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蒙出版社邀約,這系列文章本來只是寥寥數千網言,經一年半補充、考證後,寫成了17萬字,請參閱新書《橡皮推翻了滿清》,秀威資訊出版)

 

 

前回提到恩銘是滿人中少數的積極改革派,李准清末民初都有功績,曾自日本手中收復東沙島,卻被定為暗殺目標,其實革命黨人常常專門暗殺對國家有幫助的人。清末立憲改革中,清廷派五大臣出國考察,這是為了推動國家進入立憲時代非常重要的舉動,但革命黨人吳樾卻要拼命阻止他們。


吳樾是在蔡元培的介紹下加入光復會。蔡元培日後是大教育家,但是清末他卻也曾組織暗殺團,以暗殺這種恐怖攻擊行動為「革命」的方法。


其實光復會的成立原本就與暗殺有關,光復會的前身是1903年,留日學生500餘人在東京舉行拒俄大會,聲討帝俄侵佔東北,會後組織「拒俄義勇隊」,包括黃興、陳天華等人參加,準備開赴東北抗俄。


滿清政府當然知道這幾百個嘴砲憤青根本對拒俄沒有任何幫助,倒怕他們鬧出革命,於是電令駐日公使,請日本政府鎮壓,「拒俄義勇隊」因此遭到強行解散,成員們不服氣,改名「軍國民教育會」繼續活動,綱領有三點,「第一起義,第二暴動,第三暗殺」。


這群人後來兵分兩路,黃興、陳天華回湖南活動。這一路湖南人後來決定成立「華興公司」,也就是「華興會」,以「興辦礦業」為名,入會者均稱人股,「股票」即會員證,並以「同心撲滿、當面算清」為口號,暗喻「撲滅滿清」。


另一路則在上海成立「軍國民教育會暗殺團」,稍後陶成章、龔寶銓與蔡元培等人將暗殺團改組為光復會,以蔡元培為會長,口號「光復漢族,還我河山,以身許國,功成身退」,蔡元培更身任爆破組的主要負責人。


很難想像日後的北大校長竟然是個專門調製炸彈的恐怖份子,連後來五四運動的旗手陳獨秀,此時也跟著蔡元培一起在搞炸彈,真是歷史開的一個天大玩笑,但是這也沒有那麼難理解,留學生在外國學到化學知識,就可用來製造炸彈,是很自然的事。


吳樾更是囂張的鼓吹暗殺,還撰寫《暗殺時代》等文章,滿清朝野準備立憲,得到民間相當的期待,導致革命黨人處境相當困難。吳樾對此深表憂憤,他說「寧願吾國民為懵懵不醒之國民,也不願吾國民為半夢半醒之奴隸。」


簡單的來說,為了革命,寧可國家退步。這就是革命黨人為什麼老找對中國有貢獻的人開刀的原因。但是革命的初衷明明是為了國家進步,這些革命黨人可說是「把手段當成目的」,輕重緩急不分。


1904年冬,萬福華在上海謀刺前廣西巡撫王之春被捕,1905年科學補習所成員王漢在河南彰德謀刺清戶部侍郎鐵良不成被捕,吳樾聽說了以後,慨然說:「萬王二子事跡非勉他人,乃勉我爾。」於是決定入京刺殺鐵良,吳樾也考慮到殺鐵良的後果:


「逆賊鐵良一殺,而載振、良弼輩必起而大行壓制之手段,將不盡滅我漢族而不甘心焉!噫!此其幸事乎?抑其不幸事乎?吾敢斷言曰:『幸事,幸事!』」


靠夭,他認為殺了鐵良,載振、良弼等人必定盡滅漢人,他認為這是「幸事」(因為有助革命,所以犧牲無辜的人也沒關係),真的是「有這種朋友,誰還需要敵人」。


不過當他準備出發去殺鐵良,聽說了五大臣出國考察之事,於是改變目標,以阻止立憲(所以要幹掉五大臣)為第一優先。


吳樾出發前,還跟趙聲對談,
吳樾問:「捨一生拚與艱難締造,孰為易?」
趙聲說:「自然是前者易,而後者難。」
吳樾回答:「然則,我為易,留其難以待君。」


吳樾接著留下:「不成功,便成仁。不達目的,誓不生還。」的遺書交給秋瑾;還寫信給未婚妻說「吾之意欲子他年與吾並立銅像耳」。


講了那麼多好聽話,結果吳樾到了現場後,先因為穿著學堂的操衣,被攔住進不去,這時才想到應該買一套僕役的衣服,臨時跑出去買了一套換上後,混進僕役群裡登上僕役車廂,打算摸進五大臣所在的花車,又因為口音不對被衛兵欄住,就在這時火車開動,火車的震動就引爆了炸彈,當場把吳樾給炸死了。


