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爾包競技(Athletic Bilbao)的主場位於西班牙北部的畢爾包(Bilbao),而畢爾包正是鼎鼎大名的巴斯克(Basque)地區的首府,巴斯克地區一直以來都在鬧獨立,還出了很多起恐怖攻擊事件,以往代表中央的皇家馬德里前往比賽時,都要層層戒備,不過近年來緊張情勢稍微緩和了些。

巴斯克人有根深柢固的獨立意識與民族榮耀,而畢爾包競技的成員則是這個精神的體現,畢爾包競技全員都必須是巴斯克人,雖然近年來標準稍有放寬,但畢爾包競技仍然是西甲,甚至可能是全球唯一的「純血主義」球隊。

巴塞隆納隊所屬的加泰隆尼亞也有很強烈的獨立意識,但是巴塞隆納隊也沒有搞「純血主義」,譬如說它的當家前鋒梅西來自阿根廷,桑其士來自智利,大衛‧比亞(David Villa Sánchez)是西班牙西北部的阿斯圖里亞斯(Asturies)人。

但是畢爾包競技卻堅持「巴斯克純血主義」,即使這樣會讓它的戰力來源大受限制也在所不惜,有趣的是巴斯克人的確是人才輩出,畢爾包競技全隊以外,巴斯克地區還出了另一隻西甲球隊皇家社會(Real Sociedad),皇家社會雖不是純血球隊,但也有不少巴斯克人球員,另外世界頂尖的防守中場,皇家馬德里隊的阿龍索(Xabi Alonso)也是巴斯克人。

巴斯克人如此人才濟濟,怪不得能支持畢爾包競技的純血主義,而且畢爾包競技還是西甲除了皇馬與巴薩以外,唯一從來不曾降級的球隊。

畢爾包競技在本季更換教練,新教練正是世界盃中智利隊的教練,以不要命的猛烈攻擊風格聞名,但新官上任水土不服,畢爾包競技這個球季一開始戰績甚至一度墊底,但在球員終於適應新球風後,目前已經回升至第9,為了彌補球季一開始的敗績,現在畢爾包競技的每場比賽可說都是勢在必得。

畢爾包競技的當家王牌是費南多‧尤倫提(Fernando Llorente),因發音的關係我喜歡稱他為「久練鐵」,他不但是畢爾包競技的致勝前鋒,在西班牙國家隊也屢建奇功,但很不幸的,在這場對薩拉戈薩的比賽中他因傷缺席,這對
畢爾包競技來說實在是壞消息。

不過才一開賽,畢爾包競技就發動了猛烈攻勢,才4分鐘,斯沙耶塔(Markel Susaeta Laskurain)帶球衝進禁區時,薩拉戈薩擋球彈回他腳下,讓他直衝進防線和守門員羅貝托(Roberto Jimenez)單挑對決,結果斯沙耶塔發生「視線鎖死」,把球踢向守門員。

但才過了2分鐘,羅貝托大腳開球被畢爾包競技截下,往空檔中的斯沙耶塔傳去,斯沙耶塔再度與守門員一對一單挑,結果守門員羅貝托奮力魚躍,硬是把球打偏,滾離了球門,驚險的救下這球;不料,才半分鐘,薩拉戈薩後衛Efrain Juarez一個沒必要的回傳,當場被斯沙耶塔逮到,他第三次和守門員一對一單挑。

正所謂事不過三,斯沙耶塔這回帶球越過守門員,漂亮的進球,畢爾包競技一開賽就1:0領先。

但是不料,到了21分鐘時,薩拉戈薩前鋒拉非塔(Angel Lafita)帶球直衝畢爾包競技禁區時,畢爾包競技後衛一個擋球也彈回了拉非塔身上,眼看著拉非塔單刀直刺入門前,畢爾包競技後衛Javier Martinez情急之下從後方鏟球,結果不但吃了紅牌下場,還罰PK,薩拉戈薩追平又以11個人打10個人,戰況馬上逆轉。

少了一個人的畢爾包競技很明顯的打起來相當吃力,但教練不愧是瘋狂攻擊派,竟然就讓後防少一個人不換人,繼續猛攻,但在人數較少徒勞無功。

直到下半場70分鐘時,薩拉戈薩的Maurizio Lanzaro攔球時彈到自己手,因手球被判黃牌,累積雙黃下場,於是兩隊人數相當了,畢爾包競技在3分鐘內就發動一次強攻,慕尼亞因(Iker Muniain)一個傳球給迪‧馬可斯(Oscar De Marcos),繞過守門員斜射破網,但是迪‧馬可斯卻被裁判吹越位在先,結果這球不算。

接下來畢爾包競技展開艱困的進攻,一次又一次拼命切入,但是都無法取分,眼看時間所剩無幾,直到87分鐘時,畢爾包競技抓住一次防手漏洞,一個傳球給底線空檔中的迪‧馬可斯,光頭前鋒頭奎羅(Gaizka Toquero)趁勢在禁區中往前衝,迎向迪‧馬可斯橫傳進來的一球,橫過身來在門前大腳一踢。

薩拉戈薩後衛拼命滑了進來,想用背把球擋開,雖然球的確打到他的背上,但是還是硬生生的進了門,2:1,畢爾包競技再度領先。

球賽只剩最後幾分鐘,這下本來有意死守的薩拉戈薩只好拼命進攻,但畢爾包競技卻還在猛攻,包括慕尼亞因演出了漂亮的盤球。畢爾包競技在缺少主將,又有半場時間少對方一人下,表現出猛烈如火的攻擊足球典範,奮戰到最後終於奪回勝場,實在是相當精彩的一場比賽。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