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法國政治經濟學家季‧索爾孟(GUY SORMAN)來台演講……你問他是誰?台灣還是蠻重視頭銜,在此就先把他的頭銜簡單列一下:巴黎政治學院政治學博士,韓國前總統李明博全球事務顧問、美國華爾街日報、城市論壇、法國費加洛雜誌等各大媒體專欄作家……

當天,索爾孟提出很多重要觀念,都與台灣未來如何再造習習相關,但是演講結束後,隔日看到一則新聞報導,竟寫成索爾孟好像只是來聲援阿扁,其他新聞雖也只寫了一些皮毛,主要內容都沒提到,所以興起了寫這篇文章的念頭。

法國是個很矛盾的國家,縱看法國歷史,大概一直在幹所有最蠢的事,譬如說支持美國獨立結果害自己財政破產鬧出法國大革命,革命了老半天還是「悲慘世界」,稍後皇帝親征到被抓,普法戰敗後,為了想抵制德國拿賠款實現金本位,於是到處防堵,結果世界銀價大跌,各國紛紛金本位,最後連法國自己也得跟進宣布金本位,更不用說常常在打「上一場戰爭」,一戰後建造的馬其諾防線,成為人類史上最大軍事笑話,這些法國的蠢事可以說上一整年都說不完……如果有人竟然想學法國,那一定是腦袋有問題……這離題了。

但是法國卻同時專門出各種不世出的大師,上面說到了雨果的作品,雨果就是了不起的文學大師,在歷史界,還有年鑑學派的大宗師費爾南‧布勞岱爾,這次來台的索爾孟也算是一個,他們往往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研究與思考的範圍特別廣博,因此不只是知識上的研究,還結晶出超凡的智慧,也都有另一個共通點:就是罵法國罵得特別兇XD……或許就是因為法國太爛,所以才蘊育出這些思想巨人?

噢,對了,講法國的壞話不算對索爾孟不敬,引用文壇老前輩司馬文武先生所言:「如果要索爾孟談法國,那罵起來才真是精彩絕倫。」可惜這次只在Q&A時間中有人驚鴻一瞥的稍微問到法國政策,所以沒機會聽索爾孟開砲。

索爾孟不僅是飽學之士,也擅長演講,話說他全程以法語演說,我很慚愧的一個字都聽不懂,但是他在語氣抑揚頓挫間的掌握,可以在聽眾根本聽不懂的狀況下還吸引聽眾的注意力,直到口譯出來才頓然明白其頓挫的用意,而哄堂大笑,功力可說上乘了。

我雖然只是個台灣的小小作者,不過演講機會還算不少,講了幾十場下來對演講也「略懂」一些,像索爾孟這樣的演講專家,開場往往會先來一些「在地化」的開場白,讓聽眾感覺親切,於是他談了扁案,說民主國家把前總統關起來似乎不大妥當,不過他也馬上強調,他只是以一個局外人的角度,他並不知道詳細內情,也並不想影響台灣的政治,這個話題就這樣結束,大概不到兩分鐘。

索爾孟大概沒想到這個開場白在一則新聞裡頭竟變成是全部……

那麼索爾孟演講真正的重點為何?我因為沒有做筆記,所以可能小地方有所出入,但他提出三個主要的講題:

一是民主自由,關於民主,索爾孟說,世人往往會問民主制度是否比較有經濟效率,但是他認為這個問題是不對的,有更根本的問題,那就是:人民是不是要民主的生活方式,而他認為答案是肯定的。因此民主是超越經濟效率的,根本無需問民主是否比較有經濟效率這個問題。不愧是大師,提出釜底抽薪的見解。

不過這部分我有一點點小小不同意,因為這樣說,可能有人會誤解為民主真的比較沒效率。其實就我對歷史及戰史的研究,民主式的組織往往較有效率,而威權式的組織表面上乍看來似乎有效率,但是實際的總體效率卻極度低落……這要談起來三天三夜講不完,就先打住。


