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戰:必需堡之戰

 

話說華盛頓自知闖下大禍,法軍必然報復,連忙回到大草原上的必需堡,但是與杜根堡是個規劃完善的五稜堡相比,必需堡不過就是以210公分高的木頭圍起來的一圈木柵,外頭加上幾挺加農砲而已,6月3日,華盛頓與手下150人蓋好了必需堡,而在此同時,塔納洽里森正走遍原住民各部落,想說服他們加入華盛頓的陣營。

 

6月9日,維吉尼亞民兵增援來到,但軍官佛來(Fry)卻在半路上落馬,摔斷了脖子而死,真是不祥之兆,稍後詹姆士‧馬偕( James Mackay)率領100名英國正規軍前來,在必需堡之外紮營。

 

6月16日,華盛頓率領300名維吉尼亞民兵出擊,半路上塔納洽里森告知他:各部落都不願加入,華盛頓在沒有印地安斥侯的狀況下,繼續無謀的前進,但這時華盛頓顯現了日後一輩子都跟隨著他的民主風範,28日,在召開軍事會議,聽取反對意見後,華盛頓下令撤退回到必需堡。

 

就在同一天,朱蒙維拉的親哥哥路易,率領600名士兵與100名與法軍同盟的原住民來勢洶洶,要為弟弟報仇。華盛頓為了不要被敵軍追上,丟棄輜重兼程趕路,於7月1日回到必需堡,日後華盛頓經常這樣超前追兵,可說是「神行太保」。

 

必需堡下起了大雨,壕溝都被沖刷成了泥流小溪,附近的樹林可供法軍狙擊手躲藏,於是華盛頓下令砍除。在此同時,路易抵達弟弟被殺的現場,驚恐的發現許多具被剝頭皮的加拿大士兵屍體,他下令埋葬他們,並立即向必需堡發動進攻。

 

兵力比:

 

華盛頓方:維吉尼亞民兵300人,英國正規軍100人

 

路易:加拿大士兵600人,原住民戰士100人

 

當路易發動攻擊時,維吉尼亞民兵正在泥巴堆裡頭重挖壕溝,一見到法軍來連忙躲進堡裡,而樹林也還沒完全砍除,於是法軍可以從樹林裡向堡壘射擊,華盛頓下令全軍出擊,要將法軍從樹林的位置驅離,路易見狀,下令原住民戰士打前鋒,全線衝擊華盛頓軍的陣線。

 

華盛頓下令死守不退,正規軍聽令堅守陣地,但是維吉尼亞民兵卻一溜煙的逃回必需堡裡頭了,華盛頓和正規軍慘遭好幾倍的敵軍包圍,寡不敵眾下,也只好狼狽的撤回必需堡,兩軍隔著堡壘內外互射。

 

到了下午,竟又下起滂沱大雨,必需堡裡頭的火藥全被打溼了,華盛頓陷入無法繼續作戰的窘境,不過法軍也差不多,於是雙方各派出了使者談和,路易表示只要交出堡壘,華盛頓的部隊可以安全離開,而要是他們不從,就威脅要讓原住民戰士殺進去,把他們每個人的頭皮都剝下來。

 

就在雙方還在談判的同時,維吉尼亞民兵竟然闖進了必需堡的酒窖,喝個酩酊大醉,真是有夠離譜,但是日後整個獨立戰爭中,美國的大陸軍也一直都是這副德行,把華盛頓氣個半死。

 

7月4日,日後美國《獨立宣言》起草日,華盛頓一行人投降,離開必需堡,原住民戰士一路搶劫他們的行李,但華盛頓為了避免士兵遭到屠殺只好隱忍,當他回到家鄉,向總督寫報告時,本以為會遭受懲處,不料州議會和總督都認為他已經做的很好了,敗戰是非戰之罪。

 

這是華盛頓畢生的第一場敗戰,他在日記中寫道:「徹底被擊敗。」不過他此時還不知道另一場更大的敗仗馬上就要來臨......

 

華盛頓勝/敗戰數統計:0/1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