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電子情書」這部老電影,30世代的朋友應該都還記憶猶新,這是我們的年代膾炙人口的愛情電影。當年的梅格萊恩還甜得像蜜一樣,現在已經「人事全非」,而湯姆漢克倒是沒什麼變。

在「電子情書」中,梅格萊恩經營的獨立書店,面臨湯姆漢克在附近開設大型連鎖書店的存亡之秋,戲中有一齣經典橋段,那就是湯姆漢克接受記者訪問,他發表了一段非常得意的演講,結果沒想到經過媒體斷章取義,當場把他剪接成了超級惡霸,當他看到新聞報導時差點從跑步機上摔下去。

不知道陳為廷同學是否有同樣的感想?

諷刺的是,在「電子情書」中,媒體之所以「抹黑」湯姆漢克,那是因為媒體站在弱勢的獨立書店一方,希望平衡獨立書店相對於大財團的劣勢──而片中獨立書店也是上街訴求的一方──因為老外認為媒體是崇高的第四權,天生應為弱者發聲。

但到了台灣,嘩,媒體卻擁護位高權重的部長,保衛他們的財團老闆,而反過來鋪天蓋地的對付一個手無寸鐵、無權無勢,大概身上也沒幾毛錢的區區學生。

從報紙、電視到電台,無數媒體忙著幫學生扣上「沒禮貌」,有的還肯斷章取義一下,有的連斷章取義都不用。

我寫影評很久了,我只知道基本的禮貌是,當要評論一部電影之前,最起碼要好好的看過一次那部電影,如果連陳為廷的完整發言都沒聽過,就斷定他沒禮貌,那就好像是不看某部電影就說它是爛片一樣,這種行為恐怕才是超級沒禮貌。

陳為廷同學或許應該高興,因為媒體群起對付他,大概表示他是比部長還重要得多的大人物。

陳為廷同學也或許活該,誰叫他沒錢買下媒體就敢發言,或許他以為有網路,就可以免於遭斷章取義,真是太天真了,批評他沒禮貌的人之中,有幾個會去看完他的完整發言?別說凡夫俗子,就連一同反旺中的張大春先生,也誤信新聞,而以新聞報導為基底來寫了評論。

很多人批評陳為廷同學太不成熟、不懂政治、不夠小心,以致於被人抓到把柄,或是模糊了焦點,我贊同,我不會說「他只是個學生哪!」這樣的話,的確,陳為廷同學真的太傻,他應該等到有權有勢才來發言,到時哪個媒體敢作對,就讓它無法上架而破產,或把它買掉,還可以出一整本《噁之中心》之類的書暢所欲言,不怕被斷章取義,還可以把書放到報紙頭版,買下書店平台,讓大家都看得到,看誰敢抹黑他?

這次的國民禮貌事件,也讓我想起一樣膾炙人口的安徒童話故事「國王的新衣」。

故事是這樣的,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極熱愛打扮外表的國王,他每天都要穿新衣,最後再怎樣的設計也不能滿足他了,有一天,來了兩個騙子,聲稱能做出全天下最美妙的衣服,他們說,這種神奇的衣服,只要是無用的蠢材都看不見,國王大喜過望,重金禮聘他們。

於是兩個騙子就開始在空空如也的織布機上假裝織布,在空空如也的裁縫台上假裝裁縫,大臣去視察時,什麼都沒看到,怕顯得自己是無用的蠢材,於是紛紛誇讚布料有多美妙,而當騙子呈上空空如也的「新衣」,國王當然也什麼都看不到,但是大臣都這樣說了,他怕自己是無用的蠢材,所以也說衣服很美妙,而欣然「穿上」,並決定穿著件「新衣」遊行示眾。

所有的臣民看到國王全裸,都驚得說不出話來,但是他們都怕自己是無用的蠢材,所以都不敢說話,就當兩個騙子的計謀就要得逞的時候,突然有個小孩子大笑,說國王根本沒穿衣服。

一開始,旁邊的大人連忙阻止小孩子,說他不能「沒禮貌」,但過不久接二連三的開始有人大笑國王沒穿衣服,最後終於所有人都知道國王才是被騙得團團轉,還裸體示眾的超級無用蠢材,於是全數大笑,國王也發現了,羞愧的趕緊躲回王宮裡。

