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瑞士同盟從一坨無腦鄉民,經過不斷的改造,逐漸成為高度精密的軍事組織,而軍隊的人數也隨著盟邦的擴大與軍事組織成熟化而增加,如今瑞士同盟不再是每次都小家子氣的派個一千人然後拼爆氣,而是一舉丟出上萬人來打正規軍事作戰了。


在這種狀況下,實在不能再叫他們是鄉民無雙,而是標準正規作戰了。


當瑞士已經完成了當時最先進的軍事改革,歐洲世界除了苦主奧地利以外,還對這點一無所知,他們只知道瑞士鄉民特別驍勇善戰,不知現在鄉民已經進化成軍事機器,於是很快就有犧牲品送上門來了,這個犧牲品就是可憐的勃艮地大公「勇猛的」查理,他是「好人」菲立普之子,這個「勇猛的」英文是「Bold」,不過鑑於他的表現,我看這個「Bold」與其翻成勇猛,不如取另一個意思,翻成「恐固力」查理比較對。


事情要從勃艮地戰爭講起,話說「恐固力」查理可說含著金湯匙出生,當時雖然百年戰爭已經結束,不過勃艮地仍保有南北兩大塊領地,包括法蘭德斯、低地國、布拉本,盧森堡、南方...用講的太麻煩了,直接丟圖一張看了就知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8/8d/Karte_Haus_Burgund_4_EN.png


查理一直推行積極的擴張,話說你要擴張的話,要不就學個「遠交近攻」,不然也搞個什麼「連橫」來各個擊破,但查理卻是每個人都惹,搞到本來是世仇的鄰居都聯合起來扁他,這不是「恐固力」是什麼?所以整場勃艮地戰爭與其說是瑞士英雄無敵,不如說是「恐固力」腦殘無藥救自滅戰史。


本來勃艮地的主要擴張目標是拿下洛林(Lorraine)與阿薩斯(Alsace),這兩個地方真是火藥庫啊XD,總之本來跟瑞士同盟沒啥多大關係,又怎麼會跑來找死呢?


事情的起因是1469年,哈布斯堡的奧地利大公西格蒙德(Sigismund,跟之前盧森堡家族的匈牙利王、日耳曼王、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西格蒙德同名,不過不是同一人喔)突發奇想,話說這些叫西格蒙德的人似乎都慣用奸計,他想說阿薩斯勃艮地也要,又黏著瑞士,很不好守,與其變成夾心餅乾,不如乾脆把阿薩斯送給「恐固力」查理,交換條件是要「恐固力」去打瑞士同盟,這樣一來兩敗俱傷,豈不美哉?


沒想到「恐固力」很開心的收下以後,卻忙著在別處擴張地盤,根本沒去打瑞士,這下西格蒙德真的歸懶趴火,不過「恐固力」卻也同時惹到瑞士同盟,因為他對巴賽爾(Basle)、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米盧斯(Mulhouse)進行禁運,結果這三個城市只好向伯恩求助。


「恐固力」還沒查覺到自己已經一次惹到兩個本來是世仇的傢伙,1473~1474年,他出兵到北萊茵的科隆大主教領地,包圍諾伊斯(Neuss),想把這塊地併進自己的領地,結果被帝國援軍趕跑了,吃了一鼻子灰。


這時,奧地利的西格蒙德已經看穿這個傢伙「恐固力」沒藥救,一點都不期望他來跟瑞士同盟互相殘殺了,反而是政治180度大轉彎,跟瑞士同盟簽了和約,既然跟瑞士已經和好,就沒必要再以阿薩斯為報酬請勃艮地攻打瑞士,於是西格蒙德要求買回阿薩斯。


沒想到「恐固力」不但不覺得自己收錢不辦事很羞愧,還「吃進去的豈能吐出來」,大剌剌的拒絕了,於是西格蒙德真的火了,這世界上凡是想得罪西格蒙德的人下場都會很慘,你等著瞧吧!


西格蒙德馬上鼓動阿薩斯各城市叛亂,於是奧地利、阿薩斯各城市、瑞士同盟組成了「反勃艮地聯盟」,在1474年發動Hericourt之役。


在Hericourt之役中,勃艮地方擁有12000名士兵的強大部隊,但是當奧地利─瑞士─阿薩斯聯軍出現時,他們整個傻眼,因為對方不但也有萬名兵力,還組成了長矛陣,這長矛陣可非同小可,瑞士矛兵已經非常熟悉攻勢長矛陣,他們將矛平持於胸前,右臂在後而左臂在前,矛尖略為往下。


就這樣,成排的矛尖在瑞士矛兵的衝刺下,像飛彈一樣直直射過來,勃艮地軍被逼得只能不斷後退,最後徹到Frashier的一個木堡壘中,就在那邊被矛兵洪流淹沒。


聯軍痛快的海扁了查理的部下,佔領弗朗什孔泰(Franche-Comte),勃艮地戰爭正式開打。


這天上掉下來的侵略機會瑞士當然不會放過,次年,伯恩出兵攻下沃州(Vaud),這是屬於「恐固力」的盟友薩佛伊(Savoy)大公的領地,而且伯恩還出兵幫助下瓦萊斯(lower Valalis)起義,於1475年11月在Planta之役中,把薩佛伊的人馬趕跑了。


