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文章原本刊載於想想論壇,此處為純文字版,完整圖文版請至想想論壇閱覽)




前回我們談了幾位美國開國先賢與奴隸的關係,從他們個人的掙扎,可以知道解決奴隸問題的困難度。

而從巨觀的觀點來看,則是南北差異的問題,於1790年,北方──賓州與馬里蘭州州界以北──有4萬名黑奴,他們大多如富蘭克林的家奴一樣,在各家庭中三三兩兩的零星分布,南方則有65萬名黑奴,大多數如華盛頓的家奴一樣,代代相傳,數量龐大,且是莊園的經濟命脈,又如傑佛遜的家奴,本身就是重要財產,還用來還債。

可想而知,北方要擺脫奴隸制比較容易,南方要擺脫奴隸制則相當困難,傑佛遜曾說,奴隸制是一種病,北方只是表面的皮膚病,所以容易根治,南方則病入膏肓,所以需要耐心。

這個南北差異,在制憲大會上,首先就表現在人口計算方式上。先前各州決定如何分債時,也一樣有過人口計算問題,當時南方州主張奴隸不算是人,北方州要求奴隸要算做人,以互相推債;沒想到,現在眾議院的席次以人口為參考,這下可反過來了,北方州要求奴隸不算人,南方州要求奴隸也算人,以互相爭權。

最後,又回到了當初的荒謬妥協,一個奴隸被算成是五分之三個人。這個妥協荒謬的地方不只是人可以打六折,還有奴隸被算進人口數,卻沒有投票權,以及奴隸的人數打六折加進了蓄奴州以後,這些奴隸反而讓奴隸主的政治權力膨脹了。

但奴隸問題並不是這樣就討論完結,南卡羅萊納州與喬治亞州還要求,要寫明聯邦沒有禁止奴隸貿易的權力。

前面提到,在大州小州之爭時,德拉瓦州代表以打包走人威脅,現在南方州也有樣學樣,兩州代表威脅若不順從他們的主張就要打包走人,讓合眾國無法成立,在這樣的威脅下,北方州竟然輕易的妥協了,羅傑‧雪曼本人非常反對奴隸貿易,但是在此時他卻說若除去「進口奴隸的權力」,對「公眾利益」沒有好處。

美國開國先賢們只想儘快建國,所以不顧基本人權,妥協固然換來一時的方便,但日後南北卻為此發生死傷慘重的內戰,羅傑‧雪曼若死後有知,當對「公眾利益」到底有沒有好處,有一番不同結論。

這時,倒是奴隸大州,維吉尼亞州的代表,華盛頓的鄰居,也是先前的「民主守護者」喬治‧麥森,出來仗義執言,他說每個奴隸主都是暴君,奴隸制度會帶來天罰──真是預言神準──而且奴隸制度還會妨礙藝術與製造業的發展。

妨礙製造業發展?可是南卡羅萊納州代表說奴隸可以促進經濟發展,到底誰說的對?

這件事問日後的林肯最知道,林肯一家就是因為自耕農無力與大奴隸主競爭,陷入經濟困境,被迫搬家,也就是說受到黑奴制度迫害的不只是黑人,還包括廣大的白人自耕農;而日後的南方自從有了養奴隸種棉花這種好賺的錢,資金自然不會投入工業生產,所以奴隸的確對經濟有害,尤其對製造業有害,麥森的看法完全正確,他也可說是「公義經濟主義」──以往認為發展經濟可以不公不義,但是深入研究會發現,只有維持公平與人權,才會有真正的經濟發展──的先知。

但是麥森的正義之言一出,馬上遭到陰謀論抹黑,南卡羅萊納州的代表說,人人都知道維吉尼亞州有最多奴隸,所以只要禁止進口,人人都只能跟維吉尼亞州買奴隸,他批評麥森是偽君子,滿口仁義道德,其實只是在為州的利益代言。

話都講成這樣了,是不是就拉倒破局?並沒有,代表們最後還是妥協了,他們定出了日落條款,本來規定1800年以前議會不得禁止奴隸進口,後來在南方州爭取下,又延長8年,到1808年,加上規定逃亡的黑奴,就算逃到廢奴州,也一樣要抓回去,這下子南方州終於滿意了。

黑奴問題就這樣暫時被拋諸腦後,留給日後的林肯去解決,解決的過程,一樣並非是南北戰爭的武鬥,而是更驚心動魄的文鬥,林肯以堅忍不拔的決心,貫徹政治遠見與智慧,又同時用盡政治手段,合縱連橫,終於完成不可能的任務,這個過程,後來由名導史蒂芬‧史匹伯拍成了奧斯卡獎2項得獎電影「林肯」。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ant7764360
  • 其實這個題項很有意思
    但我對歷史的觀察較為人物性
    所以其時也不是很懂呢
    這種想法似乎有一種傳承性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