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所稅的「決戰」即將在立法院臨時會進行,先前包括被前財長點名的郭台銘等企業界人士反對,最後,終於連「半導體教父」張忠謀也出面反對了,如果說鴻海因為常被人說是「直的進去橫的出來」的「紅海」企業,因而說話沒有說服力,那麼主張主動提高員工待遇、休假,可提升員工生產力、向心力,是「好企業」的代表的張忠謀也出面反對,是否咱們普羅百姓該聽一聽,別再老是說「企業家只想剝削」而否定他們的言論。

整個證所稅問題可以用六個字來形容,就是「錯錯錯,莫莫莫」,這個政策從最根本的邏輯就是錯誤的。政府說:要課證所的原因是財政困難,財政困難是因為稅收沒有公平,接下來又說「稅收公平」就等於「有所得就要課稅」,還高舉一般人聽了覺得很偉大的「量能課稅」當成聖杯。這樣的邏輯通嗎?

什麼叫「稅收公平」?稅收公平原則從亞當斯密的年代就一直爭論不休,總共有四種論點:

一、受益者繳稅。
這個論點認為,政府收稅進行一些建設(如造橋鋪路)與服務(如發護照給你),使用到這些服務越多的人,應該要付更多稅,這樣最公平。

二、有能者繳稅。
這個論點認為,能力越強的人應繳更多稅,如果他偷懶而不努力工作導致收入低仍應該繳那麼多稅。

三、最大效用稅法。
這個論點認為,最好的稅,是對經濟影響最小,又能引導經濟體的結構往最大效率進行,也就是說讓經濟發展最好的抽稅方式,人人有最好的機會賺錢就是公平。

四、量能課稅。
所得越多的人繳越多稅。

也就是說,喊得震天響的「有所得就要課稅」不是天經地義的公平,只是四種主張之一,那麼四種裡面哪一種比較公平?我想舉個簡單的例子。

如果今天有三個貨運司機甲、乙、丙,都開過同一座橋,甲認真駕駛,將客戶的貨品準時送達,因此這趟車他賺了一千塊;乙睡著了結果遲到被罰錢,這趟車一毛都沒賺到;而丙酒醉駕車,把車開去撞電線桿,結果還要倒賠五萬塊。

若根據「受益者繳稅」的原則,那麼只要開過那座橋,享受到政府修橋造路的好處,甲乙丙都一樣應該繳稅,根據「最大效用」原則,像甲這樣的司機可以對各行各業產生最大的幫助,應該減稅,而丙這種人不但害己還隨時可能撞死別人,最好引導他轉行,所以還應該要加稅。

但根據「量能課稅」原則,甲賺了錢,所以只有他應該繳稅,至於乙丙雖然也用了橋,還造成社會損失,卻因為他們沒賺錢,所以不用繳稅。

這樣是公平嗎?

這時有人會說,可是有個丁司機,他開車載毒品過橋,賺了十萬元,他很壞,應該要繳稅!

這也是一個嚴重的邏輯謬誤,丁賣毒品應該是要叫警察把他逮捕,沒收所有的錢,不是只叫他繳一點稅,犯罪應該用刑法對付,不是稅法。

「量能課稅」的想法基本上是「劫富濟貧」,其實本質上就是一種仇富思想,認為賺錢都是錯的,有錢都有罪,所以應該吐錢出來,鼓吹這種想法其實就和共產黨「階級鬥爭」的主張沒有兩樣,最後對誰都沒有好處,在冷戰時代,蘇聯的高官到美國訪問時很驚訝的發現,美國的普通人過的比蘇聯的高官還要好。

所謂的公平,大家從小學就讀過,應是「立足點平等」,而非「齊頭式的平等」 ,從這個觀點來看,「量能課稅」想要把每個人的所得結果「拉近」根本就不是公平,那是標準的「齊頭式的平等」想法。真正的公平應該是每個人有一樣的發展機會的「立足點平等」。

要達到「立足點平等」,給每個人最多機會,那麼應該是以「最大效用」法來課稅,譬如說,當經濟體的房地產過熱,就應該針對房地產增稅,而當資本市場過冷,就應針對證券減稅,用來調節經濟結構,以為每個國民創造出最多的機會,台灣現在資本市場非常衰弱,被評為吸引資金能力世界倒數第二,只贏北韓,這種時候應該針對資本市場減稅以吸引資金才對,怎麼還反而加稅呢?所以張忠謀說這是最壞的課徵證所稅時機。

 

這時又有人說了,減稅減稅減稅,那國家豈不都沒收入,財政困難都是因為有錢人沒繳稅!

