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文章原本刊載於想想論壇,此處為純文字版,完整圖文版請至想想論壇閱覽)

 

代表們到齊,華盛頓主持,在費城獨立廳,美國建制即將開始,但是第一項提議卻非常的「不民主」,因為代表們認為討論的事務會引起軒然大波,不能討論到一半就流傳出去,那會導致天下大亂,會議也無法進行,於是,他們把獨立廳所有的門窗全都封死,路人走過去也無法偷聽到他們在講什麼,簡直完全就是「黑箱作業」。

但是這個黑箱,與後世許多黑箱作業不同的是,黑箱裡的,是各州的民意代表,代表許多不同的立場與利益,而不是從同一體系出身,有如水螅生成一堆水母一樣的一群官員;而黑箱中的代表,也包括美國當年最睿智的菁英份子,包括公認全美國最有智慧的富蘭克林,人格最受敬重的華盛頓,前財政「凱撒」羅勃‧莫里斯,還有留下會議記錄的麥迪遜,可說風雲際會,把美國人才都搜羅一堂。台灣人大概最能體會一箱美國菁英與一箱水母的差別……

言歸正傳,當大會一切準備妥當,代表們完全不浪費時間,立即切入正題,當時的維吉尼亞州州長,也是聯邦黨人之一的愛德慕‧藍道夫,開門見山的提出應該加強中央力量,才能面對當前的困局,包括麻州的起義,各州間的商業問題,以及外債的償還等等。

藍道夫並提出15項條文,後來成為美國憲法討論的基礎,由於是維吉尼亞州提出來的,後世稱之為《維吉尼亞方案》。

但第二天一早,藍道夫又來了一次「突襲」,在也是聯邦黨人的高凡紐‧莫里斯的建議下,藍道夫改變了他提案時說要「修正且擴大」《邦聯條例》的說法,改成提案應該乾脆放棄邦聯,建立一個享有「最高權力」的「國家政府」──也就是說後來的美國聯邦政府──於是就有如盤古從一片混沌中開天闢地一樣,美國聯邦政府的概念打破了邦聯的混沌未明,橫世而出。

此言一出,馬上引起全場嘩然,許多代表抗議,表示州只授權他們基於《邦聯條例》進行改善,沒有授權他們廢棄《邦聯條例》制定新憲法,不過藍道夫與莫里斯為首的聯邦黨人積極推銷自己的理念,表示一個單純的聯邦,還是無法解決當前的困難,只有一個擁有最高權力的聯邦國家政府,才能解決問題。

當天聯邦黨人佔了上風,投票的8個州之中,有6個州投同意票,於是美國的結構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原本《邦聯條例》的結構下,各個州都是各自享有最高權力的政府,現在它們得把最高權力拱手交出,讓給即將成立的聯邦政府。這個決議爭議性極大,如果不是黑箱作業,鐵定會馬上引起全國震驚。

於是,美國獨立真正的革命開始了,這個革命不是在街頭抗議,不是在戰場上流血,而是在黑箱密室之中,一群知識份子唇槍舌劍的「文鬥」,它不輝煌、不英勇、不熱血……甚至也沒有流半滴血,但是所有「武鬥」的總和,都不如「文鬥」產生的結果來得重要。

美國獨立戰爭為了加稅而起,打完仗後稅負負擔反而更重,流血「武鬥」的唯一正面結果,只為「文鬥」提供了舞台,而這個國家會成為偉大的國家,還是成為衰小的國家,完全看「文鬥」的結果,「文鬥」的成功,可以讓「武鬥」過程中浴血奮戰的戰士都成為不朽的英雄,成為人類史上的佳話,但「文鬥」若失敗,「武鬥」則會變成一場很難笑的笑話。

因此,智者富蘭克林對代表們諄諄告誡:「在所有為公眾服務的案例中,(個人)得到越少利益,榮耀越偉大。」

在這個創造歷史的場合,代表們也的確不追求個人的利益,但是,州的利益呢?州的代表理論上是應該要捍衛州的利益,而且那也一樣是公眾的利益,只是跟全國相比,全州是比較小的一群公眾……

於是,一場「各為其州」的文鬥大混戰即將展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