一個沒禮貌的小孩拯救了整個王國。

每個人都聽過「國王的新衣」,長大了卻忘了?當媒體、政府、學校、成人都沒了基本的風骨,為了一點錢就聽命於人,什麼沒尊嚴的事都肯做,卻敢要求別人的禮貌,或是趕緊罵一下學生以維護早已被放棄的自尊心的時候,那麼大家都穿著國王的新衣。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訪客
  • 陳同學應該也學到一點"教訓"了
    相對弱勢者就該演出弱勢的戲碼
    最好加個痛哭流涕~
    只能說比起政治人物的城府...
    口胡~還未夠班啊!
  • 01way
  • 而且一堆佔據偏頗媒體版面的傳統儒教文人疾言厲色跳出來撻伐學生,真是超幹的。
  • 也只能靠網路「平衡報導」了

    普蘭可 於 2012/12/05 14:07 回覆

  • 訪客
  • 我也覺得陳同學的演說只有不及格的20分
    如果是我, 會在台下醞釀眼淚, 上台立刻狂哭, 並說,
    對不起, 我太愛台灣了!
    部長, 您知道嗎? 我認真讀書,家世清白,手無寸鐵看到鎮暴警察時, 是多麼的震驚!
    我們愛台灣, 是手無寸鐵的乖學生, 沒前科沒被校規處罰過, 只是擔心台灣會被中國的勢力影響而漸漸集權化
    您也有孩子, 相信您會願意給下一代更好的環境, 所以媒體不能走回頭路, 獨霸就有壟斷資訊, 影響自由社會和自由市場的危險, 台灣的前途會黑暗, 回到白色恐怖的時代
    我相信您的睿智會支持我們, 台灣萬歲! 萬萬歲!! 謝謝葉委員給的機會, 也謝謝您的聆聽!(90度鞠躬)


    陳同學完全沒準備就上台,語無倫次, 誰在乎部長偽善? 這世界誰不偽善? 部長換人做也可以, 陳同學英雄主義式的大聲公出演, 浪費難得的好機會, 唉! (我超討厭旺中但不希望陳同學和反旺中畫上等號)
  • 他只是個學生,不要苛求太多囉,我們當然可以講得比他好,可是,我們並沒有站上台去講......

    普蘭可 於 2012/12/05 20:49 回覆

  • 訪客
  • 那是因為根本就不用太需要站出來...

    等到你手中的搖控器都只能買旺旺牌的再站出來也不遲,再者對面這樣控制媒體有什麼效果嗎?我實際住在對岸感覺也沒什麼效果,CCAV演他,人民管它的..

    再回到他的訴求上,光是一個非法集會的帽子扣下來就能讓他們吃棍子了,沒被打算他們好運,況且學生乃至社運本來就有不可預期性,預先配制警力是合情合理,老實說當警察也很可憐,off duty 要被call去那待命,警察也是千百個不願意站在那的

    念私立大學,有學貸要打工,不能來遊行,所以部長要道歉,這邊不討論,討論正面一點的:

    教育應該是隨時歡迎人去學校找尋答案的地方,教育也不是應該是限制你幾年就要念完的地方,強的可以1年,早出社會為生計沒辦法的可以用好幾年慢慢完成,甚至工作上又傑出表現的可以直接用考核的方式給予相同學歷,所以陳同學應該先問問他的教授,清大是可以歡迎任何人去尋求解達尋求突破的地方嗎?即使我沒考到

    至於說謊 部長算是說了謊沒有錯...就不討論了
  • 訪客
  • 補充:由此事件看出真正要關心的不是啥旺旺,巨獸壟斷,而是這些已經存在的媒體習以為常的扭曲實事斷章取義的現像
  • 的確是如此,一開始報導的聯合報並非旺中,連立場與聯合報相反的自由,最初報導也跟聯合報類似,為了聳動而扭曲事實,媒體尚未被旺中壟斷,已先被虛偽壟斷,我想這才是這個事件之所以引起這麼多關心的原因

    普蘭可 於 2012/12/07 02:02 回覆

  • mtl
  • 體制內的優勢者都要求凡事照體制來,國民黨立委席次多,提任何案必過,當然希望任何法案都馬上表決,舉完手就不要再生事端去遊行,如果民眾不給在野黨"沒禮貌","暴力","癱瘓議事"的空間,執政黨就完全不用妥協
  • 訪客
  • 回 MTL : 這就是要付出的代價...