這個說法邏輯也完全不通,因為財政困難的主因是政府亂花錢,不是沒徵證所稅,隨便舉個例,國科會現有十三個科學園區總面積近四千四百六十公頃,還有多達一千四百公頃未開發,已開發土地仍有三百多公頃尚未出租,閒置率超過二成,因此,據政府自己統計,科學園區管理基金從民國八十九年到一百年間的負債爆增逾一千億元,財政部認為復徵證所稅一年可增加一百億的收入,就算真能如此,收十年都還抵不完這些虧損。

更可怕的是,園區都在閒置了,各地政府還在花錢想把良田鏟除成工業區,如大埔事件,台中的中科也是,廠商都沒有要進駐了,還要花納稅人的錢,摧毀良民的良田。

台北的貓空纜車復駛後虧損2.3億,台中市想花3億把候鳥雲集的高美濕地附近防風林鏟平蓋企鵝館養台灣根本沒有的企鵝,台東的公務員領納稅人的薪水加班趕工讓美麗灣通過以摧毀美麗的衫原灣,花蓮想花錢蓋超大旋轉劇場摧毀太魯閣美景,台北市的市長與警察領納稅人的錢幫建商摧毀文林苑案中的王家,這些劣行可說罄竹難書。

又譬如說文化部的前身文建會,一年一百億預算理面,用在本身內部人事等支出達78億元,真正用來補助發展文化的只有22億元,其中還有2億被花到夢想家上頭。

如果有個慈善機構,收了一百億卻只捐出22億,那麼一定會被移送法辦,現在我們卻允許政府這樣自肥,而當政府自肥到把錢花光,竟不自我檢討,還說是因為人民沒繳稅?

油電雙漲時,大家都懂得責怪中油、台電管理不當,導致成本過高,所以沒有漲價的藉口,到了證所稅時,政府聰明了,他把人民分化成「富人」跟「窮人」,說是「富人沒繳稅」,結果人民竟然吃這套,開始階級鬥爭起來了,其實人民應該站在同一陣線,唾棄亂花錢的政府才對,政府要加任何稅之前,先要杜絕亂花錢,還要先瘦身,否則沒有藉口加稅。


而開徵證所稅其實根本無助於財政,證所稅風波至今,今年的一到六月,證交稅較去年同期短收108億元,也就是說,還沒增加稅收就先減少了超過一百億。

 

這時又有人說了,ok,我知道「量能課稅」只是一種主張不是「公平」,我也知道政府亂花錢才是財政會破產的元凶,我也明白想增稅結果先減少原來的稅收是愚蠢行為,但是我反正不是富人,「階級鬥爭」有什麼關係?

關係可大了,因為經濟就像水一樣,從經濟體的任一處把水抽走,結果都是等於抽所有人的水。

譬如說,叫老闆負擔你的勞健保費看起來好像跟你無關,但老闆看的是總體雇用成本,所以你本來的加薪就沒了,

譬如說,抽營業稅,結果是7-11把它反應在售價上,轉嫁給消費者......咦?不會啊,要是賣不好,供過於求,有時它會自己吸收不是?......供過於求時本來會降價,現在把稅吸收,降價幅度就少了,結果還不是一樣。只要懂得最基本的經濟與市場觀念,就能理解這點。

那抽證所稅是抽到誰的水了?答案是年輕人、窮人的水。富人不投資台灣,大不了投資別國,或是啥都不做反正錢一輩子也花不完,但富人沒有投資企業,年輕人就沒有工作,也沒有創業機會,沒有翻身的管道,只能一輩子當窮人。

本來台灣就已經是資金吸引力很低的地方啦!話說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曾疑問道:在美國每個高中生都想創業,但是台灣人只想考公務員。這是因為美國是全世界資本聚集的中心,每天看美國的財經新聞,就是又成立了好幾家風險創投,這些創投的錢有很多都是從亞洲來的,也包括台灣,台灣的錢不投資台灣,卻跑去美國,投資美國的年輕人,讓像馬克祖伯格這樣的人可以23歲就功成名就,台灣人只能乾瞪眼。

你說美國也有證所稅啊!是沒錯,但美國是世界金融中心,世界貨幣發行國,世界資金的集中地,他當然可以抽點證所稅,台灣是世界資金吸引力倒數第二,就像王建民去捐血可以一次捐兩袋,但是一個瘦皮猴再捐血就要昏倒了。

證所稅還專門要針對IPO利益來抽稅。話說投資新創事業,著眼的就是IPO的獲利,一個成功的新創事業可能獲利二十幾倍沒錯,但是新創事業哪有每個都成功?一家頂尖的風險創投十個投資案裡頭可能才一個成功的,而一般來說每二十個投資案中一個就算達到水準了,那成功的一個要去分擔其他的損失,除一除就差不多沒啥賺了,結果政府看他單案好像賺很多,要去跟它課重稅,那誰還來投資?

你說,有的新創事業不一定是IPO,也有被大公司買走的啊!的確,Facebook最近買了不少公司,如Instagram和Spool,而Zynga先前買下了Draw Something的開發商OMGPOP,因為有這樣被收購的機會,所以美國的年輕創業者很容易找到投資人資助,而Facebook和Zynga收購的錢哪來的,正是它們IPO得來的啊。


講到這邊且告一段落,看到地球的另一邊,有個國家房地產過熱,之後崩潰,現在投資不振,沒有新創事業,青年失業率超過5成,那個國家叫西班牙,媒體訪問18歲的漂亮美眉,她哭喪著臉說,不知道未來該怎麼辦,她說,18歲明明是無憂無慮玩耍的年齡,為什麼她在18歲就要擔心要怎麼活下去?