薩佛伊大公當然跑去找「恐固力」哭訴,再這樣下去可不成,「恐固力」查理必須有所行動,不然會眾叛親離,於是,他出動了20000大軍,向南進發,目標直指伯恩,而本為薩佛伊大公所有的金孫(Grandson)堡,現在已經被瑞士佔領,正擋在路上,於是查理先要把這個城堡打下來。


瑞士方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也召集總計20000人的大軍(不再以小搏大),朝向金孫進發,就這樣,瑞士英雄無敵戰史中,勃艮地戰爭三場精采萬分的會戰的第一場,金孫之戰就要開始了。


兵力比


勃艮地:20000人


瑞士同盟:略多於20000人


話說這金孫堡在今瑞士的紐沙特爾(Neuchatel)湖畔,而前面說過,它正位於「恐固力」前往伯恩的路上,「恐固力」打算用20000兵打進伯恩,以切穿瑞士同盟,這是他的大戰略,這個嘛...只能說不愧是「恐固力」,有夠腦殘的XD


伯恩一得知勃艮地軍前來的消息,立即疏散了伊韋爾東(Yverdon),並下令增援金孫堡守軍,但是金孫堡的守軍犯了一個非常不鄉民的錯誤,這個錯誤將要了他們的命。


當「恐固力」來到金孫堡,他立即要他的砲兵對金孫堡猛轟一陣,接著他派出使者,告訴金孫堡的守軍,要是他們不投降的話,當砲兵把城堡轟平,他就會用人海淹沒他們。


瑞士這時什麼都有,就是沒有砲兵,守軍看到砲彈把城堡轟得多處坍塌,想說「恐固力」說的還挺有道理的,於是心生動搖,這時伯恩派出的援軍還在路上,但他們派了先遣人員,划船渡過紐沙特爾湖,告訴守軍援軍將至,要他們別投降,不過勃艮地軍正對城堡猛烈砲轟,小船怕被打中,只好遠遠的用比手勢的,結果守軍根本看不懂他們在比啥,就逕自決定要投降了。


沒想到,當守軍棄械投降後,「恐固力」竟然下令將412人全數處死,有部分推到湖中淹死,其他的則吊死在樹上示眾,「恐固力」認為這樣殘酷的措施會使瑞士鄉民嚇到失去鬥志...果然是腦殘,「恐固力」不知道他已經犯下了不可逆轉的嚴重錯誤。這是2月28日的事。


與瑞士交戰之道


1.不可以惹火鄉民
2.不可以惹火鄉民
3.絕對不可以惹火鄉民


而其實到3月1日,瑞士同盟的援軍已經到了湖南邊的Boudry與Bevaix村,可惜啊,如果金孫守軍鄉民一點,撐個幾天不是問題的,但是現在一切都已經太遲了,當瑞士同盟軍知道守軍被殺,簡直怒不可遏,發誓要把「恐固力」生吞活剝,他們立即拔營。


而勃艮地也在拿下金孫堡後立刻啟程,就這樣,雙方在不知道對方的行動下,全速往對方推進,到3月2日,兩軍都抵達金孫東北方的Concise小村附近,就這樣意外的撞在一起。


當勃艮地軍正在小村前準備建立前進營區時,剛好撞見瑞士同盟的斥候部隊,這下查理知道瑞士人已經來了,連忙下令組織起前衛部隊。前衛部隊的前進營區位於Concise西邊的斜坡上,斜坡一直延伸到一片葡萄園,再過去,穿過一片林地,就是瑞士部隊正逼近的方向。


另一方面,瑞士的偵搜部隊有2500人,來自舒維茲、琉森、蘇黎士、聖加倫、比爾市(Biel)與索恩市(Thun),正自聖歐賓(St Aubin)出發前往金孫,其後跟著瑞士同盟軍的前衛,來自伯恩、索羅圖恩(Solothurn)、富萊堡。瑞士同盟軍的本隊,則正離開Vaumarcus堡壘,跟在後頭。


瑞士部隊到了俯視敵方的制高點時,軍官們馬上下令暫停,待後續梯隊到齊,但是命令一下馬上起了一陣鼓噪,瑞士部隊在先前知道同僚被殺以後又鄉民化了,這下子軍官說什麼他們也聽不進去,大部隊好不容易是維持住,但是鄉民邦中的鄉民邦舒維茲的部隊不聽命令,裡頭的輕步兵小隊按捺不住滿腔的鄉民魂,自行出擊了。


舒維茲輕步兵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扛起火槍,就往下方的勃艮地軍猛射,「恐固力」一聽到槍聲,立即一夾馬腹,來到部隊前方,他看到瑞士偵搜部隊正在他上頭不是很整齊的列隊,而三三兩兩的火槍手正奔下來對他開槍,他立即把手一揮,指示前衛步兵的弓箭手上前把那些煩人的傢伙趕跑。


幾列步兵聽令往斜坡上進發,卻沒料到劈頭淋下一片彈雨,他們連忙搭弓反擊,但暴走的鄉民狂轟濫射,頃刻間有無數人中彈倒斃,結果竟然被舒維茲鄉民給趕回來這時舒維茲軍官大聲喝斥:「打夠了吧!」鄉民們發洩了一陣,終於去鄉民化,趕緊回到軍旗旁整隊。


