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文章原本刊載於想想論壇,此處為純文字版,完整圖文版請至想想論壇閱覽)

 

上回談到邦克丘戰役,這回讓我們把時間稍微往回「倒帶」一些。

 

康科德‧列星頓戰役發生之後,民兵集結的同時,殖民地各州代表也正在費城的第二次大陸會議上忙著想該如何善後,若要繼續戰鬥下去,錢從哪來?軍隊如何組織,由誰領導?如何與外國聯絡取得外援?這都是迫在眉睫的嚴重問題。

 

就在人心惶惶的時候,身為維吉尼亞州代表的華盛頓,身著軍裝出席,他高大挺拔的外表,加上軍裝的打扮,使得他成為所有人心中軍隊統帥的不二人選,於是由約翰‧亞當斯提名後,全體同意由華盛頓出任總司令。

 

這是美國歷史上重要的一刻,日後華盛頓率領美軍歷經艱辛直到戰勝,之後又一手打造美國的政治基礎,成為名符其實的美國國父,可說都源於他被選為總司令的這一刻。

 

關於華盛頓為何身著軍裝出席,有許多種說法,有人認為華盛頓當時體認到英美雙方已經不可能避免戰爭,所以身著軍裝,表示他已經準備好要上戰場作戰。

 

另一種說法則比較搞笑,由於華盛頓是個超級英國迷,他的所有正式衣服,一定要從英國訂做,由於橫跨大西洋來回溝通曠日費時,結果他的正式衣服沒一件合身的,當他要出席第二次大陸會議時,覺得若穿上不合身的衣服很失禮,找來找去,竟然只有軍裝是合身的,於是他只好穿軍裝出席,沒想到因此被選為統帥,真是陰錯陽差……

 

無論如何,華盛頓深知任重道遠,他在接受任命時,在自己的席位上,向當時的大會主席,也就是日後以簽名聞名的約翰‧漢考克說,任命案對他是一大肯定,但是他「自覺作戰能力與經驗並不符合此一重任的要求」不過雖然如此,他仍會接下重責,全力付出,但他向大會提醒「我不認為自己勝任諸位所賦予的指揮任務」。

 

華盛頓不只是口頭客氣而已,他寫給愛妻瑪莎的家書中,也強調他「根本無意接下這個任務,反倒設法要躲開」,因為「自覺責任太重,非我所能勝任」,但是卻躲也躲不掉,「好像是命中注定,逃也逃不掉」……華盛頓啊,你之所以躲不掉,是因為穿了軍裝,都是因為英國訂做的衣服不合身造成的。

 

但是華盛頓的確是當時的不二人選,不只是因為他有過作戰經驗──在法印戰爭後有作戰經驗的殖民地軍官並不少──而是他身為維吉尼亞州代表,家境富裕、社會地位高,又熟悉政治,因此深受大陸會議代表們的敬重與信任,唯有他才能協調軍事與政治的需求,華盛頓決定不支薪,當他這樣的富人,又身為統帥,都願意一起無償犧牲奉獻,更能鼓舞殖民地人的士氣,這點深受輿論讚賞,正是他極高政治智慧的表現。

 

其他人選如李將軍,在這方面就遠不如他,李將軍生性粗獷暴燥,言談粗俗、外表邋遢,缺乏紳士風範而不被上流社會尊敬,他本是英國人,家境不寬裕,因為加入獨立運動所以英國家產遭沒收,因此希望領取高薪或是補償財物損失,於是就更不受青睞了。

 

除了華盛頓以外,大陸會議還任命了數位高階軍事指揮官,其中,沃德將軍原本應該是副總司令,不過因為健康不佳,所以大多數時候李將軍是實質的副總司令,李將軍對華盛頓並不心服,曾私下批評華盛頓:「連指揮一個警衛隊都不夠格。」但是華盛頓卻很重視他,稱他為「全軍之中軍事知識與經驗最豐富的軍官」,李將軍之所以能出任實質副總司令,也是出自華盛頓的提議。

 

大陸會議也決定以目前正包圍在波士頓附近的民兵,以及紐約已動員的五千名民兵,直接編組為殖民地的軍隊,日後被稱為「大陸軍」,不過一開始時還沒有這樣的稱呼,最早只稱之為「殖民地聯合軍」,約翰‧漢考克寫信給華盛頓時,甚至只說是「你麾下的部隊」,而華盛頓在軍令中,稱他的部隊為「北美聯合殖民地部隊」,不過以下為求方便與統一稱呼起見,都稱之為「大陸軍」。

 

關於財政問題,由於大陸會議並沒有權力徵稅,因此決定開始印行紙幣,以支持戰時財政,除了大陸會議以外,各州也可各自發行貨幣,後來造成嚴重通貨膨脹,給新生的美國帶來不少麻煩,但是卻也是支持美國撐過戰爭不可或缺的財務手段。

 

大陸會議組織了軍隊,還發行貨幣,儼然已經是個獨立國家,然而,到這個關頭,殖民地的政治領袖們,包括華盛頓在內,卻都還沒有獨立建國的想法,第二次大陸會議向英國國王提出《橄欖枝請願》,希望和平解決事件,而華盛頓在赴任的途中,於寫給紐約州議會的信中指出,他與同僚奮戰的目標是:「為了重建祖國與殖民地之間的和平與和諧。」

 

然而,華盛頓尚未抵達前線,前回所述的邦克丘戰役就已經爆發,於是和平就更加渺茫了。另一方面,雖然華盛頓已經預期到組織民兵對抗世界最強的正規軍將是艱鉅的任務,不過,到7月初他親臨前線,他會震驚的發現情況比他想像的最糟糕情況還要糟糕……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