台灣的年輕人可別走到這一步。

對了,西班牙課徵證所稅,個人21~27%,企業25~30%。

-----------------------------------
各國青年失業率(2012年3月)

希臘 51.2%,證券所得併入綜合所得課稅
西班牙 51.1%,證所稅個人21~27%,企業25~30%。
葡萄牙 36.1%,證所稅20%
義大利 35.9%,證所稅個人20%,企業27.5%
斯洛伐克 33.9%,證券所得併入綜合所得課稅
愛爾蘭 30.3%,證所稅25%
匈牙利 28.4%,證所稅16%
波蘭 26.7%,資本利得稅(含證券所得在內)19%
愛沙尼亞 24.9%,證券所得併入綜合所得課稅
瑞典 22.8%,證所稅30%
英國 21.9%,證所稅28%(若所得為基本稅率則為18%)
法國 21.8%,證所稅34.5%
芬蘭 19.4%,證所稅30~32%
捷克 19.0%,證券所得併入綜合所得課稅

美國 16.4%,證券所得併入綜合所得課稅

台灣 12.2%,無證所稅
瑞士 7.5%,瑞士國民無個人證所稅,企業證券所得視為營業所得課稅
新加坡 5.9%,無證所稅,且無證交稅。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留言列表 (26)

發表留言
  • 訪客
  • 在這個例子裡要課徵的對象是大貨車司機行的大股東,不是貨車司機啊,比方說台塑的石油企業以現在的規模根本無法有人去創業跟他對抗,結果大股東賣股所得無法課稅...這樣的制度顯然會拉大貧富差距。又台灣資本外逃的原因在於產品競爭力輸給韓國、中國的工資上漲造成成本提升,以韓國也課證所稅來看資金的流動關鍵在於競爭力而不在於政所稅的有無...政府該做的是趕快把規則訂好..不要懸而不決,這點從許文龍的看法其實也是很多中小企業主的想法,這個政府該做的或許是減少公務員薪水福利把人才逼向企業去才對。
    http://mag.udn.com/mag/news/storypage.jsp?f_ART_ID=296962
    而版主所擔心的讓創業的火苗被打熄,其實只要從持股時間與持股比例金額來做設限就能減少對創業的衝擊了....
    而舉例中的高失業率者歐元區國家大多數是因為資產泡沫破裂後所留下的爛攤子...而北歐福利國與法國的高失業率與福利制度健全(浮濫!?)有關...證所稅與失業率看不出有絕對關係...
  • 套用到貨車公司或股東也一樣,以文中例子延伸,如果管理不當專門雇用酒駕司機,那當然會賠錢,但是還是一樣使用了政府的服務,當然還是應該收稅;股東專門投資這種公司,也不應鼓勵。不論如何,「有所得應課稅」(沒賺就不用課)是根本說不通的。

    普蘭可 於 2012/07/23 10:11 回覆

  • 令狐不死
  • 貨運司機的例子,突顯了「有所得就要課稅」的不合理之處。

    但還有一個貨車司機丁,他每天也開車過橋,但他不送貨,是去逛號子,炒股賺了十萬元。於是他沒送貨,有賺錢,但也不必繳稅。

    「有所得就要課稅」固然有不合理之處。但資本利得免稅,難道就合理了?
  • 那麼我們來舉一個菜籃族的例子,菜籃族甲、乙、丙

    甲每天很認真研究國際局勢、產業前景,還有關心公司治理,總是能低買高賣,所以賺了錢--->賺錢活該要繳稅?

    乙用抽籤的方式買股票,最後運氣不錯,沒賺沒賠--->不用繳稅?

    丙總是在股市最熱的時候進場,在大跌的時候恐慌殺出,所以大賠--->可以退稅?

    你說,有個大戶丁,他總是靠內線賺錢...對不起,那跟載毒品的司機一樣,經濟犯罪應該繩之以法,要他吐出所有的不法所得,不是只叫他交一點稅。

    普蘭可 於 2012/07/23 13:54 回覆

  • 旺財
  • to #2 令狐不死

    按最大效用稅法,司機丁浪費橋的運用,應該加過橋稅。或者輔導轉行,做股票操盤手,也許很多人想雇傭他
  • Floyd Hsu
  • 之前曾看過Milton Freeman的說法, 內線其實是無可避免, 若能開放會大大減少交易成本
    毒品若能合法, 則可減少黑道, 又能增加稅收
    也是一種考量
  • 平凡舍長
  • 呵呵~~很有趣的一文
    不過,沒權力說啥都是無用的.....