另一個知名的自殺炸彈客正是孫文的左右手汪精衛,話說孫文等人的《民報》跟梁啟超的《新民叢報》筆戰不停,但沒人寫得過梁啟超的一隻筆,每次筆戰都被海扁,梁啟超譏諷同盟會領袖是「遠距離革命家」,刺中孫文的要害,汪精衛為了挽回民眾對革命黨的信心,決定自我犧牲,謀刺清攝政王載灃,出發前他寫了《致南洋同志書》:「此行無論事之成敗,皆無生還之望。即流血於菜市街頭,猶張目以望革命軍之入都門也。」


汪精衛帶著兩名炸彈專家黃樹中和喻培倫到北京,在攝政王載灃會經過的小甘水橋下挖了一個大坑,埋下一個二尺高的大鐵罐,鐵罐蓋上有一根螺絲,擰著一條電線,連接到旁邊的陰溝,溝裡安裝一部改裝的電話機,作為引爆器。


這個炸彈威力強大,在陰溝引爆的人也會和目標一起同歸於盡,汪精衛本來已經決心要當自殺炸彈客進入「烈士」界的,不過才挖埋到一半,就被人發現,三個人當場被逮,於是汪精衛在獄中留下了知名的詩句:


銜石成痴絕,滄波萬里愁;
孤飛終不倦,羞逐海浪浮。
詫紫嫣紅色,從知渲染難;
他時好花發,認取血痕斑。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留得心魂在,殘軀付劫灰;
青磷光不滅,夜夜照燕台。


沒想到他在肅親王善耆斡旋下改判終身監禁, 隨即民國成立,被放了出來,這下當不成「烈士」,日後反而進了「漢奸」界去了。

 

 




另一個暗殺失敗的恐怖份子,則是史堅如。


1900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慈禧攜光緒帝逃往西安,孫文打算乘機起義,一方面由鄭士良在廣東惠州準備,一方面委派鄧蔭南和史堅如二人前往廣州,要他們舉事響應,但是史堅如只是個剛滿21歲的年輕人,你一句話叫他去起義,他就變得出來啊?真不曉得孫文在想什麼。總之,史堅如受命後,回到廣州,就和他的哥哥史古愚商量,打算變賣家產,籌款買通新軍與會黨──A計畫。


不料,當時正是動亂時候,誰有心情置產?想當然耳,史家的家產賣不出去,也籌不到錢。史家兄弟想想也沒辦法,只好緩點辦,沒想到惠州起義竟然提早發動,這下該怎麼辦?


惠州起義還沒發動就先被查覺,兩廣總督德壽已經先派軍圍堵,於是鄭士良只好提早發動,德壽急忙調遣大隊清軍前去鎮壓,惠州起義軍危在旦夕,史堅如這時提議暗殺兩廣總督德壽──B計畫。


於是鄧蔭南和黎禮便前往香港購買炸藥,史堅如、練達成、宋少東和宋居仁等到巡撫衙門周圍勘查地形。德壽從廣東巡撫升任兩廣總督,一向很注重安全,升官以後,他覺得巡撫衙門的警衛和圍牆比總督署可靠,所以仍住在巡撫衙門官邸,戒備森嚴無從下手。


不過,巡撫衙門後園圍牆外是一條小巷,叫後樓房巷,史堅如勘察巷子北面的一排民房,計畫從房子裡挖地道,直通巡撫衙門後園德壽住宅,塞入炸藥,趁晚上德壽熟睡的時候用炸藥炸死他。


不料(又是不料),一開始買了二十五箱炸藥,卻被安勇搜到沒收了,這下B計畫也瀕臨破產,只好再臨時購炸藥兩百磅。


史堅如兄弟、蘇焯南、宋少東夫婦、共5人,開始連夜奮戰,將地道一直挖到距離德壽的臥室僅十餘丈的地方,10月27日凌晨,史堅如等人用鐵筒裝滿炸藥,放在地道裡,接上引線點燃以後就反關房門,準備逃離廣州,一行人都搭上前往香港的船了,等了老半天,沒有動靜。


史堅如要其他人先逃亡,自己一人回去查看,原來,引線可能受潮,根本沒有引燃,又一次「不料」。史堅如只好等到第二晚,也就是10月28日,再來一次,重新點燃引線。


他躲進了寶華大街長老會教會看這次爆炸情形如何,這次倒是引燃了,只聽到轟的一聲,屋瓦都震了起來,本來以為得手了,不料(最後一次不料),因為兩百磅炸藥藥量根本不足,只把德壽自床上震了下來,受了一場虛驚,完全沒受傷。


史堅如躲了幾天,要逃往香港時,半路被清兵查獲,不久遭處決,年僅21歲,孫文說他繼陸皓東之後又是:「浩氣英風,實足為後死者之模範。」


還是不要再有這種模範比較好吧....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ames
  • 這系列文章十分有趣,看得欲罷不能...
  • 訪客
  • 版主的文章讓人一口氣讀完十分暢快,不過總覺得雖然以現代理性的觀點來看那時的人的行為的確有點搞笑,然而敢冒著殺頭危險搞革命,倒是不見得人人都做的到,這點我還是願意給他們點個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