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的印象中,光緒是改革派,慈禧是保守派,光緒不「硬起來」,被慈禧宰割,這樣黑白分明的「故事」很容易被人接受,但史實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光緒其實一點都不可憐,他身為一個禍國憤青,還得到古今中外的給予正面評價,黑鍋都慈禧揹去了,而他會得到悲慘的待遇,實在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


這一切就讓我們回到百日維新的起頭來看看。


在百日維新期間,光緒頒發了兩百四十幾道改革命令,也就是說平均一天兩件以上,每件都要「速辦」,這樣做,完全滿足了他快速改革的妄想,光緒潛意識以為改革可以靠嘴砲一下就自動完成,之所以不能完成,都是「積習相沿、因循玩解 意存觀望、置若罔聞」的「態度不佳」造成的。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任何一個待過官僚體系的人都知道,當上面的豬頭瘋狂的亂發命令──不論那些命令原本的用意是好是壞──只會讓行政體系全面癱瘓,中樞與末稍分離,光緒顯然沒有這種常識...就跟任何一個「憤青」一樣缺乏實務上的常識。


其實,改革的每件事都茲事體大,譬如說當時的中國要興新學,得從翻譯基礎數學課本開始,這種從零開始重練,是要怎麼快得起來?人才從哪來?錢從哪來?光緒都不管,他只覺得,我是皇帝,我說了算...他沒有硬起來嗎?夠硬啦!就是太硬了才搞砸一切。


當然,他的這種觀念也不是憑空而來,是康有為,「康聖人」,這個嘴砲給他的。康在謝恩摺中告訴光緒說:「改革小變也不行,非大變、全變、驟變不可」,所以要光緒「以雷霆萬鈞之力,所施無不匹靡,使天下移風」這樣改革就成啦!──這種話對憤青光緒來說實在聽起來太順耳了,怪不得龍心大悅。


那康聖人提供的辦法是啥哩?答案是「御門誓眾」──就是大有為的光緒皇帝,率領朝臣,到乾清門前集體宣誓改革,這樣改革的阻力就沒了──哇靠!是「精神力量」!幸好光緒還沒蠢到信這套。從這邊就可以明白康有為是什麼樣的人物。


但光緒發現,湖南開了省學堂與南學會、開礦、行船,湖南能辦到,其他省當然也可以,他不管這些事都是長久以來慢慢積累起來的,只覺得其他省「藉詞拖延」,於是兩江總督劉坤一,和兩廣總督譚鐘鱗,就被光緒嚴重警告...這兩為豈是「保守派」?


康有為認為,只要不同意他的立即改革論,統統都是守舊派。這樣一來,滿朝全成了守舊派,事實上呢?當時連真正守舊到不行的徐桐都上書要求改革,哪來的守舊派?不過康聖人不管,他建議光緒:要學趙武靈王罷了公叔成,學秦孝公罷了甘龍,學彼得大帝,把近衛大臣給宰了...哇靠!


然而康聖人第一個要對付的人卻不是守舊派,而是報自己的老鼠冤,他彈劾許應騤「反改革」,理由是許「反對經濟特科、腹誹朝政,且對新政多方阻撓」,真是說謊不打草稿,因為許向光緒答覆道:經濟特科本來就是他和李鴻章等人議準覆陳的,怎麼可能會阻撓,並且指出新政不干禮部的事,他根本無權阻撓與否,並羅列數十年講求西法的事跡,結果,光緒給了他一個警告了事。


只要康有為看不順眼就叫「反改革」,這事一傳開,還有哪個幹實事的人不討厭康嘴砲?


連原本與康私交甚篤的御史文悌也看不下去,上章彈劾康有為,結果光緒大怒,將他罷官,文悌於是請托慈禧表親禮部尚書懷塔布找慈禧說項,但慈禧表示尊重帝權,不干預。


接著,王照上書,請求光緒陪慈禧遊歷日本,並將改革之名歸於慈禧,懷塔布覺得這建議太白目,留中不發,光緒知道後竟大怒,一口氣革職禮部六為堂官,同時破格提拔王照,賞三品頂戴,四品京堂候補。