    苦的還是身在底下的我們^^"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還是自立根生找出路吧

    大環境不變,只好自己變摟~~
  • 訪客
  • 甲每天很認真研究國際局勢、產業前景,還有關心公司治理,總是能低買高賣,所以賺了錢--->賺錢活該要繳稅?
    那得看他的操作資本多大!板大誤以為投資人都課稅
    韓國是交易超過一億美元才課證所稅
    我認為估算上市公司平均資本額與持股狀況
    應該能訂出一個公平的基準點....
    證所稅是小散戶不課稅才對
    小散戶原本就是市場避險的來源....
  • 訪客
  • 一個是受雇出賣勞力
    一個是出資的人
    出賣勞力的課5%的稅
    出資的人賺了錢卻不課稅???
    另外沒賺不課為什麼說不通
    股東是公司出資的人員
    沒賺錢當然不應該課稅啊!!!
    沒賺錢還課稅才更會造成交易低迷吧...
    2007年中國調升證交稅就是一例...
  • 如果是用證所稅取代證交稅,或是像許添財版本,那是比現在好,不過目前政府想要的是"增加稅收",所以我說從根本上邏輯不通,因為不管是證交稅還是證所稅都是針對交易課稅的交易稅,通通都只會減少成交,也就是說造成交易低迷(然後造成稅收減少),台灣既然目前是吸引資金能力倒數國家,應該像新加坡,兩稅都不課,以後要是股市過熱才來加稅。

    普蘭可 於 2012/07/24 09:39 回覆

  • 訪客
  • To #5 平凡舍長
    你我最大的權力就是可以投票換掉你不爽的人
    只是台灣人邏輯錯亂得很厲害
    贈恨貪污卻投給最會貪污的政黨
    支持環保卻投給最擁護核能的政黨
    厭惡蚊子館卻投給最會發包工程的政黨

    只要台灣人一日不肯仔細思考手上那一票的價值,還在期望出一聖君救世
    就永遠躺在泥濘中哀號吧

    別人上太空,我們還在殺豬公....
  • Stanley
  • 我也覺得目前似乎是以增加稅收為主,跟公平正義等問題根本沒有直接關係,甚至很多問題也都講得不清不楚。
    台積電的稅負增加我覺得更是不合理,版主這方面熟悉嗎?
    http://stanley28.pixnet.net/blog/post/91593447
  • 我非常同意這篇文中也提到的張忠謀先生的看法,政府要增稅應公開直接談,不是偷偷摸摸的想用各種手段偷A一點稅,那是宵小的行為,連黑手黨收保護費也不會這做,更別說是政府了。

    普蘭可 於 2012/07/24 13:56 回覆

  • 令狐不死
  • 格主在2樓的回覆還是在講「有所得就要課稅」的不合理,但並沒有解答為什麼「資本利得」應該免稅。

    貨運司機甲認真駕駛,將客戶的貨品準時送達,這趟車他賺了一千塊,要繳稅。
    菜籃族甲每天很認真研究國際局勢、產業前景,還有關心公司治理,總是能低買高賣,所以賺了錢。不用繳稅。

    所以認真工作的貨運司機活該要繳稅?
  • 首先股票的資本利得其實並沒有"免稅",每個股東都已經以公司的名義繳了營業稅跟營所稅,股息收入也要併入綜合所得稅,而且每個在股市交易的人通通要交證交稅,誰說他們免稅了?


    至於扣除公司營利的因素,再扣掉證交稅與手續費以後,純粹股價波動的部分,那是一種零和遊戲的對賭,有人賺1塊錢就有人輸1塊錢,不是"收入",這點前面已經提過很多次。

    這個零和遊戲的作用何在?它為證券市場提供了流動性,現在很多人說要抑制短線殺進殺出,但是如果沒有人短線殺進殺出,你每天掛單都不會成交,這就是沒有流動性,直接會讓股票變成"不動產",金融市場完蛋,經濟準備蕭條。

    而在這個零和遊戲中,誰會賺錢? 必然是低買高賣者,也就是說,在低點把股價拉高在高點把股價抑低的人才會賺錢,反之必賠,不管你是大戶還是散戶都一樣,現在你卻說他"賭贏"是炒股票"賺錢"所以應該扣稅?

    反之,如果有人老是賭輸,那應該是叫他不要去賭,不是給他退稅。

    回到司機與橋的例子,以「受益者繳稅」原則,真正的公平是有過橋就要扣稅,不管你有沒有賺錢,所以公平的證券稅是有交易就要扣稅,不管你有沒有賺錢,虧錢是每個人自己的問題....所以那也就是現行的證交稅,每個在股市賺錢的人通通有繳。

    以「最大效用」,則台灣目前證券市場發展不全,應該連證交稅都減免。所謂的公平是給每個人最多的機會,不是齊頭式的平等,更不是「老師他也有說話應該一起被罰」。

    普蘭可 於 2012/07/24 15:51 回覆

  • 訪客
  • 「最大效用稅法」就是功利主義。功利主義是考慮整體的最大利益,對於個體的「公平」通常是不容易達到的。通常富人比較有生產力,窮人比較無生產力,要追求最大效用,可能會變成多跟窮人收稅,結果造成「劫貧濟富」,跟量能課稅的「劫富濟貧」是兩個極端。

    台灣現行的稅制,薪資所得繳了一大堆稅,資本利得卻免稅,實際上也是「劫貧濟富」。
  • 問題是富人多的是避稅管道,更可以大不了不要投資台灣,最後富人沒事,死的都是窮人,因為窮人無法搬到美國去,所以實務上並沒有「劫富濟貧」的選項,劫富只是濟了節稅會計師和貪污的政府官員,造成窮人都餓死。

