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3日,25萬人上了街頭,有朋友貼出從台大醫院新院大樓往外照的畫面,當下看到,覺得真是好美,去看再多的夜櫻,或是雪景,都沒有這麼美,最奇妙的是,我在台大醫院見習、實習,從醫院看出去,那個景已經熟到不能再熟,甚至有點討人厭,因為代表了無盡的值班長夜,沒想到當路上布滿了白點,一個個白點就是一位位關心國家社會的公民,竟會讓這個景像完全不同,一時感動莫名。

許多朋友說,25萬片白,有如大雪紛飛,這是八月雪,其實,雖然我也早就「去中國化」沒在用農曆了,不過這個典故來自元朝,還是應該用農曆來算,8月3日當天是農曆六月27日,所以是貨真價實的「六月雪」。

「六月雪」的典故來自關漢卿的《感天動地竇娥》,也就是《竇娥冤》,時代背景是:元世祖忽必烈實行許多財經政策,結果卻是利益集中在蒙古王公貴族與地主官僚之上,又為了增加財政收入,任用一批大臣搜刮財富,他們勾結地方官,為了獲利無所不為,冤屈百姓,元成宗時期,有次清查貪贓枉法,查出有貪官一萬八千多人,冤案五千多件。

你說這說的是元朝嗎,這個情況是現在的台灣吧?

當年,關漢卿在京城太醫院當官,他棄醫從文,把所見所聞老百姓的悲慘遭遇,都寫進他的劇本裏。《竇娥冤》就是他的代表作。

竇娥冤死後顯靈,六月降雪,大旱三年,結果,直到竇娥的父親竇天章到京城做官,才平反竇娥的冤案。真是個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這次洪家也是如此,於是25萬人還在總統府上打了個大大的冤,用六月雪來形容,我覺得超貼切,就偶爾用一次農曆,不要說是八月雪了。

回到案件本身,說真的,我實在不明白軍方為何要護短。

很多人回憶軍中生涯,說裡頭多黑暗,不過,在2000年以後,國軍有一波「正常化」運動,嚴格要求軍中的安全,廢除許多陋習,包括嚴禁「老兵欺負新兵」,造成國軍管理上的大地震,所有人都在努力學習如何在新的潮流下管理士兵。

以往國軍是用很原始的動物性本能在管理,這就是大多數人說的國軍黑暗,為何說是動物性本能,一群雞你把牠們丟在一起,牠們會大打一架,分出誰是老大,老二,依此類推的順序,之後就照這個順序區分階級,階級高的去欺負階級低的,這是雞的管理辦法,國軍沒有比雞進步到哪去,以前的國軍,就是放任「老兵欺負新兵」,不只軍法上階級絕對服從,士兵間也有隱性的梯次階級服從,比較早當兵的朋友,新兵時候,應該都有被老兵整、玩的經驗,而當到老兵,也都會去玩新兵,還覺得這是部隊秩序所需。

甚至其實軍士官的教育更是如此,軍官學校的新生,入學沒多久,突然發現自己的行李都被從樓上丟出來砸了滿地,慘不忍睹,但不能抱怨,只能乖乖收好,下毒手的,正是高幾屆的學長,而這些學長,當年入學時也一樣遭到同樣待遇,可說「代代相傳」。

這不只是國軍,就連美軍,從前也有很嚴重的集體霸凌,還認為這樣有助於凝聚軍力。所以這可說是全世界軍隊的壞習慣。

一旦要改掉這個壞習慣,這些軍士官,甚至老兵,都不知所從,我在當醫官的時候,我的醫務士就抱怨,以前他們都怎麼被整,所以才有傳承云云,現在禁止他們整兵,新兵都無法無天,之類的,我雖然不同意他的想法,但是他的意見也很忠實的反應出時代改變造成的困惑,他還是義務役呢,志願役軍士官就不用說了。

我當兵的時候,正好就是這段轉型期,我因為支援很多單位,見識到的志願役軍士官,大概比其他朋友多上數倍,說真的,我很想幫他們說說話,大部分我接觸到的志願役軍士官,雖然難免有不良習慣,難免有一些人性缺點,但是大多都是血性漢子,甚至我欣賞他們,還超過義務役預官。