就在這小衝突拖延了一點時間時,後方的瑞士本隊,將其中的伯恩、索羅圖恩、富萊堡部隊支援到前衛,而前衛也來到斜坡上與偵搜隊會合,加起來總數有10000人,於是,到了11:00,軍官下令行軍下斜坡,並且擺成方陣。


沒想到這個簡單的命令卻造成大混亂,原來舒維茲和伯恩部隊一聽到前進就鄉民化,想要直衝敵陣去了,就在他們腦殘斷線的前一刻,軍官快馬加鞭,直撞過他們,衝到鄉民前頭去,然後飛身下馬,一把抓住了他們的軍旗,然後大聲喝斥,「你們不想活也不要給我拖累其他人!」(設計台詞)


「幹!」(設計台詞)鄉民們一邊回罵一邊向地上吐口水,不過雖然不爽到極點,他們這回還是乖乖聽令,於是瑞士方陣很快成形,就在陣形完成的時候,瑞士鄉民們想到等一下要決戰了,便全數跪下來向上帝禱告。


「為主奮戰,必將發財,阿門」(設計台詞)


對面的「恐固力」見到瑞士方下山,正準備要步兵前進,計畫先用砲彈猛轟瑞士人,再發動騎兵衝鋒,準備到一半時,突然看到瑞士人全體跪下,結果勃艮地軍以為他們是想臨陣投降,他們大笑然後叫道:「你們別想投降,你們只有死路一條啦!」


瑞士鄉民禱告完沒頭沒腦的突然被這樣亂吼,真是恨意不打一處來,「幹!」(設計台詞)就說不可以惹火鄉民,勃艮地軍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沒藥救啦!


但「恐固力」也以為瑞士鄉民怕了,於是下令開始攻擊。


此時,瑞士前衛部隊已經完全抵達坡腳,集合於軍旗之下,並立即開始組成方陣,軍旗的附近立即裹上了一層厚厚的「戟毯」,無數戟頭集攏於旁圍繞著軍旗,成為方陣的中心,外圍矛兵陣勢隨著整隊命令此起彼落有如百花綻放般一轉眼就展開完成,300名持火槍及弓箭的輕步兵竄出,列於陣前,而少數幾位乘馬部隊,一拍馬,掉頭直奔隊伍的後方,等待後續梯隊來臨時給予指示,瑞士部隊訓練有素,這動作在一瞬間就完成了。


勃艮地軍簡直傻眼,在他們面前憑空出現了一座刺蝟般的矛叢,瑞士矛陣井然有序,第一列跪地低持著矛,第二列則叉開兩腳站立,將矛尾抵在右腳上,第三列則將矛舉在腰的高度,第四列則高舉在頭的高度,前四列向前形成了密密麻麻的矛叢,掩護住從腿到頭的高度,而後面的矛兵則直立持矛,隨時準備填上空隙。


這一萬名瑞士矛兵,身穿胸甲,頭盔緊緊的擠在一起,排列成矛叢森林的景像一定極為壯觀,而矛叢的中央,閃爍金屬光澤的戟頭林圍繞著的,是正隨風飄揚的軍旗,指揮官威風凜凜的騎在馬上,一把長鬍子顯出了他的智慧,外袍及膝,和軍旗一起隨風飄逸,那正是舒維茲的指揮官Ulrich Katzy(一說是Scharnachtal)。


但「恐固力」可不會被這樣就嚇著,他下令砲兵開火,地面上響起了轟雷,勃艮地軍的方向煙霧瀰漫,然後致命的砲彈飛速奔向瑞士方陣,每一發砲彈襲來,就有10個瑞士士兵應聲倒地,伯恩火槍手見狀怒不可遏,成排火槍齊射,勃艮地隊列馬上有多人發出慘叫,鮮血直流。


但是火槍的煙霧散去後,300瑞士輕步兵只見勃艮地騎兵如滾滾洪流般衝鋒而來,鄉民們毫不膽怯的對他們開火與開弓,衝在前頭的幾個騎士應聲落馬,眼看馬蹄逐漸逼近,他們連忙開始後撤,就在騎矛觸及他們的千鈞一髮之刻,躲進了矛叢。而矛叢早已層層舉好武器,勃艮地騎兵發現毫無空隙,只好在矛叢前打個迴旋,無功而返。


「恐固力」破口大罵:「你們這群膽小鬼,還配稱為騎士嗎?」(設計台詞),他氣得親自披掛上陣,要騎兵組成一個楔型,而他本人親自擔任尖端,就這樣「恐固力」在大喝一聲後,用力一夾馬肚,勃艮地軍騎兵如錐子般往矛陣上砸了過去...