其實王照的用意是:調和兩宮,避免發生紛爭。他認為,慈禧沒什麼特別的政治主張。也不反改革,只要不要意圖奪權,且把改革的旗手讓她當,給她面子,她就會樂於全力挺改革。這個想法其實十分正確,不過內容還寫到建議讓光緒陪慈禧遊歷日本就太離題了,懷塔布因此覺得「大為出格」,所以留中,沒想到光緒竟認為懷塔布扣住上書是「欺上瞞下
」,所以大動作殺雞儆猴,其實我想他應該是借題發揮。


王照要是知道結果會變這樣,大概就不會上書了。


接著康有為提出了新官制...這裡先把時間往後轉,在後來袁世凱在慈禧的授意下,也提出過新官制,所以慈禧是反對新官制的嗎?顯然不是,不過再考慮另一件事,就是袁世凱一提出新官制,就被認為是要篡位,那麼康有為此時會被人怎麼看?更別說康黨自己都不諱言此舉其實就是要奪權,但是人家袁世凱日後有兵有錢糧都差點翻船,康黨一票嘴砲憤青能成啥事?


當光緒把新官制問題丟下軍機處,軍機處立即堵死,說不能執行,於是光緒火了,這時就出現了「軍機四章京
」,光緒反正不能任命一二品官員,沒差,他架空他們就好了,改任命一票三四品官員來幹事。這個時候,光緒夠不夠硬?夠不夠自主?夠不夠強勢?夠不夠有機會?太夠了。


但是他是自己搞砸的,怪不得別人,光緒這樣惡搞,所有人只好想辦法凹慈禧出來管事,所以全都成了「后黨」,最後被說成都是「保守派」。


到這個時候估計慈禧也終於發現任光緒這樣亂玩國家會倒掉,所以大概訓斥了他一頓,光緒說起來是個挺孝順的人,並不敢真的反對慈禧,於是寫了密詔,想請大家想辦法修補他和慈禧的關係,他只信任楊銳,請他把密詔攜出,四章京一起幫他想辦法。


這時候,不論慈禧,或是光緒,都沒有什麼政變的意思,慈禧不過是念他個兩句,而光緒被念了以後,想修補跟慈禧之間的關係,並且急於要康有為趕緊滾出北京。


很不幸的,事情一傳到康嘴砲手上就變了樣,他無法接受自己失勢的事實,怪罪慈禧「挑撥離間」,斷然決定發動軍事政變。首先,他篡改了密詔,把內容改成了光緒要康有為找人設法相救──原詔根本沒提到康──然後康有為決定利用袁世凱的兵力。


為什麼會決定要利用袁的兵力,原來康有為曾派人向袁試探,其結果,由於當時康黨正當紅,袁世凱自然百般迎合,康有為就認為袁世凱是「可用之人」,接著,康上書建議光緒召見袁,袁世凱當時是個苦哈哈的下層小官,自然是滿心歡喜,盡量表現出忠君愛國的樣子,接著,光緒給他從外官升成京官,袁世凱於是照官場禮數,寫了封感謝函給康有為,信中
寫道「赴湯蹈火 在所不辭」的官樣客套話...不過他想都沒想到康有為會把這種客套話給當真了。


正如辜鴻銘向張之洞形容的,康有為的作為一一句話形容,「愛國主義是惡棍的最後避難所」,他把自己失去權力,甚至掉腦袋的危險,昇華成是要去救皇上,然後就斷然決定幹大事了,不過在禍事要發生之前,他自己就先開溜了。


最倒楣的還是袁世凱,他莫名其妙被塞了一封「誅榮祿、兵圍頤和園」的偽詔,就算他想幹,他手下的三千人 哪能打得過數萬人,康黨真是愛說笑,更別說袁世凱是榮祿提拔的,跟自己恩人過不去?在官場上,那就是跟自己過不去,一起倒楣的當然是光緒,在他根本不知道的狀況下,他自己就成了政變的主謀。


其實光緒是非常有機會的,就是遇人不淑,碰上了一個只會嘴砲,卻老是想「不一不做二不休,玩大一點」的康有為,但事發後,他不恨慈禧,也不恨榮祿,更不恨康梁,單恨袁世凱一個人,只能說,袁世凱這人總是走挨罵的衰運,而光緒真的是活該。


... 一個小孩子請朋友來家裡玩,兩個人把瓦斯管拔斷了,家裡充滿瓦斯,這時候他的朋友去轉瓦斯爐,結果爆炸了,把他炸成重傷。


損友是自己邀來的,瓦斯管是自己拔斷的,所以是咎由自取,他只是個小孩,可能沒人告訴過他這樣很危險,但是事後,他反省這件事時,不怪自己、不怪損友、不怪瓦斯也不怪火,單怪那個瓦斯爐,如此腦袋不清,那只能說他是活該了...