    另一方面,文中說過,以經濟學與市場原理來看,從誰的手上扣稅其實都一樣,薪資所得固然是上班族出,但是企業要用留住人才,上班者看的是實質收入並不是稅前收入,所以企業還不是一樣要增加總體雇用成本,根本上就沒有所謂「窮人稅」跟「富人稅」,所有的稅都是窮人稅,因為抽稅對經濟造成影響,富人受波及小,窮人受波及大,在這個問題上窮人跟富人是一體的,跟政府才是對立的。

    窮人要翻身應該是要想辦法促進富人投資窮人,產生新事業去跟富人競爭,不是增稅讓富人不投資,窮人更無法翻身。

    看看台灣政府的政績,增稅只是「劫民濟政府」,窮人富人一樣受害。

    普蘭可 於 2012/07/24 18:24 回覆

  • 訪客
  • 發護照我笑翻啦!!!
    台灣的護照拿出去到底可以幹嘛啦???
    台灣人在國外出事結果跑去找中國大使館求救的新聞也很多了
    台灣的駐外人員在哪裡!?沒有!!!!!
    633在美國搞那麼大件事回台灣還升官喔?
    台灣護照有屁用?
  • 令狐不死
  • 零和遊戲賺的錢不是收入?這觀念有問題。財產的增加就是收入,不然還有什麼別的定義?很多國家都有合法的彩券,中彩券的彩金都要繳所得稅。彩券也是零和遊戲,世界各國都認為彩金是「所得」。

    政策上可以考慮為了某個原因(例如保護流動性),決定不對「零和遊戲賺的錢」課稅,但這並不等於「零和遊戲賺的錢」不是收入或不是所得。請不要把兩個不同層次的問題混淆了。
  • 零和遊戲要當"收入:那會有一堆問題

    問題一: 我50元買一張某股票,漲到100又加碼買一張,結果跌回75,我全賣了,沒賺沒賠,請問我"收入"怎麼算?,第一張賺了25,要不要扣稅?

    問題二: 你說,用年度算,兩邊抵銷不用扣稅,那很不幸的我剛好第一張是年前買的,第二張是年後買的,怎麼算?

    問題三: 買超過好幾年,中間又經過配股,怎麼算?

    問題四: 上面三題還是散戶的情況,如果我是大戶,隨時在加碼減碼,每個月都進進出出幾百張,請問你要算我哪張賺哪張賠?

    這跟樂透一翻兩瞪眼可是不一樣的

    普蘭可 於 2012/07/27 16:26 回覆

  • 令狐不死
  • 樓上格主回覆的「一堆問題」,都是技術問題,不是定義問題。而且跟「是不是零和遊戲」無關。樂透也是零和遊戲,就沒有這些問題。問題是出在盈虧互抵,證券交易如果不規定盈虧互抵,不會比樂透複雜多少。

    如果不考慮「不同家股票盈虧互抵」的問題,收入減掉成本就是獲利(所得),定義很簡單。以每一筆買入的單為準,買入的「股價*股數」加上手續費、證交稅等支出就是成本,成本除以股數就是每股平均成本,如果有配股就加在分母(股數),有配息就在分子減掉(抵掉成本),可以算出每股平均成本。賣的時候不管全賣或賣一部分,都可以算出每股平均收入(即賣出股價*賣出股數),要計算出獲利不是問題。

    同一家公司的股票,不同次買入,賣出時要以哪一筆為準?可以合併起來算平均成本(有盈虧互抵的精神),就不會有「該算哪一筆」的問題了。不然規定賣出時採先進先出、後進先出也都可以,只要先定義清楚就行。

    樓上提的四個問題,如果是同一家公司的股票,只要合併在一起算平均成本,賣出時不管賣多賣少,都是可以算出盈虧的。不同公司的股票,每家股票分別算,都可以算得出來。事實上,很多券商的下單軟體都可以幫我們算好每股成本,每個月進進出出幾百張也不是問題。

    先不管現行法盈虧互抵的規定。按照我上面所提每家股票分開算平均成本的方法,很容易計算各家股票的盈虧,定義是沒有問題的。不能因為政策上盈虧互抵的規定不週延,而反過來說零和遊戲賺的錢不是收入。這是倒果為因。
  • 所謂"定義問題"是"本來就不是有所得就要課稅"

    現行所得稅是因為很難計算你到底用了多少國家的服務,所以暫且假設你賺越多錢,就用了國家越多服務,基本上這跟以前垃圾費隨水費徵收一樣只是便宜行事,不是公平,現在你說用這個不公平的辦法推廣到所有項目叫公平?