...簡直是以卵擊石,「恐固力」硬是逼著馬兒毫不減速的往矛頭衝去,卻發現矛陣一點都沒有動搖,馬兒在最後一刻急迴旋,側身撞在矛尖上鮮血淋漓,「恐固力」驚險的躲過矛尖,並未受傷,但是他的衝鋒再次完全失敗。


另一方面,勃艮地左翼的騎兵部隊也正在Louis de Chalon Chateau-Guyon率領下猛撲向矛陣,這些騎兵中還包括乘馬士兵,以及帶著標槍的扈從等,他們想迂迴到矛陣側面攻擊較弱的側腹,但才衝到一半就發現葡萄園緊貼著矛陣,根本繞不過去,結果他們整團人就撞在方陣的一角上。


一瞬間有好幾個人馬成了串燒,但後續的萬歲高盧騎兵又撞了進來,一時間矛陣角落被衝開,後列矛兵連忙補位,而騎士則急著殺進來,雙方一陣混戰,Chateau-Guyon趁著矛陣破開缺口,親自殺入重圍,要搶奪舒維茲軍旗,冷森森的戟頭左右刺來,將他逼退,幾隻標槍射來,「啊!」的一聲,矛兵中槍,痛苦的蹲下,一名騎士連人帶馬撞進缺口,但馬上被補位的矛兵一記刺下馬,後頭又有扈從砍斷矛頭,擴大了缺口,Chateau-Guyon眼看機不可失,大喝一聲,領著幾個手下又衝向舒維茲軍旗,說時遲、那時快,戟兵奮勇圍了上來,Chateau-Guyon連忙躲開,但他的部下沒那麼好運,被從馬上勾了下來,重重的摔在地上,接著一戟斧把他的臉給砸碎。


Chateau-Guyon正想後退,「老賊納命來!」(設計台詞),一名戟兵狂喊道,然後一個橫揮,砍斷了Chateau-Guyon的馬腿,那隻馬狂嘶一聲跪了下來,把Chateau-Guyon摔在地上,他正奮力爬起,只聽到一聲悲鳴,一把矛刺穿了他的座騎,結束了牠的生命,Chateau-Guyon才剛站起來,只聽到馬蹄聲響,還以為是自己人,沒想到那是瑞士乘馬兵 Hans von der Grub 見到前頭混戰趕來支援,他看到Chateau-Guyon心知是大將刷的一劍砍下,結果了他的性命。


勃艮地軍四散逃回了,而在這場混戰中,Chateau-Guyon不但失去了他的生命,連他的軍旗,都被琉森人亨利(Heinrich Elsner)給搶走了。


在三小時的混戰後,雙方其實都還沒有太大的損失,但瑞士鄉民開始有點緊張,因為他們的輕步兵已經用光子彈與弩箭,而「恐固力」還有的是砲彈,「恐固力」眼看騎士衝鋒不但沒成果還損兵折將,心頭真是十分氣惱,這時他又下了一個致命的判斷:由於瑞士的本隊和後衛遲遲沒到戰場上,使得「恐固力」以為瑞士前衛的一萬人就是全部,當然這也是出自於他一開始就輕視瑞士──只帶兩萬人就敢來打,顯然是情報不確實,以為瑞士沒幾個兵的結果。


由於他以為瑞士不會有其他部隊,因此就掉以輕心的召回部隊,在敵前整隊...這種白癡事在很久以後的中途島也有個南雲幹過...「恐固力」看矛陣太強了,騎兵衝不動,就想要砲兵和十字弓兵先再火力投射,把矛陣多打幾個洞,再發動騎兵衝鋒一次搞定。


於是他開始複雜的大整隊,騎兵保持面向前方,而步兵微微後退,讓砲兵和十字弓兵移到兩側,正在一團混亂的時候,瑞士本隊與後衛抵達,他們遠遠看到勃艮地軍在自亂陣角,機不可失,立即吹響攻擊號,琉森、烏里、下瓦爾登由上坡處,而蘇黎世、格拉盧斯、楚格、沙夫豪森(Schaffhausen)、史特拉斯堡、巴賽爾由下坡處進擊,加上原本的前衛軍,三路瑞士軍戰號齊鳴,對一片混亂中的勃艮地軍發動總攻擊。


勃艮地步兵被突來響徹雲霄的戰號嚇了一跳,接著發現後面全是瑞士人,又看到自己的隊伍正在退後,於是就像在淝水之戰的北軍一樣,以為自己已經戰敗,恐慌蔓延,這些義大利和日耳曼傭兵轉身就跑。


結果引起骨牌效應,轉眼間,「恐固力」的步兵全都往後跑,他衝進裡頭,用劍背拍打正在逃跑的士兵,但毫無效果,頃刻間他只剩下砲兵跟騎兵,而瑞士同盟軍馬上就要三路合圍,他別無選擇,只好下令拋棄輜重火砲,自己也跟著先前的那些士兵溜了。


「靠!發了!」(設計台詞)瑞典鄉民們看到戰場上遺留的400門火砲和一堆值錢物,眼睛都發直了,不顧勃艮地軍正沒命的逃跑,也不去追殺,而是聚到勃艮地拋下的營地,瘋狂的搶掠,就這樣把「恐固力」給放走了,他很好運的逃過一劫。


也因為這樣,所以雙方死傷都不大,「恐固力」大約損失1000人,而瑞士方則損失了僅100人。


不過這樣一來,他也「運輸」了400門火砲給瑞士聯軍,這下子,他們以後就有砲兵了,這是瑞士有砲兵的開始。


當獲勝的瑞士同盟軍回到金孫,發現狀況真是淒慘無比,那些守軍的屍體還掛在樹上,有的樹上掛的屍體多達20具到把樹都壓彎了,有的父子被吊子在一起,這些死者現在全身浮腫,死狀甚慘,而他們都是瑞士同盟軍的親戚或朋友,看到這景像,他們簡直氣壞了,接著是放聲大哭,鄉民們的怒火被點燃了,「恐固力」一定要為此付出代價!


