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說到,大學時代的我心高氣傲,能讓我服氣的老師很少,柯文哲教授是一個,而林芳郁教授也是我十分尊敬的老師,後來他擔任衛生署署長,結果因為三聚氰胺毒奶事件下台,我不希望這樣一個好老師給人的印象只是「最短命的衛生署長」,或是跟前後任的侯勝茂教授、葉金川都是同屆同學的八卦,所以雖然柯P這次沒有提到他,還是把他放進柯P解密系列裡頭。


前面說過台大教授都要身兼臨床、研究、教學,所以都變成了鴨子,柯P是天縱英明所以三項都表現得很好,林P的話大概就是苦幹型的了,以教學來說,柯P講起課來是笑話連發,而且很多發言十分犀利,絕無冷場,林P就木訥得多,但是他對學生相當有耐心和使命感,在教學的內容中可以很明確的感受到他的用心。


研究方面的成就就不用提了,在臨床上,林P身為心臟外科醫師,平心而論,刀法雖然並沒有到出神入化,但也是很穩定的中規中矩,更值得一提的是,以往台大的薪水較外院偏低(現在也是啦),所以醫師都有收紅包的習慣,以「補貼家用」,唯獨林芳郁期期以為不可,認為收紅包的陋習一定要改掉,所以從自己為榜樣做起一生絕不收紅包,這在醫院內非常有名。


在林芳郁教授的以身作則,與大力推動下,後來台大收紅包的文化就漸漸消失了,不過說起這個收紅包,學問可不小,你以為就把紅包遞給醫師那麼簡單嗎?那醫師鐵定會退你紅包,還堅決表示絕對不收。


那到底要怎麼送?原來要找一家神秘的水果店,付款後,買了一盒平凡無奇的水果,送到醫師辦公室時,醫師還會嚴正的拒收,這時病人家屬連忙說:


「先生(台),這真的是水果。」


「真的嗎?來X小姐,請幫我打開來看看。」醫師請一旁的護士打開水果盒,確定裡頭沒有紅包,於是就很樂意的收下了。


其實,紅包就藏在底下的夾層裡。


醫師為了怕被告,所以先做做樣子,有人證證明沒收錢,才真的把紅包收下來,這種文化也是一奇了。要是趙建銘對這些過去的傳統也「略懂」的話,大概司法就很難抓到他的把柄了。


所以這下明白為什麼過去很多醫院樓下或附近都有水果店了吧......


那收了紅包以後,會不會真的特別照顧你呢?有位教授曾經「真心話大告白」,其實一個醫師手上的病人那麼多個,每天忙死了,哪記得誰有送過紅包誰沒送,紅包上也不會寫名字(不然豈不是留證據害自己),所以對每個病人都是一樣照顧,不會因為有沒有紅包有所差別。


所以送紅包很冤大頭吧?




除了收紅包以外,台大很多教授出名的是對病人很沒耐心或是很大牌,林p也沒有這種惡習。


但是這樣一位醫術、醫德都相當好的老師,卻還是捲入醫療糾紛裡頭。


那是在我實習的時候,林p有一台手術,其跟刀護士,少算了一條紗布,結果紗布就遺留在病人的胸腔裡。


很不幸的是,病人死了。但是並不是因為那條無菌的紗布,而是因為他年紀很大,原本手術前就評估術後狀況不會很好,家屬也知道。


更不幸的是,病人的兩個兒子都是律師。


哈,你有醫療疏失,病人又死了,還告不贏嗎?(雖然病人死亡跟紗布無關,但法官才不會聽你解釋)


一告下來,判賠2000萬元,你說那不是護士的錯嗎? 大家都知道護士賠不起,所以才不會只針對護士,而是緊咬主刀的醫師要負責。


林p就這樣默默的賠了2000萬元。由於他從不收紅包,台大薪水又少,那相當於是他20年的薪水,就這樣賠掉,20年都做了白工。


那時候,林P的女兒,剛好在我實習的病房見習,林P醫療糾紛的事,全院都傳開了,但是好像只有他女兒不知道,那天晚會結束後,她與同學們開心的聊天,還很天真浪漫的說,就是因為崇拜父親,所以才要當醫師,以後也要當一個像父親一樣的好醫師。


我跟我的同學則面面相覷,心想:要是她知道林P發生什麼事,大概就不會這樣想了吧!


事隔多年以後,證明我跟我同學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後來學妹(林P的女兒)繼續當醫師,而且還是走醫療糾紛風險最大的外科,雖然是走整形外科,但是是走創傷重建的方向,的確是繼承林P濟世救人的職志。


當年我記得,她講完志向以後,又說,那天是星期五,平常林P都忙到回不了家,唯獨星期五晚上一定會排除萬難,跟全家一起吃牛排,是每週她最期待的一天,所以她非常開心。


我跟我同學心想,林P八成沒把事情跟女兒講,他才剛把20年的薪水賠掉,回家去以後出錢請全家吃牛排大餐時,還要強顏歡笑,不要不小心被愛女發現異狀......


好在林p的妻子是知名整形醫師林靜芸,所以不至於因為20年薪水泡湯就喝西北風。


但是可不是人人都有個會賺錢的老婆。


「不幹了!」我那天越想越氣,轉頭跟同學抱怨,並且下了一個跟可敬的學妹相反的決定,「醫德好到跟林P一樣都還要被告,賠20年薪水,誰受得了!」我當時抱怨道。


後來,我在畢業後就真的踏出了醫界,林P的遭遇是我下決心的原因之一。


現在醫療糾紛又比當年更頻繁,台大外科從R1到教授無人不背官司,很多同學碰到我,都說我有勇氣,逃得快,一開始我也還頗為得意,後來越想越不對,其實看到危險就逃,根本就不是什麼有勇氣的行為,而是逃兵,不值得讚揚,真正值得讚揚的,是明知有危險卻還留下來服務大眾的人,他們才是真正的有勇氣。


我認為,外界真的要好好思考一下醫病關係的發展,當然絕大多數人都很好,但只要碰上一個「奧客」就會毀掉一個醫師的一生,再這樣下去,大家終有一天「良禽擇木而棲」,那麼我們會得到什麼樣的醫療呢?

全站熱搜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