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發出後,有很多朋友回文,其實即使是反對我的主張,我也很高興,因為不論是正面的意見,或是反面的意見,都是支持勞動人權的意見。

但是很多朋友堅信持續衝撞體制可成功,這是我憂心的一點。許多人會這樣認為,出自於「革命史觀」,何謂革命史觀?以我們的歷史課本來說,就是說孫文革命十一次,拋頭顱灑熱血,犧牲了很多先烈,最後終於成功。這種史觀不僅台灣有,工會運動史也會寫說現在的成果都是當年死難的抗爭者的貢獻.....但革命史觀跟迪士尼卡通一樣,是騙小孩的美化版本,事實上根本並非如此。

電影「搶救雷恩大兵」中,最後湯姆漢克用手槍射擊德軍半坦克,射到一半坦克車突然爆炸了,鏡頭一轉,原來是空軍飛機到了,投下炸彈轟炸坦克。「革命史觀」就像是不把飛機拍出來,結果大家以為手槍射久了坦克車就會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實際上手槍彈射到天荒地老坦克也不會怎樣,革命史觀雖然浪漫。但是如果相信它,拿來當社會運動執行面的參考,那運動一定只會徒勞無功。

以「國父革命」來說,史實是,孫文的革命完全失敗,從未成功,所有的先烈全是白白犧牲,孫文在清末的最後一次革命是悲劇性的黃花崗之役,武昌起義與他無關,武昌起義正如孫文自己所述:「乃成於意外。」孫文自己也直言武昌起義本身無法持久,真正推翻滿清的關鍵是在於各省響應。

而各省響應的主要推動者,則幾乎都是立憲派士紳,魏斐德指出,清朝的滅亡「是十九世紀中所崛起的新菁英所導致的後果」,與孫文或其他革命黨都沒有關係。(至於滿清到底為何滅亡,要說明起來就寫成了一本書,也就是拙作《橡皮推翻了滿清》,全書17萬字之多,在此不贅述。)

革命黨的持續犧牲、衝撞體制,不僅無用,還不得人心,到了辛亥年,多數中國民眾還是把革命黨當作亂黨。就說武昌起義後的武昌,起義都成功了,大多數市民竟然不願意剪掉辮子──留辮子是效忠滿清的象徵──覺得剪了就是「從賊」,於是革命軍人把守城門口,強迫經過的人剪辮,附近的農民因而不願意進城賣米賣菜,導致糧價高漲。革命黨人不得基層百姓的民心可見一般。武昌起義成功後,竟然要強迫一個從未參與革命活動的黎元洪來當領袖,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

不僅是清末,魏斐德指出,歷代的改朝換代,其中的成功者,都是在起義過程中,能受到士紳等中堅階層轉向支持者,否則必然失敗。歷史給我們的教訓是:任何社會運動的成功,小自抗爭,大自革命或改朝換代,都必須獲得多數社會中堅階層的認可才行。

許多朋友想舉反例證明阻塞交通的抗爭也有成功案例,其實最近一次阻塞交通的大型抗爭,不用舉太遠的例子,就近在香港(持反對意見的朋友沒人提到,這點我倒有點擔心,表示台灣太不關心台灣以外的消息),香港於跨年期間,發動倒梁抗爭,其中有一部分行動就是在中環癱瘓交通,這次大型抗爭事後大體上受到港人的支持。

為何香港人阻塞中環行得通,台灣勞工臥軌卻行不通?

原因很簡單,倒梁運動早在遊行前就已經普遍受到港人支持了,港人在遊行發起前就已經認同一樣的目標,所以不在意交通受到一時的阻礙。就像你可以突然打你的死黨一巴掌,然後說我打你是為了讓你專心聽我講,再跟他訓話十分鐘,他大概不會生氣。

台灣狀況完全不同,多數台灣人不知道勞工的困境來自政府說話不算話,也沒有勞動人權觀念,所以要先說服他們,你要說服對方之前,先損害了對方的權益,對方會理你才有鬼。會認為可以這樣抗爭的,試想,如果你打一個陌生人一巴掌,再要求他聽你講話十分鐘,誰會理你?

看歷史不是只看成功失敗,要從細節的前因後果去分析才行,前文以百年前美國為例,正是因為台灣現在的社會觀念雷同百年前的美國,不是現代的美國,歐美工運意識發達的國家現在可以阻塞交通抗爭不會被討厭,是因為社會對工運早有共識,台灣有嗎?

講到這邊,又有人說:廢話,誰不知道要得到中堅階層的認同,嘴砲嘛!不然你提出個辦法!

辦法一樣在歷史中找。前頭說到武昌起義,其實武昌起義之前,有個規模更大的運動,才是滿清滅亡的真正關鍵,這運動剛好也跟鐵路有關,正是「保路運動」。

保路運動發生在四川,四川本是族群非常複雜之地,平時回人、羌人、彝人、藏人與漢人衝突,基督教徒與非教徒衝突,各階層人士也互相衝突,要四川這些世仇族群站在同一陣線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那他們怎麼會站在一起「保路」?詳情很複雜,簡化的說,他們都是川漢鐵路股民,滿清政府要求鐵路收回國有,損害了他們的權益,由於「奪財之恨難消」,四川人拋棄世仇,全都心手相連一起「保路」。

社會是多元的,有人很有同情心,有人沒有,有人很關心人權,有人不關心,有人愛打抱不平,有人就是獨善其身,要怎麼讓所有人都站在一起?保路運動告訴我們:就算有世仇,只要有共同利益就會站在一起(主張不同?比起世仇來說算什麼)。

要說服社會大眾與勞工站在共同陣線,最重要的說帖,就是告訴大眾,他們的權益與勞工是一體的。

今天政府可以欺騙勞工,說會幫他們向資方求償,卻擺爛還向他們討債;那麼,政府也可以跟其他上班族說,退休金一定照領,卻擺爛說勞退基金沒了,打七折好不好;政府也可又加收健保補充費用,還保證說健保一定不會倒,到時擺爛說因為醫院倒光光,所以你有健保也沒地方看病,這些事通通都正在發生,你不幫勞工說話,倒楣的你自己。

這件事本來應該是最佳訴求,全民利益一致,本會同仇敵慨,為何需要搞到臥軌,造成竟有民眾放話要開車壓死勞運者?這不是去怪大眾太冷漠,媒體霸權──大眾就是這麼冷漠,媒體本來就這麼鴨霸,難道是今天才知道嗎?──而是訴求方向錯誤。