而鄉民們的機會很快就來了。




話說「恐固力」在金孫被海扁了一頓,運輸了400門砲給瑞士同盟,對一向自命不凡的他來說真是一大打擊,不過「恐固力」因為真正的死傷很少,所以竟然還沒體會到瑞士同盟軍的恐怖之處,他還想報仇呢!──真的是有夠「恐固力」啊!


他在日內瓦(Geneva)湖畔的洛桑(Lausanne)──就是洛桑管理學院的洛桑──聚集殘兵敗將,把這些亂跑的傭兵集合起來,又有20000的兵力了。


不過兵力還好辦,馬也都還在,只是砲都沒啦,他只好在洛桑重整,等待運來大砲。


這段時間,瑞士同盟以為打完已經沒事了,正在快樂的分贓,只有伯恩保持警覺,一方面伯恩是老大哥,一方面伯恩知道自己是「恐固力」的主要目標,它隨時注意著「恐固力」在洛桑的動向。


伯恩判斷「恐固力」查理如果要攻過來,一定會經過莫拉特(Morat),因此於3月31日,派出由阿追(Adrian von Bubenberg)率領的1500名援軍,防守莫拉特,稍後又加派了500名,更重要的是,將擄獲的大砲安置在莫拉特城牆上。


到了五月底,「恐固力」覺得自己的兵力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於是開始行動,他的計畫是要收復日內瓦湖北岸並攻下伯恩,沿著Payerne─莫拉特─伯恩的軸線殺來,經過金孫之役他竟然還認為20000兵可以打下伯恩,這真的不是普通的腦殘啊XD


「恰里!恰里!我們去伯恩~」(設計台詞)


6月11日,查理抵達了莫拉特,他馬上下令對這座小城展開攻擊,但他不知道阿追早就已經預期到他會來,在城牆上裝了420門砲(我也不知道這多出來的20門哪來的XD),當勃艮地軍一接近,馬上被轟得抱頭鼠竄。


打了6天沒什麼結果,「恐固力」手上雖然只有200門砲,但是這其中有2門重砲,他於6月17號下令把重砲拖上來轟城牆,「轟碰!」的一聲巨響,莫拉特城應聲坍了一塊,兩門重砲交替不停的發射,莫拉特城堡承受不住,南牆被打穿了一個大洞。


「恐固力」立刻下令總攻擊,此時的兵力比:


勃艮地軍:20000多


莫拉特守軍:2000


勃艮地軍以為城堡馬上就要陷落,一擁而上,但當他們衝到城牆的洞口前,卻發現狀況跟他們想像的不大一樣,2000守軍士氣旺盛的守在破口,雙方在狹窄的破口處擠成了一團,勃艮地軍無法發揮數量的優勢,而守軍開始狂暴化,雙方殺得難分難解,糾纏了8個小時,勃艮地軍好幾波的攻勢都被擊退。「恐固力」簡直氣壞了,但是到了6月19日,他不得不下令停止攻城,因為瑞士同盟的援軍已經來了。


瑞士同盟軍不但來了,還來勢洶洶,主力部隊人數高達25000人,瑞士現在已經不打以寡擊眾的戰鬥了,他們要穩穩的壓扁對手,瑞士同盟軍駐紮在薩內河畔,而後續還有一隻蘇黎世部隊4000人,要6月22日才會到。


而瑞士軍中,還有1800人是乘馬部隊,這些人是洛林公爵雷那托(Renatus)的手下,洛林的領地被勃艮地武力佔領了大半,所以雷那托跟瑞士結合起來復仇兼復國。


瑞士同盟軍總兵力已經超過「恐固力」查理數千,不過到這個階段,戰場主動權還在「恐固力」手上,並且因為瑞士人把砲都裝到莫拉特城上了,所以光論野戰部隊的話,「恐固力」仍然佔有砲兵優勢。


莫拉特的西方是莫拉特湖,北面與東面是長滿森林的緩坡,東南方有座密林小丘,稱之為波丘(Bois de Domingue),「恐固力」在會戰之初就判斷這會是瑞士同盟軍攻來時的方位,於是下令在此構築防禦工事,建立起壕溝木柵組成的「豪豬要塞」(Grunhag),以抵禦來自東方的攻擊。


不過整個勃艮地部隊一直草木皆兵,6月15日時,「恐固力」就以為瑞士援軍已經來了,下令部隊全數進駐「豪豬」,但是等了一個晚上啥都沒有,之後又狼來了兩次,結果「恐固力」因此越來越掉以輕心,到6月21日,「恐固力」又接到瑞士軍來了的報告,這下他不爽了,他火大的說,每次你們都亂報,這次我親自出去看。


...有沒有覺得一些腦殘的主管或老闆常幹一樣的事?XD...


於是「恐固力」在近衛陪同下,親自探了瑞士的軍營,結果他只看到一小部分就以為是全部...


...全世界的失敗老闆都以為親眼看最準,但是很多時候眼見不為憑,更別說眼殘加腦殘那就沒藥救...


