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服務沒能到場的讀者,所以在下就勉強用不是完全靈光的記憶力來重現座談會的一些實況XD,因為人的記憶不可靠XD,有些敘述可能會有時序上的錯亂,還請見諒囉!

我的前一場是小野與他的女兒的新書《面對》的座談會,我想順便聽一聽,於是在小野的場次時間就先行到了會場,但後來聽道快結束時,大塊人員抵達,請我先到場外準備,結果我不得不進進出出的,對小野實在有點抱歉。

對小野的座談會最有印象的是,李亞(小野之女)提到,從小她總是很壓抑自己,去迎合父母的喜好。這點我剛好相反,我想做的事,總是盡量去做,這也是之所以會毅然棄醫從文的原因。

與談人辜振豐教授也很早就到了會場外,我和他稍事閒聊,並討論等會要談的內容。辜教授原本是3/7誠品座談會的與談人,因為原本書展座談會與談人雷俊玲教授身體不適,大塊改請他臨陣上場,辜教授告訴我,其實他怕自己記不清是2/7還是3/7,所以聯絡大塊確認,就這樣被拜託臨時上場了^^bb

小野的會場讀者人數還挺多的,當他與李亞離開後,一時會場變得空蕩蕩,我本來有點擔心到時會不會很冷清啊XDD,不過當準備工作完成,座談會開始時間將至時,聽眾漸次入場,最後竟比小野那場坐得還滿了,真的是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座談會開始時,我還正在跟幾位朋友展示書展的戰利品,連忙把書收好,上台。首先由大塊文化的主編丘光開場,他請辜振豐教授先來以讀者的角度談談《明騎西行記》這本書。

辜教授說,當他一開始看到這本書的簡介時,就在想,歐洲部分應該會有巴黎、威尼斯,中東會有耶路撒冷,這幾個代表性的城市,果然如他所料,他也因此相當開心。辜教授暢談小說中所提到的一些細節都有所本,例如在故事中,法蒂瑪曾經說過在歐洲「胡椒就是錢」,對香料在歐洲經濟史上地位也有研究的辜教授盛讚這些細節,也講起了胡椒經,還有威尼斯的歷史。

教授也提到書中還提倡了世界大同的觀念,例如威尼斯總督與本衲定諾修士,都有支持和平反對戰爭,敘述戰爭無利可圖的台詞。

辜教授對日文書籍涉獵頗深,在會前他還曾問我會不會日文,推薦我許多日本作品。在座談會上,他說在《明騎西行記》之前,這樣具有國際視野、時空跨度的作品,在亞洲只有日本作家能從事這樣的創作,因此當他見到《明騎西行記》時覺得眼睛一亮,也希望大家鼓勵支持這樣的創作。

麥克風交到我手上了,我說,方才辜教授提到了相當多我在小說中考據較深的部分,我有點擔心讀者會不會覺得這是部很嚴肅的小說,其實這部小說我曾經給幾位對歷史沒有興趣的朋友看過,都認為淺顯易懂,可以很順的看完。

我說,畢竟小說最重要的就是易讀性和故事性,因此,雖然的確我在小說中的每個細節都下了很深的工夫,喜歡歷史的讀者可以深入挖掘,例如方才辜教授提到的威尼斯總督與本衲定諾修士的話,其實都是他們歷史上真的說過的話。我也補充,其實小說中,本衲定諾批評義大利的話也是史實上他說過的話,但是這話比較不文雅,就不便當眾說出,請大家有興趣的話翻閱小說囉。

但我很注意不要讓讀者有太多的負擔。也覺得小說除了深入淺出以外,還要能帶給讀者新奇的事物。

我曾經在理髮時,理髮師說他曾經想當外科醫師,我說,你知道嗎?中世紀時的歐洲,理髮師就是外科醫師,是同一個職業(這點在小說中也有稍微提到,宋慕要找醫師救治葉華時,愛莉森說「那些理髮師都不可靠」)。

當時理髮師嚇了一跳:真的嗎?你沒唬我吧?

我說:當然是真的。

我希望《明騎西行記》讀者也能有這種「真的嗎?」的體會。譬如說,現在我們心目中的巴黎是花都,但是巴黎著名的放射線街道城市規劃,是拿破崙三世下令奧斯曼男爵進行的,已經是19世紀的事,15世紀初的法國,就如同小說裡頭的敘述一樣,現在去過巴黎的人一定很難想像,敘述巴黎的過去,並不是我對巴黎有什麼偏見,而是要突顯出古今變化之大。

而我們心目中,想到中東只有駱駝、沙漠、挖石油,今日的葉門亞丁港是個很沒收的地方,但是在15世紀初,那已經是伊斯蘭教世界分崩離析的年代,當時的阿丹,卻是印度洋的貿易中樞,十分繁華。

這些古今中外的落差,在小說中有意無意的呈現出來,故事中除了所經各處的風土民情外,也詳述了著名的朝聖與「搶羊大賽」過程,如果讀者有心的話,可以挖掘到相當多有趣的事,就好比是實地造訪這些地方與盛會一樣。

我說,其實當初要向大塊文化投稿時,很難介紹這是一部什麼樣的作品,它是歷史小說,是旅遊小說,也是武俠小說,歷史的部分辜教授提了很多,遊記的部分方面方才說了,那麼武俠的部分呢?