那麼為什麼一般對這康有為的評價與上述不同呢?這是因為宣傳力量大,康梁失敗逃亡到海外散播自己的說法,他們又有生花妙筆,講久了就變成真的了,康有為晚年據說曾經看到演出戊戌年舊事的戲,裡頭他就是正氣凜然,慈禧當然是大反派,他感嘆台上戲子演出「不知台下有真吾」。當年的鄉民評價都是如此了,何況是後世事過境遷以後。


我說光緒是禍國憤青,禍國與否,其實原本與政不政變無直接關係,光緒親政十年,重用翁同龢,翁打壓李鴻章,臨事又滿口主戰,是甲午戰敗主因;甲午之敗,光緒又想快速變法,最後導致戊戌政變,帝后反目,慈禧謀求廢帝,慈禧一輩子都是洋務的支持者,就只有在戊戌年之後到庚子之間對「洋」反感,其主因不是守舊,而是戊戌政變後西方各國始終堅持挺光緒,不讓她廢帝,累積的仇恨,其結果導致八國聯軍。


這是不是光緒的錯?


把任何一個同年齡的人丟到他的時代取代他,表現大概不會好多少,所以或許沒有什麼對錯,但是事情的確是他造成的,憤青愛國,總是會把國家愛死。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旦
  • 一口氣看完
    論點和一般熟悉的有差別阿

    蠻好奇的
    一般史書會寫得那麼詳細嗎?

    板大是如何整理出各人物的個性和所做的決定?
  • atma123
  • 黑鍋都慈禧揹去了
    ----------------------------
    慈禧董事長身為大清幾十年的實際掌權者,居然有「揹黑鍋」的說法是我看本文最大的驚異點,以下會怎麼評說光绪心中大概有譜了,一句「禍國憤青」」果然比窩囊懦弱無能更武斷有力,「得到古今中外的給予正面評價」,有嗎 ?


    慈禧一輩子都是洋務的支持者,就只有在戊戌年之後到庚子之間對「洋」反感,其主因不是守舊,而是戊戌政變後西方各國始終堅持挺光緒,不讓她廢帝,累積的仇恨,其結果導致八國聯軍。
    --------------------------------------------
    掌權幾十年、活到幾乎光緒兩輩年紀的人,克制不了「不讓她廢帝,累積的仇恨」,殺「五大臣」,向11國宣戰,究竟誰才是最大的憤青?(光緒卻清醒得很)。慈禧對「洋」反感的主因當然不是守舊,她根本是受到端王偽照會的刺激,惱怒洋人逼她歸政光緒這個被自己沒事當橡皮圖章有事當擋箭牌的人。明明自己引禍端,卻要皇帝下罪己詔,說她揹龜殼或許恰當一些。

    戊戌变法的失败除了满洲集团的势力盤根錯結(戊戌政变的雲霧至今沒人敢說他撥清楚看明白),一个就是光绪無实权,政治手段不夠成熟穩健,這我不否認。不過他為何無權?成熟穩健不了政治手段?難道不是慈禧種的禍根?

    如果慈禧知足、安份守己於先帝遺妃,不造成「天有二日國有二君」的雙頭馬車局面,而是讓光緒乾坤獨斷,朝野眾臣唯他是從,讓光绪正常接受皇帝的磨練,行使君權,得到全朝大臣(包括她自己)撫佐,我相信大清會更有作為,不至於讓列強與小人鑽了空。

    慈禧以國母(先帝的妻母)之姿,於公,在甲申年通過撤換全班軍機,布局完成 ,又透過醇王奕譞「敬陳管見褶」、禮王世鐸「訓政細則」確立「母君子臣」。活生生皇帝變跛腳總經理,而且是外聘的總經理,擺明告訴大臣「此君捏我手,朝不保夕」(於私就不贅言了)。天有二日國有二君讓大臣多了一種選擇,一有選擇遲早分黨分派,不團結的國家不敗才怪。國家因此動盪,難道慈禧只是「揹黑鍋」的角色,不須負責?而面對三千年變局的光緒,竟反而成為君權最小的皇帝,這不是憤青而是憋屈。

    文悌於是請托慈禧表親禮部尚書懷塔布找慈禧說項,但慈禧表示尊重帝權,不干預。
    -------------------------
    我記得是慈禧放長線吊大魚,說什麼讓他鬧去到時候收拾,怎麼本文能撇開老太后的心機,居然說她是「表示尊重帝權,不干預」?!況且她說「凡所實行之新政但不違背祖宗大法,無損滿洲權勢,即不阻止,兒可自為之。」她所思所想者還是「祖宗大法」、「滿洲權勢」,我實在無法厚愛。慈禧支持改革又怎麼了? 自此翻案了?

