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文章原本刊載於想想論壇,此處為純文字版,完整圖文版請至想想論壇閱覽)

 

前回提到伯哥因計畫率領加拿大部隊由北往南,奪取泰孔德羅加要塞後,繼續沿哈德遜河往下游進攻,切斷殖民地截斷,孤立新英格蘭地區,雖然他已經得知郝將軍很可能會率軍攻打費城,不北進支援他的作戰,但是伯哥因仍然信心滿滿,甚至跟朋友打賭50基尼(當時的金幣)一年內就會大獲全勝。

一開始果然大獲全勝,當伯哥因大軍來到泰孔德羅加要塞旁,大陸軍的民兵指揮官竟然放棄防守要塞旁重要的制高點,導致伯哥因於高地上放列大砲後,民兵只能倉皇逃離,在撤退的過程中,伯哥因的部隊一路緊追,雙方打了三次追擊戰,民兵損失都遠比英軍高,當民兵退守哈德遜河畔的愛德華堡,伯哥因寫信回國內,宣傳他的出師大捷。

緊接著,伯哥因的下個目標正是愛德華堡,他選擇直接朝向愛德華堡的羊腸小徑進軍,這個決定引起後世歷史學家們的好奇,因為在戰前,伯哥因老早就預言這條小路極可能遭到敵軍破壞而寸步難行,伯哥因認為更好的路線是回師泰孔德羅加,從那邊走水路,轉入喬治湖,因為從喬治湖底端的喬治堡前往愛德華堡的道路較易進軍。

但是伯哥因實際進軍時卻搞「此一時,彼一時也」,走上他認為容易被破壞的道路,這到底是什麼原因?許多歷史學者認為這又是政治考量作怪,伯哥因當時將總部設置在一位當地的保王黨菲利普‧史金(Philip Skene)家中,菲利普‧史金認為大軍由小路進軍,可拓寬道路,對他的產業有絕大幫助,於是積極慫恿直線前進;伯哥因則認為,才剛宣傳大勝,若是回師,可能會被抹黑是敗退,於是改變了自己戰前的進軍路線選擇。

伯哥因的政治考量果然讓他付出代價,當大陸軍的舒勒將軍來到前線,立即下令進行全面破壞,民兵又發揮了最擅長的「工兵作戰」,除了把沿路的橋樑全數拆毀,還把小溪築壩攔成小湖,這些原本就習於伐木砍柴的民兵,把沿途所有大樹都砍倒落在路上,熟練的民兵只消沒幾下工夫就能砍倒一棵樹,但英軍要移開樹木卻非常困難,在這樣的全面阻撓下,伯哥因前進的速度比蝸牛還慢。

最致命的是,舒勒還採取焦土策略,把附近所有村莊的資源都先搶掠一空,當初伯哥因自加拿大出兵時,由於一時沒辦法籌集那麼多運輸用的板車與馱獸,伯哥因大軍攜帶的後勤物資原本就有所不足,現在又卡在無法取得補給的荒野間,每延遲一天,大軍的糧草也就少了一份。

屋漏偏逢連夜雨,伯哥因的大軍以印地安人為前鋒,作為斥候,但這些印地安人本來就與白人長期衝突,進軍時他們開始不分保王黨還是獨立派的劫掠村莊,其中有位在地方上頗受歡迎的保王黨珍‧麥可利亞(Jane McCrea)竟也被殺害剝下頭皮,事後伯哥因本要嚴厲斥責印地安人,卻又怕他們倒戈而作罷,於是整個事件成了相當嚴重的負面宣傳,民兵大肆宣傳這起悲劇,導致許多保王黨倒戈加入反對陣營。

在舒勒的阻撓下,短短20哩路走了5天,伯哥因的糧草已經降到了危險的低點,此時他又接到郝將軍來信,明確表明不會北進支援,伯哥因於是派出分支部隊,前往附近搜括糧草、馬匹與馱獸。

對伯哥因來說,最不幸的是,他渾然不知邦克丘的英雄約翰‧史塔克正在附近。

當初史塔克在邦克丘戰役中,守住海濱讓郝將軍付出慘痛傷亡,之後參與加拿大遠征,回來後又趕著與華盛頓會合,並參與了特雷頓兩次反攻,不過事後他卻對大陸軍的升遷大有意見,他看不慣許多他認為不值得升遷的人都被升上高級軍官,甚至是高於他的職位,於是就拂袖而去,回到新罕布夏州的故鄉。

