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我的包包,裝我的旅行》今年暑假,送你去度假![公告] 豐掌櫃《超級吸金王》活動賽況排行及得獎名單 (8/16第四批名單公佈)[公告] 即日起,MIB也能變購物金囉![公告] 豐掌櫃《最佳銷售王》賽況排行 (6/15 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痞客邦 PIXNET MIB(MONEY IN BLOG)部落格廣告分潤計劃申請流程調整

(更多、更豐富的內容,請參閱新書《橡皮推翻了滿清》,秀威資訊出版)


「十月圍城」上映的時候,聽到路上有人在聊這部片,他義正辭嚴的說:「要是有機會回到過去,像那麼偉大的人我當然也要挺身保護他!」聞言不覺大為嘆息,如果這位先生知道史實上的孫文是怎麼回事,大概會寧可倒戈暗殺掉孫文。


在對岸,已經有導演干犯大不韙拍攝「走向共和」這樣試圖還原史實的歷史劇(雖然還是有許多戲劇化與對孫文美化的部分),但在以自由與文化自詡的台、港兩地,卻還在渲染錯誤的歷史認知。


我們常說「國父革命十一次才成功」,這句話就有好幾個錯誤。


首先,孫文只發動十次革命,全數失敗,而武昌起義與孫文並沒有關係,他在美國得知訊息時還大驚革命竟然在他沒有參與下成功。


其次,孫文不是中華民國的「國父」,反而差點扼殺民國,當時革命黨人早與袁世凱談妥密約,在辛亥革命發生後,中外都一致認定只有袁世凱才能讓滿清下台並在之後穩定國內情勢,孫文硬要弄出個臨時政府與非常大總統,讓原本談好的差點破局。


也因此,其實袁世凱才是真正的中華民國「國父」,在當年,袁世凱被比喻為「中國的華盛頓」,華盛頓是美國國父,所以「中國的華盛頓」是什麼意思也就很清楚了,大總統之位原本就是屬於袁世凱的,孫文耍把戲把頭銜偷過來再還給他,結果歷史課本反而說袁世凱「竊取大總統」呢!


還有一點,孫文應稱為「孫文」或「孫逸仙」、「中山先生」,不能稱為「孫中山」,孫文旅居日本時化名為「中山 樵」,「中山」是日本姓「NaKaYaMa」,孫是姓,中山也是姓,豈能姓上加姓呢?


孫文是個很幸運的人,幸運在於他「生前失敗,卻在死後成功」。多數台灣人可能不知道,除了國民黨軍隊以外,許多中共的名將也都是黃埔出身,這是因為最初蘇聯援助孫文建立軍校時就是要培養中國的共產黨軍事力量,所以黃埔本來就是培育共黨軍人的溫床(日後蔣介石竟然能從中共手中把黃埔偷過來成為反共力量,實在是相當不簡單的事)。


早逝而沒有涉入國共間兄弟鬩牆的孫文成為國共的最大公約數,其結果,在對岸他成為「革命的先行者」,在台灣則被尊稱為「國父」,這樣的「死後成功」,對孫文本人,與歷史本身而言,實在是相當殘酷的笑話啊。(孫文本人一定是希望能生前成功而非死後成功)


其他的部分寫起來恐怕要成一本專書了,就暫且打住,以一篇趣味小說來作結。

 

---------------------------------------------------------------------------------------------

孫文與神盤

 


話說,孫文經過10次革命失敗,資金耗盡,同志的命也快被他打光了,於是只好赴美,希望能重新募到一些東山再起的資金,但是先前孫文已經賣了一拖拉庫「革命公債」給支持革命的華僑了,現在大家都曉得他是空口嘴砲的詐騙集團,沒人要理他,結果孫文只好在一家中餐廳洗盤子渡日。 

不知不覺的,已是1911年10月10日,這天,孫文洗呀洗的,越想越是窩囊,想到萬惡的韃虜還霸佔著中國,而他只能在這邊洗盤子,就怒不可遏,正當他氣不打一處來,突然發現在一疊盤子中有一個蟠龍花紋的碟子,孫文氣歸氣,倒是還知道分寸,這盤子看起來特別貴,肯定是老闆不小心把自家古董混進去了,「這可得特別小心,不然工錢可賠不夠。」孫文心想,於是把蟠龍盤子拿起來,好好的擦了擦。 