    重用翁同龢,翁打壓李鴻章,臨事又滿口主戰,是甲午戰敗主因;甲午之敗,光緒又想快速變法,最後導致戊戌政變,帝後反目
    -------------------------------------------
    主戰不對嗎?這也成戰敗主因?整體軍隊士氣、組織訓練不需檢討?再說,日本會簡單善罷干休?人家已整經武備就挑你媽過生日時候來,你不主戰他就自動回家了?何況就算避過了甲午,接下來的那年那月日本不會再回來(時到今天證明,他們時時刻刻想回來釣魚吃肉)?
  • atma123
  • 我同意光緒戊戌行事太急,但因此武斷認定「光緒潛意識以為改革可以靠嘴砲一下就自動完成」,我也不以為然。

    (美)何德蘭「慈禧與光緒:中國宮廷中的生存遊戲」:
    「他鼓勵記者對政治發表議論、准許一切人上書言事、分遣宗親去外洋考察歐美的政府狀況、獎勵藝術、科學以及現代農業、下令引進專利和版權法、對發明家和作家予以特別獎勵,表示願意傾聽守舊派對進步和改革的異議,並號召軍機大臣和各省地方當局協助——不,請求他們儘量理解——他在改革的努力當中所要做的事。

    他行動倉促的另一個原因是歐洲列強對他的疆土的侵佔。……作為一名改革家,他也許運用得並不聰明,但中國改革的創始之功不能不歸於光緒。

    差不多就是在這個時候,他開始學英語。…………一天,有個太監前來拜訪我,說皇上聽說各種各樣的學習機構、教育協會、田徑以及其他團體用中文出版了一些書,都是從歐洲語言翻譯而來的。…所以我就把當時我在書院教的天文學、地質學、動物學、生理學以及其他各種各樣科學書籍叫他轉送給光緒帝。….. 我知道別的太監也在訪問負責其他書籍的人。當時所有譯自任何歐洲語言的中文書籍都被光緒買了去。

    那些日子裏,光緒皇帝注意著外國機械方面的每件東西,他對一切發明都感興趣。這方面他跟全部中國人的性格截然相反。他們的臉永遠是朝著後面的,他們的最高願望是能達到過去時代的那種海晏清平,能有他們祖先那樣高尚的品德。………. 所以光緒是第一個身坐龍椅而臉向著未來的人,他主要的目標是擁有和掌握使西方人得以淩辱他的人民的每一種方法。 .......... 我懷疑是否有任何一位中國君主對這個國家年輕人思想的影響之深遠會超過1895年到1898年的光緒。…… 讀光緒所讀書籍的熱潮極為洶湧,港口城市的印刷廠商的供應能力達到了極限。」
    (引洋人的回憶是因為簡單直接,不想看跳過就好。)

    他不是突然腦熱發神經,只靠嘴砲做事,看把他想成和康騙子似的一對惡棍。光緒到底有沒有對康騙子言聽計從,史界無定論。戊戌年間他召見、請益的人不只康,他推動的政策來源也不是只有康,康騙子不是巔倒本末,把皇帝許多政策偽造成是出自他手?

    我也不覺得他可憐,何必可憐。若以「光緒帝的最後書目」來看,他也沒自怨自艾,「他的身體被限制在小小的瀛台,可他的心靈卻早已越洋過海,去尋找國家的出路。」(鄭連根)他忙著憲政之路沒空可憐。

    「因為沒有人確定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也沒有人能保證什麼方法一定能成功,但是在一切都不確定之下,我們還是要做決定,要努力往前走。」(效法達文西 李偉文)

    在其位謀其政,我們無法如神般通透未來,只能盡自己的力量,當一天和尚撞好一天鐘,這是他給我的啟示,至於撞出來的鐘聲恰當否?讓人滿意否?就像那擴散的鐘聲,………

    一代人只能完成一代事。如此而已。
  • ANNIEVAN
  • 慈禧背黑鍋?此言差矣。大家都知道慈禧視權如命,她支持光緒的變法可不是無條件的。如果照版主這樣講,會不會把事情看得太過簡化了?

