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文章原本刊載於想想論壇,此處為純文字版,完整圖文版請至想想論壇閱覽)


在沒有深入探討美國歷史以前,許多人以為美國是到了南北戰爭之前才開始檢討黑奴問題,其實黑奴問題遠在美國開國之前,就已經是一項敏感議題,如早期反對運動領袖之一約瑟夫‧華倫醫師,他在邦克丘戰役中自願擔任前線士兵,因而壯烈陣亡,他為了人人平等的理念奮戰,在他戰死時身邊的戰友中也有黑人,然而,回到家中,他卻是擁有黑奴的奴隸主。

這樣的矛盾很快就讓許多開國先賢們感到不安,他們既然追求人生而平等,又如何能有人可以奴役他人呢?於是在北方,如麻州,於1780年禁止奴隸,然而,對以大地主為主的中南部來說,若沒有黑奴,社會與經濟都會崩潰,於是雖然開國先賢們大多對奴隸制度感到有罪惡感,卻又無法脫離它。

這個困境體現在美國的智者,班傑明‧富蘭克林身上,富蘭克林是賓州人,經營印刷起家,並不需要大量黑奴的勞力,日後也強力反對奴隸制度,但是1740年代時,他還是擁有兩個家務黑奴,1757年他前往英國旅行前,又買了一個黑奴,以在他不在的時候幫他老婆持家──黑奴實在太方便,連智者都無法抵抗方便的誘惑──這時,他簽立遺囑,表示在他死後,他的兩位家務黑奴將獲得自由之身,不過,既然知道奴隸不對,為何還要死後才解放他們呢?連最有智慧的人竟然都為了一己的便利而對奴隸問題讓步了。

那麼不屈不撓的勇者喬治‧華盛頓呢?他面臨的黑奴問題規模比富蘭克林大上太多,從小華盛頓就繼承了10個黑奴,後來哥哥勞倫斯過世後,又繼承了哥哥的黑奴,增加到36人,與有錢的老婆瑪莎結婚後,再合併了老婆繼承自前夫所擁有的84個黑奴,之後華盛頓積極經營地產與農作,擁有的黑奴人數也逐漸成長,獨立戰爭前夕來到135人,最後成長到277人。

早年華盛頓因為地主家庭出身,對黑奴本是習以為常,他也跟所有的奴隸主一樣會買賣黑奴、鞭打黑奴,懸賞、通緝逃亡的黑奴等等,不過,隨著他逐漸自學,對人權越來越了解,就越來越覺得奴隸是一種罪惡,1772年,華盛頓下定決心,不再進行奴隸貿易,自此未曾買賣過任一黑奴。

華盛頓曾兩次差點破戒,一次是有個債務人還不出錢,想以黑奴償債,華盛頓本想答應,後來又拒絕了;第二次是當華盛頓成為總統,帶著主廚黑奴海克力士一起前往總統官邸時,海克力士卻逃走了,這讓華盛頓又差點想考慮買新黑奴,但最後他終於通過人性的考驗,找了一位白人主廚。

1799年,華盛頓在遺囑中,註明124位他直接擁有的黑奴將在他的妻子瑪莎死後得到解放,華盛頓也明白「放生如放死」,為了照顧他們,他還變賣財產成立一個基金,供解放黑奴中的老人的生活,以及小孩的教育。但是瑪莎從未覺得黑奴有何不好,153位屬於她的黑奴,華盛頓無法代替她解放,也無法要求她解放。

華盛頓對黑奴的處置,一方面可以讓我們見識到他信守自我承諾、堅忍不拔的一面,也顯現他面面俱到,考慮周全的一面,但是同時也發現,對英軍絕不讓步,奮戰直到勝利的勇者華盛頓,在黑奴制度面前,竟然直到生命的最後仍然要低頭。

那麼跟華盛頓一起被刻在著名的拉什莫爾山頭(Mount Rushmore)上「四巨頭像」的傑佛遜又表現如何?

早年傑佛遜是個堅決的反奴隸主義者,主張人人生來都有人權,他早年反奴甚至可說到了「憤青」的程度,26歲的他,在奴隸大州維吉尼亞州法院提案人人可以不經審查同意就自己解放奴隸,這法案當然流產了;傑佛遜還打算免費幫一位黑白混血兒辯護,捍衛他的自由權,被法官把案子退件;而傑佛遜還曾拒絕幫一位鞭死黑奴的白人辯護。

