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文章原本刊載於想想論壇,此處為純文字版,完整圖文版請至想想論壇閱覽)


南方戰場上,已經連續換了三個指揮官,最初是羅勃‧郝(Robert Howe,與英軍的郝將軍同姓,不過沒有親屬關係),他在卸任前丟了薩瓦納,大陸議會指派林肯將軍取代他,卻在查爾斯頓全軍投降,接著大陸議會又指派蓋茲將軍,他在康登會戰全軍覆沒。

這下子大陸會議不敢再自己指派南方指揮官了,他們改請華盛頓來指定南方指揮官,不意外的,華盛頓指定了他的左右手:格林將軍。這個自學兵法的將領,到目前為止的戰績只能說差強人意,不過,他日後會被稱為是獨立戰爭中的智慧型將領,一手導演康華利斯的結局

此時,在獨立戰爭中與史塔克齊名的另一位傳奇人物,也加入了南方戰局,那就是以率領狙擊部隊聞名的丹尼爾‧摩根(Daniel Morgan)。

摩根原本在鋸木廠工作,兼差當貨運馬車夫,由於勤奮與嚴謹的自我紀律,僅僅經過一年的奮鬥,他就買下了自己的貨運馬車以及馬隊,法印戰爭期間,他被徵召為支援英軍的貨運車隊之一,結果因為與英國軍官衝突,打了他一拳,「暴行犯上」,遭到鞭刑,從此跟英軍結下樑子。

獨立戰爭後,摩根率領令英軍喪膽的狙擊隊,可說無役不與,包括薩拉托加的勝利他也有一份功勞,但是他卻得到與史塔克一樣的待遇,看到許多能力與戰功遠不如他的人一一升任他的長官,上級只認為他是個優秀的基層軍官,於是摩根也和史塔克一樣,憤而辭職,屢次受到大陸軍徵召,都賭氣置之不理。

但是當他一聽說南方戰場慘敗時,卻也和史塔克在薩拉托加一樣,馬上風塵僕僕的趕往戰場,不再過問職位,主動加入隊伍,協助四分五裂的南方大陸軍,所謂「不問國家為我做了什麼,只問我為國家做了什麼」,摩根可說是最好的典範。

大陸軍第一智將格林,有了一流猛將摩根為左右手,但是他的部隊狀況卻奇慘無比,格林尚未就職,就到處向各州討衣服,因為南方大陸軍慘敗之餘,雖然人數剩一兩千人,人人沒鞋、沒衣;沒東西吃,接下來又要過冬了,真不知道要怎麼過。

格林的第二要務,則是派出所有的測地員,去勘察整個南方戰場,南方各州的河川一條條平行的自山區流向大海──可以想像就是台灣西部河川走向的放大、鏡射版──把陸地切割成一塊塊的條狀區域,南北向行軍時得渡過一條又一條的河川,格林要求徹底調查清楚這些河川上每一個可涉水而過的渡口,並且要求在每條河上準備船隻,以便在無法涉水而過處乘船渡河。

也就是說,格林首要處理的,是後勤,「打仗打後勤,情報要先行」的守則,格林可說遵守得一字不差。

接著格林要思考康登戰後讓人頭痛的局勢,他的兵力遠少於對手康華利斯,而且都是一些剛招募來的新兵,或康登會戰的殘兵,絕對無法與康華利斯正面對抗,他該怎麼辦呢?

格林做出了一個看似自殺的驚人舉動:他把已經很貧弱的部隊再一分為二,一部自己率領,一部由摩根率領,且遠遠的在彼此不能互相支援的距離。

英軍得知他的行動後,直腸子的塔列頓,馬上見獵心喜的認為格林簡直是邀請英軍來消滅他,英軍可以各個擊破:先攻擊一部,再回頭摧毀另一部。但是老謀深算的康華利斯馬上看出格林這個布置的用意:

若是康華利斯照塔列頓那種直覺的想法,全軍先攻擊其中一個部隊,由於大陸軍民兵輕裝而行,移動較快,受攻擊的部隊只要遠遠溜走,不要與英軍交手就好,同時,另一隻部隊卻可以長驅直入,直搗英軍的後方。

原本英軍後方還可依靠佛格森召集保王派民兵防守,但他已經在王山之戰中陣亡了,所以可說王山之戰為格林準備了這個舞台。

康華利斯左思右想,最後他想出了更離經叛道的對應方式:把軍隊分成三部分。

首先,他留著一部在康登,以防格林騷擾後方,接著,他派出塔列頓追擊摩根,康華利斯預期塔列頓會把摩根往王山的方向趕,他自己率領第三部分,往王山的方向前進,當摩根往此方向逃,他就前往攔截,與塔列頓一起夾擊,徹底消滅摩根部隊,之後再全軍調頭回去料理格林。

康華利斯將部隊三分之後,每一部分的兵力,剛好與大陸軍二分之後相當,不過英軍的訓練、裝備與戰鬥經驗遠勝大陸軍,塔列頓更是康華利斯手下最強悍的騎兵猛將,因此康華利斯非常有信心塔列頓一定能馬到成功。

康華利斯作夢也想不到,他為塔列頓選擇的目標是整場獨立戰爭中不世出的超級戰神,於是,繼鄉民在王山之戰讓康華利斯意外吃癟之後,書生與戰神的組合,將再度賞他一個大巴掌。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普蘭可
  • 不好意思與三十一回的發表順序相反了,請大家擔待一下囉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