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教授在專訪中談到:「台大醫院需要有人來樹立表率,這比蓋一堆大樓重要,院長不用研究做得好,也許院長無法去管到整個台大醫院,但要能建立一個模範,作為道德、人格的表率。為了企業經營,各種作法制度都可以變,唯一不能變的是人的價值觀。」


這段話可是大有玄機啊,至少就我看起來是這樣,這個「蓋一堆大樓」的行為,大概是在說我見習、實習時的台大醫院院長李源德,而柯P批評台大醫院為了擴張醫療版圖濫設分院「分院多了就比較像是麥當勞連鎖店」,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也是始於李院長時期。


柯P說台大醫院「每位院長都「面目模糊」,卸下任後總覺得沒有給人什麼特別的感覺。」這有一個例外,就是李源德,他的院長當得可強勢了,任內「豐功偉業」眾多,要不記得他也難。


其中一項「重大建設」,我在部落格上「紀念一次失敗的抗爭運動」一文中曾寫過,見:
http://plamc.pixnet.net/blog/post/28468070


在這次「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的興建過程,我們很明白的見識到了李源德院長的鐵腕,他要蓋的東西,說什麼都是一定要蓋下去的,他要砍的樹,真是砍你沒得商量。


而醫院內部也在他任內大動土木,在他新的「企業管理」學問下,醫院內部起了一陣大搬風,「利用效率差」的病房被縮減,壓縮到邊邊角角的小空間,騰出空間給「利用效率高」的病房擴充,真是一團混亂,好不熱鬧。


至於地下一樓自然也要「最佳化」,原本,台大醫院地下室,有一間漢堡王,它陪著我渡過了七年痛苦的時光,每週一的華堡買一送一是我的歡樂時光(雖然後來這個活動取消了),在讓人喘不過氣來的考試之後,在辛苦值班的空檔,午餐與晚餐的時間,到漢堡王去吃一個雞排堡餐或腿翅餐,是我唯一的撫慰,偶爾,會推出義式雞排堡,那就是我特別快樂的時候........聽起來頗悲慘的大學生活XD


很不幸的,由於李源德院長的「德政」,最後地下一樓由誠品得標,奇怪的是,醫院內有傳言,說誠品的出價條件其實只有排名第四,為何會得標?又有流言說,是趙建銘學長的岳母大人使了點力氣,總之這些都是些無法查證的道聽途說,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我畢業的那一天,陪著我七年的那間小小的漢堡王,就因此消失了..


這可能是我憤而不幹的原因之一?或許。


據報載,李源德對於許多人對他的「企管化」批評忿忿不平,「台大醫院難道不用改變、不用管理、不用作效益評量嗎?」


台大醫院當然要管理,但是管理是面面俱到的,管理包括流程管理、風險管理,管理學不是「苛扣成本」,不是只有效益評量,更重要的一點是,管理是要因應組織的特性來管理。


李源德認為他提升了台大醫院的管理,我完全不贊成他的看法,以開刀房為例,我曾在部落格中,寫過「台大醫院開刀房火警」一文
http://plamc.pixnet.net/blog/post/23872838


開刀房的消防危安狀態,從我見習到實習,整個李源德院長任內的期間,完全沒有任何改善,這叫什麼狗屁管理?台大醫院當然嚴重的需要管理,光開刀房就有一拖拉庫的各種安全因素需要管理,卻從來沒人管,「企管化」的結果,還是沒人管,最後在李源德卸任後4年,開刀房果然就燒掉了。


所謂的管理,結果該管的通通不管,只是想榨出醫院的每分空間想賺錢,榨出醫院的每分人力想擴大版圖,這種「管理」,就跟王永慶的六輕一樣,表面上賺了些錢,其實陷自己於更大的風險於不知,於是台大頻頻出事,就跟六輕連環爆到無藥可救一樣,但台灣竟然稱王老先生是「經營之神」,神智不清的神吧,而李源德也洋洋得意自己的「管理」,卻不知道管理學上有重要的一門學問叫「風險管理」。


更重要的一點是,台大醫院根本就不是營利機構,台大醫院全名是「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是一間國立大學醫學院的附設醫院,國家出資,是要你肩負重大的任務,包括能幫助未來病人的臨床研究,包括培養下一代優秀的醫師,包括以學術及臨床能量支援國家的重大衛生政策,這是台大醫院這個非營利組織的目標,所以台大醫院管理的方向,應該是如何把這些事做得更好。


而不是怎麼節省成本,怎麼榨出錢,怎麼開更多分院去搶地盤,這根本就本末倒置。


管理,管理,多少愚行以汝之名為之啊...

全站熱搜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