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更豐富的內容,請參閱新書《橡皮推翻了滿清》,秀威資訊出版)


「十月圍城」上映的時候,聽到路上有人在聊這部片,他義正辭嚴的說:「要是有機會回到過去,像那麼偉大的人我當然也要挺身保護他!」聞言不覺大為嘆息,如果這位先生知道史實上的孫文是怎麼回事,大概會寧可倒戈暗殺掉孫文。


在對岸,已經有導演干犯大不韙拍攝「走向共和」這樣試圖還原史實的歷史劇(雖然還是有許多戲劇化與對孫文美化的部分),但在以自由與文化自詡的台、港兩地,卻還在渲染錯誤的歷史認知。


我們常說「國父革命十一次才成功」,這句話就有好幾個錯誤。


首先,孫文只發動十次革命,全數失敗,而武昌起義與孫文並沒有關係,他在美國得知訊息時還大驚革命竟然在他沒有參與下成功。


其次,孫文不是中華民國的「國父」,反而差點扼殺民國,當時革命黨人早與袁世凱談妥密約,在辛亥革命發生後,中外都一致認定只有袁世凱才能讓滿清下台並在之後穩定國內情勢,孫文硬要弄出個臨時政府與非常大總統,讓原本談好的差點破局。


也因此,其實袁世凱才是真正的中華民國「國父」,在當年,袁世凱被比喻為「中國的華盛頓」,華盛頓是美國國父,所以「中國的華盛頓」是什麼意思也就很清楚了,大總統之位原本就是屬於袁世凱的,孫文耍把戲把頭銜偷過來再還給他,結果歷史課本反而說袁世凱「竊取大總統」呢!


還有一點,孫文應稱為「孫文」或「孫逸仙」、「中山先生」,不能稱為「孫中山」,孫文旅居日本時化名為「中山 樵」,「中山」是日本姓「NaKaYaMa」,孫是姓,中山也是姓,豈能姓上加姓呢?


孫文是個很幸運的人,幸運在於他「生前失敗,卻在死後成功」。多數台灣人可能不知道,除了國民黨軍隊以外,許多中共的名將也都是黃埔出身,這是因為最初蘇聯援助孫文建立軍校時就是要培養中國的共產黨軍事力量,所以黃埔本來就是培育共黨軍人的溫床(日後蔣介石竟然能從中共手中把黃埔偷過來成為反共力量,實在是相當不簡單的事)。


早逝而沒有涉入國共間兄弟鬩牆的孫文成為國共的最大公約數,其結果,在對岸他成為「革命的先行者」,在台灣則被尊稱為「國父」,這樣的「死後成功」,對孫文本人,與歷史本身而言,實在是相當殘酷的笑話啊。(孫文本人一定是希望能生前成功而非死後成功)


其他的部分寫起來恐怕要成一本專書了,就暫且打住,以一篇趣味小說來作結。

 

---------------------------------------------------------------------------------------------

孫文與神盤

 


話說,孫文經過10次革命失敗,資金耗盡,同志的命也快被他打光了,於是只好赴美,希望能重新募到一些東山再起的資金,但是先前孫文已經賣了一拖拉庫「革命公債」給支持革命的華僑了,現在大家都曉得他是空口嘴砲的詐騙集團,沒人要理他,結果孫文只好在一家中餐廳洗盤子渡日。 

不知不覺的,已是1911年10月10日,這天,孫文洗呀洗的,越想越是窩囊,想到萬惡的韃虜還霸佔著中國,而他只能在這邊洗盤子,就怒不可遏,正當他氣不打一處來,突然發現在一疊盤子中有一個蟠龍花紋的碟子,孫文氣歸氣,倒是還知道分寸,這盤子看起來特別貴,肯定是老闆不小心把自家古董混進去了,「這可得特別小心,不然工錢可賠不夠。」孫文心想,於是把蟠龍盤子拿起來,好好的擦了擦。 

沒想到,一擦之下,盤子卻冒出大量白煙,孫文嚇了一大跳,把盤子放在流理台上,後退了兩三步,那些白煙卻漸漸凝聚了起來,形成一個人形。 

「啥?」飽讀各國雜學的孫文說,「該不會是神燈精靈吧?」 

「噢,那是我哥哥啦,我是神盤精靈。」 

孫文嚇得心理暗罵了好幾聲廣東髒話,不過他反應很快,馬上陪著笑臉說:「精靈老弟,聽說你能實現三個願望?」 

「的確如此,你想許什麼願?」 

沒想到竟然給自己碰上這等好事!孫文立即許下了第一個願望:「我希望革命成功!滿清下台!」 

「沒問題!」 

哈哈,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孫文當天睡了一晚好覺。 

第二天,孫文還是在洗盤子,突然聽到外頭有人大喊:「號外!號外!」 

「什麼號外啊?」 

「中國發生革命啦!」 

「啥?」孫文險些把盤子摔碎,他連忙買了一份報紙,原來武昌新軍搞出了兵變,但搞出這個飛機的人裡頭有個孫武,是之前文學社與共進會共推的參謀長,整件事卻跟這個孫文一點關係都沒有。 