沒想到,一擦之下,盤子卻冒出大量白煙,孫文嚇了一大跳,把盤子放在流理台上,後退了兩三步,那些白煙卻漸漸凝聚了起來,形成一個人形。 

「啥?」飽讀各國雜學的孫文說,「該不會是神燈精靈吧?」 

「噢,那是我哥哥啦,我是神盤精靈。」 

孫文嚇得心理暗罵了好幾聲廣東髒話,不過他反應很快,馬上陪著笑臉說:「精靈老弟,聽說你能實現三個願望?」 

「的確如此,你想許什麼願?」 

沒想到竟然給自己碰上這等好事!孫文立即許下了第一個願望:「我希望革命成功!滿清下台!」 

「沒問題!」 

哈哈,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孫文當天睡了一晚好覺。 

第二天,孫文還是在洗盤子,突然聽到外頭有人大喊:「號外!號外!」 

「什麼號外啊?」 

「中國發生革命啦!」 

「啥?」孫文險些把盤子摔碎,他連忙買了一份報紙,原來武昌新軍搞出了兵變,但搞出這個飛機的人裡頭有個孫武,是之前文學社與共進會共推的參謀長,整件事卻跟這個孫文一點關係都沒有。 

過了幾個星期,更讓孫文吐血的事發生了,這不成氣候的兵變,竟然15省響應,紛紛脫離清廷獨立,看來革命真的要成功了,可是卻是在沒有孫文的狀況下成功了,孫文氣不過,馬上找來神盤精靈興師問罪。 

「你許願說要讓革命成功啊,又沒說成功要在你手上。」精靈摳摳鼻孔說。 

「我不管啦!革命成功怎麼可以沒有我,革命的精神明明就是我宣揚的,我不管,我要當大總統!」 

「沒問題!」 

「啊糟,我不會用掉第二個願望了吧?」孫文警覺道。 

「正是。」 

孫文又暗罵了一堆子廣東髒話,不過這願望至少許的還不差,而且他反正還有最後一個願望可用。 

第二天,孫文就帶著幾個友人匆匆回到中國,當他出現在碼頭,不禁懷疑了一下,各省代表會接受這個一文不名只剩名字有個文的人嗎?不過他想到上個願望很完美(只是他許的太不精確)的達成了,於是又充滿了信心,顧盼自如,所有人看到他這付自信滿滿的樣子,全都認為他在美國募得了大筆資金,於是各省代表考量革命政府最需要錢的狀況下,便以多數票選出了孫文為南京臨時政府的非常大總統。 

可是當投票完,大家滿心期待的問孫文到底帶回了什麼時,孫文答道:「我帶回了革命的精神。」他看到所有人的眼神明顯改變了。 

甚至連同盟會的人都質疑孫文根本與武昌起義無關,孫文革命永遠只會失敗,等別人革命搞成功了,才急著千里迢迢回來爭大總統,實在說不過去。 

而南京臨時政府根本就不是一個政府,別說財庫是空的,命令根本就出不了議會廳。 

更糟的是,袁世凱捎了封信來質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孫文這才知道,原來革命黨人早跟袁世凱說好了,合力推翻滿清後由袁擔任大總統,袁的北洋軍先在武漢把黃興打得潰不成軍,然後突然陣前換將收住不動,也是這個原因,不然他大可讓馮國璋把革命軍一鍋踹了,到時各省也自然見風轉舵,孫文冒出一身冷汗,他連忙寫了封回信,說這是要讓袁世凱不會蒙受篡位的惡名,由小的孫文先當了大總統滅了滿清,再從孫文手中把大總統讓給袁世凱,這樣袁就不會是篡位啦! 

沒想到袁世凱不曉得是太天真還是不想多生枝節,竟然答應了,於是危機解除,但孫文的大總統也飛了。 

他再度找神盤精靈興師問罪。 

「啊你說要當大總統,又沒說要當多久,許願要精確一點。」精靈摳摳眼屎說。 

孫文暗罵了幾百句髒話。他嘆了口氣,心想,袁世凱之所以這麼惡霸,還不是靠著他有武力,要是自己有武力為後盾,大總統就不會被搶走了,孫文越想越是生氣,於是忍不住握拳站了起來大聲說:「我要打十個!」 

「不是才跟你說許願要精確嗎?」神盤精靈說,「你要打十個什麼要說清楚,免得以後又來怪我。」 

「啊?」孫文一時反應不過來,這時突然看到好友宋嘉澍的小女兒正笑鬧著跑了過去 ,只覺心曠神怡,不覺微笑道:「好靚女。」 

「沒問題!」 

「啊啊!?」 

此後,孫文的革命事業還是一事無成,他一意孤行的二次革命敗光了革命武力,讓袁世凱得以完全專制,以至於讓袁產生了帝制的念頭;他受桂系軍閥之邀卻惹火對方,靠陳炯明打跑他們,卻又因太過腦殘到讓陳炯明腦袋斷線終於砲轟他;在生命的最後,他又騙到蘇援建立了黃埔軍校,但若非他死得早,與共黨鬧翻也是遲早的事。 

不過,這一切都無礙孫文以紳士無雙名留青史,因為向神盤精靈許下的願望是一定會實現的... 