我說以往武俠小說喜歡命名很多招式,譬如一式「山高水長」,就能讓讀者產生一種印象,但是這招倒底是做出什麼樣的動作,則並沒有真確的敘述出來,是一種寫意的寫法。但是這樣的寫法,我們後進者是不可能超越金庸的成就的,我也不敢與之相提並論。因此,我在小說中,對武打動作,是考證實際存在的武術,然後詳實的把實戰的動作敘述出來,拳拳到肉,就像看一部好萊塢動作片一樣,希望讓讀者更有臨場感。

這就提到故事中出現的阿拉伯武術及猶太武術,故事中描述阿拉伯武術有如螳螂,事實上中國的螳螂拳就是自阿拉伯傳來演變而成的,為什麼阿拉伯人會打螳螂拳呢,這是因為阿拉伯人認為螳螂平時合攏雙臂的姿勢有如禱告,認為牠是聖潔的昆蟲,所以很崇拜螳螂的緣故。今日除了中國螳螂拳,阿拉伯武術本身也有流傳下來的門派,小說中的敘述就是參考其實際演練的動作。

而故事中敘述猶太人手持短棒,這是因為「異教徒」在伊斯蘭地區不可攜帶武器,但是猶太人四海經商,必須自衛,所以便以「不是武器」的拐杖或短木棒來作為防身用具。故事中猶太人的拳法,也是參考以色列現存流傳下來的武術。

講到此我覺得好像已經講很久了,就說時間差不多了,結果其實還有十幾分鐘的時間XD,台下聽眾大多蠻專注的,但丘光又請辜教授做些講評時,就有幾位離場了,不知道是不是以為我說完了,要繼續回書展衝殺的關係^^bb

辜教授說方才提到法國,他也肯定書中的敘述,補充說當時法國真正是糞水滿天飛,排水系統也相當糟,環境十分糟糕,教授也又說了許多其他書中的細節。會後,辜教授還自掏腰包加買了一本書(原本有贈書一本給教授),要送給經營書店的朋友幫我推廣,真是感謝教授的熱情啊^^

我們保留了一些時間來讓讀者發問,一開始我有點擔心發問時會不會冷場,不過我白擔心了,發問還蠻踴躍的。

有一位問我:棄醫從文時,會不會受到家庭及社會的壓力,又是如何做了這樣決定呢?

我答:這個過程中當然受到了不少壓力,不過,我引用大學時教授的話,他說,醫學上,有1/3的病,是醫不好的,有1/3的病,是不醫也會好的,醫生能著力之處只有中間1/3。但是,這1/3,也不是有很好的醫術就會有多大差別,因為人體的恢復能力是固定的,可是,若是犯了一個醫療疏失或錯誤,就往往造成不可彌補的影響,我覺得這樣的性質的工作,並不那麼適合我。

另一方面,會找醫師的自然是病人,所以醫師見到的人總是不開心的,因生病而不舒服的,我覺得這樣感覺很不好,我希望自己的事業是見到人開心的,好比寫作,寫得好,就是能讓讀者看得開心。考慮到這兩點,因此我決定做自己比較適合的工作,我說,我希望大家也都能找到自己合適的工作。說到此,台下起了一陣掌聲,讓我有點不好意思。

又一位問我:《明騎西行記》有沒有發行其他媒體如電影,電視連續劇,漫畫、動畫甚至電影版本的想法?

我答:當然,身為作者,能見到作品改編成其他媒體是最高興不過了。另外,上市後,許多讀者看完《明騎西行記》,也反應說很像在看一部電影,所以我想這部作品是很適合拍攝成電影的。但是去年底以來,因為出書的關係,接觸了一些電影界的導演,也了解了一些電影圈的困境,《明騎西行記》的古裝與大場面對國片來說,資金上實在是不可能,或許有機會的話,只能循「色‧戒」的方式,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機會,那我就太開心了。

目前比較可能的是改編為漫畫,因為我自己也是漫畫家的關係,所以若大塊文化有改編漫畫的計畫,應該會由我本人親自繪製或是至少監製。

我提到我對影視改編沒有特別的限制,不過唯一希望的就是,若有改編拍攝的機會時,葉華能真的由英國演員飾演,法蒂瑪若沒辦法真由庫德族演員飾演,也希望找到相近的民族,其他的話我就沒有特別要求。


接下來一位應該是DummyHistory的板友,問道:作者是PTT站DummyHistory板的板主,在《明騎西行記》出版後,下一部是不是會出版《甘碧的釣魚台》?

哇!當著大塊人員的面這樣問,應該是有提升甘碧的出版機會啦XDD,我回答:這要看大塊文化的意思。

當然,我自己是很樂見《甘碧的釣魚台》出版,不過這也是要《明騎西行記》銷售表現好,才有那個本錢和出版社提案,所以這就要靠大家牽成了。


丘光也自己問了一個問題,由於他很喜歡書中的鄭和,他問:請問是如何能創作出這樣的鄭和呢?

我答:其實書中很多對鄭和的敘述都是史實,包括他不是漢人,以及10歲時,遭反元起義軍俘虜並且遭到閹割,之後在燕王府受到重用,並且於實戰表現中,我們知道他有相當好的軍事統率才能。這樣能力強,又有著這樣過去的人物,會是什麼樣的人物呢?我在小說中就是依據這些實際的史料,去對鄭和做出推想,進而塑造出一位能力高強,行事高深,目光高遠的角色。

丘光說故事中鄭和是位反派角色,但我說其實並不見得,如果以漢人的角度來看,鄭和可能算是反派,但是以色目人的立場來看則不盡然,其實在書中,我有許多地方,是想鼓勵大家用多元的角度來看世界的。


最後丘光忍不住現寶,拉開了書後的長長一條鄭和古航海圖復原圖給讀者們看看,我也補充道,只要出現在中英人名對照表中的書中角色,全都是史實角色。

座談會很順利成功,也感謝各位到場捧場的朋友們^^

 

    全站熱搜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