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當我得知這部片時,心想:這片名到底會怎麼翻譯啊,「銀邊」指的是烏雲邊緣透亮的亮邊,這在英文中專門指再糟的狀況下也有一線希望,但中文裡頭似乎沒有可以相對應的詞。

最後,片名譯為「派特的幸福劇本」,真是神來一筆,迴避掉了這個困難的問題。

「派特的幸福劇本」應該要跟「悲慘世界」連在一起看,不過順序不要錯了,記得先看「悲慘世界」,看完再看「派特的幸福劇本」,你會覺得很幸福,人生充滿希望,不過要是順序顛倒那就……

怎麼說?「派特的幸福劇本」可以說是「不悲慘世界」。在「悲慘世界」一開始,尚萬強在蹲苦牢做苦工,「派特的幸福劇本」一開始,派特在強制收容所裡頭接受治療,也是某種程度上的蹲苦牢,但是並沒有做苦工,反而是有人監督他吃藥(雖然被他偷吐掉),有分享團體讓他們互相傾訴,還在裡頭交了朋友。

「悲慘世界」的尚萬強出獄後,處處碰壁,被丟石頭、圍毆,餓到發昏,又累又凍的窩在教堂前面,當主教收留他時,只顧拼命吃;派特出院以後,一樣在學校碰壁,校長不願意理會他,更別說讓他復職,但是他無業回家,還是有溫暖的家可待,老爸雖然嘴硬其實很愛他,老媽會準備三餐,他吃飽穿暖還有餘力慢跑健身,朋友仍歡迎他,還幫他安排「聯誼」。

尚萬強總是被賈維追著到處跑,派特也有個管區警察隨時盯著他,但是不像賈維把尚萬強當成萬惡的罪魁,管區警察對派特很客氣,當蒂芬尼惡整派特時,他還警告她說這樣亂開玩笑可是會害派特坐牢的。

蒂芬妮也是一樣,「悲慘世界」的芳婷因為有私生女,被工廠同事排擠,說她是蕩婦,把她趕出工廠;蒂芬妮則是喪夫之後,真的成了蕩婦,跟全公司的人上床,還誣告老闆性騷擾才被開除;但芳婷一沒了工作,就淪落到極度悲慘的深淵,蒂芬妮沒了工作,還是「馬照跑、舞照跳」,每天慢跑、練舞,一點都不用挨餓受凍。

美國社會對待派特也夠寬容的了,雖然當派特大鬧時鄰居會報警,但是當他哥哥帶他去球賽,朋友們說啊你就是剛從精神病院出來的喔,哥哥還正生氣朋友哪壺不開提哪壺,沒想到派特不在意,接下來,朋友們也幫他歡呼,就這樣接納他,在台灣,很難想像會有同樣的事。

雨果要是復生,看到今日美國,連受到社會異樣看待的精神疾病患者都能成為珂賽特,擁有幸福人生,不知會高興他的大同世界理想實現,還是震驚於美國人「過太爽」?

或許一切都還是在於經濟問題,當生活艱辛,生計緊張時,人與人之間也就劍拔弩張,隨時要把別人打壓下去,而當生活富足,人心也就變寬容了。

不過,雖然「派特的幸福劇本」裡頭沒有太多外界的阻礙,但主角們要克服的障礙並未比較簡單:要克服的是自己心中的障礙。

派特要克服的是對妮基不切實際的執著,以及情緒過度高昂就會失控大鬧的特質,派特一開始想擺脫這個「病」,但醫師與蒂芬妮卻告訴他要接受自己,想個策略來幫助自己,而非否定自己的特質。後來,派特發現跳舞讓他更專注,更平靜,而且跳舞消耗了大量的體力,他一回家馬上累趴,也就不容易情緒過度高昂失控了。

蒂芬妮則是外表倔強,內心缺乏自信,在喪夫後憂鬱症加重,她接受了自己的精神疾病,也接受自己的放蕩時光,暢談毫無禁忌,但是她的最大障礙卻是打從心底的自卑,她花了好大力氣,用了好多小心機,讓派特跟自己在一起,卻在最後一看到派特的前妻妮基就自信崩潰,覺得派特一定會被搶走,失落之餘竟然故態復萌在酒吧邊釣起男人。

但她對派特的用心,也得到回報,最後派特選擇她,讓她重拾自信,也得到美好結局,有人覺得這樣的結果太過夢幻,其實我倒覺得觀察兩人全片的互動,會有這樣的結果再自然不過了,要是派特到片末還發神經回去找妮基那才奇怪呢!

全片除了浪漫溫馨以外,可說娛樂性也相當高,笑點不斷,派特跟蒂芬妮兩人說話都很「白目」,製造非常多奇冷無比的「笑果」,譬如一開始友人叫派特別提她老公的事,派特竟第一句就問她老公怎麼死的,兩人暢談精神用藥也是讓人絕倒,還有很多小地方,如蒂芬妮拿信給派特,派特本說要朗讀卻只動嘴無聲,蒂芬妮說:「你不是要唸出來嗎?」這種很自然的笑點,全片接連不斷。

現代的生活型態造成很多人都多少有輕微的精神問題,你我身邊可能都有不少,他們有時可惡、難搞,但有時又可愛無比,珍妮佛羅倫絲的演出不煴不火,把這個角色的可恨與可愛之處都表現得淋漓盡致,但又不會太過戲劇化,飾演蒂芬妮的珍妮佛羅倫絲,剛以此角色得到了奧斯卡獎,有人覺得她不夠資格,但我認為她在片中的表現,是實至名歸。

 

 

故事性:92

娛樂性:90

啟發性:90

聲音及影像表現:90

總評(非平均)93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oby
  • 最近朋友教我一個詞
    情緒管理障礙症
    我才猛然發現我有精神病
    或許輕微的
    但是真的有
    四十歲了才發現
    或許這電影之後有更多人能發現
  • ful4xu4
  • 認同你的論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