二是自由市場,索爾孟闡述自由市場對人類的貢獻之大,讓人類生活富有、長壽,不過由於自由市場建立在創新之上,難免有波動,但更大危機在於,國家採取錯誤方式因應,索爾孟指出人們每當發生經濟問題,直覺的想法就是要關閉大門,把外國勞力與外來產品都關在門外,但這樣只會造成經濟更蕭條。

身為法國總統顧問和南韓總統李明博的顧問,他提到2008年的全球經濟危機,指出當時G20的主席南韓總統,成功說服各大國繼續推行自由經濟體制,是個很好的處理方式,讓經濟沒有崩壞、安然度過危機。

這部分的主張我深深同意,台灣因為經濟結構的問題,很多經濟左派的論述出現反市場的傾向,但其實這些論點是對市場原理了解不夠產生的誤讀,台灣多數經濟問題來自於市場受非經濟因素影響而不完全自由,造成問題的是不自由的部分造成的市場失靈,而非自由市場的問題。


三是社會公平,索爾孟指出,社會公平並不是劫富濟貧,長久以來人類的歷史已經證明劫富濟貧式的做法只會造成更貧窮,所謂的公平不是齊頭式的平等,而是機會的平等,每個人都有同等的機會,才是真公平,而非每個人有同樣的結果。這點也是真知灼見。


索爾孟來台多次,也很喜歡台灣,他提到他的書都在台灣出版,但讀者有數百萬人,都不在台灣,因為他的書被中國盜版,結果出版社一毛錢也拿不到,他在演講中感謝出版社還願意為他出書。

索爾孟也提到了他眼中台灣的年輕人與法國、中國的不同,他說,以前曾參加許多台灣年輕人的各種活動,其中台灣年輕人給他的印象是,每個人都在談創業,但若在法國,人人都只想考公務員。

在Q&A時間中,提問者告訴索爾孟,現在台灣的年輕人跟他當初觀察的不一樣了,現在很多年輕人也只想考公務員。索爾孟說,若一個國家的年輕人都只想當公務員,那國家一定會滅亡,他說法國就是這樣「吃老本」,接下來將無可挽回,他說,如果台灣的年輕人變得只想考公務員,那麼,表示政府的總體政策不鼓勵年輕人創業、就業。那該怎麼辦?

索爾孟說:那表示應該換一個政府。

這句話譯文一出,全場大笑,很有趣的是,這點連自由時報都沒有報導。

那台灣跟中國的比較呢?索爾孟說,台灣年輕人想的是「創業」,但中國年輕人想的是「致富」,這是最大的不同,不得不佩服,真是一針見血。

索爾孟說明創業跟致富的不同,創業的確也可能致富,但是更是為了完成自己的志業、理想,台灣人為了這個而奮鬥;中國人則不同,為了致富,什麼都可以做,而在中國,致富最快的路線是官商勾結,因此中國年輕人想的都是如何套關係,如何進入統治體系,這種文化使中國成為貪腐的溫床。

為了理想而奮鬥者,有所不為,為了致富而奮鬥者,無所不為。許多抱持中國觀念的人常會說台灣年輕人沒有競爭力,其「沒競爭力」指的是並非台灣人外文能力或國際視野輸給中國人的這種競爭力,而是說台灣人不像中國人那樣「什麼都肯做」,這種觀念是很危險的,一個企業、社會之中,若人人無所不為,互相爭來鬥去,其結果是全部倒台,我不認同這是一種競爭力。

關於環保與經濟的議題,索爾孟一樣給了釜底抽薪式的回答,他說,其實人類的活動沒有任何一樣是完全環保的,所以問題不在於環保與經濟的對立,而是環保與經濟需一體考量,對環境的破壞是多少,又是誰得利,這樣的得失經不經濟,從這樣的角度來考量。

索爾孟的主張,可說類似「環保經濟學」,事實上,環保也是經濟的一環,譬如說,如果環境污染嚴重,人人賺了錢,都想馬上移民離開台灣,人才錢財通通外流,那台灣的經濟可能會好嗎?這是很明顯的道理。

