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文章原本刊載於想想論壇,此處為純文字版,完整圖文版請至想想論壇閱覽)

 

蓋茲在康登會戰的大敗,戰史學者曾評論:「沒有一場戰役輸得這麼徹底。」殖民地南方部隊在戰後幾乎瓦解,英軍的騎兵指揮官塔列頓到處獵殺落單的殘兵,有幸逃離戰場的民兵,深受潰敗的打擊,絕大部分都不願再戰,溜回老家去了,反而是許多老弱婦孺,害怕保王黨的報復,哭哭啼啼的跟著殘存的小股大陸軍北撤,情況十分悽慘。

與大陸軍悲慘的狀況相反,英軍與保王派在康登會戰後士氣前所未有的高漲,康華利斯認為可以一舉平定整個南方,橫掃南卡、北卡,維吉尼亞,甚至從南方攻入賓州,如此一來將可以英軍的光輝勝利一舉結束獨立戰爭。

保王派也大為興奮,他們開始大舉集結,並到處攻擊他們的獨立派鄰居,保王派的領袖派崔克‧佛格森(Patrick Ferguson)一口氣召集了4000人的龐大民兵,四處追殺獨立派,這些同為殖民地鄉民的民兵,自相殘殺起來特別狠,英軍所到之處都還盡量嚴守軍紀,但保王派民兵卻是所到之處都非得把獨立派村落夷為平地不可。

……佛格森聽起來有點耳熟?沒錯,如果你有在看足球的話,他跟知名的英超曼聯隊的老教頭「老佛爺」佛格森同姓,不過有沒有家族關係就不得而知了……

佛格森橫掃南、北卡,大陸軍潰不成軍之際,沒有任何人能阻止他的四處擄掠,志得意滿之際,他眼看平地已經無敵手,把目光放到西部山區的沃托加(Watauga,位於今日的田納西,今日的北卡羅萊納州另有沃托加郡)的拓荒聚落。佛格森以絕高的姿態要他們立即出來投降,效忠英國國王,否則他將一舉越過阿帕拉契山脈,將他們一一吊死,並以劍與火洗禮他們的聚落,將它們夷為焦土。

但佛格森這下弄巧成拙──今日美國有個國策:不與恐怖份子談判。這種思想可說從殖民地時代就深深根植在美國人的血脈中,越威脅他們,他們不但不屈服,還反擊越激烈──本來有如喪家之犬的獨立派們,被佛格森這樣一激,反而決定正面接受佛格森的挑戰,一起保護沃托加,於是一場有如黑澤明電影「七武士」的抗戰劇碼就開始了。

發起者是大陸軍上校、民兵領袖以薩‧謝爾比(Isaac Shelby),以及約翰‧薩維爾(John Sevier),同為維吉尼亞民兵領袖的威廉‧康貝(William Campbell)上校志願加入,康柏又召來北卡民兵領袖班傑明‧克里夫蘭(Benjamin Cleveland)。

他們抵達沃托加河時,分別各率領一兩百人的「越山客」,也就是說阿帕拉契山脈以西的拓荒者,北卡的查爾斯‧麥當維(Charles Mcdonwell)上校帶240人和他的弟弟喬瑟夫(Joseph McDowell)加入,接著詹姆士‧威廉斯(James Williams)上校也帶100人加入,此時他們的總人數已經達到1400人,

民兵選出謝爾比、薩維爾、康貝、喬瑟夫‧麥當維、克里夫蘭為這次行動的五人領袖,「五上校」之中,又選出康貝為總指揮,不過一切行動還是要五人開會決定。

五上校派出900名乘馬民兵緊追佛格森不捨,其他500人步行在後,佛格森於是在一處地勢險峻的山頭上紮營,這處山頭叫做王山(King’s Mountain),接下來的戰鬥就以「王山之戰」聞名後世。

王山的形狀有點像驚嘆號沒有那一點,在驚嘆號的頭部,山勢比較平緩,佛格森就紮營在這裡,1780年10月7日中午,追兵抵達,由謝爾比與康貝負責在王山的尾端兩側「夾住」王山,其他人的部隊則繞驚嘆號的頭部一圈,把佛格森完全圍困在山頭上,但佛格森還渾然不覺。

謝爾比與康貝率先往山上進攻,只要他們把王山的尾端一夾死,佛格森就如甕中之鱉,保王派民兵見到謝爾比的部隊爬上山,連忙向他們開火,謝爾比卻約束部下不許回擊,直到進入射程範圍才一齊開火。