    在證券市場,國家提供了集保等服務,所有參與買賣的人都用到,所以不管你是賺錢還是賠錢都應該繳稅,也就是說證交稅,這是很明白可以計算誰用了服務的項目,何必再搞"垃圾費隨水徵收",這是一種倒退,也是脫褲子放屁

    技術上問題可多了,為何證券業會大跳腳就是因為在實務上會產生無窮的問題,譬如說你說計算平均成本的想法就會造成大爆炸,再經過配股配息以後狀況更複雜,真的用過下單軟體就知道只要配過股、息它就沒辦法幫你算出真正的成本。但是不計算平均成本就會變成交易差不多有的人要課重稅有的人只是晚點賣卻不用課的情況,再加上融券現償,股票下市等特殊狀況,結果就是一片混沌。

    這些問題已經很多券商提出來了,他們是專業,我就不班門弄斧。我覺得很糟糕的一點是很多人都覺得「軟體算一算就好了很簡單啊」,專業的人一再說會爆炸,問題很多,一點都不簡單,大眾不懂卻說那是在"恐嚇大眾"聽不進去。

    普蘭可 於 2012/07/28 13:05 回覆

  • 訪客
  • 我覺得你寫得很不錯:導出仇富的心態
    也導出那些在仇富的基準下,普遍人的危機意識不足
    也說明了台灣正在以所謂的共產社會主義萌芽,還不自知
    民主與法治本就是並行而走,倘若只有民主,而無行法治
    是容易走向社會主義的路,對岸已有歷史教訓,是個教材!
    我是擔心台灣若走向所謂的社會主義,不但逼走了有錢人
    而讓原本外資性質不高的島國,進行被接手之實!
    講最貼切的話,台灣市的人民全部遷徙到其他國家
    台灣根本就一點也不像先進,可能比正在發展的泰國與菲律賓等東南亞國家還落後。教育的目著在於消滅前人所犯的錯,所行錯誤的路
    但現在而言,卻好像一定要犯錯失敗才能成功,而不是盡量減少錯誤
    而增加成功機率。太背道而馳!似乎失去了教育的目的。
  • mtl
  • 本來不是很有動力寫,反正都要寫給樓上大哥,一起寫吧

    先給版主: 你用成功的企業家張忠謀背書反加稅,無非是"有錢成功人懂得多"的前提,那我用比他有錢幾十倍的世界首富巴菲特背書富人該多繳稅,卻被你說他見解"錯得一塌糊塗",要嘛我的背書者比你夠力幾十倍,要嘛兩個都不能當支持證據,請問是哪一個?

    再給樓上大哥: 我很反共產主義,經濟跟政治上都行不通,但我是社會主義者,如果認為富人該多負點責任就是仇富的話,那麼以下這些想法:

    富人有錢是因為他們比較聰明或付出更多努力(美國統計只有 1/4 富豪是真正白手起家,其餘都是有個好爸爸)
    給富人加稅他們就不想努力工作(明明能賺一百萬,卻因要繳更高稅率,只想賺五十萬)
    富人有更多錢就會想創造工作(在海外)
    為了讓富豪高興投資,應禁止工會,廢除基本工資跟最高工時(就像十九世紀勞工一樣)

    如果有仇富,那當然有媚富了,完全用取悅富人的思路,這如果不叫媚富,我不知道什麼才是了?
  • 我舉張忠謀不是因為「有錢人懂得多」,巴菲特的見解跟張忠謀不同,但兩個人都是發自內心真誠的說出自己的想法,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這點是相同的。

    先前郭董出來辯護時,很多人持「陰謀論」懷疑他的言論是為了利己,現在人格可受肯定的張忠謀也出來說一樣的話,總該不會說他是為了利己了吧? 如果凡事用「陰謀論」一竿子打翻,根本無法做任何討論,所以用張忠謀來破題。

    普蘭可 於 2012/08/11 20:24 回覆

  • 訪客
  • "每個股東都已經以公司的名義繳了營業稅跟營所稅,股息收入也要併入綜合所得稅,而且每個在股市交易的人通通要交證交稅"
    營業稅、營所稅、證交稅 都跟買賣股票賺錢應該要交證所稅不衝突
    就像土地每年有繳地價稅 但是買賣土地時 一樣要繳土增稅一樣
    本質上即是不同的課稅基礎

    證交稅與所得不相關 是使用者付費的原則
    證券交易所得是股價上漲而賣股票賺到的收入 這塊收入是屬於投資者個人的 不是公司營業所得 這兩部分的所得雖然或許有某種程度的相關 卻是兩回事 是分別的兩種所得 沒有重複課稅的問題
    公司賺了錢分配的股利跟公司的營業所得才是重複的
    買賣該公司股票的獲利跟公司的營業所得並沒有重複
    所以公司的營業所得繳了營業稅、營所稅 不代表投資者個人因為買賣證券而獲得的收入已經被課過稅了 所以才會說這個部份的所得沒有課到任何的稅

    有一種公司叫做"投資公司" 顧名思義即是以投資為營業目的的公司
    目前這種公司如果賺了錢 是不用繳營利事業所得稅的 
    因為目前不課證所稅 而以投資為目的的公司收入來源都是證券交易所得
    所以有某些有錢人靠成成立投資公司來合法避稅
    當然 有錢人避稅的方法還有很多
    但現在的狀況就是變成有錢人反而有方法繳得比較少 但受薪階級卻是一毛都避不掉
    若是照使用社會資源的理論來說 有錢人也並沒有使用比較少啊 但卻不用付出同等的稅
    這樣應該也不算合理吧?