於是,「恐固力」查理再度被眼前的「事實」「說服」(其實是他自己想要相信)了,他認為瑞士根本沒那麼多兵,這一小撮部隊,只是佯裝來解圍,其實只是要把他從攻城戰中引開。


「哼!我恰理才不會中這麼低等級的調虎離山之計!」(設計台詞)


於是「恐固力」只留下2000名十字弓手與火槍手在「豪豬」裡,其他都調去準備攻城,大禍臨頭還不自知。




另一方面,瑞士方開起了軍事會議,在會議上,他們深深檢討上金孫會戰的失誤,當時因為忙著搶東西,竟然沒去追擊敗兵,才導致「恐固力」可以又收集殘兵又來亂,這次一定不會再犯下一樣的錯誤,務必要將「恐固力」完全殲滅。


因此,瑞士軍將不會急著全由正面進攻,而是先開始了精密的規劃,在作戰會議上,他們做出仔細的兵棋推演,斷定勃艮地各軍的位置,以及他們可能脫逃的方向,瑞士軍現在擁有兵力優勢,因規劃如何遮斷所有可能的脫逃路線,將他們團團包圍,並徹底殲滅。


可以發現瑞士指揮群的群體決策過程是在精密的計算下要結果敵人的性命,相較之下,勃艮地的決策全憑「恐固力」一己之意,憑感覺行事,結果會如何也就不難想像了。


瑞士前衛由Hans von Hakkwyl率領5000伯恩、富萊堡、舒維茲人組成,任務是讓敵人飽嘗弓箭與子彈,掩護主力部隊就定位,之後主力矛兵將衝鋒突破「豪豬」。


乘馬部隊則由洛林公爵與席爾斯坦(Thierstein)公爵率領,位於前衛左翼,用來反擊敵方發動的騎兵攻擊。


本隊有12000兵力,以梯狀序列位於前衛的左後方,後衛7000人也依同樣梯狀序列排在本隊左後方,當攻擊發起後,後衛將往勃艮地營區南方掃蕩,遮斷所有往南逃的路線。


而從紐沙特爾(Neuchatel)及尼蘭達倫(le Landeron)來的部隊,正位於湖的東北方,他們將負責遮斷往北的脫逃路線。


瑞士斥候發現「豪豬」裡頭人力單薄,正是絕佳的攻擊時機,指揮群當機立斷,於6月22日下午下令發動攻擊。命令一下達,營區裡彷彿突然沸騰了一般,人人都忙得團團轉,轉眼間各部隊已經在預定的位置集結成形,就在瑞士軍即將進發的那一刻,原本已經下了兩天的雨突然停了,真的是天佑鄉民。


瑞士前衛驟然從Buggliwald森林中現身,其旁有奧地利與洛林的騎兵支援,威風凜凜,「豪豬」裡頭,英國長弓手傭兵及其他十字弓手和火槍兵奔相走告,就防守位置,以抵擋瑞士軍即將發動的衝鋒。當瑞士前衛的伯恩人大無畏的虎吼向前,木柵內火槍、弓箭齊發,伯恩鄉民大叫一聲,身上鮮血狂噴,倒了一整排,後續的伯恩鄉民跳過同伴的屍體繼續向前衝,木柵內如雷響聲,野戰砲發射,彈丸疾奔而來,把首當其衝的鄉民應聲打成兩段,去勢還不只,第二個鄉民又被打穿胸膛,直往後飛撞上第三個鄉民才停止。


木柵內猛烈的火力把鄉民們打得陣腳大亂,前衛的隊形完全被打碎,鄉民們被打得七零八落,只好暫時趴在地上找掩護,看到伯恩人這麼大丟瑞士鄉民的臉,舒維茲人看不下去了,「看哪!我們舒維茲才是鄉民中的鄉民魂!」(設計台詞),舒維茲大將Landamman Dietrich大吼一聲,領著一票鄉民,斜向衝鋒。


「掩護他們!」瑞士前衛的輕步兵見狀,連續對木柵猛射火力壓制,掩護舒維茲人的行動,舒維茲鄉民不從正面攻擊,而是往旁邊繞,在從側腹穿過防線,勃艮地的守軍本來集中對付正面,這下兩面都有敵人讓他們應付不過來,火力也分散了,就在這個摩門特,屋漏偏逢連夜雨,瑞士軍的一發流彈,剛好打中「豪豬」內的指揮官。


「趁現在!」


前衛及本隊重整陣形,伯恩鄉民再度列隊齊整,平持著長矛,一聲熊吼,如多管火箭般的矛頭往前直衝。


這下單薄的2000名勃艮地軍輕步兵可招架不住,他們只能連忙拋棄陣地逃跑,瑞士本隊衝上小丘頂,殺聲震天,然後隨著地形往下如亂石崩雲般的朝「恐固力」襲捲而去。


諷刺的是,瑞士同盟軍的來向,完全就是「恐固力」事前所預測的方向,他下令建立的「豪豬」也發揮作用,但是他卻自己把兵力都調走了。


「恐固力」只聽到後方殺聲大作,回頭一看,波丘(Bois de Domingue)上都是瑞士人,以驚濤駭浪之勢向衝擊而來,他驚嚇得彷彿馬上老了十歲,這時候做什麼都來不及了,「恐固力」腦袋一片空白,只能呆立原地,看著矛陣如萬馬奔騰般衝下坡,把所有擋在路上的勃艮地小部隊全都踹碎。