當戰事逼近,新罕布夏授予地(日後的佛蒙特州)向新罕布夏州求援,史塔克受到州議會重用,6天內就組織一股上千人的民兵,當時大陸軍的班傑明‧林肯將軍想要把史塔克的部隊納入指揮,不過當初班傑明‧林肯正好是史塔克看不慣升職的人之一,於是史塔克斷然拒絕,最後反而是林肯從舒勒手下撥了人手加入史塔克麾下。

英軍的搜括部隊由腓特烈‧鮑(Friedrich Baum)率領,主要是德裔龍騎兵傭兵,以及部分加拿大民兵部隊、一些英軍的狙擊手,以及上百人的保王黨民兵,當他一路搜括物資,直到遇上史塔克的斥候民兵小隊時,本來還不以為意,以為民兵會看到他的大隊人馬就逃之夭夭,等到他發現民兵有上千人的時候才發現大勢不妙,連忙向伯哥因求援,同時趕緊建立野戰防禦工事。

雙方在班寧頓(Bennington)附近各佔據高地紮營,這天戰場上下大雨,讓雙方都無法大規模行動,伯哥因派了550人馳援腓特烈‧鮑,此外又有約100人的保王黨前來會合;而史塔克這邊,也有附近民兵與印地安人加入,使他麾下兵力達近2000人,而另外還有大陸軍的賽斯‧華納(Seth Warner)350人趕來支援。

史塔克派出大量部隊潛伏到英軍兩側。由於腓特烈‧鮑的部下的德裔傭兵聽不懂英語,英軍與他們約定:只要看到帽子上別了一張白紙的就是保王黨,不要開槍。這個「口令」馬上被史塔克的部下偷聽到了,於是在潛伏的過程中都在帽子上別上白紙,果然騙過德裔傭兵。

腓特烈‧鮑不但沒有察覺史塔克的行動,當他看到民兵往樹林移動,還以為他們溜之大吉了呢!不料下午三點,民兵突然發動猛烈攻擊,腓特烈‧鮑才震驚的發現已經被團團包圍。

就在全面出擊的前一刻,史塔克召集部下,豪氣干雲的說:「那就是你們的敵人!那些紅衫軍(穿紅外套的英軍)與保王黨,我們一定會戰勝他們,不然莫莉‧史塔克就是個寡婦!」

莫莉‧史塔克正是約翰‧史塔克的老婆。

史塔克形容當時民兵的火力旺盛「是我所見過最猛烈的攻擊,有如轟雷連連不絕」,英軍方面的保王黨、加拿大民兵與印地安人不支,紛紛逃走或投降,一時間德裔傭兵被困在陣地所在的高地上,他們的彈藥車還被民兵一槍打中而爆炸,在全無彈藥的情況下,腓特烈‧鮑率領仍奮戰不懈的德裔傭兵以刺刀衝鋒,卻遭民兵亂槍擊斃,而德裔傭兵失去指揮官之後,也全數投降。

就在史塔克忙著受降之際,伯哥因派來的援軍海因里希‧馮‧布萊曼(Heinrich von Breymann)部隊抵達戰場,這批部隊也是以德裔傭兵為主,他對史塔克發動猛攻時,大陸軍的賽斯‧華納也剛好抵達,與史塔克部隊前後夾攻布萊曼,布萊曼只能狼狽不堪的撤退,又損失了上百位士兵。

史塔克的奮戰對伯哥因來說是一次毀滅性的打擊,在此役中英軍有200多人陣亡,高達700人被俘,總共損失近千人,而且其中大部分都是戰鬥力最強的德裔傭兵,腓特烈‧鮑陣亡,而伯哥因所殷殷期待的搜括物資,也化為烏有。此外更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影響,由於伯哥因對先前印地安人殺害珍‧麥可利亞已經頗有微詞,班寧頓戰役中印地安人又逃走,讓他更是不悅,因此雖然印地安人也陣亡80幾人,伯哥因卻一點表示都沒有,深覺被「把你們當人看」的印地安各部落一怒之下全數離開,讓他有如失去耳目。

伯哥因瞬間嘗到從天堂掉到地獄的痛苦,不久前他還連戰連勝,意氣風發呢!轉眼間四面楚歌,但他還擁有7000人兵力,尚可做最後一搏。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馬蝗
  • 深覺被「把你們當人看」的印地安各部落一怒之下全數離開,讓他有如失去耳目。

    可惡,拿我的梗

    嘻嘻

    板大,開開玩笑
    看到此句,會心一笑
  • nononomax
  • 二十在哪?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