    三個貨運司機甲、乙、丙
    甲認真駕駛,將客戶的貨品準時送達,因此這趟車他賺了一千塊
    若是依照5%稅率計算→甲扣除稅之後還有賺950元
    乙睡著了結果遲到被罰錢,這趟車一毛都沒賺到
    因為沒賺錢不用繳稅→乙收入是0元
    丙酒醉駕車,把車開去撞電線桿,結果還要倒賠五萬塊
    雖然不用繳稅 但是他撞壞電線桿賠五萬外加酒駕罰單→他的收入是負的

    試問 身為一個正常人 會選擇當甲乙丙的哪一位呢?
    會有人因為不想繳稅所以就去當乙或是丙嗎?應該是不會吧
    所以繳稅並不會降低大家賺錢讓自己過得比較好的意願
    因為稅率是經過設計的 不會有讓賺得多的人算起來變得比賺得少的人少的狀況
    以稅後的淨額來說 賺得多的人即使繳了比較多的稅 他稅後所得還是比賺得少的人多的

    目前稅制跟社會福利的基礎都是量能 也就是所得多的人付出比較多
    看起來是劫富濟貧沒錯 但並非是仇富
    是所謂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
    富人們賺比較多的錢 相對的他們享受的社會資源也比窮人多
    比如說:開公司的大老闆們是靠下面的眾多員工幫他賺錢 這些人力是政府社會培養出來的
    他們得到的比較多 享受的比較多 所以請他們多拿出一些來回饋給社會
    繳稅並不是一種懲罰 用懲罰的心來看待繳稅這件事是有點扭曲的
    目前的基礎是有得到就要付出 得到越多就付出越多 可是唯獨現在就是證券交易所得雖然有得卻完全不用付

    若不是如此 而是認為努力的人該獎勵不用繳稅 不努力的人應該要懲罰
    那要如何評判每個國民的努力程度?
    難道就認為富人們是因為努力才有錢 窮人們是因為不努力才沒錢
    這豈不是仇窮?

    如果不是有所得就該繳稅 那稅制應該要全面改掉
    首先所得稅就不該課徵
    既然目前實施的是有所得就該繳稅 那就應該所有所得都要繳稅才公平
    何以獨漏證券所得?
    用提供勞務服務跟銷售商品來獲得的所得要繳稅 買賣土地的所得要繳稅 但是買賣證券的所得卻不用?
    "有所得就要繳稅"如果不適用在證券所得上 那也不該適用在其他所得上
    這樣的理論基礎不該是選擇性的適用吧
    證所稅不課卻要課個人綜合所得稅 是不公平的
    買賣股票賺的錢不用繳稅 但是認真銷售公司的商品的人跟公司卻都要繳所得稅
    這樣是不合理的
    所以既然不課證所稅的話 那請也不要課個人綜合所得稅吧 皆大歡喜
     
  • 我想很多觀點上面都辨證過了,交易價差跟賣東西是兩回事,公司獲利已經扣營所稅,這些都懶得再說了。我只強調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課徵證所稅的結果是讓窮人更窮,因為起了阻礙創業的作用,導致窮人失去翻身機會。

    在政府財務上也一樣,證所稅一毛都還沒收到,證交稅已經損失數百億,最後這些稅收損失拿誰的稅金來填,就是上班族的。

    要幫窮人,要搞清楚市場經濟,不要越幫越忙,越害死窮人。

    普蘭可 於 2012/10/23 08:12 回覆

  • 訪客
  • 股票買賣交易是要去證券公司開一個專門的戶頭的
    其中所有資訊跟記錄通通都會留下來
    每個月都會有對帳單記載金額
    現在券商卻說要整理很麻煩會爆炸 所以就不用課稅
    那以後每間公司都改成按日發薪 並且鼓勵員工預支借支還錢或扣薪 弄得很複雜之後 公司的人資部門是不是也可以說員工的薪資計算很難會爆炸 所以不要課員工的所得稅?
    我們不去推測券商或是這些大老闆們說這些話的原因
    只是當這個國家現在是有所得就要課稅的 不該只有證券交易所得被排除在外
    如果要免就請全部都免吧
  • 這就是標準的外行話,對帳務系統有基本的了解就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提示你重點:盈虧如何計算(再加上跨年交易、來回交易與除權息)?以現行證所稅法案來說,還有8500點這種鳥算法,那已經不是「會爆炸」可形容,根本是「會核爆」。

    普蘭可 於 2012/10/23 08:16 回覆

  • 訪客
  • 2008/07/31 中國時報
    張忠謀主張復徵證所稅 點到要害

    【唐玉麟/新聞幕後】

     在賦改會緊鑼密鼓階段下,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不斷拋出「富人增稅、窮人減稅」訴求,尤以主張復徵證所稅,碰觸到財政部禁忌及賦改會魔咒,最引人注目。

     身為「台灣半導體之父」的張忠謀,過去一向對全球半導體產業動向,一言九鼎,動見觀瞻,但最近賦改會開會在即,張忠謀甘冒大不「諱」,得罪一堆科技新貴朋友與富人,不斷公開倡導「富人增稅、窮人減稅」,以及主張「復徵證所稅」,句句點到稅改「要害」,儼然成為稅改急先鋒,令財政部又驚又喜。