過了幾個星期,更讓孫文吐血的事發生了,這不成氣候的兵變,竟然15省響應,紛紛脫離清廷獨立,看來革命真的要成功了,可是卻是在沒有孫文的狀況下成功了,孫文氣不過,馬上找來神盤精靈興師問罪。 

「你許願說要讓革命成功啊,又沒說成功要在你手上。」精靈摳摳鼻孔說。 

「我不管啦!革命成功怎麼可以沒有我,革命的精神明明就是我宣揚的,我不管,我要當大總統!」 

「沒問題!」 

「啊糟,我不會用掉第二個願望了吧?」孫文警覺道。 

「正是。」 

孫文又暗罵了一堆子廣東髒話,不過這願望至少許的還不差,而且他反正還有最後一個願望可用。 

第二天,孫文就帶著幾個友人匆匆回到中國,當他出現在碼頭,不禁懷疑了一下,各省代表會接受這個一文不名只剩名字有個文的人嗎?不過他想到上個願望很完美(只是他許的太不精確)的達成了,於是又充滿了信心,顧盼自如,所有人看到他這付自信滿滿的樣子,全都認為他在美國募得了大筆資金,於是各省代表考量革命政府最需要錢的狀況下,便以多數票選出了孫文為南京臨時政府的非常大總統。 

可是當投票完,大家滿心期待的問孫文到底帶回了什麼時,孫文答道:「我帶回了革命的精神。」他看到所有人的眼神明顯改變了。 

甚至連同盟會的人都質疑孫文根本與武昌起義無關,孫文革命永遠只會失敗,等別人革命搞成功了,才急著千里迢迢回來爭大總統,實在說不過去。 

而南京臨時政府根本就不是一個政府,別說財庫是空的,命令根本就出不了議會廳。 

更糟的是,袁世凱捎了封信來質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孫文這才知道,原來革命黨人早跟袁世凱說好了,合力推翻滿清後由袁擔任大總統,袁的北洋軍先在武漢把黃興打得潰不成軍,然後突然陣前換將收住不動,也是這個原因,不然他大可讓馮國璋把革命軍一鍋踹了,到時各省也自然見風轉舵,孫文冒出一身冷汗,他連忙寫了封回信,說這是要讓袁世凱不會蒙受篡位的惡名,由小的孫文先當了大總統滅了滿清,再從孫文手中把大總統讓給袁世凱,這樣袁就不會是篡位啦! 

沒想到袁世凱不曉得是太天真還是不想多生枝節,竟然答應了,於是危機解除,但孫文的大總統也飛了。 

他再度找神盤精靈興師問罪。 

「啊你說要當大總統,又沒說要當多久,許願要精確一點。」精靈摳摳眼屎說。 

孫文暗罵了幾百句髒話。他嘆了口氣,心想,袁世凱之所以這麼惡霸,還不是靠著他有武力,要是自己有武力為後盾,大總統就不會被搶走了,孫文越想越是生氣,於是忍不住握拳站了起來大聲說:「我要打十個!」 

「不是才跟你說許願要精確嗎?」神盤精靈說,「你要打十個什麼要說清楚,免得以後又來怪我。」 

「啊?」孫文一時反應不過來,這時突然看到好友宋嘉澍的小女兒正笑鬧著跑了過去 ,只覺心曠神怡,不覺微笑道:「好靚女。」 

「沒問題!」 

「啊啊!?」 

此後,孫文的革命事業還是一事無成,他一意孤行的二次革命敗光了革命武力,讓袁世凱得以完全專制,以至於讓袁產生了帝制的念頭;他受桂系軍閥之邀卻惹火對方,靠陳炯明打跑他們,卻又因太過腦殘到讓陳炯明腦袋斷線終於砲轟他;在生命的最後,他又騙到蘇援建立了黃埔軍校,但若非他死得早,與共黨鬧翻也是遲早的事。 

不過,這一切都無礙孫文以紳士無雙名留青史,因為向神盤精靈許下的願望是一定會實現的... 


(全文完)

    全站熱搜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