    唯一的問題是:他們能犧牲多少?當同伴或是不相干的人為此犧牲,有人能夠
    給予交代與補嘗嗎?當在衝撞體制時,有多少無辜的人會被牽連?誰能說服
    他們,跟衝撞者站在同一線?

    在沒有覺悟之前都是鬧劇一場,且得不到大眾支持
  • mtl
  • 恕我直言,在意自己是否犧牲,是否得到補償的人不該也不會加入對抗體制行動,那是留給心裡燒著正義,公義,利他之火的人做的
    歷史上成功的社會體制變革都牽連無辜,看過那麼多例子的我們不見得要完全仿效,不牽涉路人,丟石塊不丟 Molotov 雞尾酒,推擠程度的衝突是可以接受的
    沒有任何革命或推翻體制是先有計畫或一開始期待民眾支持才執行的,國家掌控的媒體會醜化這些人,跟 Martin Luther King 齊名的黑人民權領袖 Malcolm X 就說,"如果你不小心,媒體會讓你恨被壓迫者,而讚揚壓迫者"
  • SEAL_a5
  • 正義之火不能吃飯,這就是現實,我自己曾經也在大陸太多管閒事自己以為正義,想要對抗惡性譴散企業的不公,但是冷靜的分析後,我妥協了,為什麼,因為正義不能當飯吃,每個人家都有老小要養,誰會願意跟你一起被法院隨傳隨到?還要自己花時間搜證?還是說我可以把大家養起起來讓他們無後顧之優來跟我一起對抗?我也做不到,所以我妥協了

    所以補不補償的問題不是用來問跟隨的同志們,而這是發自自己內心給自己的問題,不然跟塔利班有什麼分別?叫別人去犧牲很容易的

    所以歷史上的例子會成功的大部分共通點是:我們已經別無選擇了

    當大部分人還能夠自己決定自己選擇時,我不認為用這種激進手段會有效果,甚至還會招至反感,霉體也是整個政治演藝公會的一員,為什麼他可以這樣有恃無恐的去攻擊陳同學?您可以想一想..

    現在的階段很像直銷,你要如何賣你的產品?用什麼方式行銷你的理念?
    如果有人拿棍子逼你接受他們家的產品?你會買他帳嗎?

    所以我開頭才會說等到你手中的搖控器都只能買旺旺牌的再站出來也不遲




  • 其實陳同學的做法我認為是理性的,他只是發言,沒有打人也沒有砸毀任何東西,更沒傷害誰的生命財產,我想這是之所以他受到很多支持與聲援的原因,也是為什麼清大要轉彎再道歉,媒體也灰頭土臉的原因。

    我其實不大認同革命史觀,恐怖份子式的革命的確不會受到認同,這點我在新書《橡皮推翻了滿清》裡頭有詳細的史實描述。所以基本上我是贊同溫和改革。

    但是這不代表什麼都不能說,清末的立憲派士紳力量,不喜歡在街頭刀光血影,但他們一樣會集會,並連署抗議,或是以當時新生的議會發出彈劾。

    直到他們認為一切合法的手段都無望,才在辛亥年倒向革命陣營,我想我們都希望事情不會走到那個地步,而可以在國會解決就好。

    普蘭可 於 2012/12/08 16:51 回覆

  • mtl
  • 當年野百合學運讓萬年國代下台,好像也沒有人被逼到別無選擇? 當年沒有網路,三台跟報紙全是挺國民黨的,資訊來源比現在更壟斷
    你有老小要顧,是你的自由,這些人也沒期待你的付出,just stay out of the way,等他們成功反壟斷,你再去享受就好了,不用感到可恥,大多數台灣人都這樣,台灣的民主得來太容易了,絕大多數人都是旁觀者,甚至加入一起罵,等禁忌一一倒下後才 jump on the bandwagon
    等遙控器都只能買旺旺牌,是不是太晚了一點? 那時才變革就一定要見血
  • SEAL_A5
  • 國代的事我才疏學潛沒有研究,所以我沒辦法跟你交換看法,請見諒

