀容易閱讀的書 知識類的閱讀量一定會隨課業壓力增重而減少 對於比較需要探索 摸索的書(不特定)就沒興趣
    輕小說比較好讀輕鬆 學校亂塞大量資訊 比較艱澀的書 學生通常裝不下
    另外 社會上的知識份子思想古板 以己度人不單是楊照先生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李教授
    說甚麼戒掉漫畫 看法官判決文這種超級切合實際的建議 甚至還用白癡等字眼
    我很敬重李教授 也很喜歡他的書 所以難以置信他講出這些話
    另外還有用狹窄的視野 批評達文西密碼 看網路文章會變笨 笨蛋才用ptt等
    遭受批評時 表現出不屑的態度回應 用非常貶低網友的態度 說他只關心世界有名人士說的話 這樣的知識份子以及教育體制 真的感嘆台灣的自由開放 嚴謹思考在哪裡?
  • 訪客
  • 這不是思想古不古板的問題. 很多知識份子, 尤其是年青學者, 都不抗拒雅俗共賞. 但知識份子普遍都有一個赫胥黎式的憂慮, 就是庸俗膚淺的娛樂商品過度泛濫, 乃至成為一種社會典範(paradigm)時, 一個社會就面臨著反思能力低下的危機, 成為政治犬儒(cynic), 即對社會公義抱一個消極冷漠態度, 或以情緒化的偏見去對待公共事務. 社會就會因此更容易被財團政客甚至獨裁者所支配.
    我想楊照只是利用輕小說來作提喻, 而不是以輕小說作為批判的核心. 基本他所說的現象, 在眾多流行小說中都有出現, 包括Twlight.
    「不想讀承載陌生內容的書,不想讀要求他們發揮好奇心努力去解釋的書」中所謂的"陌生內容"不會是指題材的五花八門. 我認同輕小說在題材上都具有經典文學沒有的奇斯妙想, 但題材上的創新並不伴隨著內容本質的創新. 小說的演出者是人, 故事背景設定五花八門而人物性格趨於面譜化絕對是創造力低下的現象: 正因為無法好好創造出一個獨特而真實的人物, 才要在形式上賣弄花巧. 故事簡單地以一個又一個無關角色心理的事件串連而成, 更有甚者部份人物性格、故事設定和事件更是為了滿足讀者慾望而設. 文學價值高的小說甚少在題材背景上嘩眾取寵, 例如"圍城"寫的只是主角在大學的職業生涯和其後的新婚生活,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寫的只四位主角發生在蘇聯入侵的愛情, 沒有三角戀, 沒有後宮, 沒有女主角的"服務". 但他們之所以是"陌生的", 是因為他們帶出的思考層次是陌生的: 圍城講的是人心隨環境而遷移的無奈.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講的是生命的偶然與必然、媚俗、永劫輪迴等哲學概念, 從而探討我們應該對生活挽一個怎樣的態度. 這些書一定需要一定的哲學思考和對現實生活的感受能力才懂得欣賞, 它們會將思考引領去一個陌生的地帶, 一個沒有絕對答案、絕對解讀的地帶, 這才是"陌生"的意思.
  • 明文笙
  • 純文學的帽子還真是高;通俗文學本就該讓人紓解壓力,不輕怎麼成呢?
    總不能成天都在生命不可承受之輕吧?
    拿通俗文學拿來比米蘭昆德拉,不是xx比xx?
    自以為上駟來比下駟的心態,才是創造力衰退的關鍵

    就連白先勇都說他最愛看蜀山劍俠傳呢,分類的是人,不是文字本身。
  • 簡遙
  • 其實看過楊照先生和這篇文章之後,
    二位對輕小說的定義及作用皆有不同的概念,
    也表示了不同年代看待同一件事物的落差,
    對於輕小說我也看過谷川流的涼宮春日系列的幾本,
    我覺得只有第一本真正是代表作,
    後面續集又看了二、三本之後,
    我覺得並不太吸引我,
    也就是說在第一本的時候對其題材、寫作手法、問題的探究、追尋,
    皆有引人入勝的地方,
    可是應該是為了讀者一般皆無法深入思考著想,
    往往很多較深入的觀念、概念皆只能點到為止,
    這是我覺得很可惜的地方,
    就像我之前看過鬼吹燈第一部,
    頭一、二本還真的很精采,
    但到了後面,
    卻真的只是靠作者強大的述事能力在撐場面,
    故事本身的結構卻已經是為了延長字數而了無新意,
    但總的來說仍是很不錯的作品,
    換言之,
    作者在第一部作品成功之後,
    仍得繼續下功夫,
    如此才能抓得住較多層次的讀者,
    不然網路文章作品更新的速度這麼快,
    永遠都有新星出現,
    可惜絕大部份都只是發出短暫的光芒,
    持續發光發熱的仍是極為少數。
  • 路人甲
  • 對於三樓大大的話大大+1,解析的很清楚、有條理
    作品的形式應該要與內容切割,好故事就是好故事、有深度就是有深度,和是否為輕小說、漫畫或動畫無關。
    我並不會因某作品被分類在輕小說一類而歧視,基本上,只要內容夠紮實、故事好,我根本不會記得作品的分類。但放眼目前市面上的輕小說,我想大約高達八成以上帶有物化女性的思維,美少女從天而降、看內褲、後宮,我並不討厭美少女,但受不了這樣的劇情一再一再又一再的重複。說真的,憑甚麼該有人願意只為他人而活?好像輕小說裡大部分的女主角都只是為了男主角而存在,不分男女、各個角色實在沒有深度可言。
    我不否認這些故事對某些人的娛樂性,但娛樂性不一定與深度並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