    光緒皇帝不是神,他的性格當然也有缺陷。這些缺陷從他在甲午戰爭和戊戌變法的表現中就可以看出:他的性情很急躁,他大概是屬於「急驚風」那類的人。但光緒帝在甲午戰爭期間所持有的看法卻是正確的:假如輕易讓日本欲取欲求,那其他那些早在一旁虎視眈眈的歐美列強會不會也跟進,跟大清政府討些糖果吃?而且還是用強奪的。

    因此他主戰,難道這個出發點有錯嗎?

    是有些文章和版主一樣地把甲午戰敗的責任歸咎給光緒帝,說身為統帥的他不懂得指揮,不但不了解前方的情勢發展,還硬是逼著將領往前衝,性急的結果而導致失敗……等云云。

    這樣的說法從這個角度上來看沒有什麼大錯,可是要探討甲午戰爭的失敗絕不能單純地從一個角度去探討,凡舉清朝當時的官僚制度與文化風氣、軍事裝備、教育訓練和平日演習夠不夠紮實,和用兵理論、軍紀鬆散、人們的敷衍了事、逢迎拍馬的心態……等等都是值得檢討的因素。假如真要把這些缺失全部寫出來,那可是會變成像學生論文一般的長,而且離題。

    我並不否認他很性急,就像那句老話:「欲速則不達」。可是別忘了,不論是慈禧太后還是翁同龢,或是其他文人帝師,以他們的知識水平,是沒有辦法把軍事方面的知識教授給光緒帝的。關於這方面的認知,他確實沒有旁人可以發問和學習,更遑論「實地操練」了。在戰爭前夕,雄心萬丈的光緒帝還十分認真地把在康熙時期如何與外族作戰的紀錄搬出來徹底的研究,但他忽略了時空環境的變化已經是「不可同日而語」了,並且他也沒有像他的弟弟們一樣有出國學習深造或考察的機會。

    光緒雖然已親政,但一般的王公大臣心裡都明白,在這位皇帝的背後還有皇太后的鷹眼在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有一齣中日合作的連續劇,我認為劇中的光緒帝所表達的正是這種寫照:他覺得自己就像風箏,不論想飛得多高、多遠都還是擺脫不了那根操控在太后手上的長線。在這種權力依附的選擇上,那些迂腐的大臣們會選擇誰,還用得著說明嗎?

    在戰事的指揮調度上,「多頭馬車」也是一項大忌。可別真的以為慈禧太后是真心歸政,就此啥事都不過問。因此,以大權在握的慈禧為首之主和派和實權有限的光緒皇帝領導的主戰派在較量之下,想也知道哪邊佔優勢。

    戊戌變法和光緒的政治生命可以說是息息相關的。近年來有許多重新檢視康有為在戊戌變法期間表現的觀點論說,在在都指出康有為這個人是很有城府的——他絕對不是「聖人」,而且幾乎可說是個「渾球」。

    至於變法本身,我只能說光緒皇帝在此不但又暴露出他性情急燥的毛病之外,應該還要指出的是他確實缺乏政治的歷練。大家都曉得任何改革都要循序漸進,不是三五年就可以看到顯著的成績的。尤其中國的封建時代已經延續了千百年,想要一夕之間把這些習慣與制度都剔除是絕對不可能的。

    再者,光緒帝對於宮廷內的權力鬥爭如果不是沒有警覺心,就是太過輕忽了。秉性善良、行事磊落的他在用人上缺乏有如雍正皇帝對待異己那般的狠勁與魄力,沒有趁著有利於他的時機擺脫慈禧太后的控制,身邊亦無德高望重權力夠大,可以勸諫光緒放慢腳步,同時能夠絕對忠誠於他,又能受到帝后兩黨的信任而足以擔當協調兩派的策士,所以他怎麼鬥得過老謀深算的慈禧太后?