(全文完)

Posted by 普蘭可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5)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25)

Post Comment
  • 匈迷兒
  • 總覺得博主的一貫邏輯便是服侍、與掌握最大資源者做結合,否則便是蠢、腦殘。
  • exodus
  • 想當年,為了孫文是不是國父 還和一個 中文所的女生吵架了起來,只能說教科書真的能達到統戰目的---只要有心的話
  • 李旭祥
  • 版主這篇文讓我恍然大悟 我記得小時候讀國父傳便很疑惑武昌起義到底和孫文的革命黨有何關係 答案是 的確無關 不過我還是願意尊敬孫文是革命先行者

    但是我恨透他的全部胡說八道的三民主義了
  • AURA
  • 孫文真的是紳士無雙........十五歲的大月薰..............
  • 訪客
  • 板主大錯。
    武昌起義的成功,大驚的不是只有孫文,而是所有革命黨人。
    不然當時怎麼會推一個完全與革命無關的新軍協統黎元洪來當頭頭呢??
    因為這場意外爆發的成功革命本來就是機密外洩狀況下才臨時起義的..
    要抺黑或抹殺孫文對中國革命的貢獻,不是只靠一張嘴皮子瞎扯就可以說服人的.
  • 凱撒
  • 狗屁不通!
    武昌起義跟孫文無關?如果當時沒有孫文發起革命意識,後來也不會有那十一次起義。所以我認為這篇完全是以偏頗的角度看歷史!
    你要說袁世凱才是中華民國國父也是可以,但如果當時把孫文殺掉,你今天可能是活在專制的社會底下。再者,滿清政府要殺孫文的動機是因為他威脅著清朝存亡,跟你說的那些完全是兩回事
  • RZPTT
  • 我覺得樓上不用那麼激動。這篇也不過就是一篇遊戲文章罷了。而且如果光單單只看「武昌起義」這件事從頭到尾的整個過程的話,一來武昌起義這件事並非孫文策劃,起義發生之時孫文也根本沒對這件事有出任何力,這樣看來,文章內說武昌起義「成功了,可是卻是在沒有孫文的狀況下成功了」也確實沒錯啊。

    說到這,講件當年我小時候的趣事。當年我還在唸國中時,可能叛逆期剛開始,那時聽到什麼都很喜歡在心裡先跟它唱反調一下。那時上歷史課,聽老師講到孫文發動革命十次失敗,所謂的第十一次革命(武昌起義)終於成功,然後看到那時唸的國立編譯館寫的歷史課本也還是有老實交代武昌起義發生時孫文人還在美國。那時我注意到這點,就在私底下跟坐隔壁私底下很要好的同學開老孫的玩笑:「看來孫中山真是革命黨的掃把星。他人在國內,革命都不會成功;一出國,革命就成功了。」

    當然啦,孫文對於推廣革命意識,確實也是有他的功勞。但是,現在資訊這麼發達,一些以前讀不到的歷史資料也比較吸收得到,如果深入分析的話,腦袋還算清醒的人都不難知道孫文其實真的沒有當年官方版歷史課本寫得那麼偉大,甚至也有他黑暗的一面(懶得研究分析的,可以上 Google 搜尋一下「中國近代史所有謊言的基石---同盟會」這篇文章讀讀)。因此,如果孫文真的如願成為全中國的領導者,中國人是否真的就能從此過著真正自由民主的快樂生活,還是他只會像老蔣那樣變成另一個假借民主共和之名行專制獨裁之實的領導者,我覺得恐怕還是有待商榷。
  • 凱撒
  • 天底下哪個搞政治的沒有私心。
    重點就是身為一個政治人物,不管你當初是大公無私還是只為自己的私慾野心,只要你做的事情對後世有正面影響,那麼大家就把你當成偉人在看,還會為你立雕像。歷史就是這麼現實這麼結果論而已。孫文能夠成為偉人,主要是他所主張的民主思想有被後世的人傳承下來,而且這種思潮確實已經成為世界的潮流。
  • RZPTT
  • 樓上所說的「孫文能夠成為偉人,主要是他所主張的民主思想有被後世的人傳承下來...」,此話我覺得只能算說對了一半。