這批保王派雖然也都是民兵,但是受過正規訓練,他們使出英軍在康登會戰的老招:刺刀衝鋒,也的確奏效,把謝爾比的部下趕下半山腰,但是王山不比康登戰場,山上林木扶疏,謝爾比的部隊撤到樹木後頭,就回過頭來開火,而這些「過山客」槍法一流,結果保王派的刺刀沒能刺死半個敵人,反而承受大量槍擊傷亡。

在王山另一頭,克里夫蘭登山攻向佛格森的大本營,佛格森一樣發動刺刀衝鋒把他們趕下山,但克里夫蘭的部下也跟謝爾比他們一樣,退到樹木後頭就回頭開槍反擊;緊接著換謝爾比與康貝從尾端攻了上來,佛格森只好掉頭回去趕跑他們,但薩維爾的部隊也攻上山頂,於是佛格森又只好又轉頭對付,首尾不能相顧。

保王派發現自己處於一個刺刀無作用的戰鬥中,他們的敵人並沒有排成正規戰的隊列,所以沒有用刺刀衝鋒去突破的目標,每次衝鋒完,只是把敵人趕到下一顆樹,民兵都自己自動作戰,無需長官命令或是戰術秩序,於是把他們打散了也沒有用,因為他們本來就是散兵……王山戰鬥中,獨立派民兵的作戰方式與康登會戰中完全不同,結果也截然相反。

保王派這才發現佛格森選擇的紮營地點真是差到不能再差:簡直就是等於自動走進天然陷阱,他們受到四面八方子彈洗禮,傷亡慘重,但是驕傲的佛格森不允許部下投降,兩次有人舉起白旗,他都騎馬過去把白旗斬斷,他大叫:「我絕不向這幫盜匪投降!」

佛格森率領一批部下衝向包圍圈,試圖突圍,一排子彈迎面而來,當場把佛格森打得血花四濺,他的身體往後飛,一腳還套在馬鐙中,然後落了下來,被馬鐙拖行著,當場死亡。

失去領袖的保王派困守在板車後頭,克里夫蘭攻向他們背後,把保王派給趕到空地上,他們這時就像活靶一樣挨打,獨立派民兵憤恨他們燒殺擄掠,毫不留情的射殺他們,一邊痛罵他們是塔列頓的走狗,有個保王派騎馬舉起白旗,馬上被故意射殺,康貝等人花了好大力氣才阻止部下繼續屠殺已經失去戰意的保王派。

王山戰役最驚人的一點是,包圍王山的獨立派民兵,只有900人,被他們包圍的保王派人數超過1000人,卻遭到單方面屠殺,僅僅65分鐘的戰鬥,保王派290人死亡,163人受傷,其他全數被俘,可說是保王派的「康登會戰」:徹底的失敗。

就在大陸軍瀕臨毀滅的關頭,又是鄉民的自發行動拯救了整個局勢,王山之戰本來只是因為佛格森的挑釁,引起的民兵自發性行動,卻對戰局造成極大的影響,佛格森的滅亡,不但讓康華利斯靠保王派補充兵力的願望成為泡影,原本他征服整個南方的雄心壯志也冰消瓦解。

康華利斯害怕王山戰勝的民兵攻入他的後方(雖然實際上民兵害怕康華利斯回軍報復,已經撤走),急忙退兵,給了大陸軍寶貴的重整時間,柯林頓的南方戰略,一路攻陷薩瓦那、在查爾斯頓俘虜大陸軍南方主力,又在康登摧毀大陸軍剩餘力量,可說勢如破竹,卻因為一群不知哪兒冒出來的義憤民兵在王山殲滅了保王派而功虧一簣。

不論是當時還是後世,都對王山戰役給予高度評價。

湯瑪斯‧傑佛遜稱之為:「反敗為勝的轉捩點。」

老羅斯福總統稱:「此次輝煌勝果標誌著美國獨立革命的轉捩點。」

胡佛總統則說:「……少於一千人,卻在自由的呼喚下,以寡擊眾擊敗了築壘於此戰術位置的敵人,這一小群愛國者,扭轉了一次計畫切割並將殖民地各個擊破的危險入侵。這只是一小隻部隊,一個小戰鬥,卻無比重要……可與列星頓、邦克丘、特雷頓,與約克鎮之戰相提並論。」

1931年,美國設立王山國家公園,以紀念這場戰鬥。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徵信社阿宅
  • 美國也是歷經了兩百多年民主才漸漸成熟

    中華民國需要多一點機會與向心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