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0年3月1日,教皇馬丁五世對胡斯派發佈禁令,3月15日,在今屬於波蘭境內(西南邊界附近),位於下西里西亞的弗羅茨瓦夫(Wrocław,我也不曉得音譯是怎麼變過去的XD),西帝下令處決於1418年起義( Wrocław Uprising)的領導人約翰‧克拉沙(Jan Krása)──又是一個約翰──以「殺雞儆猴」。


3 月17日,十字軍正式發起了,到這個時候,本來首鼠兩端的雙領派,才知道自己「好傻好天真」,根本沒有所謂的和平可以期待,於是自此全體胡斯派都倒向武裝抵抗路線,雙領派也急忙向聲望正高的季士卡求援。


十字軍在Świdnica(今波蘭境內,弗羅茨瓦夫附近)集結,同時他泊派的部隊則在各地全力擊敗保王派,1420年4月4日,他泊派在Mladá Vožice(位於今捷克中央部位)擊敗保王派,7日,在Nicholas of Hus領軍下他泊派佔領Písek、Sedlice、Rábí堡、Strakonice、Prachatice。


他泊派猛攻布拉格東南方的Benešov 小鎮,該鎮有400名保王派步兵及騎士駐守,由Peter of Sternberg指揮,這股小兵力無法抵擋他泊派的猛攻,很快潰滅,小鎮也在進攻過程中被燒毀。


在布拉格西方的 Kutná Hora,保王派Janek z Chtěnic與Pippo Spano(Filippo Scolari)領軍猛攻他泊派,但沒有結果。整個波希米亞現在處於他泊派與保王派混戰的狀態下。


在這過程中,先前提過的西聶克一度改投胡斯派,但隨著四月底十字軍越過波希米亞邊界,他又換了邊,包圍布拉格的Hradčany 要塞,使得布拉格周邊兩大要塞Hradčany與Vyšehrad都落入保王派手中。
5月22日,他泊派進駐布拉格,他們想在十字軍到來前拿下Hradčany,但以失敗收場,十字軍一路拿下Slaný、Louny與Mělník,很快的,十字軍的大營出現在伏爾塔瓦河左岸,那一頂頂的帳篷彷彿連綿到天邊,總人數達10萬人之譜,布拉格市民見到夜間成片沒有盡頭得營火,彷彿地獄的業火,不禁心驚膽顫。6月12日,圍城正式開始,十字軍也成功補給了Hradčany 。


而季士卡則正全速強行軍來援,延途擊敗了一隻想前往Hradčany與Vyšehrad的十字軍後勤部隊,當他抵達布拉格時,十字軍已經將布拉格團團包圍,只剩下東方的維托科夫丘(Vitkov)尚在他泊派手中,維托科夫丘的南方有個守望塔,北邊則有個陡崖,而這個重要戰略據點掌握著僅存唯一一條通往布拉格的道路,且只有26個男鄉民與3個女鄉民防守。


季士卡明白一旦維托科夫丘也淪陷,布拉格將被完全包圍,為了保住布拉格對外聯絡的生命線,季士卡下令手下的9000人急速挺進維托科夫丘,並且馬上挖掘壕溝、豎立木堡壘,再以黏土石牆加固,十字軍直到7月才驚覺季士卡在大興土木,7月13日,十字軍渡過伏爾塔瓦河,對季士卡的野戰工事展開攻擊。


兵力比:


十字軍:5~10萬人


獨眼龍:9000人




當十字軍攻上維托科夫丘,馬上發現狀況很棘手,整個工事最外圍是一圈深溝,緊鄰著木製野戰車城牆,一接近就槍聲大作,根本無從攻擊起,幾次嘗試都沒有結果後,沒想到,7月14日,換獨眼龍發動反攻了。


那一天,十字軍仍然持續無效的猛攻野戰工事,試圖跳過壕溝的騎士只有跌落深溝的份,而一靠近車城就有槍彈伺候,在壕溝阻礙下,也沒辦法像之前那樣丟火把燒掉車城,城內的鄉民可以在騎士槍鋒不及處從容的滅火,雙方最後只能大眼瞪小眼。


十字軍正煩躁不堪,也因為對方不會出城而戒心放鬆時,卻不知道獨眼龍的主力已經埋伏在維托科夫丘南方的葡萄園之中,鄉民們手持連枷與「手槍」,只等獨眼龍一聲令下,就從葡萄園中冒出,發出殺豬般的吼聲,往正在攻城的十字軍直衝過去。


十字軍沒料到敵人竟然會突然從後面出現,而且他們攻城不順,隊形正散亂,一時間處於一盤散沙的狀況,鄉民火槍齊發,數個騎士應聲落馬,然後火藥的硝煙擴散了開來,有些騎士的座騎已經被嚇到四處亂跑,而少數迎戰的騎士,則發現白煙之中,殺出無數揮舞連枷的暴走鄉民,一槍刺倒了一個,同時好幾把連枷往他身上、腿上、馬身上、馬腿上招呼過來,馬兒連他一起摔倒在地,冷不防一記連枷迎面飛來......