     喜的是,張忠謀「雪中送炭」之舉,猶如財政部知音,有助於稅改一臂之力,可大刀闊斧,以致於財政部可規畫調高綜所稅各項扣除額或調降綜所稅率等減稅方案,以照顧中低收入戶。

     但驚的是,張忠謀講到財政部心坎裡「不能說的秘密」,主張課徵資本利得稅,包括證所稅、土所稅,這兩個「敏感」資本利得稅,過去已讓兩名前財政部長下台。自此之後,任何稅改會議,如扁政府財改會、馬政府賦改會等,均未將復徵證所稅列為「官方」議題裡。

     甚至張忠謀昨天提出「三百萬以下中低收入者少繳稅、三百萬元以上高收入者多繳稅」訴求,以現行綜所稅稅率而言,三百萬收入以上者,是適用綜所稅三○%至四○%高稅率者,也就是說,張忠謀的主張,一般上班族是最大受惠者。

     據悉,張忠謀強烈感受國內社會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因此拋出「富人增稅、窮人減稅」、「復徵證所稅」等訴求,表達企業家責任與良知。先前他私下主動與前任財政部長、現任世界先進董事長林全溝通過,更加深張忠謀對稅改主張與信念。

     目前張忠謀、林全等人已婉拒參與賦改會,但並非表示不關心賦改會議題,新政府應借力使力,認知普羅大眾對租稅長期不公平氛圍,勇敢馬上「向前走」,建構可長可久稅制改革,才是治國正道。
  • 訪客
  • 外行話?
    您可知道券商是必須要申報所得稅的 就算那些證券交易所得不需要課稅 他們同樣也要計算之後申報 只是免徵
    誰作投資會不去計算損益?就算是錢再多的有錢人也會自己去算自己的投資賺或賠了多少
    您認為他們當真完全都沒有算?

    難以計算沒有錯 但是難以計算就可以當作不徵的理由嗎?
    全世界只有台灣沒有徵 難道其他國家的證券交易都比台灣冷清而簡單嗎?

    全世界不課證所稅的僅有台灣跟中國大陸
    而就算是中國大陸對於投資公司的投資收入也會納入所得稅課徵
    不像台灣 就連投資公司也不必課

    當然 若您要說本來就不該有所得就課稅
    那 我仍要說 請先不要課個人綜合所得稅
  • 問題的「棉角」在於原本券商計算你的盈虧的計算方式,跟現在法案需要的計算方式不同,為了現行的奇怪課稅方式產生無數問題,導致系統要整個大改,而現行證所稅法案最後也收不到稅,純粹損失

    全世界不課證所稅的國家不是只有兩岸,新加坡就不課證所稅,也不課證交稅。

    至於綜所稅若可不課我也舉雙手贊成,我支持以地價稅與房屋稅為主要稅源,政府應節縮非絕對必要的業務與開支,但是這是另外的議題,不應混在一起討論。

    普蘭可 於 2012/10/26 11:53 回覆

  • 訪客
  • 張忠謀先生反對的並不是證所稅本身
    他本人是贊成開徵的
    他強調的是時機跟方法要正確
    您這篇文章標題直接便說"張忠謀也反對證所稅"難免有斷章取義之疑
  • 高見高見
  • > 西班牙課徵證所稅,個人21~27%,企業25~30%。

    原來西班牙會有今天是因為課徵證所稅的緣故
    真是高見 高見


  • aceventura
  • 一堆似是而非的論點 跟你說這世界沒有公平 只有對社會好不好 要不要做犧牲照你的論點有錢人是因為"理財手段"高明 為何要課比一般人重很多的稅(30%-60%)?
    你的論點基本上是典型的"殖民時代"海盜論點. 最好都不要繳稅 政府沒錢都是政府的錯
    民主本來就會有效率不彰的問題 但是人類已經拋棄其他高效率像法西斯獨裁的政體了
    最後把證所稅跟青年失業率對照的例子也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OECD國平均青年失業率是16% 高於台灣的12% 所以照你的觀點只要OECD國取消證所稅那失業率至少降4%?
    那怎麼沒有人請你去當歐盟財長或是美國財長? 全世界就你一個人懂經濟?!
    典型的胡扯 假科學(玩弄數據 卻沒有背後完整的理論背書) 只要用邏輯(不需任何經濟學知識)就讓你原形畢露
  • 傻子
  • 證所稅。愚弄百姓。在這時間點重提跟本就是放屁脫褲子。現在還得找一堆人幫洗屁股。真是噁心至極。擾亂金融市場
  • Justice
  • 只問作者一個問題,勞動所得需繳稅,不勞而獲不用繳稅,合理嗎??
  • 訪客
  • 勞動所得需繳稅

    是因為勞動所得是受到勞工受到勞動基準法的保護,不會有勞工單純去應徵工作,反而賠上老本的事情(受騙除外),勞動基準法就是一種國家服務。

    相反的,投資證券有賺有賠,如果賺錢又被課證所稅,那賠錢時要不要退稅?
    BTW,昨天立法院通過廢止證所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