我很擔心的一點,就是很多支持社會運動的朋友,多是「孟子派」。

什麼叫孟子派?孟子見梁惠王時,梁惠王說:「先生你不遠千里而來,有什麼對我國有利的學說嗎?」結果孟子回答:「何必說什麼利益?講仁義就好啦!」之後大談大家都談利益的話,國家就危險啦,講得頭頭是道,結果梁惠王有理孟子嗎?沒有。

大眾大體上就跟梁惠王一樣,你有主張,有什麼對我有利的嗎?沒有,只要談仁義就好,那謝謝再聯絡。一直在講勞工很可憐,或是講勞動人權,會覺得可憐的、認同勞動人權的少數人,早就支持啦!剩下的大眾就是不覺得可憐(事不關己),也沒有勞動人權觀念,一直跟他講這些當然沒用,更別說丟大便或苦行根本不會讓大眾想聽你說話。

革命不是靠拋頭顱、灑熱血可以成功,看看歐美真正的社會運動者,哪個不是「機警如蛇」,哪有只靠單純熱血的,社會運動者雖然不追求自己的利益,但是卻必須很懂利益這件事,不能只談仁義,否則運動礙難成功。

--------------------------------------

更新:關於國外社會運動者的策略與權變,例子相當多,一方面族繁不及備載,一方面沒有深入研究的案例也不敢亂寫,所以僅先提供一篇與部落格上影評有關的例子,供大家參考:〈「鯨奇之旅」論環保運動的策略與權變〉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5) 人氣()


留言列表 (45)

發表留言
  • 昆蟲
  • It is, of course, a lousy idea, for an apathetic society. The question is what kind of society Taiwan society is.

    As you can find this example in the history, others can also find examples to prove their points. (How slavery was abolished in the Britain? How Green Party became dominant in Europe? I believe they all made some inconvenience to some people.)

    Your example was a strike bringing down the whole continental transportation. The old workers in Taiwan sitting on rail, on the other hand, was simply a small inconvenience (30 minutes for 500 people?). That is a pretty big difference, isn't it?

    All similar historical events are always different in their own details. We have to learn from similar events,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 My arguments may be all wrong, of course.
  • gn00116743
  • 非常讚賞閣下的文采,
    我也在部落格提供許多不同思維、想法,
    與大大的想法很有共鳴,期待與閣下分享~
    http://gn00116743.pixnet.net/blog

    ----------------
    昨天有個朋友問了一個很棒的問題 -
    "是否所謂的改朝換代、革命翻盤,多由沒選擇的人造成呢?"

    讓我想到奸的好人一書中提過的一句名言,
    "失敗者需要藉口(或出口),成功者則提供理由"

    表面上歷史上成功的革命,
    貌似都是某些被壓迫的人跳出來主張"正義"
    (謎之音: 如果革命最終失敗,歷史通常都會被歸為敗寇)

    在烈士們的眼中,
    這就是俗稱"被壓迫者"反攻"操作者"的最佳證明,
    至今幾乎所有類型的抗爭都會拿這精神來自我激勵,
    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打到這裡,
    興致一來我想到"武王伐紂"的經典故事,
    直到今天大家都認為商紂王真是"暴虐無道",
    換成現在比較容易理解的詞彙就是 -
    "搞獨裁政治、不重視人權、窮兵黷武、讓百姓深陷水深火熱...."

    隨興估狗一下,
    果然真的有這樣一篇有趣的分析。

    跟我想的差不多,
    為什麼商紂王今天會變"超級大壞蛋"?
    就是回歸到本文一開始想講述的重點。

    聰明人為了讓自己獲得成功,
    於是得提供非常好的"理由"給被壓迫的人,
    讓那些被壓迫的人們一廂情願認為自己只有"奮戰一途"。
    (讓他們覺得,我其他選擇都用盡了... 然後人就會義無反顧被煽動)

    簡而言之,
    周武王就是煽動百姓、士兵,
    讓他們合理化自己的"發動戰爭"行為,
    讓許多人都認為好像真的只剩"你死我活"的選擇,
    若不要說這麼好聽,其實就是願意為自己(武王)犧牲、送死,
    利用這些犧牲者,把敵人殺死、取而代之,成為一國之君。

    人類歷史上諸多戰爭、革命不都是如此嗎?
    就連現在共產黨還是尊崇孫中山為"國父",
    確實對於當年的共軍而言,
    若無孫中山這樣會演說、煽動大眾的人,
    又怎會讓一堆年輕人與抵死清朝對抗,
    戰後趁著民不聊生,再出來喊"共產黨讓大家有飯吃!"
    (後續的悲劇就請自行參照歷史紀載)

    當年那些反清而死的年輕人,
    為了打敗萬惡、沒救的朝廷而捨身取義,
    幫助一大堆軍閥的勢力持續擴張,
    而後面相信共產主義才是正義的那些人,
    也在"領袖"的領導下,超英趕美那幾年餓死無數老百姓。

    "正義"到底在哪裡?



    千百年來歷史一再重演,
    所謂的"正義"的信念究竟是什麼,
    值得細細品味。

  • mtl
  • 這次臥軌抗爭非常有效,而且正面大於負面,讓我論述之

    五百多人被法院判要全還"貸款",到處陳情靜坐過都沒效,臥軌隔天勞委會就提出依身家狀況減免三成/六成/九成的方案想息事寧人,當然事情還沒完

    早上去郵局提款,無聊拿起人民日報台灣版(聯合重工)讀,某一版開頭寫兩個數字: 167 萬勞工是潛在受害者,四成雇主沒去保這種險,如果同樣惡性倒閉他們的勞工就是今日這群人! 當然會引起平時讀聯合重工,以為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勞工們注意

    就因為搞這麼大,才會有人研究來龍去脈,及多少勞工是潛在受害群,做懶人包放在臉書,不搞這麼大,勞委會態度豈會鬆動,聯合重工豈會刊專文? 至於當晚在火車月台上叫罵的,等運動成功這群人也不會站出來抵抗,他們只關心眼前,有他們認同與否都沒差

    我同意將來還是會回到文鬥上面達成平衡,但是之前已經有過一次文鬥平衡態了,我稱為 A,將來的平衡態稱為 A',如果沒有中間的武鬥 B(肢體抗爭),原來的 A 會一直保持下去,不會自動自發去到 A'

    爭權運動成功需要中產階級支持? 是,也不是,如果是一個像中國不會猶豫以軍隊鎮壓群眾的政權,少數人的覺醒很容易被個個擊破,只有中產階級一起上才能讓他們措手不及; 如果像大多數民主國家般幾乎不可能出動軍隊實彈鎮壓,少數但堅決的群眾就能達到效果,像我之前講的,大多數中產階級只想到吃飯,即使當時不滿,等風暴過去他們也不會挺身而出維護舊體制的,大多數人都只是搭民權鬥士的便車而已

    民國七十幾年國民黨在有國會的絕對優勢,全照議事規則來在野黨完全無力,朱高正等人在立法院打架被大多數民眾唾棄,我也是其中一個,現在看來,民進黨除了這麼幹完全沒辦法,被大多數民眾唾棄又如何? 他們當年追求的已經是現在台灣社會常識了,能說肢體抗爭沒效?