    我一直再提的是一般人對這類事的看法,所以在行事之前,同學們是不是要更小心準備與心裡建設?然而本次事件演變似乎完全失焦,我看過很多種解釋,也有從經濟學的角度去看,雖然我看的一知半解,都不太認為旺王能囂張到那裡,因為選擇在我們身上

    我書讀很不算多,我曾經一度是被教育放棄的那一類人,但我用詞已經很注意減少"你"字
    "你有老小要顧,是你的自由,這些人也沒期待你的付出,just stay out of the way,等他們成功反壟斷,你再去享受就好了,不用感到可恥"

    老實說我覺得這樣很有針對性

    我從來不認為自由是免費的,該打的時候後我也不會手軟

    問題是在於霉體不是生活必需,且現在有網路,懷疑台灣也有GFW也有讓你翻牆的,需要流血嗎?需要激進嗎?雖然我不知道同學們說只好用"激烈"一點的手段是"激烈"到那去

    剩下留待年輕的同學自己尋找答案..

    我的熱血還是留著去扁境外人事好了
  • Seal_a5
  • 回版大:我覺得他給我的感覺不是言語上的是支體上的動作...

    那種舉指好像要跟對方"輸贏"的感覺...

    當然這也只是我個人的感覺,也許我比較敏感
  • mtl
  • "反正報紙電視被壟斷,還有網路,沒必要大驚小怪",那等到網路 ISP 公司也被壟斷了,你就會站出來反對,還是繼續"反正還有地下電台"? 地下電台被抄了,反正還有人言?
    今天服裝市場統一不賣黑色,反正還有綠色可穿,明天不賣綠色,反正還有紅色穿,紅色也禁了,還有白色穿,哪種顏色是生活必需品了? 哪種顏色被禁,才是踩到你的紅線? 為什麼不在打算禁黑色時就 push back?
  • 同一樓上
  • 等到全台灣媒體只剩米果牌,你只要說說什麼話惹米果王不開心,然後發動全部媒體圍剿你,或是每天二十四小時跟大家說六輕延年益壽,你才想要來反對嗎?
  • SEAL_A5
  • 因為接處的人多了, 有軍,有警,也有奇怪的單位的人,現在臺灣社會的發展早已不是像過去一樣,不是所有人都是政府機器的打手,尤其是軍警很多都是職責所在罷了

    他們也不是很願意站在政府與民眾之間,能的話最好不要去為難民眾,尤其是警察,認識不少有為熱血的警察,願意跟我們聊戰術與執勤方面的東西.

    我所謂的沒必要大驚小怪是,你提的東西以上都還有市場機制的存在,市場與銷費者可以用選擇權去淘汰..當然政府強制介入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但如果你覺得政府有強制介入那就請提供給不材小弟我證據,讓證據說話勝於在這邊辨證,如何?



  • 政府在整件事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千萬別以為這是「自由市場」,壹傳媒之所以要賣,是因為壹電視虧損,壹電視虧損不是因為節目不受歡迎,而是因為頻道分配權在政府手中,同時政府規定有線系統業者一區一家,而系統業者已經被壟段,在這樣的狀況下,壹電視被非市場因素封鎖無法上架,才會虧損。

    如果打從一開始就是自由市場,壹電視恐怕已經逼的中天收視率降到谷底了。

    普蘭可 於 2012/12/10 02:33 回覆

  • seal_a5
  • 以下是幻想:

    再次聲明以下是幻想:

    當米果沒什麼不好,人民當記者被北韓抓了會有前總統幫你出面斡旋,看不完的好萊屋,聽不完的 billboard,在海外被當人質抓走會有整個 Join Special Opearion Command 在想辦法把你救出來,船開到索瑪利亞有艦隊護航,不顧長官命令身犯險境救人可以得國會榮譽勳章,辦公室有一個奇幻通道..總總的一切