    孫文搞革命時,確實主張民主共和。但是,孫文的民主共和的思想並不是孫文自己憑空創造出來的。孫文的民主共和思想,是他到歐美「出國深造」後,參照當時已經在歐美蔚為風潮的民主共和的思想而來的。但是,當時有「出國深造」的先進人士可不是只有孫文一人,而且那些跟孫文一樣有「出國深造」的人當中,有不少人也吸收了國外的民主共和思想並將其帶回中國。因此,當時的中國,就算沒有孫文,我相信仍然有其他人會像孫文一樣主張民主共和,並照著孫文的軌跡去鼓吹革命;而不會因為沒了孫文,中國就沒有民主共和,更不會因為沒有孫文就沒有人會去搞革命推翻滿清。而事實上也是如此,清末除了孫文,還有楊衢雲、黃興、宋教仁等人也在幾乎同時期鼓吹民主共和革命思想。而除了興中會外,當時還有輔仁文社、華興會、光復會等其他革命團體也在差不多時期相繼成立,只不過孫文的興中會搶到頭香,成為這些革命團體當中最早成立的一個罷了。這感覺就跟每年農曆新年寺廟,你都會看到很多人在搶頭香,但你總不能說那些沒搶到頭香的人,他們是因為受到搶到頭香的人所感召所以才來廟裡插香的吧?!

    當然,我不否認孫文是個「不簡單」的人,也不否認他在清末民初確實仍有很大的影響力,但要說中國的民主共和都是有他才造成的,我覺得那就有待商榷了...
  • 訪客
  • 樓主的史學能力未達標準...但是抬槓搞笑功力真是一流 ^^
    大清帝國末年...革命大家搶著做...
    但是 統合出最大革命組織的 = 就是孫文一派
    ( 而首先發難的也是孫文一派... )

    感覺樓主就像小孩子...隨便寫了6個數字 = 當期樂透開出的特獎號碼
    然後樓主就到處炫燿 說他得樂透 ^0^
    (簡單說... 就是喜歡" 放馬後砲 " ^口^)
  • 訪客
  • 孫文是被當政者為了政治需求所拱上神台,過度神話,就跟毛澤東一樣。到現在還有不少人認為發毛動文革是一件對國家有大利益的好事。
  • abc0935549985
  • 到今天台灣還是奉行三民主義 五權憲法
    中山先生當然是中華民國之父
  • 目前中華民國在台灣實際使用的憲法是「增修條文」部分,而招牌上的憲法則來自蔣介石時代的五五憲草,當時孫文過世已經很久囉,所以他跟憲法是沒有關係的...所以如果依你的憲法論的話,蔣公才是國父喔XD

    普蘭可 replied in 2012/11/24 20:28

  • abc0935549985
  • 版主大大 國父 中山先生在1912年頒布臨時約法 是民國建立的第1部憲法
    與其後的憲法如母親和兒女的關係
  • 這樣說其實有點問題,因為臨時約法採內閣制,主導者是宋教仁,當時孫文主張總統制,與宋意見相左,所以臨時約法的父親其實是宋,與孫無關,稍後,孫文因應內閣制可防袁,所以轉而也支持臨時約法,這個約法後來被改成總統制、帝制,然後又恢復,是貫串北洋時代的各憲法的母親,但是隨北洋政府於1928年為蔣介石北伐滅亡,整個約法「家族」也滅亡了。

    目前的中華民國憲法來自五五憲草,是蔣的國民政府時代重新制定的,採雙首長制原則,與臨時約法從根本精神上就有所不同,所以前文說這樣的話「蔣公才是國父」^^b

    普蘭可 replied in 2012/11/25 18:54

  • abc0935549985
  • 政府不等於國家,當時國家分裂有北洋政府 南京政府等等但是都是在中華民國這塊大招牌下,臨時約法當然有正當性 北伐消滅的是軍閥不是憲法.這是我個人淺見請指教 另祝您新書大賣 期待拜讀版主大作.
  • 翔翔
  • 袁世凱真的很可惜,原本可以成為中國的華盛頓,卻因為被貪念沖昏了頭,而搞出終身大總統﹑帝制等令人咋舌的名堂,使得本可名留青史的他,被眾人唾棄,進而被醜化成無惡不作的大爛人。