    有大利可得的話就不要如此對衝突如此恐懼

    http://sophist4ever.pixnet.net/blog/post/30409370
  • 臥軌前早就有懶人包囉......

    朱高正今何在? 雖然這樣說對當年爭取民主的前輩實在不敬,但是,事實是,他們的努力實際上作用很小,台灣的民主化是由李登輝在體制內推動的,民進黨能成長也是李登輝出手扶持的,若非如此,當年黨外幾乎完全被一般民眾視為暴力份子,國民黨支持率高達95%,別說當年,一直到現在都還有很多人還認為民進黨是暴力黨,怎樣都不投給民進黨,就是當年留下來的印象,「負面行銷」的遺禍甚大。

    你當年有因衝撞而支持民進黨嗎? 沒有吧。我們在台灣都民主化以後(不是來自於民進黨的衝撞,因為我們沒有因此支持民進黨,而是來自於李登輝的體制內漸變),有了民主觀念,才去追想當年,體會到原來當年他們是被抹黑,因為心懷愧疚,所以追封他們的行動為民主先鋒,這就是所謂革命史觀的思維,是出於情感,而非基於事實,是從後世觀點去追思前人,而非還原當時的全貌。事實是,他們這種方式根本無效還造成反效果和後遺症。

    政治跟商業不同,商業可以用負面行銷,因為只要收視率10%就是第一名了,但是政治要有多數支持,譬如說過半選票,所以不能用負面行銷。

    普蘭可 於 2013/02/09 04:33 回覆

  • YOYO
  • 樓主這兩篇文章就是來討罵的

    臥軌不好,請問樓主,那要做甚麼才好?

    依法行政,被律師追討把錢還回去嗎?

    戒嚴時期也常常有人說街頭反對不好,危害公眾利益。

    用歷史來佐證自己觀念的偏差,水準就像是商業周刊的公孫策。線射箭再畫靶!!
  • 我的建議:

    「縮小打擊範圍」,同樣要衝撞,去包圍勞委會,民眾就不會反感(不關他們的事),但對勞委會壓力較大(反之,到總統府丟大便對勞委會無關痛癢)。

    「簡化主張」,說真的我關心這件事很久了,到現在都還沒有一句話可以馬上讓別人了解的口號,這樣訊息當然傳不出去。

    「結合大眾利益」,提出如文中所說的說帖

    普蘭可 於 2013/02/09 18:18 回覆

  • mtl
  • 網路上無法得知什麼資訊是何時出現的,我算常上網的,臥軌前沒聽過這回事,靠之後一堆人貼懶人包才得知來龍去脈,連我都如此了,那些為生活汲汲營營的販夫走卒呢?

    朱高正許信良現在都爛掉了,不過不表示當年做的沒有價值,你寫的好像李登輝前沒有民主化,廣義的民主抗爭行動早就開始了,沒有美麗島事件,蔣經國是否會解除戒嚴,開放報禁黨禁? 歷史沒有 if,那換句話問: 沒有美麗島事件,蔣經國有什麼理由主動想做這些事? 為何要鬆動自己統治基礎? 動者恆動靜者恆靜的牛頓力學也同樣適用於政治,沒有壓力或踢到鐵板,政府完全不會想改革

    我的例子很特殊,我家是外省軍公教藍到發黑,以前喜歡讀一本叫"吾愛吾家"的小本雜誌,現在看來都是 bullshit,這種環境下晚點覺醒也是正常的,不適合來說民進黨暴力抗爭無效

    革命那能排除情感? 沒有情感何來 dedication,豈會做有可能要砍頭的事? 一群諸葛亮跟一群張飛搞革命,張飛成事的可能性還高一點

    你認為多數群眾贊成的法案就會通過,多數反對的就過不了? 太天真了,多少民眾贊成美牛進口,還不是照進? 立委每四年選一次,只需在選前半年小心作為,四年間如何影響他們? 堅決的小型壓力團體遠比一堆罵得很凶,卻不肯出一根手指的影響力大

    說了這麼多,我並非認為革命或爭權行動不需要計畫,體制內救濟手段終有竭,因為那是掌權者制訂的,不敢用體制外手段當掌權者的眼中釘肉中刺,他們不會正視問題的,這次臥軌後勞委會態度軟化了,深藍報也報導偏勞工就是明證
  • n

  • 吃了第十個包子才填飽了肚子。
    不能說只要第十個包子就好,
    前面那九個包子都沒用。

    很多重大社會事件的成功,
    是一連串的累積所塑造的。

    不能只歸咎一個最後的原因,
    是因為那個原因有了某些背景,條件,及社會氛圍,
    而那些社會氛圍往往是之前許多事件所營造出來的。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某個人某件事的成功,
    常常是有了許多其他人失敗後的新環境下走出來的。


  • 你說的正是「革命史觀」的想法,因為我們總覺得前人努力了要給他一個歷史地位,在「溫情與敬意」下會說他們的行動有「累積的作用」。

    但是仔細研究歷史就會知道,其實大多數行動沒有作用或還有反作用,不是都有累積,舉例來說,北風與太陽的故事聽過吧,北風吹了十次,都沒有用,太陽一試就成,是北風的累積的功勞嗎?顯然不是。

    革命史觀造成很多問題,許多社會運動者崇拜革命史觀,認為做什麼都有累積,而不是仔細計畫,思考真正有用的策略。

    就好比「搶救雷恩大兵」中,最後湯姆漢克用手槍射擊德軍半坦克,射到一半坦克車突然爆炸了,鏡頭一轉,原來是空軍飛機到了,投下炸彈轟炸坦克。

    革命史觀就像是不把飛機拍出來,結果大家以為手槍射久了坦克車就會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實際上手槍彈射到天荒地老坦克也不會怎樣。

    普蘭可 於 2013/02/09 18:17 回覆

  • 悄悄話
  • K
  • 學長將諸左比為孟子,孟子地下有知大概要爬出來抗議。蓋孟子老人家雖然有時番癲,且成一家之言。今之諸左,未得自由主義之真諦,而自號自由派,所作所為無不走向「奴役之路」。

