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教授在接受財訊專訪時表示:「台大醫院缺少人格的模範,明白的講,許多人都不尊敬自己的老師。」


就這句話來說,柯P(P=教授)您真是大錯特錯了,因為柯文哲教授自己就是台大醫院裡頭醫學生們的人格模範,是我們都很尊敬的老師。


柯文哲教授每次都會對學生們講一個鴨子的故事,所有上過他的課的學長姐學弟妹們應該都印象深刻,故事是這樣的:


動物王國舉辦三項鐵人大賽,分別是飛行、短跑、游泳


老鷹飛行得了冠軍,但短跑零分,游泳零分
獵豹短跑得了冠軍,但飛行零分,游泳零分
海豚游泳得了冠軍,但短跑零分,飛行零分


結果最後誰得了三項鐵人的冠軍呢?噹噹,鴨子




這個故事是在諷刺台大醫院的制度,教授又要臨床服務,又要搞研究,又要教學,結果什麼都做不好,全部都是一群鴨子。


不過柯文哲教授本人倒是少數臨床、研究、教學都非常優秀的教授。


當年很多教授的教學是很糟糕的,有些是根本就不用心,教學對他們來說只是浪費他們寫研究拼點數的時間,雖然這樣的教授是極少數,但的確存在。


有的則是有奇怪的心態,例如喜歡特別叫不會的同學起來問問題,把他晾個十分鐘,覺得非常得意,我當年最討厭這樣的教授,因為浪費我們全體同學的時間,而且最後往往造成要延後下課,後來我就決定,只要有教授這麼做,我可不管他叫誰回答,我都直接大聲說出答案,教授被我這樣一搞,也只能請被叫到的同學坐下,繼續乖乖講課,不再搞怪。


有的老師在討論課的時候,最喜歡煞有介事的提出問題,要我們開放討論,但一方面這麼說,心裡頭卻有一個既定的答案,不管同學說什麼他都說錯,但其實醫學是一門沒有標準答案的學問,很多同學的想法都符合邏輯而且比老師自己狹隘的想法還邏輯正確,有時是因為老師根本犯了最基本的邏輯學上錯誤而不自知,有時是因為我們看的是最新版的教科書,該老師則沒看書很久了,所以有一次我終於火大了,直接嗆老師說:「如果你心中已經有個既定的答案,那乾脆直接講出來。」不要擺老,直接來引經據典比比看誰比較對啊!真是血氣方剛,把老師氣得說不出話來。


現在想想當年還真是有夠過份,不過那位老師竟然被我嚇得不敢反駁,直到下課他才跑去跟另一位老師訴苦,說現在的學生都很惡劣云云,不在話下,很不巧老師們遲早會上到我們的課,所以這位被訴苦的老師很快上到我們這一組,跟我們提到訴苦內容時,我一聽就知道是在說我,我就把當天討論的案例,跟教科書的內容背出來給第二位老師聽,請他評評理,醫學上是我對還是我錯呢?第二位老師也只好承認我是正確的。


後來我才知道,當年這些老師在上課的時候,教授都是兇惡到極點,例如巡房時要是報病歷有什麼閃失,馬上病歷就會被老教授一把從窗戶扔到樓下去,然後他們只能乖乖的下去撿起來,爬回樓上,再繼續報,這樣扭曲的教育過程大概訓練出了很嚴重的恐懼症,所以連被學生兇一下也嚇得直打哆嗦。


當年心高氣傲,個性惡劣,誰都不服的我,只有少數老師能真的讓我很服氣,柯P就是其中之一,因為他的教學真的相當好,不論是內容本身,或是授課方式,連他講的笑話都比別人強,在臨床上的知識與臨床決策能力也是一等一,實在是讓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或許就是太優秀了,柯P的任務還越兼越多,葉克膜、ICU已經管不完,連器官移植也歸他管,SOP也他寫,到這個程度,即使是柯P也不得不變成了一隻鴨子,最後他出來承認錯誤,承擔所有責任。


一個體制把過度負荷加到一個人身上,然後當他超過負荷終於出錯時,就說事情都是他做的所以都是他的錯,合理嗎?柯P出來負全責是他的選擇,但是我是很為他抱不平的。


柯P在專訪中說:「部門要自負盈虧,衛生署給多少錢就只聘多少人。其實現在想想,就算人力不夠,也應該向院方要求增補人力,台大醫院應該願意貼錢去做好它的,只是我想自己能扛就自己扛,不想麻煩院方,最後就扛出問題了。」


只能說,台大醫院從教授到學生,都很「逆來順受」,連絕頂聰明的柯P都是這樣的「台灣阿信」,結果只是養出更不負責任的院方,或許應該要每個人都跟以前的我一樣叛逆,那情況或許會有所改善吧?(說是這麼說啦,但是當年的我反而決定離開醫界了......XD)

全站熱搜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