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系列文章原本刊載於想想論壇,此處為純文字版,完整圖文版請至想想論壇閱覽)

 

先前提到英軍高級將領之間「宮鬥」爾虞我詐,那殖民地民兵難道就都相親相愛了嗎?當然不可能,任何一個組織中都有「奧客」,大陸軍這邊也不例外,但與英軍表面和諧謹守階級秩序,私下較勁互扯後腿的「宮鬥」不同,大陸軍一吵起來,往往是「沒禮貌」的當面翻臉。

侯銳修‧蓋茲(Horatio Gates)是李將軍以外,大陸軍高層之中最有戰鬥經驗的將領之一,他也和李將軍一樣深具政治野心,當泰孔德羅加堡意外丟失,大陸會議怪罪原本指揮北部戰場的舒勒將軍,於是派遣蓋茲將軍前往接掌北部戰局,當蓋茲將軍抵達,馬上決定給舒勒一個下馬威,他召開軍事會議,卻獨缺舒勒,這樣小鼻子小眼睛的小動作讓舒勒大感不屑,於是拂袖而去,前往費城。

蓋茲自以為計謀得逞正得意,卻沒想到把地頭蛇舒勒趕走後──舒勒的別墅就在稍後的戰場薩拉托加附近──他自己可是人生地不熟。

於是,蓋茲找來了跟他交情很好的本篤‧阿諾接替舒勒。阿諾稍早前率軍阻擋英軍的聖‧列日(St. Leger)別動部隊,他放出假消息,讓聖‧列日以為他的部隊是實際上的好幾倍大,結果聖‧列日竟然真的被愚弄而撤兵了,阿諾凱旋歸來以後,就被蓋茲找了去。

蓋茲萬萬沒想到,阿諾接掌兵權以後,為了掌握部隊,大舉重用舒勒舊部,這些舒勒舊部都因為蓋茲逼走舒勒的關係,被蓋茲打為「黑五類」,阿諾卻大方的晉用他們,小心眼的蓋茲馬上為此和阿諾反目成仇。

阿諾也不是個好相處的人,蓋茲越是想打壓他,他越是反彈,兩人的關係很快從戰前的「麻吉」變成死敵,就在這樣內部惡鬥的狀況下,戰役開始了。

回到英軍方面,話說伯哥因發覺自己陷入困境後,他面臨兩個選擇,一是往北退回泰孔德羅加防守,二是打穿大陸軍,佔領大陸軍戰線後方可供養部隊的阿爾班尼(Albany),他手下的得力大將西門‧弗瑞瑟(Simon Fraser)建議退守,但是這不是伯哥因的選項,因為在此退兵無異於政治自殺,於是有「紳士將軍」之稱,個人操守和人品頗受稱道的伯哥因,在體制的壓力下,卻又再度把個人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

伯哥因打算進行孤注一擲,把北方補給線沿線駐守的兵力全數收回,全力往南突破,這是個風險極大的賭局,但是若以伯哥因的政治生命來說,卻是風險極小,因為若退兵,則政治生命完蛋,若孤注一擲戰敗,也不過就是政治生命完蛋;若是戰勝,伯哥因可成為英雄,萬一戰敗了,伯哥因還可體面的投降。

但是伯哥因並不知道,由於殺害保王黨「女神」事件,以及史塔克的大勝,獨立派士氣大振,許多民兵紛紛加入,蓋茲手下的兵力從6000人膨脹到9000多人,而相對的伯哥因在被史塔克打掉千名士兵,印地安人又離他而去後,只剩7000人兵力,雙方數量已經逆轉。

蓋茲與阿諾此時也還沒有完全決裂,阿諾認定英軍會攻向左翼,希望趨前迎擊,但蓋茲認為英軍主攻會是正面,只想待在陣地,不過他還是准許阿諾派出先遣部隊,而阿諾派出的,正是鼎鼎大名的丹尼爾‧摩根(Daniel Morgan)來福槍狙擊手部隊。

摩根狙殺了英軍前鋒的軍官,趁他們一團混亂發動衝鋒,沒想到一頭撞進伯哥因的主力,蓋茲見狀連忙發出援軍,雙方展開一場全線大混戰,摩根部隊重整,又開始狙殺英軍的軍官與砲兵,連伯哥因的隨扈都命喪來福槍之下,而砲兵更被狙殺殆盡,導致大陸軍竟然暫時掌握了英軍的野戰砲,之後才被英軍主力驅離。

伯哥因在戰局的最後使出殺著,派出西門‧弗瑞瑟繞道攻往大陸軍的左翼,而派出腓特烈‧阿道夫‧萊迪索(Friedrich Adolf Riedesel)攻往大陸軍的右翼,這本來有可能瓦解大陸軍,但是阿諾要求蓋茲派出援軍抵擋弗瑞瑟,萊迪索則受困斷橋,等到抵達戰場時已經天黑,來不及改變戰局。

天黑後大陸軍撤回陣營,伯哥因也只好跟著收兵,他又損失了600人,相對的大陸軍只損失300人。但是大陸軍高層卻起了嚴重衝突,原來蓋茲不滿阿諾已經到了極點,在寫給費城的報告中,竟然隻字不提阿諾的貢獻,氣得阿諾當場和他翻臉,準備不幹了,要改投華盛頓麾下。

這時由下而上的民主體制再度發揮作用,大陸軍的官兵大多站在阿諾這邊,因為整天下來,大多是阿諾在實際指揮,在全軍請願的壓力下,蓋茲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留下阿諾。

另一方面,伯哥因聽說柯林頓已經從紐約北進,他滿心期待柯林頓能來幫他解圍,但是過不久事態很明顯,柯林頓只是謹慎發動小規模攻擊,看會不會引開大陸軍,並不想直接率兵北上拯救伯哥因,就算他想,他也沒有足夠的兵力。

伯哥因決定發動最後的孤注一擲,計畫硬攻大陸軍陣營,看能不能找到弱點衝垮他們,不過此時伯哥因的兵力只剩6000多人,其中有戰鬥力的僅5000人,但大陸軍短短幾天內已經又膨脹到12000人,伯哥因完全沒料到敵軍會越打越多,就這樣發動了自殺式的攻擊。

英軍可說是以卵擊石,才僅僅第一波攻勢,前鋒的擲彈兵部隊就傷亡殆盡,連軍官都幾乎全數遭到俘虜,大將弗瑞瑟竟遭摩根部下狙擊手的一槍狙倒,之後在隔天身亡。

就在此時,戰場上出現意想不到的變化,與蓋茲決裂的阿諾,親自衝出陣營,領著部隊追殺敗退中的英軍,英軍在戰場上有兩處野戰工事,阿諾魯莽的直接從兩個工事間衝了過去,大陸軍跟著一踴而上,從背後血洗工事中的英軍,德裔傭兵指揮官布萊曼命喪當場,但阿諾的坐騎也在最後中槍倒地,壓斷了阿諾的左腿。

阿諾的奮戰讓伯哥因的大本營就暴露在大陸軍眼前,不過這次換天黑救了英軍,雙方再度各自回到陣營中。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明騎西行記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