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蒙出版社邀約,這系列文章本來只是寥寥數千網言,經一年半補充、考證後,寫成了17萬字,請參閱新書《橡皮推翻了滿清》,秀威資訊出版)

 

 

上回提到秋瑾辦報兩期就收工大吉,在當年,革命黨人出版刊物,都是「地下出版」,甚至也請不起人,結果什麼都自己來,陳獨秀在蕪湖創辦《安徽俗話報》──雖然說是報紙,但是可不是每天發報,而是一份三十二開的半月刊,每期四十頁,在農曆每月初一、十五出版──時就是如此,編輯、印刷、發行,通通都是自己一個人,連稿子都是陳獨秀自己以「三愛」為主的各個筆名寫的,真的是兼了個徹底。


陳獨秀為了搞這份一人報紙,忙到連洗澡的時間都沒有,久之全身發臭不說,一邊寫稿,蝨子一邊從頭上往下掉,真是恐怖極了,最後這份報總共發了22期。


但是陳獨秀不是唯一這樣做的人,當時革命黨人辦報紙,經常都是從寫稿、採訪新聞、編輯、印刷、發行單槍匹馬自己來,想也知道這樣怎麼可能有空真的出去採訪,於是就收集一些道聽途說就寫上去,連道聽途說都沒有的時候,就當起了「新聞製造業」,自己編造「獨家新聞」充數。


話說台灣經常有記者到網路上抄新聞,或是「製造新聞」的事件,一百年前,這些革命黨報們可說就是他們的祖師爺了。


隨著識字率的提升,上海、北京等地報紙漸漸發達,報社才開始能賺點錢,很不幸的,革命黨人大多留日,又自命風流,於是日本那套開什麼會都要進入特種場所召妓作陪的惡習也學了個全,編輯會議都在酒家開,結果好不容易賺來的錢,全都貢獻給妓女們。


而辦報鼓吹革命當然要要冒著殺頭的危險,即使是躲在上海。《蘇報》於1896年於上海創立,1900年無力維持頂讓給陳範,原本是偏保皇立憲,1902年以後開始傾向革命,1903年6月,以顯著位置刊出章太炎的著名政論《康有為與覺羅君之關係》,終於激怒清廷,兩江總督魏光燾派人到上海會同租界當局查封《蘇報》,追捕相關人員,章太炎等人均被捕,在上海租界受審被判有罪,章太炎於3年後才出獄。


而曾在《蘇報》撰文的吳稚暉,在蘇報案發生時投河自盡,但是卻找了條小水溝來跳,而且臉還朝上,當然沒死,後來章太炎嘲笑吳稚暉「不投大壑而投陽溝,面目上露」,這也是糗事一樁。


章太炎後來當了孫文在日本辦的《民報》第6期以後的主編,直到因病辭任。


《民報》是為了對抗梁啟超在橫濱所辦的《新民叢報》而生的,梁啟超是保皇派的最佳筆戰戰將,一隻筆橫掃千秋,非常了得,《民報》最初撰稿人有胡漢民、汪精衛、朱執信、宋教仁,幾個聯手起來,全都被梁啟超一隻筆給打趴了,梁啟超被譽為「輿論之驕子,天縱之文豪。」,甚至於《新民叢報》上的文章還被稱為「新民文體」。


汪精衛、宋教仁都是文筆一等一的人物,加上後頭還有最擅長煽動的孫文指導,都還鬥不過梁啟超一個人,實在窩囊,亦可見「飲冰室主人」梁任公(梁啟超號任公)實在是厲害,孫文恨得牙癢癢的,但也是佩服不已,所以後來孫文聘請梁啟超為其子孫科的啟蒙老師。


而《新民叢報》初創時也是梁啟超的一人報紙,梁啟超為了填滿這份半月刊的內容,「每日屬文以五千言為率」,每天都得寫5000字,還要兼顧行政事務,而稿子的深度、遠度與文筆品質之高,實在不得不讓我們後輩文人們十分汗顏啊。《新民叢報》總共出了96期,在清廷宣布預備立憲後停刊。


《民報》為了跟這樣的強敵對抗,什麼招數都用上了,章太炎是國學大師,後來被嫌是老學究,但此時的《民報》,竟然刊登了政治漫畫,可說中文報紙政治漫畫的先河。


不過當年的漫畫格調只能說十分的低劣,例如畫了三個「過去之漢奸」,曾國藩畫為人面蛇身,左宗棠畫為人面獸身,李鴻章畫為人面魚身;又畫了三個「現在之漢奸」,張之洞頂戴花翎,腦袋卻被放在胯下,岑春煊的腦袋被倒放在脖子上,袁世凱的腦袋被剖開。罵張之洞是「士屠」,袁世凱是「民屠」,岑春煊是「官屠」。說起來這幾個人都是中國近代化的重要人物,結果卻最挨革命黨的罵。


不過就算加上漫畫,《民報》還是勝不了梁啟超,為了壓倒保皇論,竟然動用了暴力手段。


《民報》前幾期的主邊張繼,只要保皇黨在日本演講,就帶一夥人去鬧場,他通常拿著一根粗大的棗木手杖,大喝一聲:「馬鹿野郎!」就跳上台去,對梁啟超等保皇派的演講人「當頭棒喝」,把他們打得抱頭鼠竄,狼狽逃走以後,革命黨人居然就在原地,接著對台下聽眾演講......只能說真是「秀才遇到兵」。


.....後來南洋各地的革命黨人照著張繼的榜樣,毆打在南洋各地演講的保皇黨人,於是張繼名列革命黨有「四大打手」之中的第一人。


打人雖然惡質,但比起暗殺的恐怖行動來說,那又不算什麼了。下篇就來談兩起革命黨的暗殺行動。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