索爾孟也談到歐洲。台灣不知為何對歐洲抱著一種看笑話心態,出一點小事就酸個不停,老是說歐債問題來了歐洲要倒了,或說歐豬討債台灣勤勞,但這種觀點恐怕是根本不了解歐洲與歐元的本質,所產生的夜郎自大心態。

索爾孟講的很簡單,但很清楚:歐元的體質是很堅強的,而歐盟各國,雖然免不了吵吵鬧鬧,但他們都深知歐元的重要性,在真正緊要關頭,均會攜手穩定歐元,不會讓歐元任意崩潰,索爾孟也指出歐元是由世界最佳的歐洲央行來做調控,並且實際上一直是很穩定的貨幣。

歐洲央行是否世界最佳,這點我有點不同意見,因為我認為歐洲央行太過保守,不過歐洲央行是世界央行中獨立性與調控能力最大的央行之一,這點無庸置疑,而歐元是穩定強勢的貨幣,也同樣是事實。

本次演講由小英教育基金會主辦,Q&A時間中,有位先生並非原本受邀出席者,他本是參與同場地的其他會議,看到演講題目,有興趣而成為不速之客,主持的林全先生打趣說,這場演講是民主的,沒有受邀的聽講者也一樣能提問。當天其實多數提問也都很有水準,是一場相當成功的演講,小英本人也全程聽講,聽到重要處不時頻頻點頭同意。

當天也有許多記者全程聽講,並提出相當好的問題,索爾孟即席回答,其學識、智慧與幽默感都相當讓人佩服,不料隔天媒體報導卻簡短到不行,大概比較深入的報導要等週刊、月刊吧。許多人看了新聞,還以為索爾孟是來救扁的,或是覺得大師不過爾爾,那實在相當可惜。

這篇文章中所寫的,也沒能包括所有的演講內容,但希望提供一個一窺堂奧的窗口,以分享這個難得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mtl
  • 把自由市場當最高規臬,會傷害民主自由跟社會公平

    自由市場在國際層面的實踐就是去除關稅跟進口管制,讓產品跟資金自由流動,馬政府要搞的自由經濟區就是弄個小租界,裡面的稅比外面低,引進更多外勞,結果必定是企業更有錢了,但是對台灣人就業一點幫助都沒有,外勞甚至還成為租界外企業要脅台灣勞工的手段,看馬政府上任後替企業減了多少稅,企業是如何回饋台灣勞工的就知道了

    很多右派把政府徵稅跟"劫富濟貧"劃上等號,完全沒有民選政府平衡,強的就是更強,弱的將會更弱,私人慈善是沒有社會整體規劃跟來源不定的,富人只補助他看到及想做的部分,只能當小菜不能當主菜

    要讓民主自由長存,必須讓公民有基本知識,認清自己的權利義務,這點只能靠教育達成,如果沒有生養補助,經濟已經弱勢的家庭很可能犧牲子女的教育權去當童工,什麼都不知道的子女很難跳脫這種窮更窮輪迴,我還沒提減稅 trickle-down 經社會實驗後得益最多的是大老闆,低層勞工薪資是凍結的

    我也覺得大家都想當公務員是不正常現象,國家真正生產者是農漁工研,從無中創造價值,公務員只是分配者,太多分配者沒有生產者的國家注定完蛋,但是看看非公務員的慘況,能責備去考公務員的不思上進嗎?
  • AJ
  • 版大您好: 剛拜讀完您的這篇文章 真是擲地有聲 深入我心 可否讓不才 轉貼於個人的臉書上 謝謝^^
  • 歡迎轉載^^