    過去很多人都認為慈禧之所以發動戊戌政變是因為「圍園殺后」的陰謀,其實真整的原因應該是光緒帝想要重用伊藤博文作為改革顧問。這樣一定會危及到她即有的權力支配,她當然要把光緒的權力收回。而八國聯軍可不是真心的支持光緒帝的執政,這點是版主必須搞清楚的。他們不讓慈禧廢黜光緒,是著眼於他們自己的利益。因為比起慈禧太后那班人等,光緒帝對於洋人和洋教可是寬容、和善許多的。與其讓慈禧得勢、再次鎖國,不如支持光緒帝的開放政策才符合利益。

    庚子拳亂的禍首之一正是那位「大阿哥」的父親端王。說穿了,他也不過是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著想罷了:只要太后大權在握,自己的兒子登上帝位成為定局,那麼他就是全清朝勢力最大的人。而天不怕地不怕的慈禧太后最怕的就是洋人。不論先前這些列強是多麼的「惡霸」,她放任端王的讒言、支持義和團濫殺洋人在先,甚至還殺掉了德國公使,就已經嚴重地違反了國際法 —— 不論當時或是現在,「兩國交戰不殺來使」是個國際都得遵守的原則 —— 進而讓八國聯軍有了侵略的藉口,之後又不自量力的一口氣向八個國家宣戰,這也算是光緒帝的錯嗎?

    光緒帝頭腦可是比被權力慾望沖昏頭的慈禧還清醒的很,在甲午戰爭時他主戰,是因為要維護國家的尊嚴,而且事實上當時北洋艦隊的武力並不比日本聯合艦隊差;八國聯軍入侵前夕他卻主張講和,是因為他知道光是靠著這一群沒有受過軍訓又手無寸鐵的義和團去攻擊擁有強大火力的八國列強,如此有勇無謀的蠻幹,根本就是讓無辜的民眾白白送死,無濟於事。

    至於袁世凱這個人,撇開人們普遍對他所持有的成見,單單就他的本事來說,他的確可以成為光緒皇帝在改革道路上的最佳搭檔。光緒很想要在短期內就看到效果,但袁世凱卻清楚的知道改革要穩紮穩打,幾年之後才能看出成效。

    說實在的,光是他有辦法在慈禧面前說出大約是光緒對於革新觀點想講,又不敢講的見解,讓慈禧太后毫無反感地接受,而且在他自己的管轄區域內是所有實行新政最有成效的地方這兩點上,就可以看出他的施政能力。

    可惜袁世凱也是個有野心的人,他一直都是戴著假面具在帝后兩派人馬之間斡旋的(戊戌政變的導因就算不是因為他直接造成,版主也不能就此當他是好人)。然而這張假面具卻在在清朝滅亡之後幾年就徹底撕毀,做了半年不到的皇帝。或許他真的沒有皇帝命,不久就因為遭到眾人的反對而病死。

    「權力」這個東西對於這些人來說,還真是個致命的吸引力呀!只有光緒帝在他們的眼中或許是個「怪人」:只要有助於國家的強盛,就算自己的權力被削弱,甚至消失,又有什麼關係?

    假如慈禧太后有如孝莊文皇后一般的盡全力輔佐光緒,適時給予他一些意見、支援與幫助,那麼清朝與各列強的互動也許可以更和平、溫和的手段解決,甚至不會發生。可惜前者的支配慾望太強了,我想她還巴不得光緒帝是個遊手好閒、隨時可以任由自己擺布「白痴」呢!
  • 訪客
  • 引用內文:
    當光緒把新官制問題丟下軍機處,軍機處立即堵死,說不能執行,於是光緒火了,這時就出現了「軍機四章京」,光緒反正不能任命一二品官員,沒差,他架空他們就好了,改任命一票三四品官員來幹事。這個時候,光緒夠不夠硬?夠不夠自主?夠不夠強勢?夠不夠有機會?太夠了。

    光緒親政後朝政大權仍然大半集於慈禧之手,這是很多史學專文中都能證實的事情,要反駁這點理應拿出強力證據,而非以兩三個問號帶過。就我能理解的事實是,光緒在此時掌握的權力再怎麼粉飾也算不上自主,更不用說強勢了。

    這篇文章刻意忽視了慈禧的錯誤決策對大清造成的禍害,並試圖把甲午戰爭漢庚子拳亂等事件的起因硬是和光緒做連結,這點是我無法苟同的。史學不同於文學,文學可以任意創作,但史學討論的是真實存在過的人物,是很嚴肅的學問。

    我不知道憤怒青年該不該參與政治,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憤怒青年在年輕氣盛的當下,最好遠離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