    今裙帶資本當道,假左橫行。學長兩篇文章,針砭時論,晚輩佩服。然以學長諄諄之語,尚得諸左謾罵之覆。昔彌爾頓‧傅利曼著《資本主義與自由》,力挽狂瀾三十年,美國才稍向右轉;海耶克一生致力於駁斥社會主義,直至晚年蘇聯倒台才得到公正的評論。

    現在願意為文為市場辯護力抗左派的勇者已少,反正要被蓋上資本的大帽比那些弱勢勞工要容易得多了,希望學長能夠繼續「文以載道」!
  • mtl
  • 越俎代庖一下,搶了前兩位仁兄的話請見諒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2171

    "今年6月以來,從開記者會、向勞委會陳情、夜宿勞委會、凱道抗議、六步一跪,到蛋洗總統府,我們可以作的都作了。但是,六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勞委會主委從王如玄到潘世偉,仍舊堅持對關廠工人提告。"

    全關連已經夜宿過勞委會了,除非版主認為夜宿不算包圍,在總統府或勞委會鬧,那個比較讓政府丟面子? 連前面都不理了,後面會有用? 而且包圍勞委會,不會妨礙交通?

    現在連搶救雷恩大兵都拿出來了,諸葛亮們在冷氣房想的手段,第一次通常沒用,但是連第一次都不做,怎麼在第二次,第三次改進,直到政府 tick? 第一次手槍,第二次步槍,第三次手榴彈,第四次反坦克火箭筒,社運是會進化的

    堅持一次成功才動手去做的社運,都離不開圖紙桌,版主有反例嗎?
  • 若你的目標是「讓政府丟臉」,那就一定失敗,原理很簡單,因為政府很大,你做什麼他們躲在裡頭都不會有感覺。

    講直接點,紅衫軍規模那麼大,有沒有讓阿扁下台?沒有吧,阿扁是任期屆滿自己下台的。勞運有辦法像紅衫軍那麼大規模嗎?不可能吧!

    我說過要「縮小打擊範圍」,天天在勞委會出沒搞得他們精神緊張,比包圍總統府有效。

    我沒說過要一次成功,我說的是要往正確的方向前進;其次,若是前無古人,只好一次次試,但有歷史可參考,就可直接知道答案,不用從頭試。

    普蘭可 於 2013/02/09 21:35 回覆

  • 訪客
  • 1. 吃了第十個包子才填飽了肚子。不能說只要第十個包子就好,前面那九個包子都沒用。
    2. 就好比「搶救雷恩大兵」中,最後湯姆漢克用手槍射擊德軍半坦克,射到一半坦克車突然爆炸了,鏡頭一轉,原來是空軍飛機到了,投下炸彈轟炸坦克。

    武鬥了好久,之後文鬥成功了,到底是文鬥還是武鬥的功勞?作者有辦法區別他是 1. 還是 2. 嗎? 我聽聞在社會科學領域中十分難以瞭解因果關係,不知道作者如何把這麼複雜,數十年前的事情下一個定論?
  • 北風吹了十次失敗,太陽接手成功,是北風的功勞還是太陽的功勞,並非無法分析。

    普蘭可 於 2013/02/09 23:36 回覆

  • 訪客
  • 「縮小打擊範圍」,同樣要衝撞,去包圍勞委會,民眾就不會反感(不關他們的事),但對勞委會壓力較大(反之,到總統府丟大便對勞委會無關痛癢)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433354730068206&set=a.124655880938094.19658.100001810492509&type=1&theater

    不是去抗議過了嗎?結果呢?
  • 先前的行動都是發動在街上抗爭,追求大眾的能見度,這次臥軌也是,但是這個問題大眾並不能解決(大眾頂多捐款),關鍵是向勞委會直接施壓,所以凱道遊行或向總統府扔大便都作用不大。

    與其發動這種勞師動眾事後船過水無痕的活動,每天輪流幾個人到勞委會(台北市大同區延平北路2段83號9樓)門口站崗,他們上班就重覆陳情,媒體不報導,就自備隱藏攝影機,等官員被纏到不耐煩,口出惡言,就把他們的惡行錄起來,網路張貼,這種辦法動員壓力小,卻對他們更能造成直接壓力,又更能引起民眾聲援,有沒有試過?沒有吧。

    這種小招式不是我想到的,只是老外幹過的很多辦法其中之一而已。

    普蘭可 於 2013/02/09 23:59 回覆

  • 訪客
  • 看看歐美真正的社會運動者,哪個不是「機警如蛇」

    可以請作者舉例嗎?
  • 例子太多了,歐美不論是環保、人權、各種社會運動,都是很有策略性的,如何利用媒體,如何利用政黨,如何與利益團體合縱連橫,所以才會越來越強大。

    普蘭可 於 2013/02/09 23:48 回覆

  • 訪客
  • 我想說的是..這次的訴求 跟推翻 滿清的革命 差別太大了吧 另外 這次她們為了自己的利益 臥軌 其實真的失敗嗎 http://sphotos-c.ak.fbcdn.net/hphotos-ak-ash3/11339_4666416582981_681262211_n.jpg 這篇 如果不是這次運動 也不會被挖出來 另外 上網花最多時間找東找西的跟討論議題 年紀可能在30歲40歲以上~~~

    現在勞工局也算是被迫瘋狂出面否認一切 (在這之前 還跑去總統府丟屎過 ~~~衝破封鎖線 這些 沒點腦經 辦得到嗎??)
  • 訪客
  • 紅衫軍...你確定她們真正目的是要阿扁下台嗎??
  • nn

  • 關於這次的社會運動,這位部落格主反覆提到了一個觀念,
    社會運動要有計畫性,要聰明的規畫,
    社會運動者要懂得利益,甚至要「機警如蛇」

    甚至還莫名其妙的提到了民國的革命黨,(原來該格主有寫了一本相關的書)
    說熱血是沒有用的...

    我特地到了該書的博客來網頁介紹看了一下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66586

    很諷刺的,該書的內容簡介提到了一個很重要的觀念:
    蝴蝶效應。

    裡頭還有一句話:
    歷史,有你沒想過的蝴蝶效應;

    裡頭的一篇序還寫著: 所謂的「蝴蝶效應」,蝴蝶翅膀的煽動,最後可釀成暴風雨,當然當中要經過一連串非線性的反應,才會產生我們最後看到的結果。


    那格主應該很明白蝴蝶效應這個概念。

    那怎麼還對這次社會運動,強調規劃,目的性的成功。
    你焉知這次臥軌社會運動就不能有蝴蝶效應?
    難道你還能事先算出蝴蝶效應的軌跡?

