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部老電玩迷會十分有感觸的片子──皮克斯的約翰‧賴斯特在「汽車總動員」之中,挖掘了美國66號公路的記憶,因而拍出了觸動人心的感動,在「汽車總動員2」裡頭,這樣的感動消失了,讓人頗為失望,這次,在「無敵破壞王」裡頭,約翰‧賴斯特(迪士尼收購皮克斯後,同時掌管迪士尼動畫部門,也是本片的執行製作)則再度挖掘古老的記憶,從電動遊戲中尋求題材,而雖然主要劇情中的三個遊戲是虛構的,但是片中的許多串場角色卻都貨真價實的是當年的「兒時玩伴」。

從一開始就惹人發噱,破壞王參加了遊戲反派的分享團體──話說這種分享團體在台灣還不流行,美國是什麼都有分享團體,大至槍擊案的被害人及家屬,小至減肥──一眾反派之中,赫然都是咱們的「兒時玩伴」,包括:

超級瑪莉的大魔王庫巴
小精靈的鬼
音速小子的蛋頭博士
呆阿伯(暗黑破壞神Diablo的玩家暱稱)的呆阿伯(撒丁)
快打旋風的桑吉爾夫和拜森......其實桑吉爾夫應該不算反派,他也是可玩角色XD
真人快打的加納、騰煙
死之館的僵屍
光明與黑暗的米雪拉(唯一的女性就是了)
獸王記的犀牛頭魔王
正義審判裡的機器人
綠色長眼睛的植物,有人說是龍與地下城(D&D)魔眼殺機(Eye of the Beholder)的魔眼,不過我看起來覺得也蠻像 FF系列裡頭的怪。

話說遊戲裡的反派總是玩家們欲除之而後快的角色,不過想想要是沒有這些反派,那玩家要打誰呢? 所以真正陪我們一起長大的,並不是我們所操作的主角,而是那些盡忠職守「陪公子練劍」的反派們啊!「無敵破壞王」全片就是從這個感嘆出發,而這些反派則有了一個座右銘:

我是壞人(反派),這很好,我永遠不會是好人(主角),這也不壞,我最喜歡當我自己。
I'm bad, and that's good. I will never be good, and that's not bad. There's no one I'd rather be then me.

反派以外,許多其他角色也穿插全場,包括遊樂場打烊時本來還在昇龍拳,卻停下來說收工了要不要喝一杯的龍與肯;在遊戲車站中,警告大家在別人的遊戲死掉就不會重生的音速小子,還有在30年紀念晚會中受邀的小精靈,以及無家可歸的Q伯特,破壞王去談心事的酒吧,則是知名的送啤酒遊戲,酒吧裡坐了不少人,譬如說龍與肯,還有春麗XD。

最讓老玩家們會心一笑的是,當電影中的糖果王要駭進遊戲程式,他用一個類似任天堂手把,輸入「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的金手指密碼,話說任天堂紅白機時代柯拿米的很多遊戲都可以用這個密碼作弊,其中最有名的遊戲就是「魂斗羅」,連一些不是柯拿米的遊戲也可以。

三個虛構的遊戲也各有所本,破壞王的遊戲很明顯來自任天堂的「大金剛」,大金剛會在樓上不斷砸東西下來;而「英雄使命」的士兵裝甲類似「最後一戰」(Halo),遊戲名稱則明顯來自於知名射擊遊戲「決勝時刻」(Call of Duty)系列;「甜蜜衝刺」則是類似馬利歐賽車的卡丁車遊戲。

電影也拿遊戲產業的發展開了玩笑,最新推出的「英雄使命」遊戲,是畫面高檔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當30年老遊戲的主角阿修到「英雄使命」中時,他驚歎女士官長的解析度之高,而當破壞王到了「英雄使命」,則大叫「什麼時候遊戲變的這麼暴力又恐怖」,讓人不禁會心一笑。

「無敵破壞王」的故事劇情其實很簡單,比起約翰‧賴斯特往年在皮克斯的作品來說,甚至可說變得很「迪士尼」,或許是被收購後的影響,但是正是這樣的簡單,回復了動畫最原始的感動,包括片頭的小動畫「紙上傳情」(paperman),也是劇情相當簡單、天真,但是相當動人。

「甜蜜衝刺」的主題曲(曲名「Sugar Rush」同遊戲名)聽起來像日本人唱的? 你沒聽錯,那是AKB48唱的...

故事性:75

娛樂性:93

啟發性:70

聲音及影像表現:94

總評(非平均):91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tmovies Netage
  • 普蘭可,

    您好!
    拜讀您此篇精采影評,
    我們將轉載至開眼電影e週報與更多的影迷分享,
    屆時將會註明作者與連結,
    若有任何問題歡迎e-mail與我聯繫,感謝您!

    開眼電影網Thom
  • 歡迎轉載

    普蘭可 於 2013/01/08 20: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