在時代轉變的關頭,他們碰到兩難,過去的管理觀念不管用了,但是他們從軍校學的就是那一套,也沒有人教他們新的管理觀念,而且當時已經開始替代役,部隊減員,每個單位都缺員非常嚴重,一般都至少缺一半,相對的就是一個兵要負擔兩倍的業務,又要要求兩倍業務量,又要擔心不能給太大壓力,否則會自殘或逃亡,每個軍官都傷透腦筋。

國軍的軍官因應這種狀況,拼命適應,我最佩服一位政戰處長,他為了因應這個環境,滿櫃子都是管理學書籍,後來他知道我也愛看財經管理書,就空閒時常常來找我聊天,討論管理上的困難。由於當時強調防治中暑,醫務所一定會開冷氣,有些小兵會藉故來醫務所吹吹涼,結果一開門看到處長坐在裡頭,嚇得連忙敬禮說聲「處長好」以後就跑得不見人影。

而醫務所因為是轉診、開休單,以及辦療養與驗退的基本單位,所以我的醫務所,成為一種另類的問題處理中心。

以往軍中如果有人偷懶,或適應不良,就放任階級霸凌,整到他聽話為止,但是既然要求不可以霸凌,不能出人命,不管是意外或是自殘,連休假自己飆車出事,都會驚動軍團甚至總部,報告寫不完,甚至影響前途,每個單位的主官管都不敢再用以前的管理辦法了,但「不合群」的人怎麼辦呢?他們只好想辦法把他弄走。

於是我就忙碌了,因為很多各單位認為「不合群」的,他們就集中過來,一起申請去療養,或是乾脆驗退,就不用再煩惱了,醫務所就專門處理這種業務,所以大部分軍官對於心中的麻煩份子,是用這麼委婉的方式在處理的。

但送療養有固定時程,「時辰未到」時怎麼辦呢?有的割腕多次,但是都只割傷表皮,有的酗酒成性,經常嚴重潰瘍要送醫的,太胖怕中暑的,這些「問題兒童」,操課時通通送來醫務所「暫時保管」,簡直成了「托兒所」,我當年就喜歡寫作,常會一個個和他們聊,想多了解不同人的想法,有時單位發現,來聊聊以後都更適應了,就推崇我「心理治療」有效,其實我精神科成績很差,應該不是「心理治療」有效果。

有一次,我跟一個群部的主官管和幕僚們一起吃飯,吃到一半,突然聽到「砰」的一聲,我還自顧自的吃,只見所有的軍官全都跳了起來,馬上開始打電話──對了,真的不要說軍中禁止帶手機,那是很可笑的事,上到將軍下到小兵,人人都帶了手機,不然很多緊急事件根本無法聯絡──查到底發生什麼事,不到二十秒,就知道原來是士兵給輪胎充氣時,不知道為何竟把輪胎充到爆裂,滿身釘滿了橡膠屑,我這個醫官當然立即要趕到現場,一看就知道軍中不可能處理,一定要後送,救護車還要找駕駛過來,群指揮官說等不及,叫幕僚自己直接開私車送他出去了,重視人命可見一般。

所以若一竿子打翻國軍中所有軍士官,說他們都是麻木不仁,那也是蠻冤屈他們的。而這次冤枉的除了死者,還有呂醫官,一看就知道要後送,這樣也要推到他身上?那好險我還有千萬個醫官後送的病人都沒事,不然豈不是當醫官就等著有罪?