    普蘭可 於 2013/05/08 02:04 回覆

  • RZPTT
  • 非常同意索爾孟提到的「若一個國家的年輕人都只想當公務員,那國家一定會滅亡」這個論點。因為一個國家要強,最重要的是這個國家必須能持續創造實質財富讓全民共享,而真正能幫國家創造實質財富的,仍是農工商階層,而不是身為「士」的公務員。當然,一個國家要強,士農工商缺一不可,而且公務員有負責協助政府政務推動的功能,本身做得好的話也能幫農工商階層能更輕鬆地創造實質財富。但是,公務員本身基本上畢竟不具備自己創造出實質財富的能力。而且,一個國家的人才數量不論多少,總是有固定有限的數量而非無限的。因此,若一個國家公務員要是真的突然變多了,相對地其實就表示同時間從事農工商階層的人力勢必就變少了,也就是說這時真正能幫國家創造實質財富的的人勢必也就變少了,這樣對國家來說當然就不是好事,長久下去像沒多久前希臘那樣的慘況當然就會發生了。

    至於台灣的新聞記者會把人家大師來台演講的內容曲解成他只是來聲援阿扁的,這點只能說台灣的新聞記者大部分就是那種水準,除非主辦單位事先幫他們準備好新聞稿讓他們回去「參考」(其實幾乎根本就是照抄),不然演講內容落落長,憑台灣記者抓重點的能力,他們會把人家的話斷章取義然後自行腦補出一篇報導這根本就不用太意外了。
  • copo
  • 感謝分享,讓沒有與會的也可以窺探一二。
  • 曉雯
  • 對於索爾孟提到的「若一個國家的年輕人都只想當公務員,那國家一定會滅亡」這個論點,我的想法是,公務員的數量是法定的,不是說想要就可以當,也不會因為大家想當,就修改各機關的組織章程去提高員額。
    造成國家滅亡的,不是年輕人只想當公務員這件事,而是我們國家的政治.經濟.教育.文化...等各層面,究竟是發生了什麼問題,導致年輕人只想當公務員呢?這個問題才是亡國的關鍵。
    再來,關於當公務員=不思上進,以及公務員只分配不生產這個迷思,我認為有很大的討論空間,比方說,交通建設的規劃.建造與維護,對於實質財富是否有機會被創造,有著決定性的影響,不能因為公務員起的是間接的作用,就認為不具實質效益,年輕人想當公務員,如果是基於"可以無後顧之憂的追求利他理念",那就是值得鼓勵的,不過現況跟這差很大,這才是真正嚴重的問題。
  • 訪客
  • 没有觉得法国年轻人都想当公务员啊?而且他们也不需要考当公务员来得保障,这一点上大师偏激了吧~ 到是中国年轻人都在削尖脑袋考公务员.. 因为既然致富不易至少也要不致穷,公务员是保障...
  • 訪客
  • 很讚的分享,借轉臉書,謝謝喔!
  • 訪客
  • 哈...公務員沒"經濟效益"????
    很多事不是絕對...
    尤其是在台灣 ...
    君不見...各地很多"經建" 都是公務員"擬訂"...公務員"施行" ....
    如: 各地大興都更/造鎮...軌道工程興建/改建...;快速道路延長/再造...
    XX博覽花火會...@@宗教文化祈福遶境...股票護盤..支持雙D生化...
    金融併改... 等等..還有不要忘了喬廢料的選民服務...
    充實了各項經濟數據....
    最大絕招 就是 : [[[ 消費卷 ]]]

    尤其是這幾年當政政權...讓民意主動或被誘導的支持 產業歸西和掏空...
    關起門來...喬喬工程...分分補助...放放煙火... 拜神繞境...
    絕對是不可少的滴ㄟ...

    只是說 公務員 是皮相
    皮相裏的是...利益團體???..地方派系???...既得利益集團????
    看官自行確認囉
  • Tomaso Zeng
  • 感謝大大的文章,讓沒參與到的人也能吸收些資訊‧ 很好奇想知道演講後所提出了哪些有水準的問題與大師的回答,不曉得版主大大是否能就回憶來跟網路上的大家略作分享. TKS
  • 訪客
  • 謝謝分享!!
  • epoch123456
  • "其實就我對歷史及戰史的研究,民主式的組織往往較有效率,而威權式的組織表面上乍看來似乎有效率,但是實際的總體效率卻極度低落……"

    只從美國獨立系列略窺了一些, 請藍大再寫一篇吧, 澄清許多人的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