由於勃艮地部隊沒有時間集結,只能各自為戰,完全不是瑞士矛陣衝鋒的對手,甚至連讓他們減速的作用都沒有,勃艮地部隊一被捲入就成了碎塊,只有一隊勃艮地士兵擋住了洛林騎兵的衝鋒,但是當矛兵大隊殺來,他們眨眼間就被踹散。


勃艮地部隊現在四分五裂,而且驚慌失措,瑞士前衛及主力本隊殺入,輕而易舉的進行單方面的屠殺,而後衛也如計畫遮斷向南的方向,捕殺每一個往南逃的勃艮地小隊,在Greng與Faourg,勃艮地部隊聚集起來做最後的反抗,想突穿包圍圈,但在一陣混戰之後,只有少數騎兵逃脫,其他的被鄉民們無情的追殺,最後趕入湖中全數溺斃。


就在此時,莫拉特堡的阿追眼看主力發動攻擊,他雖然沒參加作戰會議,卻憑著本能行動了,他下令開城,命西門的守軍出城急襲勃艮地的Anton所屬的米蘭部隊,佔據他們的陣地,以堵住包圍圈北面的缺口。這些義大利人總共有4000~6000人,南面被遮斷,又被城內急襲,兵荒馬亂下最後全被趕進湖裡,無一生還。


最後一隻勃艮地部隊是由Romont伯爵率領的薩佛伊部隊,當他查覺戰況不妙,馬上腳底抹油開溜,但是馬上遇到紐沙特爾及尼蘭達倫的北面遮斷部隊,只能且戰且走,在承受重大傷亡下艱辛的穿過山丘往湖東邊撤退,最後幸運的抵達Romont。


到傍晚時分,大屠殺告一段落,有12000名勃艮地人橫屍戰場或溺斃湖中,而瑞士方只有410人死亡,絕大多數是一開始攻「豪豬」被射死的伯恩鄉民。在殺光了還沒逃走的敵人後,瑞士鄉民快樂的接收戰利品,他們很愉快的發現「查理大隊長」又「運輸」了200門火砲給他們。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恐固力」查理本人竟然溜了。


不過他逃不久的,「犯我瑞士鄉威者,雖遠必誅」,「恐固力」很快又會再與恐怖的瑞士軍碰頭。




至於「恐固力」查理,在莫拉特之役後,真的是一無所有了,他先逃到莫爾日(Morges),又逃到環法大賽第15站Pontarlier,待了幾個月,他在那得了嚴重的憂鬱症。


是說不憂鬱也難...當他憂鬱症好點,他發現在他被海扁的消息傳遍各地以後,所有他的敵人都蠢蠢欲動,其中以洛林公爵最為積極,全速搶攻之前被勃艮地佔領的洛林領地,而查理的部下則一個接一個投降,狀況越來越惡化。


10月6日,洛林的首府南西(Nancy)的勃艮地守軍向洛林部隊投降,再這樣下去,他好不容易擴張的地盤將一下子瓦解掉,他被迫有所行動。「恐固力」勉強湊合了12000名部隊,10月22日,他率兵出現在南西城前,儘管隆冬將至,仍全力攻城,因為他明白洛林公爵馬上會帶援軍過來。


可以發現「恐固力」上回攻城被打爆,完全沒學到教訓,所以人類真的是分成兩種,一種是有學習能力的,如瑞士人,一種是沒有的,如「恐固力」,後者再怎麼教都沒用,只有砍掉重練一途了XD


「恐固力」在戰略上非常重視一城一地的得失,這是很落伍且錯誤的戰略想法,我們明白「消滅敵人有生戰力」才是最好的策略,而這點瑞士人很明白,也執行的很徹底,雙方的等級差距之大,只能說查理真的是來找死的。


不過洛林公爵這回也踢到鐵板,原來在先前他圍南西城的時候,已經自己把城牆打爛得差不多了,現在沒牆可守,在這種狀況下,他的傭兵不肯打了,譁變溜光光,他成了光桿司令,這下可糗大了,雷那托連忙向好盟友瑞士同盟情求援軍...


「啊你們法國人打法國人,關我們屁事?」(設計台詞)


「這...也太無情了吧!」


「啊話聽完咩,不關我們的事,所以要收錢的啦!」(設計台詞)


沒錯,唯利是圖的瑞士鄉民不肯出兵幫助老盟友,不過,他們告訴雷那托,可以在瑞士自己招募瑞士傭兵...反正就是死要錢...雷那托徵6000個人,結果來了8400個。


另一方面,下萊茵邦聯(Lower Alliance)也出了12000人,兩者相加,洛林公爵現在手上有超過20000人的兵力了,其中有3~4000騎兵。


1477年1月4日,洛林大軍抵達南西南方10公里處的小村,「恐固力」一接到消息,命令部隊向南移動,但不放棄圍城。兵力處於絕對劣勢,竟然還要一邊圍城,這「恐固力」真的不是普通的腦殘。


不過「恐固力」自有打算,他命令部隊只往南略為移動,因為南邊剛好有個溪谷,是Ruisseau de Jarville溪匯流入Meurthe河之處,小溪兩岸都長滿了荊棘,他打算守在谷地,砲兵對準谷口,當對方從谷口出現時,會因地形擠成一團,方便他用砲火大量殺傷對方,這個計畫在他看起來很完美。


唯一的問題是,除非對方是「恐固力」,不然哪個白癡會從谷口來送死?