    你那本橡皮推翻了滿清,難道橡皮是有規劃,有理智的推翻了滿清?
    還是橡皮----「機警如蛇」了?


  • 橡皮泡沫當然不是有意識的。不過你的意思是社會運動要靠蝴蝶效應成功嗎?社會運動的效果如果還不如完全無關的事所發生的蝴蝶效應,那不是白白浪費力氣是什麼?弱勢可沒有力氣可以白白浪費

    普蘭可 於 2013/02/09 23:41 回覆

  • 訪客
  • 到底有沒有用?

    其實你自己給答案了



    明知發文的標題與內容會引起批評

    結果看來也的確是

    看文的人會因為這樣改變觀點嗎? 也不會

    為何還要發表這種標題與論點呢?



    自己不也給了自己一個反證

  • mtl
  • Ok,我在此的最後一篇了

    從版主覺得紅衫軍集會沒讓阿扁下台,沒達到目的就是沒用的活動,可以推測只有立竿見影的社運活動才得到版主的贊同,那臥軌應該被大大讚揚

    之前抗爭了幾個月,勞委會堅不撤告,2/5 號臥軌,隔不到一天勞委會開會就提個補助三成/六成/九成的止血方案出來,你不可能期待更立竿見影的社運了!

    或版主認為勞委會本來就選定 2/5 公布此補助方案,不臥軌也會提出,只是時機上巧合?

    祝各位新年發財
  • 紅衫軍有沒有達到其他目的?我很懷疑,譬如說主導者施明德在此後政治生命也沒有延長,而政府對人民的態度也沒有改善還惡化,不然就不會有現在的臥軌事件了,從這方面來說,顯然紅衫軍是反效果。

    我要求的不是立竿見影,是要有正效果,如果「包子吃十顆才會飽」,那是可接受的,但是不能根本就吃空氣還以為有飽。

    勞委會的補助方案,照政府組織的運作方式,不大可能一夜之間完成還送上去各級蓋章完可發布,所以我猜大概是先前搞的.....無論如何,這個方案我想大家都並不滿意。

    也祝大家新年快樂,包括希望這個問題在新年能夠解決。

    普蘭可 於 2013/02/10 00:32 回覆

  • David Kai-Chun Yang
  • 文章寫得很好,但我覺得去臥軌的人也沒錯!因為對某些議題的推動,不會只有一種方法或路徑;但這些不同的做法,是能相輔相成或互相制肘,不知道是智慧或命運的影響比較大?
  • lawuwu
  • 樓上別急,請看以下的報導:
    「勞委會5日舉行就業安定基金委員會議,決定依勞工年齡和經濟能力,給予3成、6成或9成的補貼,幫助勞工償還貸款,甚至有可能獲得百分百補貼。但全國關廠工人連線表示,因勞委會排富條款,並非人人適用,且堅決認為沒有必要還款,勞委會應該撤告,才會在蛋洗勞委會後,轉往台北車站臥軌。」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0206/162061.htm

    也就是,2月5日勞委會的補貼方案出爐之後,才出現臥軌事件。
  • lawuwu
  • 發的慢了,變樓樓上了!
  • mtl
  • 自己先掌嘴,我說是最後一篇,但被點名了,來而不往非禮也

    好吧,我時間點搞錯,但結論不變,為什麼? 一開始要求全額到願意補助三六九成,中間做過很多抗爭,包括去總統官邸丟大便,怎麼也不能說是文鬥,只是程度輕一點的武鬥

    沒有 pushback,勞委會為何要讓步? Case in point.
  • 史觀與羅輯無關
  • 版主史觀說的很好, 但如果命題中的"成功"定義與眾不同, 全文豈不是白寫了 ?
    也許很多人認為這個行動很成功呢.
  • 台灣窮小子
  • 引述-我的建議:
    「縮小打擊範圍」,同樣要衝撞,去包圍勞委會,民眾就不會反感(不關他們的事),但對勞委會壓力較大(反之,到總統府丟大便對勞委會無關痛癢)。「簡化主張」,說真的我關心這件事很久了,到現在都還沒有一句話可以馬上讓別人了解的口號,這樣訊息當然傳不出去。「結合大眾利益」,提出如文中所說的說帖

    說明:

    其實,如就三個戰術來說:

    「縮小打擊範圍」:首先,勞委會沒有權力不要唬我!一個沒有作戰指揮權?有什麼好打擊呢?不過是,浪費您們的優勢-頭腦!

    「簡化主張」?這個更好玩!滿嘴:Stupid of history and culture,哪來的作戰目標呢?旦布衣也不怪版主:因為,您沒背過喔!?

    「簡化」一詞,不相關於歷史,文化與哲學
    !簡單來說:Stupid of history and culture is hypocritical!

    現在是農曆春節,那也應景一回:
    「簡化」是:奉天承運,媽祖詔曰,終結歷史,騰籠換鳥!

    「結合大眾利益」:這個也有趣!不外乎是聯合作戰,當然,也不相關於歷史,文化與哲學,哪個蛋頭告訴您呢?

    美國國防部,如果依照:Stupid of history and culture is hypocritical!
    早在全球冷戰時期就給北極熊給吞了?

    是以,您說說看:如何聯合呢?沒關係!說說看!
    布衣瞄完北國天篷後,再來細讀版主的Idea?

    最後是:臥軌是笑話,矯情自擾之!
    特別是,國家先墊付的款項,本來就應該追回!
    那為什麼一而二再而三發生捲款潛逃,禍留勞工呢?
    其實就是:Stupid of history and culture is hypocritical!

    重點是甚麼呢?
  • 這三個主張都不是我個人發想,而是截取自歷史上各種行動(含社會運動以外的如戰爭等)成功的智慧,所以當然跟歷史有關囉。結合大眾利益的說帖本文之中已提出。

    Culture is hypocritical來自於Stupid of history,若大眾熟知歷史,就會知道,政府本來就會一直擺爛,所以必須隨時緊盯著它。大眾現在以為「萬能政府」什麼都靠它就好,所以有「順民心態」:對政府很少批評,反而認為抗爭者「破壞社會秩序」。

    去罵他們冷漠是沒用的,大眾不是真的冷血,冷漠來自無知,用我們的觀點想去說服他們也是沒用的,要用他們的語言去溝通才行。

    普蘭可 於 2013/02/10 12:13 回覆

  • 台灣窮小子
  • 引述:

    一,這三個主張都不是我個人發想,而是截取自歷史上各種行動(含社會運動以外的如戰爭等)成功的智慧,所以當然跟歷史有關囉。結合大眾利益的說帖本文之中已提出。
    Culture is hypocritical來自於Stupid of history!