1776年,編寫維吉尼亞州憲法時,傑佛遜又洋洋灑灑的寫下「任何人此後在任何情況下,來到此州都不得為奴」,想當然這條又被刪掉了。

才2年後,傑佛遜在州長任內,似乎學會了妥協,但是他不僅僅只是妥協,而是變了一個人,傑佛遜立法規定維吉尼亞州的黑奴不能攜帶武器、不能作證指控白人,沒有主人的允許不可旅行,以上可說只不過是把原本的地方習慣成文化,但傑佛遜還打算新增規定:自由黑人不可進入維吉尼亞州,要是原本就在的,一年內要離開,白人女性若生下黑人小孩者,也一樣要離開,否則不受法律保護,也就是說,默許他們可被抓為奴。

傑佛遜的這些想法可說不僅違背他早年的理想,還簡直是種族歧視,連維吉尼亞州這個蓄奴州都無法接受他的這種思想,所以他想趕走黑人的立法嘗試,跟他的廢奴法案一樣失敗了。

1780年,傑佛遜徵召民兵時,把黑奴也當成獎金的一部分,也一樣完全違背他早年的廢奴與人權主張。

1783年時,傑佛遜又回到廢奴一方,提出:在維吉尼亞州出生為奴隸的黑奴,在1800年以後自然釋放,結果當然是又被否決。

但到了1791年,他要求當時西班牙所屬的佛羅里達歸還逃亡黑奴,1793年他更立了《逃亡奴隸法》(Fugitive Slave Act),賦予聯邦權力追緝全國的逃亡黑奴。

傑佛遜的所有廢奴努力都徒勞無功,顯示他缺乏政治家應有的妥協智慧;而他一下子激進廢奴,當了州長卻立法討好蓄奴者,甚至還提出種族歧視法案,晚年還追緝逃亡黑奴,一方面顯示他缺乏華盛頓的純良正直勇氣,一方面也揭露他在廢奴主義者表相下,其實是個嚴重的種族主義者。

傑佛遜對黑人的偏見可說不下於日後的3K黨,他曾寫下許多認定黑人是低劣種族的言論,譬如說認為他們較笨、臉黑看不出情感、天生就適合被奴役等等,他還認為黑人不可跟白人生活在一起,會「污染」白人,一旦解放了黑奴,要把他們遠遠放逐到新的殖民地去,傑佛遜把黑奴看成是一種疾病,他之所以激進廢奴,有一半恐怕是因為他是黑白種族隔離主義者。

因此,傑佛遜在私下對家中黑奴的處理方式,遠不如富蘭克林與華盛頓,也就可想而知了,傑佛遜一方面在大庭廣眾下主張廢奴,回到家中,他卻不把黑奴當人看,他曾抱怨奴隸管理人對黑奴孕婦要求過高,但是不是基於人權,而是他計算認為,孕婦多生小黑奴(也是財產),收益比要她們作工來的高,完全把黑奴當成牲畜在養。

所以,傑佛遜當然也熱衷於人口買賣,他「繁殖」黑奴很成功,一生只買了20個黑奴,但是出售了約100個之多,即使如此,傑佛遜還是深陷負債,他一生主張廢奴,但他自己的600個黑奴中,卻只解放了2個黑奴,死後他在遺囑中也只解放了5個黑奴,其他的不是被賣掉還債就是當作遺產。

近年來,傑佛遜遭到越來越多的批判,主因之一正是他在黑奴問題上反反覆覆,寫下人生而平等、主張廢奴,卻不解放黑奴,還把黑奴當牲畜,簡直是偽君子,但傑佛遜並非個人特別壞,他的行為只是反映了當時的時代背景。

在傑佛遜之後任總統的麥迪遜,也一樣主張廢奴,也一樣沒有解放自己大部分的奴隸,他解放的少數奴隸中,有一位是跟隨他到賓州開大陸議會的忠僕,後來他就把這位忠僕賣給賓州人,因為賓州法律規定7年後黑奴就自動自由,乍看來感覺很貼心,但是麥迪遜私信透露了他的真正想法,他是因為這個黑奴在賓州感染了太多自由思想,不再適合擔任家奴,才把他賣掉,也就是說,麥迪遜也一樣當了偽君子。

美國一整代最有智慧、最有勇氣、最會立法,最有成就的人們,明明知道奴隸不道德,明明主張廢奴,卻對奴隸問題妥協,日後害美國分裂內戰差點滅亡,如今我們對社會、經濟結構上很多問題,也一樣明知不對,卻總有很多個人與經濟上的理由,推說無法改革,會不會其實是為自己種下禍因呢?這或許值得我們思考一番。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ant7764360
  • 其時美國或許並不團結
    我從筆者的筆調中可以感覺筆者談的美國事一些再上位者
    英國皇室 的美國
    不過這本身非常有爭議
    美國人種複雜,但剛開始移民時難道是這樣嗎
    西方人跟東方人不同
    我想他們的歷史比較多樣性
    因為東方人多半比較家族性
    一塊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