    不過,袁世凱也沒有各翻案史家說的那麼好,別忘了,光緒帝的戊戌變法會慘敗,袁世凱要付出很大的責任,雖然國民黨的中華民國與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有醜化袁世凱之嫌,然而不能否認,袁世凱確實是一位政客。

    反而,我一直覺得宋教仁才有資格成為中國的共和之父,當孫文拒絕國民黨容納各黨各派時,宋教仁堅持要接納不同的聲音,導致孫文不滿而無心主持黨務。宋教仁堅持以民主法治的方式,制衡野心日漸擴大的袁世凱,最後遭到袁世凱派人於上海車站暗殺。因此我認為,宋教仁是中國民主的聖戰士,很可惜,他的精神並沒有被之後中國的任何一個政權繼承,但是無論如何,我相信宋教仁才是真正的共和之父,不知道有沒有人也能認同這個?
  • 其實袁世凱跟戊戌政變關係不大,因為他「告密」在戊戌政變已經發生的後一天,袁世凱當年也還只是個隨波逐流的小人物,沒有太大影響力,真正造成戊戌政變的原因,我在《橡皮推翻了滿清》之中有簡略說明。

    宋教仁的確是革命黨之中真正的議會專家,人稱議會迷,孫文其實主張專制,並非真正的民主擁護者。

    宋教仁被殺目前沒有定論,但袁世凱下令的可能性很低,因為宋講法治,不會逢袁必反,袁宋合作對袁也有利,我比較傾向是趙秉均私自下手的說法。

    普蘭可 replied in 2012/12/15 15:07

  • abc0935549985
  • 袁世凱是一個野心家,他的心中沒有國家更沒有民主他當了大半生的清朝官員, 卻一手逼宣統下退位詔書.另一手逼中山先生讓出臨時大總統,等他當上大總統卻又背叛自己的誓言改元稱帝 袁世凱絕對不可能成為中國的華盛頓 頂多就是劉邦 朱元璋之流
  • 訪客
  • 樓主是政治幼兒。

    你以為這世界上真有什麼絕對民主的國家嗎?

    尤其推翻滿清之後的中國,歷經戰亂,民智未開,你以為冒然開放一人一票會有什麼後果?當各方山頭各自不服,當軍隊掌握在私人手中,你拿什麼籌碼維持民主?

    不要拿天真當正義,無知當率直

    沒有絕對的聖人,只有多比較之下還可稱為正派的偉人。
  • 當時即使是宋教仁也並未主張一人一票,投票者仍然限制在仕紳階級,僅開放受過新學者亦可投票

    普蘭可 replied in 2013/03/12 14:25

  • uuc
  • 對呀 跟你他媽的學運廢物一樣啊XD 國民黨是邪惡的 共產黨是邪惡的 他們的偉人通通陰謀論打掉 只有我民進黨才是正義 這種用自大口吻洗腦文看多了 去叫袁世凱阿公吧
  • 訪客
  • 這篇文章就像是共產黨發出來給臺灣人看的,
    孫文只有在中國人民共合國眼裡會那麼不值,
    但在中華民國卻實實在在是偉大國父。
  • 樓上上低能綠蛆
  • 可憐低能的uuc 低能垃圾弱智t畜生人渣綠蛆
  • 謝源清
  • 樓主你腦子是那個次元的邏輯
    活著的人才叫革命成功
    死掉的人沒資格叫革命成功
    同樣都是搞革命的 怎麼差那麼多
    既然這樣的話 以後你站最前面 不要囉唆
  • 訪客
  • 請參考不同的歷史考證
    原文網址如下,以下僅節錄其結語:

    http://www.huanghuagang.org/hhgMagazine/issue35-36/page003_SunAndXinHai.html

    歸結一下,作為對開篇提到的一些目前流行的錯誤認知的回應與糾偏:

    (1)、以武昌起義否定孫文領導的十次起義,是割裂歷史的說法。這好比說最後一口吃飽了,之前吃的都沒有作用。實際上,正是通過體制外的一次次起義,才激勵起進步青年去尋找革命組織與領袖,然後進入體制內尤其是新軍,最後從體制內顛覆專制統治。前面十次起義造成的震撼和影響,使很多青年嚮往革命、追尋領袖(如武昌花園山聚會「尋孫逸仙,期與一致」的革命方略),為後來革命黨組織的發展壯大提供了必要的條件。前文已經證明,發動武昌起義的兩個重要組織及其主要成員,與孫文前面領導的起義及組織有著密不可分的淵源和聯繫。因此,諸如「孫中山十次起義…未免有點像蚍蜉撼大樹」這樣的評語,實在是無的放矢。

