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文章原本刊載於想想論壇,此處為純文字版,完整圖文版請至想想論壇閱覽)

 

講到美國獨立,一般通說是約克鎮圍城戰結束了獨立戰爭。不過事實沒有說起來的那麼簡單,因為約克鎮圍城戰之後兩年,才簽訂了《巴黎和約》,戰爭才真正結束。

而約克鎮圍城戰也不是那麼順理成章,好像是「歷史的必然」,它很可能不會發生,是一連串的歷史事件造成的條件聚集,風雲際會下才發生的一件特殊事件。

而當時殖民地人民沒料到戰爭會打這麼久,士氣越來越低落,役期到了的士兵都回家務農不願再戰,城市人則覺得打仗不關自己的事,連大陸議會也因紙幣貶值到一文不值而實質上破產,華盛頓連派個信差的錢都付不出來,若非約克鎮圍城戰適時發生,大陸軍不用多久就會自動瓦解。

這場扭轉戰局,創造歷史的戰役是怎麼發生的?這要一位本來是薩拉托加的英雄,後來卻成為叛徒代名詞的矛盾人物說起,他就是本篤‧阿諾。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Benedict_Arnold._Copy_of_engraving_by_H._B._Hall_after_John_Trumbull,_published_1879.,_1931_-_1932_-_NARA_-_532921.tif
圖說:本篤‧阿諾

複習一下,本篤‧阿諾本來是蓋茲將軍的好友,在薩拉托加會戰中,蓋茲請他來取代他看不順眼的舒勒將軍,沒想到阿諾一來就重用舒勒的舊部,導致好友反目,阿諾跟蓋茲當面翻桌,最後還不聽命令擅自衝鋒英軍,把英軍衝潰而獲得勝利,但他也因為座騎中彈,落馬時摔斷了左腿。

也就是說,「薩拉托加的英雄」本來應該是阿諾,但奸巧的蓋茲卻奪去了所有的光彩,阿諾打著夾板在病床上養病了好幾個月,事後傷腿短了2公分成了個微跛,他在病床上越想越陰鬱,人也變得憤世嫉俗,大陸議會讓他官復原職,他只覺得那是同情他斷腿,不是同意薩拉托加的功勞其實是他的。

就在這種情緒下,阿諾萌生的叛國的想法,他和柯林頓將軍的間諜頭子接上線,打算把哈德遜河上的西點要塞出賣給英軍,不過計畫到一半,間諜頭子約翰‧安得烈(John André)意外被捕,他的計畫也就洩露了,阿諾只好連夜投奔英軍陣營。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John_andre_loc.jpg
圖說:柯林頓的間諜頭子約翰‧安得烈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WestPoint1780.jpg
圖說:西點要塞地圖

柯林頓倒是信守誠諾,儘管西點計畫失敗,他還是給了阿諾准將的職位,1780年12月,柯林頓將軍派阿諾率領1500人,到維吉尼亞州進行騷擾作戰。

說起來1500人實在不多,當南方戰場的康華利斯在吉佛法院之戰後兵力耗損到剩下1500人時,他只能灰溜溜的逃往海岸,根本無法發揮任何作用,但是卻有一位最激進、最愛國的革命派高級知識份子領袖,成就了阿諾的功績。

那個人正是日後美國第三任總統,同時也是《獨立宣言》的主要起草者,美國開國元勳中地位崇高的湯瑪斯‧傑佛遜。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Thomas_Jefferson_by_Rembrandt_Peale,_1800.jpg
圖說:湯瑪斯‧傑佛遜

傑佛遜怎麼會「幫助」叛徒阿諾?

原來當時傑佛遜是維吉尼亞州州長……如果說紐約是殖民地中的「天龍國」,維吉尼亞州可說是「天府國」,這個州有大量的大地主,蓄奴種植菸葉出口,他們過著富裕的生活,強調自治的傳統,但在文化上卻最講究英國的根源,如華盛頓就是什麼都要買英國貨。

戰爭進行了數年,南方北方都打遍了,偏偏就是在維吉尼亞只發生一些小事件,維吉尼亞人歌舞昇平,大有戰爭不關己事的想法,出身維吉尼亞的華盛頓對此感到很著急,他覺得家鄉父老們簡直是「隔江猶唱後庭花」,遲早會倒大楣,他不斷敦促傑佛遜一定要盡早建立民防系統。

不料傑佛遜雖然是天下第一的法律人,其筆如刀,但是說起獨立戰爭的實務,他只會「嘴砲」,對打仗根本一竅不通,兼且傑佛遜老是以受過高等教育的高級知識份子自居,瞧不起像華盛頓這種未受正規教育,只靠自學起家的人,雖然華盛頓家中藏書汗牛充棟,華盛頓的智慧也顯示出他飽讀群書的效果,但是傑佛遜甚至到美國獨立之後都還恣意批評華盛頓沒知識,這也影響許多後世對華盛頓的評價,以為他真的沒知識。

傑佛遜這麼瞧不起華盛頓,自然也把他的警告當耳邊風,於是當阿諾來到維吉尼亞,整個州完全處於無防備狀態,任阿諾隨意燒殺擄掠,連首府里奇蒙都淪陷,遭大肆破壞,損失慘重。

就在叛徒與州長的「合作」下,英軍在維吉尼亞戰場成果豐碩,柯林頓見好「加碼」,又派了威廉‧菲利普(William Phillips)將軍帶更多兵力來到維吉尼亞。當華盛頓派拉法葉前來對付阿諾時,阿諾加上菲利普的兵力遠勝過拉法葉,於是拉法葉只能被追著跑。

……這個菲利普與傑佛遜是舊識,他在薩拉托加與伯哥因一起投降,被俘虜以後,與其他高階將領一起住在傑佛遜家中接受招待,直到大陸軍的班傑明‧林肯在查爾斯鎮投降,雙方換俘,以林肯交換菲利普。他回到英軍陣營後,第一個任務就是攻打傑佛遜的州……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William_Phillips.jpg
圖說:伯哥因的舊部下威廉‧菲利普

正因為維吉尼亞戰場看起來很有搞頭,在南方戰場被困在海岸據點的康華利斯,產生了僥倖的想法,他違反柯林頓的命令──柯林頓並未允許他放棄南方戰場──私自拋下南北卡,直接北上到維吉尼亞,想在維吉尼亞開闢新的戰場。

好巧不巧,菲利普將軍此時染上斑疹傷寒,因而病故,於是灰溜溜帶著1500人來會合的康華利斯,因為官階最高,竟然成為維吉尼亞英軍的統帥了。

http://4.bp.blogspot.com/-jKd18YbsdD4/Tfe5SY5xmaI/AAAAAAAAHtY/FtNxQIrUa70/s400/typhus+rash.jpg
圖說:斑疹傷寒,由蝨、蚤叮咬傳播立克次體而感染

如果是由老成持重的菲利普將軍,而非野心勃勃,能幹但自負的康華利斯領軍,或許後續發展會有所不同,不過,「歷史沒有如果」,就在叛徒、州長和立克次體的安排下,康華利斯走上了最後毀滅的舞台。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