另一個騎士狂舞騎槍,驅散連枷鄉民,「轟!」一記裝填好的火槍噴出刺鼻白煙,騎士應聲飛了起來,落在地上,剛才驅散的鄉民不由分說高舉連枷夾頭夾腦的往他猛打......


在鄉民們猛烈的暴走攻勢下,騎士潰不成軍,被瘋狂的連枷大軍快速逼退,由南向北趕,等他們意識到北面是個陡崖的時候已經來不及,就這樣硬生生的被趕下山崖摔死了。


在山坡其他處的騎士看到這種場面簡直心膽俱裂,他們本來以為鄉民很好對付,才不遠千里而來想搶些東西發財,現在突然發現這是一群連枷殺人魔,恐慌快速蔓延,嚇壞了的騎士們想都不想就掉頭疾奔,搶著渡過伏爾塔瓦河回到大營,結果自相踐踏,有上百人因此溺死河中,最後,十字軍總共損失了300人。


而獨眼龍呢?端的是一個都不少!


此役讓獨眼龍威震天下,維科托夫丘被改名為季士卡丘,如今山丘上有獨眼龍的雕像、紀念碑,2003年時,當地政府還打算重新種植葡萄園呢!


這場戰役雖然只是個小衝突,戰果也不大,但是引起了意外的強大作用,連枷殺人魔的表現與騎士們的恐慌蔓延使西格蒙德認為捷克鄉民絕不可小覷,硬幹不是好主意,而拿不下維科托夫丘,就沒辦法封鎖布拉格用饑餓逼他們投降,西格蒙德決定放棄武力圍城,改想外交政治與謀略的辦法來達成目的。


1420年7月28日,西格蒙德在保王派控制的Hradčany要塞內的聖維托斯教堂(St. Vitus)加冕為波希米亞王,由於要塞內部當然不是公開場合,所以這個加冕不被捷克鄉民承認,純粹是西格蒙德自爽用的。


接著,由於紮營過久,大營開始流行嚴重的傳染病,而十字軍到處搶錢搶糧搶娘兒們的惡行只會讓捷克鄉民越來越討厭西格蒙德,到7月底,十字軍裡的許多日耳曼領主已經打道回府,大軍就要四分五裂,西格蒙德只好離開布拉格,到保王派的Kutná Hora去避避風頭。


胡斯派則在維科托夫丘之役後包圍了Vysehrad,獨眼龍本身已經離開布拉格,前往解救Písek,因此此行動由另一個激進派何烈派(Orebites,命名來自於聖經中的何烈山Horeb,即西奈山)的將領Hynek Krusina of Lichtenburg率領,圍攻行動自9月15日始,儘管其間保王派曾派兵想解圍,但到10月底,Hynek Krusina與守軍達成協議,要是他在11月1日晨間8點前還得不到西格蒙德派兵援助的話,他就會投降。


而同時獨眼龍則在各處打遊擊,他截獲西格蒙德從皮爾森派軍呼應Vysehrad與Hradčany的計畫,於是前往截擊皮爾森十字軍部隊,以火力擊退了匈牙利與日耳曼騎士,留下400具騎士屍體,這是因為鄉民不要贖金,所以不收戰俘之故。因援軍被擊退,到了11月1日,果然沒有十字軍援軍到布拉格,於是他泊派拿下了Vysehrad。


獨眼龍又拿下了Zlaté Korouny與Prachatice(位於捷克南部),12月時,Nicolas of Hus不幸過世,到1421年1月,獨眼龍打下Stříbro(位於捷克西部)及Krakikov修道院,守軍將領正是死對頭Bohuslav of Švamberk,他被俘之後,由於西格蒙德沒有為他付贖金,於是他乾脆加入胡斯派,後來被推選為胡斯派將領之一。


另外,老面孔西聶克也再度變節加入胡斯派了──他之後還會一直換邊站,大概是史上變節次數最多的傢伙。


季士卡也擊敗了西格蒙德在波希米亞最大的支持者Ulrich of Rosenberg對他泊山發動的包圍,使西格蒙德在波希米亞完全站不住腳,只好於1421年2月向莫拉維亞撤退,並於3月徹底離開波希米亞,到6月,Hradčany守軍投降,至此胡斯派大體掌握了整個波希米亞,第一次反胡斯十字軍就這樣不光采的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