    (2)、否認同盟會對共進會、文學社的領導,違背史實。武昌起義的主要組織者,其實都是同盟會員或同盟會的外圍組織(如日知會、共進會)成員。文學社之前的日知會、科學補習所、甚至花園山聚會,起初的核心人物基本上都是孫文及同盟會核心層委派回國的同盟會員甚至興中會員(如吳祿貞、余誠、吳崑、劉公、陳鎮藩、曹亞伯、胡瑛、劉復基、蔣翊武等等);而共進會本來就是同盟會核心層領導和資助的週邊團體,都奉孫文為總理,綱領也幾乎完全一樣,只是為了發展軍中和會黨成員的方便才另外起名,其核心成員也多是同盟會骨幹分子(如居正、劉公等人;孫武後來也加入了同盟會)。同盟會這些核心成員在國內發展了另一些骨幹分子(如劉靜庵、孫武、熊秉坤等人),進而在新軍中發展了大量的革命黨人。因此,所謂「文學社與孫文沒有絲毫淵源」、「武昌起義的領導團體共進會和文學社,與孫文的同盟會並無任何組織上的瓜葛」這樣的論斷,完全不符史實。而所謂「劉揆一在同盟會分裂後另起爐灶,創建了共進會」更是無稽之談,劉揆一雖是共進會的原提議人,卻是黃興的助手,始終維護孫文及同盟會的團結,後來並未參加共進會。這一說法究其來源,其實是對唐德剛《晚清七十年》一書中「共進會、文學社是怎樣的團體?」一節中的簡化敘述的誤讀。

    (3)、以孫文遠在美國來否定其作用,是脫離歷史背景和苛責古人。片面簡單地說孫文遠在美國,而不說明他無法在東亞立足的現實原因、及他在籌款、組織和外交上不可替代的作用,這是只陳述部分真實而掩蓋全貌的做法,在歷史敘述和評論中是不可取的方法。其實,從居正、黃興和孫文當時的來往電報和信件來看,他們對武昌起義自始至終都是了解動態的。而用「武昌首義時孫文正顛沛流離,在科華拉多州華人餐館洗盤子」這樣的說法,試圖誤導讀者以為孫文自顧不暇所以根本無法對辛亥革命有所貢獻,則是刻意的歪曲和不公正的貶低了。孫文在東亞無法立足的現實原因,是清廷一直通過外交手段,迫使亞洲各地政府驅逐他。而他直到武昌起義爆發前不久,都還一直在爭取回到日本就近指揮國內鬥爭。

    (4)、以同盟會核心層當時不在武昌宣稱來否定其作用,更是扭曲史實。武昌起義時,黃興、居正、宋教仁、譚人鳳等人當時不在武昌,則更不能說明同盟會核心層對武昌起義沒有領導作用。實際上恰恰是居正代表宋教仁、譚人鳳等人組織的同盟會中部總會一直在武昌發動起義,雙十日他之所以不在武昌,只不過是因為他正好到上海去為武昌起義購買槍支。而譚人鳳早在年初就到武昌,這還在廣州黃花崗起義之前,他是奉同盟會香港統籌部之命,也就是奉同盟會核心層之命,帶款去發動策應的,並見了共進會的主事人孫武及文學社的主事人蔣翊武,後來這二人就是武昌起義的實際指揮者。宋教仁當時人在上海,是因為他們當時要發動的是整個長江流域,而不僅僅是武昌的起義。實際上他們在武昌首義後很快就趕到了現場。

    (5)、孫文在革命黨人中的根基深厚威信極高。這裡歸納和補充一些例子。一、早在1903年參加武昌花園山聚會的革命軍人,已經定下「尋孫逸仙,期與一致」的革命方略,後來他們在歐洲和日本留學時就追隨了孫文;二、黃興、劉揆一也受到這一方略影響,在1905年5月聽說孫文要從歐洲到日本,專門到日本等了一個多月去見他,隨後就一起創建了同盟會;三、孫武在武昌革命黨人中的威望,部分得益於其名字:孫武、遙仙與孫文、逸仙對應,很多人以為他是孫文的弟弟;四、共進會也推戴孫文為總理;五、武buGao昌起義那天凌晨,三位革命黨人被處決,其中一位是楊宏勝,共進會與文學社成員,就義時高呼「孫中山萬歲! 未死同志萬歲!」;六、武昌起義後在《中華民國公報》上連續兩個月刊登「中華民國軍政府大總統孫文」的告示【見插圖】;七、一出喜劇:武昌起義後,揚州一個遊手好閒的混混孫天生,僅靠冒充是孫文的族弟,就帶著幾個散兵游勇大搖大擺衝進衙門,將揚州光復了;八、孫文剛剛回國,就在南京被17省代表以16票選舉為臨時大總統。總之,所謂「孫文當上臨時大總統,實在是風雲際會,天上掉下個肉饃饃」,也屬刻意貶低的說法,並不是當時的實際情況。孫文當選,應該說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6)、總之,否定孫文對辛亥革命的領導地位,嚴重違背史實。綜上所述,孫文不僅領導了廣義的辛亥革命,也是狹義辛亥革命的重要領袖。所謂「辛亥革命事實上與孫中山及其同盟會的核心層無關」、「辛亥革命不是孫中山領導的」、「武昌起義不是同盟會策劃和領導」等等這些說法,均與歷史事實不符。