    最好米果把我們買下來
  • mtl
  • 媒體能適用市場機制的話,為什麼賣不掉的米果報能一直印,公認銷路最好的蘋果老闆反而先退出市場,要賣給米果報老闆? 因為米果報的財源不在銷量跟廣告,而是大老闆用這個當祖國傳聲筒,讓他好做祖國市場生意,你否認嗎? 那請解釋市場機制下為什麼米果報活下來?
    政府不能迫使媒體聲音單一化,但必須在媒體聲音趨向單一化時介入,美國湖泊有外來亞洲鯉魚吃掉原生物種問題,政府放任"市場機制"不動手撈出,其他物種通通完蛋是唯一的結局
  • 訪客
  • 那是因為壹傳媒的本質"一家走中立八卦路線的壹傳媒,假如因為幕後老闆換人而要改走親中國路線的藍色市場,則必然新壹傳媒得失去部分既有客戶的盈利"

    這部份也算是媒體的"天敵"

    有興趣你可以看看 http://yuyulaw.info/?p=1298 元毓說- 略談旺中投資蘋果日報案
    以上節錄是出自這的,有興趣你可以看看

  • mtl
  • 看完第一個問題: 元毓是誰? 為什麼我要聽他的? 也不敢開放回應
    第二,讓各種聲音都有發聲的管道是民主國家的基石,為了保護這基石,自由市場原則不適用,這文完全不考量這角度,把媒體當一般商業對待
    各國政府都防止某一財團的媒體獨大,美國媒體大亨 Murdoch 之前想買下英國一家 Sky TV 電視網,要經過英國政府同意,不過還沒結果前就爆發收買官員竊聽案,併購成為泡影
  • 訪客
  • 因為那是他家他有權對他家的地方做規範..如果現在版主要我住嘴那我也會從善如流..

    相同的學運是什麼?你又是誰?陳同學又是誰?一般大眾為什麼要聽你們的?這又回到態度問題,要如何行銷理念?

    你說的沒錯他的文是只從一個角度去看,從不同的主張立場中可以找到相應的武器去對付目前的局面..
    我並不是讚成"霉體"壟斷,我一直主張的是不同階段性的有不同的處理手法,該溝通就溝通,該軟就軟,該硬就硬,如此而以..

    一開始就把王牌出盡,最後手段都拿出來,我覺得相對應目前的社會發展程度這樣不會比較好
  • mtl
  • 你引用他說的當根據,想必是什麼有對此研究的學者,結果大失所望,不敢接受挑戰的就沒當一回事的必要了,我論證都有現代跟古代作依據,不是自我感覺良好
    滅火是看火星一起來就滅容易,還是真燒起來再去滅容易? 哪種媒體被壟斷了,才是踩到你的紅線? 如果網路 ISP 被壟斷你就會站出來作陳同學作的事,那你怎麼說服其他還覺得"安啦,還有地下電台聽"的人,行動時機就是現在?
  • SEAL_A5
  • 這不是挑不挑戰的問題,他有e-mail有留言板你想去戰可以,你可以自己去找他溝通,那是你的自由,人家接不接受那也是他自由,但這不是我的重點,重點是他有提到或許可以當做是抗衡的看法

    一開我想講的也只是希望能理性理性就理性的去爭取,引起大眾的注意與支持,大部份人不是你的敵人,執勤的人也不是,你從我的主張中那一段文中認為現在去抵制米果是不當的行為,是錯誤的?

    但你似乎就是認為我這種看法的就是只是坐想其成,毫不關心,支持壟斷,等到火燒屁股才急..

    同理對於你給我的感覺也無法說服我,為什麼人家不注意你,你就要拿"激烈"一點的方法?而不是去想想自己在理念的傳達上出了什麼問題

    既然這樣也沒什麼好討論的就此打住
  • 欣賞影評
  • 又是一個認為「他只是個學生」…
    其實早是民進黨青年軍多年的戰將了!(2010年也就擔任很多場民進黨大型活動的召集人)
    而這個學生聯盟看得到的檯面上幾位也都是…早就是
  • 路過
  • 「沒有打人沒有…所以是理性的!」???
    請思考一個問題
    (如果他是一個單純的學生)
    在我們「愛的教育」「嚴禁打罵」教育制度下…培養的學生。
    這個學生為了達到他的訴求為了他的抗爭,卻用他受教過程中禁止別人對他們的做法,去向他的師長尊長辱罵,以求達到他的要求……這是對的嗎?
    有人說,他是官不是尊長!?
    連路旁老人我們也都該尊重,怎不是尊長
    況,他是備訊作證,不是質訊,也把自己立場混淆!這該是他在政壇打滾多年的職業病吧!