    說明:成功的智慧是來自我們頭腦,不是歷史與文化!
    有句話,好像是這麼說:
    將聽吾計,用之必勝,留之﹔將不聽吾計,用之必敗,去之。
    計利而聽,乃為之勢,以佐其外。勢者,因利而制權也。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之,強而避之,怒而撓之,卑而驕之,佚而勞之,親而離之,攻其不備,出其不意。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無算乎﹗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

    如有疑問?去問林中斌或陳一新先生!費鴻波上將,楊念祖先生,等好人,也很清楚!不然,寫信去問中國張懷連先生!
    不然,美國穆倫將軍,也可以請益?旦您要問得好!不然,會挨罵!

    謝謝!

    若大眾熟知歷史,就會知道,政府本來就會一直擺爛,所以必須隨時緊盯著它。

    說明:哪個台灣人不熟知頑固的歷史與文化呢?除非,布衣的眼睛糊到xxx,重點是甚麼呢?就是台灣人的因循苟且,逢上欺下,愛捧LP,才造成中央政府"靡爛"!當然,中共不要笑!更離譜!熟知歷史與文化的最高戰略原則是藐視!如果,還有納悶?還是先去問林中斌或陳一新先生!費鴻波上將,楊念祖先生等好人,也很清楚!不然,寫信去問中國張懷連先生!問其它蛋頭,難怪腦筋轉不過來!?

    大眾現在以為「萬能政府」什麼都靠它就好,所以有「順民心態」:對政府很少批評,反而認為抗爭者「破壞社會秩序」。
    說明:這個欠著!先記在牆壁上!待布衣先背完洪榮一先生的說明再來解決!因為這類扯上左蠢!

    去罵他們冷漠是沒用的,大眾不是真的冷血,冷漠來自無知,用我們的觀點想去說服他們也是沒用的,要用他們的語言去溝通才行。

    說明:說服一詞是存在於強權政治,這就是您的戰術錯誤!
    多少人賭爛,您應該很清楚!如果,您有深入背歷史與文化?
    再則,民眾不是無知與冷血!重點是翻來覆去就是古老的歷史與文化欲強行說服?布衣,蛋疼幾十年,又豈能怨責民眾呢?
    重點是說明!
    與中央政府"敢不敢"把破壞國家經濟安全,顛覆社會穩定的捲款潛逃抓回來?
    民眾的語言就是說明,而不是,以古老的歷史與文化欲強行說服!
    民眾的語言就是行動,而不是,古老的歷史與文化的矯情!

    版主想一想:
    放眼全球,有哪一類敢破壞國家經濟安全,顛覆社會穩定呢?
    布衣說有!您說呢?聽說古巴監獄的生活是天堂?
  • 訪客
  • 與其發動這種勞師動眾事後船過水無痕的活動,每天輪流幾個人到勞委會(台北市大同區延平北路2段83號9樓)門口站崗,他們上班就重覆陳情,媒體不報導,就自備隱藏攝影機,等官員被纏到不耐煩,口出惡言,就把他們的惡行錄起來,網路張貼,這種辦法動員壓力小,卻對他們更能造成直接壓力,又更能引起民眾聲援,有沒有試過?沒有吧。

    這樣不會引起負面評論嗎? 你把人搞煩了,打人了,罵髒話了,跟狗仔有何不同?
    這跟臥軌造成大家不便有何不同?勞委會還是可以跟親政府媒體說就是這些惡質勞工設下卑劣圈套讓我們失態,還是會引起社會反面評論。

    就目的而言,搞臭勞委會真的能有改善嗎?(如果能成功)他還是可以相應不理,或是把當事人記過處分就好。 目的還是沒有達到。另一個觀點:你有看過佔據立法院前面的台獨份子嗎? 每天都在那裡但是有人理嗎?

    實務上,他們住在苗栗,你要他們怎麼每天派個人來?



  • 不同在於,針對的是政府官員,沒有損害民眾的權益,所以民眾不會起來反對你,抗爭要縮小範圍到只針對政府相關單位,不「濫殺無辜」。

    臥軌行動中很多也是來幫忙的,不是勞工本身,其中很多台北人,為何不能去站崗?

    普蘭可 於 2013/02/10 23:33 回覆

  • 訪客
  • 北風吹了十次失敗,太陽接手成功,是北風的功勞還是太陽的功勞,並非無法分析。

    如何分析? 歷史的因果關係可以這麼簡單歸因? 就醫療而言,目前有很多研究數十年,但是因果關係都還不清楚的,幾十年前,數百個變因(還有你不知道的),當時社會規範與民眾心理,你怎麼可能釐清? 你的北風與太陽例子,完完全全不適用。
  • moocow
  • 可是勞工要的是政府認錯
    而不是想要推翻政府...
  • 訪客
  • 要在提去包圍勞委會...拜託google一下好嗎?你真的以為自己很聰明而已,別人都想不到「去包圍勞委會」這招?連總統官邸都包圍過了還在那裡「去包圍勞委會」
  • 我前面早說明過為何包圍總統府丟大便這類的行動沒有用了。

    普蘭可 於 2013/02/10 23:24 回覆

  • Kameisan
  • 我沒說孫文成功了。但那是一個決定起來衝撞的人。

    不過看到如今還有對於政府的錯誤不加以攻擊批評,反而對無辜苦難民眾說風涼話的所謂知識份子,某種程度我也認為很多先烈白白犧牲了。



  • 孫文的衝撞是失敗透頂,如果希望社運成功,就不應讓無辜的苦難民眾變成林覺民,白白犧牲,這種作為只是在增加他們的苦難。

    至於政府,我早八百年前就就在批評政府了。

    普蘭可 於 2013/02/10 23:28 回覆

  • 訪客
  • 板主的兩篇文跟回應我都看過一遍了
    有個邏輯上的矛盾我真的不吐不快
    板主一方面將台灣環境比做19世紀的美國,認為社會普遍保守,所以應該慢慢來,不宜用這麼激烈的方式
    但另一方面又拿歐洲的快閃來比喻。人家已經衝撞過許久才有這種容忍社運的背景,也正因為不像19世紀的美國,大眾思維都不一樣了所以像快閃這種溫和的方式才有可能成功。
    一方面說台灣像19世紀美國,一方面又說我們應該參照人權思想都已經健全的歐洲行動......
    我真的不知道板主想幹嘛,批評的時候拿19世紀美國來舉例,舉方法的時候卻拿20、21世紀的歐洲來舉例