    民國百年元月至三月,寫於美國舊金山灣區。


    參考文獻

    《國父全集》全三冊(中國國民黨中央黨史委員會編輯,台北:中央文物出版社,1983)
    《革命逸史》1-6輯(馮自由,北京:中華書局簡體豎排版清末民國初期史料,1981)
    《細說民國創立》(黎東方,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12)
    《孫中山全集》全十一冊(廣東省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室、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及中山大學歷史系孫中山研究室編,北京:中華書局,1985)
    《孫中山年譜》上中下冊(中國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組、廣東省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所歷史研究室合編中華民國史資料叢稿增刊,北京:中華書局,1976.11)
    《孫中山年譜長編》(陳錫祺主編,北京:中華書局,1991)
    《孫文選集》上中下冊(黃彥編,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2006.11)
    《中國國民黨史稿》(鄒魯,臺北:傳記文學,1993)
    《居正文集》(羅福惠、蕭怡編,武漢: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1989)
    《細說孫中山》(李君如主編,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01)
  • 訪客
  • 引用錯誤的材料是很可怕的! 根本是譁眾取寵嘛~~~
    有人列出國父當年的行程史實
    拜託寫作也用點心
    不要寫出一堆垃圾還沾沾自喜耶

    先回覆推文裡頭說辛亥革命時孫文在洗盤子的事情

    這是一個流傳很廣的說法, 據說源頭是唐德剛在晚清七十年中引述私人記述提到

    據一些私人記述,中山此時日常生活都很難維持。武昌起義期間,他正在科羅
    拉多州典華城(Denver,亦譯但維爾或敦複)一家盧姓唐餐館中打工,當企枱(
    粵語茶房)。......一天他正手捧餐盤自廚房出來為客人上茶時,忽然有一同
    事向他大叫一聲說:「老孫,你有份電報。」說著,那同事便把那份來電丟到
     「老孫」的餐盤中去。中山拆閱來電,不禁喜出望外。

    不過以孫文的活動紀錄來看, 就知道這種說法是沒有根據的

    辛亥革命的時候, 孫文人的確在美國
    1911年7月
    孫文在舊金山成立中華革命軍籌餉局, 計畫到美國105個城市巡迴籌款
    9月2日, 孫文從舊金山開始一個多月的籌款之旅
    從孫文一路上發出來的信件, 我們可以知道從9月2日開始到10月11日
    孫文一行人到過波特蘭、西雅圖、杭丁頓、南巴、鹽湖城、堪薩斯、聖路易
    等大大小小十幾個城市
    根據一些紀錄, 孫文這次籌款籌到了14.413萬美元

    辛亥革命當時, 孫文人在鹽湖城附近的Ogden
    當時他們一行三人住在一家叫做Marion的旅館
    孫文還用旅館的信紙給美洲同盟會會長李是男寫了封信
    說所到之處很受歡迎, 料想籌款應該沒問題, 問李是男收到多少錢
    交代他把收到的錢扣除要匯給香港(黃興急款)的錢之後, 用孫文的名字存到銀行去
    (這封信現在收藏在南京博物館中)

    孫文一行人在Ogden待了兩天, 10月10日(中國的10月11日)才離開Ogden前往丹佛
    住進丹佛市第17街321號的布朗皇宮旅館
    目前布朗皇宮旅館當年孫文所住的房間內
    仍展示著孫文當年入住旅館時的旅館登記簿

    孫文的確是在丹佛期間, 收到辛亥革命的電報
    至於是不是像唐德剛所說, 是在丹佛的盧家餐館中, 這個不能肯定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 孫文那段時間忙於籌款, 不可能有空去餐廳打工
    而且這個時候孫文募款順利, 手上應該有不少錢
    生活上, 起碼夠他和隨從四處募款住旅館, 不至於生活困難