在志願役軍士官各階級中,我特別要說,我最佩服的是士官長,我遇過好幾位各級士官長,士官長都是單位中的超級老鳥,知道所有事情的「棉角」,甚至經驗比主官管還豐富,因為主官管一直輪調,士官長則一直在同一單位,所以大家敬稱一聲「老仔」,其實說是單位的耆老也不為過。

我的連士官長,在我菜到菜味都飄出來,身為少尉預官卻連口令都不會喊的時候,他多的是辦法羞辱我,但是他卻忍住發笑,還是敬我以軍官之禮,在我出錯時,每次偷偷提醒我的都是他,這是一個「好士官長」的例子,你說只有一個,可能是特例,但是營士官長,也是總是笑臉迎人,東奔西跑解決問題,從來不耍架子,因為也不需要,大家都對他心服口服。甚至軍團的士官長,也讓我很心服,軍團的軍官每次來督導,都搞得像皇帝出巡,頤指氣使就算了,不幫忙解決問題,還拼命製造問題,我們都恨得牙癢癢的,罵他們狗官,但軍團的士官長下來督導,他雖然是士官,但代表的是軍團司令,他大可擺架子,跟軍團的軍官一樣惡整我們,但是唯有那位士官長,會耐心的指導,幫我們解決問題。

在軍中不知多少人,在新式管理下困擾時,在近乎不顧一切的重視人命時──什麼叫近乎不顧一切的重視人命,譬如說有許多單位的禁閉室,根本就只是關著,沒在操課,因為就怕操死人──這個關頭,卻還有人故意玩兵,導致喪命。大多數的士官長,都恪忠職守,卻有老鼠屎成天打卡還惡意整兵,更不可原諒。他們這種行為,把全國軍所有其他努力在新環境下討生活的人,置於何地?

軍中的確有少數惡質的軍士官,而且只要單位有一個惡質的軍士官,就可以讓所有人日子都很難過,不論是直接整你,或是害整個單位黑掉,鳥事做不完,不過,大部分的軍官,雖然也不是說多崇高偉大,但是他們是很認份的在想辦法完成任務,撐過去這一簽,下一簽?或是撐20年等到終身俸?再說了。

有人出來說,軍方受到超過比例原則的批評,軍中的確不是人人都很壞,但就是因為如此,所以這次的元兇才更可惡。基本上,可以看成就是讓整個單位黑掉的老鼠屎。所以,國軍實在應該積極的清理門戶才對,不然,怎對得起其他軍士官,捨此不為,偏偏要用很離譜的方式護短,導致全軍蒙羞,罪魁禍首是批評國軍的人嗎? 還是主事者?

很多早期當兵的,有「媳婦熬成婆」心態,會說:以前都那樣啊,新管理很難,那回到可以整兵的時代不就好了!

時代與管理本來就要進步,不然把家裡馬桶拆了,改用茅坑?

以前的罐頭生產線,可以派一堆監工,虎視眈眈的看每個女工有沒有偷懶,但是時代進展到知識經濟產業時,叫監工盯著每個人的電腦螢幕?那誰還寫得出東西來?

台灣的經濟發展遇到瓶頸,舊的管理觀念陰魂不散自然也是原因之一,以前人認為可以賣命換錢,或輕賤別人來賺錢,但是新的時代,重視人的價值,才有可能賺錢,如蘋果的成功,是貼近了人性,現在產業都在喊創新跟品牌價值,如果一個社會對人一點都不重視,踐踏人命,或把人當奴隸看,工程師都血汗到爆肝頭昏腦脹無法思考,那麼有可能做出好的創新設計,或好的品牌嗎?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事。

六月雪反應的,不是一個人的案件,也不是只有國軍的問題,而是對所有老舊觀念的重新檢討,許多朋友說,25萬人風雲際會,讓他看到了台灣未來的希望,我也是如此。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Ian Lin
  • 令人感動以及深思的分析!
  • mtl
  • 我是這麼看啦,軍方要拼命瞞是因為真挖下去,會挖出一堆跟凌虐無關但很要命的狗屁倒灶事,如果核心人物范佐憲真有開賭場放高利貸,誰去他的賭場賭,誰跟他合放高利貸? 人人都一身屎,這樣下去整個旅乾脆解編算了
  • skyjade
  • 畫重點:
    在2000年以後,國軍有一波「正常化」運動