    還有,恕小輩愚昧沒聽過什麼革命史觀。先前回應裡有人說過改革是漸進而成的我也深表贊同,世事本來大多都是慢慢演進的,少有一蹴可幾的事情。然而板主對這類說法卻只是一句革命史觀就打發掉也不給個詳細的說法,坦白講我無法服氣
  • 我認為快閃可以成功的主因是科技、網路與電子媒體的發達,台灣社會很保守,但科技與全球是一致的。

    我也贊同改革是漸進累積到一個臨界點才有大突破,只是不是任何行動都有累積,我的看法是「北風與太陽」,持續太陽行動可漸進而成,持續北風行動則反會造成反效果,離目標越來越遠。

    普蘭可 於 2013/02/10 23:29 回覆

  • 訪客
  • 還有,現在的台灣既不是19世紀的美國也不是現今的歐洲。
    現在抗爭即使激烈點也難以想像政府會派軍隊出來殺人,而且資訊傳播方式跟現在比起也不同了。
    台灣跟那時的美國最多只是類似,而不是完全一樣
    歷史不可能重演

    順帶一說,那些只會作在電視機面前看新聞而又不上網找資訊的,打一開始就不會是勞工運動的支持者,不管做什麼都難以改變他們的想法。商人在行銷商品時都不會妄想能佔據所有客層的顧客了,何況社會運動。
  • 社會運動與商業的根本不同在於,商業電視台只要收視率10%就是收視冠軍,社會運動若只有10%人支持則無法成功,社會運動一定要爭取大眾支持,商人行銷產品則只要找到利基市場亦可獲利,兩者是有很大差別的。

    普蘭可 於 2013/02/10 23:30 回覆

  • 台灣窮小子
  • 不可否認,天助自助者一詞,大抵和有志者事竟成與人定勝天,同列歷史鬼話!
    有問題,先去問倪匡!他說得最多!因為很簡單!不會比應用物理難!

    話說,天助自助與臥軌有甚麼關係呢?布衣以一個老範例來說明:
    當年,中央政府曾經"無息貸款"給農民!但是,"農民真的有還錢給國家!"
    如果沒有背錯?還款比率高達98%!
    中央政府(天助)農民,讓農民拿到錢買種子買肥料;
    卡打拼掙錢(自助),掙了錢把錢還給國家!
    不相關於歷史,文化與哲學!因為"台灣農民是最守信用!"

    就以版主普蘭可的建議來解析:
    一,縮小作戰;勞委會行文至行政院:暫緩執行!不要騙我說:沒有暫緩執行這個名詞!
    二,全球通輯:中央調查局,會同外交部,國家安全局,財政部,以司法起訴(破壞國家經濟安全與破壞社會穩定)捲款潛逃的投機份子;
    布衣不相信,美國與中國財政部與司法部,不幫忙!?
    三,終結說服:國家借錢給您們還是要還,怎麼還?坐下來談,有話大家說!
    有委曲!中央調查局,會同,外交部國家安全局全面出擊來幫忙!

    就是少捨Stupid of history and culture!這才是天助自助!
  • 過路客
  • 板主:
    看過您的文章,讓我開始思考「理性」與「感性」的問題。
    我個人認為做任何事太理性,會變得冷酷、無法關懷、體諒他人;
    相反的,太過感性,缺乏智慧判斷,沒有顧到旁邊的因緣,滿腔的熱血,會大打折扣(就好像您在《像皮推翻了滿清》中「「出包」烈士與女俠」一文中提到的例子)。
    個人覺得歷史可以協助現代人找到做人處事的依據,
    用「理性」與「感性」來看待歷史,
    很多事情或許可以找到出路……
    (一點心得和板主分享~~
    很開心能路過此地!)
  • 您的見解正是我寫《橡皮》一書想與讀者分享的^^

    普蘭可 於 2013/02/13 21:30 回覆

  • @Be
  • 藍先先此文,優點是容納不同見解。
    於是乎,我也來提個不同見解。

    藍先先此文,缺點在曲解歷史,兩大謬誤,社運者不可不察。

    其一,讓人們能放下歧視,彼此同理,就叫做「仁」;把人民的利益整合起來,就叫做「義」。

    藍先生文中嚮往的四川保路運動,正好就是「仁義」而成功。

    梁惠王如果不理孟子,怎麼可能讓他活著離開,還把對話記錄下來,讓我們看得見「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

    其二,百萬紅潮反貪倒扁運動,我是參與者之一。此真仁義之師也。非暴力,不合作,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對方雖然不回應,也始終持守非暴力不合作原則,平靜落幕。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而能不發,這中間的智慧,不是量小之人,可以測度的。

    人的政治生命,不是看在舞台上多久而決定的。施先生離開政治舞台,已有數年,但是仍然在做很好的事,但是沒有透過主流媒體張揚罷了。

    也祝福藍先生和所有看到這行字的人,心量廣大,行仁義就說仁義,沒什麼好怕的。
  • aaa
  • 樓上看的文謅謅,看了就倒彈,容人吐嘈一下

    馮什麼把"義"整合起來,和利益就相通~!

    明明就有更佳傳達的詞"利益",在那咬文嚼字,也許在詩文中很有境意,但在說正經事時,是否淺顯易懂才是重點不是???

    我要扭曲解釋,勞工要對老闆有"義氣",加點班讓老闆可以賺更多,讓老闆可以擴充更多產能,進而佳惠員工。

    前半段台灣慣老闆把這理由用的很開心,都是餿梗,後半段呢??

    要顯現中華文字五千年的美,請另僻戰場~黑道也很講義氣,把"義"實踐最撤底的,看看下場......