    再回到本文
    本文說
    「這時孫文聽說革命又有搞頭了(辛亥年他才剛把黃花崗槁爆)趕緊從美國跑回上海
     暗示各省自己有在外國找錢找支持,各省於是先選他當「臨時政府」的頭頭
     選完他才說 : 帶回了革命的精神,就是兩手空空啦,各省代表 : (消音)!」

    這一段有很多錯誤, 不過應該不是原文作者的問題
    這些錯誤出現在很多文章、書籍中
    而這些文章、書籍有時候又彼此參考印證, 致使錯誤的說法越傳越廣, 也越難駁正
    原文作者應該是參考了這些錯誤的資料

    首先, 孫文在丹佛聽說辛亥革命的事情之後並沒有急著回中國
    而是在美國又待了半個多月
    這期間, 他先是到華盛頓遊說美國政府支持革命政府
    並在10月15日在芝加哥召開中華民國成立大會
    之後他在10月20日抵達紐約, 10月25日離開美國前往英國及法國遊說英法政府
    到11月24日才從法國馬賽搭船回中國, 於12月25日抵達上海
    如果說孫文急著回中國, 他幹嘛去繞地球一圈

    其次說到孫文暗示各省自己有很多錢, 讓各省選他當頭頭之後才說兩手空空
    這點也是莫名其妙

    孫文是在12月25日抵達上海, 面對當地的記者詢問帶回多少款項時
    說出「予不名一錢也,所帶回者,革命之精神耳。」這句話
    南京臨時政府則是在四日後的12月29日選舉大總統
    原文的描述在時間順序上顯然是錯誤的
    孫文也沒有向誰暗示他有很多錢
    相反的, 那時候孫文剛募了大筆款項, 應該是真的挺有錢的, 所以記者才會有此一問
    他會那樣講, 我個人猜想, 主要應該是因為這時候政府組織情況不明
    他還不知道這筆錢該不該砸下去, 所以故意說自己沒帶回錢、只帶回革命精神

    第三, 原文說「孫文聽說革命又有搞頭了」這一點也是有問題
    在美國期間, 孫文一直在搞革命
    事實上, 發動辛亥革命的兩個社團, 共進會跟文學社, 都接受同盟會的指導跟資金

    廣州黃花崗之役, 是在前一年11月13日的庇能(馬來西亞檳榔嶼)會議中決定的
    依照當時的計畫, 是在廣州發起主要戰役, 占領廣州
    然後由黃興率一支軍隊經湖南到湖北, 趙聲率一支軍隊由江西到南京
    長江流域各省則安排人響應, 等長江流域各省底定, 再一起揮師北伐

    當時與會的兩湖代表, 就是後來武昌起義三武之一的孫武
    隔年1月6日, 譚人鳳到黃興主持的統籌部
    向黃興表示居正跟孫武正在武昌發展組織, 可是缺乏資金, 無法設立機關、進行活動
    黃興給了譚人鳳八千元, 要他交給居正跟孫武, 讓他們去設立據點、發展組織

    原本共進會跟文學社的任務, 是要在廣州起義一旦占領廣州
    就在兩湖炸鄂都督府, 以迎接黃興入鄂
    但是廣州起義失敗, 於是炸都督府的計劃就沒有實施
    然而居正跟孫武在武漢發展組織的計劃卻得到很大的收獲
    湖北新軍有1/3的人加入了革命黨
    八月間, 孫文收到在香港主持統籌部的黃興的電報, 說湖北組織發展成功
    居正到上海買槍, 希望孫文籌款二十萬, 最少也需要五六萬
    孫文在8月30日先匯給了黃興一萬, 之後展開105城市巡迴募款
    孫文在10月9日寄給李是男的信中所提到的「黃興急款」
    就是要提供給武漢用的



    最後, 武昌起義到底和孫文有沒有關係?
    要說有, 要說沒有, 其實都說得過去
    除了前面說的, 同盟會提供共進會及文學社資金之外
    兩會領導人物大多都是同盟會員, 兩會也接受同盟會指導
    原本武昌起義是要找黃興或是宋教仁去指揮的
    只是黃興接獲通知已經是10月2日的事情
    而黃興跟宋教仁對於武昌起義都不是很看好, 認為籌備不足
    所以沒有馬上動身
    武昌起義又因事跡不密, 在10月10日被迫提前發動
    等到黃興趕到武昌就任民軍總司令, 已是10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