更糟糕的是,「恐固力」自以為受地形保障,卻沒想到,其實他想布陣之處,溪谷本身已經很窄,後頭又是沼澤,部隊根本動彈不得,也就是說受到地形的不利因素還比有利因素多,但是「恐固力」壓根不認為對方會從側面或後面來。


...這也是全世界腦殘主管或老闆的共同問題,以為事情會照自己希望的狀況發生...


總之,「恐固力」把他的步兵與輕步兵,包括矛兵,下馬的乘馬士兵,弓箭手,以及火槍手,組成了方陣,而30門砲列在方陣前,正對著谷口,兩側都排列騎兵。




1月5日早晨,瑞士部隊召開軍事會議,他們很快就一致同意只有像「恐固力」一樣的白癡才會想從正面攻擊,並決定針對「恐固力」的自滅布陣,最好的方式就是發動一個從左右挾擊的鉗狀攻勢,計畫如下:




一隻小的先鋒部隊誘敵。


前衛有7000步兵、2000騎兵,擔任右鉗。


本隊有4000矛兵、3000戟兵、1000火槍兵、1300騎兵,擔任左鉗。


後隊削弱,有800火槍兵,擔任預備隊。




中午時分,本隊開始推進,鄉民們辛苦的在濃密森林中踏著冰雪爬坡前進,一直爬呀爬的,到下午兩點,他們抵達勃艮地方陣右方的山坡頂了,這時坡頂還證被雪與濃霧覆蓋,伸手不見五指,突然放晴,陽光驅散了濃霧...只能說天氣每次都站在鄉民這邊(其實是因為他們了解山上的氣候變化)。


瑞士指揮官認為這是好機會,立即組織了一個楔形陣,以火槍兵與矛兵為矛頭,戰號一響,全軍從山坡上,往勃艮地軍的右翼猛鑿了過去。


「恐固力」一看,啊怎會從那邊冒出來,不過他也沒嚇著,馬上命令砲兵往右轟,但是當時的野戰砲其實是大隻的槍,屬於直射武器,而瑞士部隊正在山坡上,有個斜角,使得砲彈無法成排殺傷,結果效果很小。


右翼的騎兵立即截住洛林騎兵,但完全抵擋不了矛陣的向下衝鋒,「恐固力」眼看砲兵沒作用,連忙下令把左翼的弓箭手調來右翼,但在狹窄地形敵前整隊談何容易,等弓箭手到右翼時,右翼早已經被瑞士矛陣鑿穿。


此時瑞士前衛也已經就位,準備攻入勃艮地的左翼,前衛衝入左面的騎兵,輕鬆的淹沒他們,然後襲捲向砲兵。


這下子「恐固力」失去了所有騎兵與砲兵,只剩下孤零零的步兵,絕望無助的被絕對優勢的敵方包圍,方陣很快被瑞士鄉民撞碎衝散,然後瑞士戰戟殺人狂從方陣縫隙中鑽了進來,快樂的大開殺戒。勃艮地步兵被圍在中間,無處可逃,陣地簡直成了一個大屠宰場,頃刻間7000名勃艮地士兵死於非命。


「恐固力」一開始還試著重整隊伍,但他很快就發現自己已經陷入絕望境地,於是他也不指揮了,乾脆拔劍就衝入混戰之中衝殺,在一場追逐戰中,他被對手勾下馬然後一戟重重砍下,頭盔跟腦袋同時被砸碎,屍體滾落水溝裡,直到戰後好幾天才被人發現。




而瑞士人呢?


他們不但有錢賺,還有一堆東西可搶,可開心了,而最高興的是,惹火他們的「恐固力」死的很慘,很好,瑞士鄉民終於報了仇,還開心的編了一首歌慶祝呢!




「恐固力」恰里  Karl der Kuhne verlor
在金孫丟了地    bei Grandson das Gut(地)
在莫拉特掉了兵  bei Murtun den Mut(勇氣,指兵力)
在南西沒了命    bei Nancy das Blut(血,指生命)






不過,最開心的不是瑞士鄉民,而是法國國王,好幾代以來的心腹之患就這樣因為腦殘自滅了,而第二開心的則是哈布斯堡,法國與哈布斯堡聯手瓜分了原屬勃艮地的地盤。「恐固力」查理的獨生女嫁給哈布斯堡家族的馬克西米連(Maximilian),即後來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馬克西米連一世,因此把法蘭德斯等地帶給了哈布斯堡當嫁妝,而勃艮地大公領地則回歸法國王權治下。


至此,曾經一度相當強盛的勃艮地就這樣斷送在「恐固力」手中,灰飛煙滅了。


歌曰:


瑞士有鄉民
絕世而獨立
一戰傾人城
再戰傾人國
誰不知傾國與傾城
鄉民別再惹




但是,就像老話說的,人類從歷史上得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永遠學不會教訓,「恐固力」搞到身敗名裂國破家亡,其他人應該不敢再惹瑞士鄉民了吧?才怪,下一個苦主很快又要出現...正是剛剛提到的馬克西米連一世。


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普蘭可 的頭像
普蘭可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oby
  • "下一個苦主很快又要出現...正是剛剛提到的馬克西米連一世........."


    版大
    衷心期待您下一篇大作的出現
  • 訪客
  • X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