    紅杉軍就別拿來說嘴了,成龍當時所說的話,我現在想想其實也滿玩味的
  • 史生
  • 我覺得板主讀歷史真的是半吊子,可又偏好強不知以為知,
    清廷覆亡的原因在板主筆下真的是好簡單...
    其實有高中以上歷史知識水平都知道,
    科舉廢止才是中上階層的士紳對清廷離心離德的根源,
    保路運動是其後的小波瀾罷了。
    板主為了否定革命的影響力,真的是就給大家信口胡謅了。
  • 滿清覆亡的原因一點都不簡單,我為此寫了17萬字,科舉是其中原因之一,我在書中亦有提到,但是科舉的因素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要了解整個大時代變遷全貌,請參考《橡皮推翻了滿清》

    普蘭可 於 2013/02/13 21:32 回覆

  • 讀者
  • 讀完橡皮推翻了滿清
    大呼過癮
    緊接著又去看了一代宗師
    別有一番趣味
    不知藍大大有沒有考慮寫一下一代宗師影評~


    想建議發行橡皮推翻了滿清epub版本
    盜版問題是絕對會有的
    但這是趨勢
    在ipad上讀書可以立馬畫線 作筆記
    筆記超好整理
    不用折書角翻來翻去
  • 多謝建議,我會跟出版社反應的^^

    普蘭可 於 2013/02/14 13:07 回覆

  • 訪客
  • 其實按照陰謀論的觀點,
    個人都要懷疑是不是一開始在臥軌活動的策劃者裡頭,
    就混進了什麼臥底啊工賊啊之類的……(搖頭)

    癱瘓車站可是妨害到了公眾利益,這和挾持人質是差不多的思路,
    若是碰上了很缺德的當權者,
    直接利用這一點趁機在一般民眾之中煽動負面意見……等氣集的差不多,
    然後說不定哪次就假借「恢復秩序」的大旗子直接鎮壓下去了……

    說實在的,這件事情原本幾乎所有的意見都會站在同情勞工的一方,
    為了要向政府機構發聲,在網路時代集氣造勢什麼的應該都不難吧?
    為什麼要弄到如今這樣?真是不懂啊……

    民族國家的界限早就淡了,街頭鬥爭政治的時代也早就過時了,
    話說社會運動的手段,是不是也該與時俱進呢?
  • 同感,社會運動的手段是該跟上時代,20年前苦行、靜坐、丟雞蛋、灑冥紙、丟大便,現在還是這樣,1996年就在臥軌,現在還在臥軌,科技都已經發展到21世紀,主事者應該多加善用科技的優勢,抗爭也是要創新的

    普蘭可 於 2013/02/14 21:39 回覆

  • saussage
  • 版主所言, 就如同當年林義雄,苦行反核四,附和者寡 ;直到311日本核災,關切到共同利益,馬上一呼百諾.
  • Old.B
  • 這麼說,孫文的革命完全失敗,那把起義全部拿掉,各省要響應啥?搶救雷恩大兵,坦克根本不是他毀掉,但如果之前不在橋頭做抵抗,等的到飛機來嗎?台灣民主化主要靠李登輝,那把黨外全部拿掉,李登輝幹的起來嗎?我認為你完全小看起頭的作用。手中握有權力者,可以利用這些起頭者創造利益。
  • 各省響應的武昌起義(2000人),與孫文的革命活動無關,是意外造成的兵變,武昌起義其中固然有革命黨參與,但是並非革命黨所策動,因為當時共進會與文學社高層大多已被捕。

    武昌起義只是插花,並非起頭,起頭的是是先前四川發生規模更大的保路運動(20萬人)。

    普蘭可 於 2013/02/18 02:06 回覆

  • uu
  • 不好意思叉開個話題
    近年來網路上常見醫生或醫學系學生抱怨健保制度不合理, 遲早崩壞. 他們描述的後果往往很恐怖, 例如以後都找不到醫生開刀之類的. 這似乎符合您說的, 訴求全民利益一致, 同仇敵慨. 但似乎效果不彰, 為什麼呢?
  • 我想有幾個原因,一是網路能接觸到的族群仍然是有限的,多數民眾還沒接觸到這樣的訊息,二是現在看病還很方便,民眾沒有切身感受到利益受損,三是,許多這些文章並未站在民眾的立場,民眾較難接受

    普蘭可 於 2013/02/18 02:03 回覆

  • Jerry
  • 先說結論
    基本上,臥軌這項行為的確不是好主意,支持版主反對論點。

    不過整件事件,個人認為太過專注於臥軌這件事情上面
    整件事情應該拆分,臥軌以及訴求

    而且後者,更應該有探討價值(包含政府行為)
    然而,我們卻過度專注前者
    若有後者較為深入的探討文章,還請介紹
    謝謝
  • 悄悄話
  • tse
  • 今天才留感言,不知版主是否看到…

    版主提到的策略如果可以廣為社運者采納就太好了,遠東的社運一向缺乏策略,往往也為了"保持運動的純潔性"或者"不想被政治操作"而孤立地運作,所以成效一向不彰。
    相對來說,西方,特別是近年反對商業霸業/環保的策略愈來愈高明,最終成為一大政治勢力,不少綠黨(環保黨)都成為重要的少數票。
    可是,有幾點很想補充的…

    暴力雖然不太好(笑),但有時在一些"未見棺材不流眼淚"的施政者心目中,倒有一些警惕作用。由新芬黨到茶黨,雖然我不盡然認同他們的政治主張,但很遺憾地,對一些無感的施政者來說,潛在他們頭上的一把劍才是他們考慮的原因。

    在香港,示威很和平理性(因為和平理性要爭取中產階段支持),但由2003年開始後,政府用了更多的厚顏與無恥,近年是完全無視了,無論幾萬還是幾十萬人上街也無反應。(這點與台灣紅衫軍<與泰國紅衫軍分別>相似)所以現時香港的社運也愈來愈激烈(不過,所謂激烈也只是搖搖路障罷了。) 但也愈來愈無作用…

    這點,我相信更重要的原因是: 共產黨在背後的操作。在香港或在台灣,社運中真的不可以無視這個因素。西方社會比較多自顧自的,不用太擔心被強鄰虎視,也不用太擔心甚麼中央政府的感覺云云…

    另一面,香港的倒梁運動其實是有相當人不喜歡的。每年七一都有人支持有人反對,不過大概是6:2:2(支持/無感/反對)所以不太感覺到。而很無奈地,香港的中產關心樓價升跌多於勞工權益、自由民主、清廉法治……因此特區政府自2003年實行了刺激樓價政策後,社會中堅們都不再出聲,可以說,整個社會都讓政府收買了(笑)。實在(香港的前景)不妙之至。

    以香港經驗來說,自倒董倒曾倒梁等等經驗來說,不乏是由最初小貓三四隻的組織開始運作,其實他們的方法也無效益之至,不過慢慢在社會中開花結果,例如最近反國民教育的學民思潮,有些時候真的急不來,無效的方法讓社會試過再試過,才會懂怎樣走才有效… (最開始他們只懂放街站,後來漸漸懂得與傳媒打交道,再有吸收不同策略…)

    而且,能力愈大責任愈大,希望版主可以寫更多文,刺激思維。
  • 做任何事都要有策略,做越困難的事,要越懂策略,希望這個觀念能在社運界推廣開來

    普蘭可 於 2013/06/25 03: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