  • 訪客2
  • 說真的其實我其實不在意陳同學的背景
    只在乎他的訴求是否合乎我自身利益
    歷史上幾乎沒有沒有後盾的死老百姓對上位者抗爭成功的例子
    即便人民慘到都在啃樹皮也是要有人給他們一點吃點東西才有力氣拿傢伙殺到王都
    所謂理想的的民主政治其實也是利益團體間看誰比較會號招(講難聽一點就是洗腦)鄉(選)民(票)的比賽

    老毛靠蘇聯打翻國府 美國獨立靠法國推了一把 發動法國大革命的第三階級也有不少有錢的地主富商 女權運動有陰謀論說背後有洛克斐勒等集團資助 前陣子美國SOPA法案抗爭鄉民的背後也是有估狗這類資訊產業撐腰 54 64等學生運動背後也都有有力勢力故意放任和支持

    如果陳同學真的只是單純無黨無派的鄉民我想不要說進立法院備詢
    能不能上在新聞版面上閃過一角都是問題
  • 悄悄話
  • 訪客
  • 陳為廷同學:

    一個知道你而你不知道他的人冒昧給你寫信,你會感到驚奇。也許你還沒有意識到,你已經是兩岸三地的知名人士了,當然,我更希望你是一個真正的政治家,而不是一個政治明星。

    這次你被北京拒絕入境香港參加七一遊行,固然因為你是一個“境外邪惡勢力”,但是,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是:你的身份是學生,假如你是一個有影響力的台灣政治人物,北京不但不會拒絕你,還會請出八人大轎來統戰你。因此,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如果你是有權力的台灣政治人物,你也可以拒絕北京的官員,比如張立軍入境台灣,理由同樣是“台灣境外的邪惡勢力”。

    每一次的社會運動,都會產生出一些站在浪尖上的優秀人物,或者用常話說是“時勢造英雄”,而今天的陳同學,就是這樣的一位。不過,如果時勢造出來的英雄,不能繼續去造時勢的話,這個英雄就只是一個在長空划過的流星,一下就消逝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我更希望你是一個真正的政治家,而不是一個政治明星”的原因。

    一個站在浪尖上的人物,受到周圍熱烈環境的包圍,受到人們的熱烈追捧,很容易就忘記了自己是什麼,自己該做什麼。而一個真正地懂得surfing的人頭腦清醒,他們不會被潮流卷着走,而是駕馭着潮流。這就是政治家和政治明星的區別。

    台灣畢竟還是老人政治占多數,台灣太需要像陳同學這樣的年輕一代的政治家了。要成長為一個合格的政治家,還需要許多的學習和歷練。因此,無論你參加多少社會運動,但仍然不可以放棄學業,請看看台灣所有的政治人物,沒有一個是在學業上失敗的。要做這樣的兼顧,你會很辛苦,但是世界上從來就沒有一條路是平坦的。

    香港人參與支持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台灣沒有拒絕他們入境,相反,陳同學要入境參加七一遊行,就被拒絕了。這就是今天香港和台灣的區別--------冰火兩重天。

    站在陳同學的角度看,今天的台灣,還有許多不公正不民主的地方。但是今天台灣人爭取的是一個更美好的明天,在今天的香港人看來,這還是一種奢侈,因為今天的香港人還談不上爭取一個更好的明天,他們做的只是保衛他們逐漸失去的東西。因此,我相信許多香港人很羨慕陳同學能生活在台灣這樣一個社會裡頭。

    以上僅僅是一個過來人的一點肺腑之言,愿與陳同學共勉。

    George Wong
    民國103年七月六日 於舊金山
  • 性騷擾
  • 結果證實了所謂偉大的學運領袖-陳XX-只不過是個有性騷擾癖好的色情魔.....是他在利用學運發洩他的慾望,還是利用學運來增加他的知名度,好方便繼續騷擾!如今看來學運不過是他的登龍之術而已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