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演一個個來了,製作公司正拿一些文件給他們簽,那些來賺個零用錢的可憐臨演,就跟平時一樣,一個字也沒看就簽了,只要能拿到微薄的幾張鈔票就好,年輕人日子難過啊!

導演堆起滿臉的笑,走向主角,說:「先彩排一下?」

「噢,好...」

導演揮手示意主角開始。

 

「如果...如果你很有錢,你爸也很有錢...................」

主角緩緩的說,但是看來忘了接下來的台詞,結果脫稿演出。

「.....你...姐姐也很有錢,你張叔也很有錢...............................」

講著講著,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整個人呼吸急促,結巴了起來。

「張...張叔排廢水排了幾十年了,沒人敢動他,連阿福都只得睜隻眼閉隻眼的,竟然被抄了....」

啊?導演納悶道,他在說啥啊,不過說起廢水,讓他想起前陣子的有間工廠

「姐...姐姐賣個禁藥,竟........竟然也被抄了..............」

啊啊?是講到哪去啦,不過說到禁藥,導演想到先前誤買了一些減肥藥

「爸爸去看習斤,但是習斤不像以前的胡金那麼親切,胡金以前還會安排很多小學生,對爸爸歡呼說『爺爺您回來了』,習斤呢....」

主角彷彿沉浸在另一個世界,講得忘我,這下連導演也被主角牽引了跟著問:「習斤怎樣?」

「...爸...爸爸說.....習...習斤他,不問戰勝,只問會馬...我也聽不懂,我只知道爸爸他非常緊張....」

導演也聽不大懂,只想起了另一個跟馬有關的會

「爸爸很緊張,害我也很緊張,爸爸說要是我們家沒有地位,錢就沒了,我不知道爸爸說的是什麼意思,我只知道...」

接著主角哭喊著說:

「沒有錢我就完了,我頂多靠好大頭兵賞我一個月30萬,但13一個趴就去了100萬,哪撐得住,而且好大頭兵也要退休了。」

導演聽到30萬100萬,算了算,伸了伸舌頭。主角這時歇斯底里了起來:

「爸爸說,要是選不上,沒有地位,錢就保不住,他說,我一定要出來選,但是,我很不想選啊,13也不讓我選,13跟我說我選了她絕不幫忙,而且醫師離開醫院來選舉,這次再出事沒有醫師會救我了,我很怕啊......」

主角突然脹紅了臉,大吼道:

「如果...如果你很有錢,你爸的...一定要保住這些錢!」

  

導演連忙猛拍主角,想把他搖醒,但他卻虛脫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還流出口水,導演連忙關上燈,拉起布幕,免得這個不雅狀況被人拍下流出照片。

接著,他轉頭對助理說:「他狀況不好,先拍臨演...就叫那個貓耳的過來,她先拍!」

助理嘟起嘴,應了聲,往貓耳女孩的方向走去了。

 

(以上情節,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必為巧合)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一直玩
  • 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一直玩!

    整個台北市都要給我一直玩!
  • want7764360
  • 聽來這真是一條要道阿
    沒有他會斷糧嗎?
    但我認為錢不是通路
    是更明白的
    說時在這篇看似他好像很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