    三軍統帥換成民進黨,還是以前最會揭軍方弊案的那個立委當總統
    皮當然要繃緊很多點XD
  • 黑帽
  • 25萬人風雲際會,讓我看到了全台灣人都有被害妄想症
    現在台灣人什麼都懶,什麼都沒動力,唯有集體情緒不滿事情他們才會站出來
  • 米酒媽媽
  • 沒錯,國防部處理的很糟,到現在都還是在能遮多少是多少的心態,相當難看。為了几個以私謀公的笨蛋害慘了其他認真本份的好軍人。
  • Ahwen Sun
  • 死撐著護短,必定有什麼不能爆的消息,因為如果爆了,絕對不是那幾個操兵的有事。
    我還是相信結構性犯罪,而且層級不低。
  • RZPTT
  • 這次事件,如果只需要叫直接促成洪仲丘死亡的人出來負責就可以了事,那麼實際上其實只需要把范佐憲等人抓出來法辦也就了事了。問題就在這整件事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洪仲丘會死,起因雖然確實只是范佐憲等人趁機公報私仇惹出來的,但若不是整個國軍體制的諸多缺陷共同「配合」(例如不查下情的旅長副旅長、隨便一個人情請託就乖乖配合快速做好體檢單的軍醫單位、只會操人卻不會看什麼時候該適可而止的禁閉室戒護士、不知後送的病人情況其實已經很緊急還在那邊拖拖拉拉慢慢送的軍方救護車人員... ),洪仲丘很可能都不會送命。

    但若真的要叫軍方認真針對所有造成洪仲丘送命的國軍體制上的缺陷全部都抓出來檢討並將所有該為這些缺陷負責的人全揪出來懲處,這要牽連的人恐怕就會很多。更別說軍中懲處上又有「連坐法」,只要隨便一人出事,真要懲處可能還會自動株連一堆他身旁原本跟這件事不相干的人得跟著一起倒楣。一旦會被牽連進去的人會很多,那麼這些會被牽連進去的人或單位,必然有人為了自保,會串聯起來互相幫忙「掩護」,甚至不惜透過關係找人「護短」罩他們,這自然都不需要感到意外了。說穿了,這只不過是再普通不過的人性在作祟罷了。

  • 訪客
  • 軍審回歸司法
    請問有些國家實施?
    謝謝.
  • finonglager2145
  • 從上一篇看"幹嘛要有國際觀?菲律賓事件過後……",在國內引發民怨甚至有很多人想像菲律賓宣戰,可是作者你卻提不一樣的看法,而這一次大家都對國軍的義憤填膺,認為國軍已腐朽不堪,但你也提出另一種角度,我想很多事都是有更深層的意義在,但在民粹沸騰之時很多事情會被蒙蔽。
  • aaa
  • to 樓上

    其實這案件本不會發展到,一堆人要上街抗議。

    咱號稱自己是自由民主的國家,但上述案件有像美國一樣,如惡名招狂O.J Simpson一樣,大家都覺得,這家伙殺了人,靠的是鑲金的律師團得已拖罪。

    要是軍檢有乖乖辨事,把該起訴的、該有的證劇、該有的法律專業素養拿出來,這些想繼續坐享高額副利的家伙,我們也不會太有意見
  • 悄悄話
  • coby
  • 事件的本質是平常爽到爛掉的士官在幹見不得人的鳥事
    貪贓枉法之餘還分給軍官
    對洪仲丘惱羞成怒之餘決定動手殺雞儆猴
    結果幹過火了
    只好要求、威脅所有相關狗官一定要包庇
    否則玉石俱焚
    而狗官拿人手短(或者有被扣住什麼證據)
    只好咬牙蠻幹下去
    現在再來講什麼軍隊軍威軍譽軍魂
    贛林老木啦
    都去死一死才是重點
    我不是亂罵髒話
    現在把相關人員切割送法院
    軍方就可以止血了
    但是就是不願意
    更高層的國防部看來陷入流派鬥爭之中
    沒人有權力快刀斬亂麻
    沒有人有能力收拾殘局
    可見馬正腐真的做到阿扁完全做不到的境界
    完全執政完全癱瘓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