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專欄越開越多,常有老讀者打趣,專欄那麼多,還要部落格做什麼用?今天合作媒體的主編前輩說,來談談謝淑薇退賽的事吧,但我聽到謝淑薇退賽的消息,所想到的,卻大多是跟謝淑薇以及網球無關的事,漫天亂談不好意思跟人家領稿費,這時部落格就派上用場了。

不久前,林世勇導演的新作《極樂宿舍》上映,首映那天,劇組挖空心思,每個小細節都很努力設計,想讓首映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包括首映的票,作成了男女眼鏡形狀,還在首映的樂聲戲院廣場上發放珍珠奶茶與雞排,號稱「奶雞」趴,「奶雞」指的是女生的胸部與男生的性器官,點出片中男生宿舍裡許多帶點顏色的笑料。

但我沒有去領奶雞,因為已經到了得避開這種高油高熱量食物的年紀,繞過排隊領奶雞的人群,我聽到兩位顯然是劇組以及出資單位正在討論這部電影,其中一個說:「我覺得會中的啦!」所以大概另一個人的前一句話是在問,這部電影到底會不會中?

為何問中不中?或許在此帶著大家回憶一下,在《海角七號》之前,大多數人大體上不看國片,那個時候,若是你想要去看國片,朋友還會以懷疑的眼光看著你,彷彿覺得你是不是神經燒壞了,直到《海角七號》創下5.3億票房,從此看國片才成為「正常」的事,國片也才開始接連創造出數億票房的可能性,許多導演也才有機會推出作品。

但是,此後國片票房大起大落,有的能創造3~4億票房,有的還是只有一兩千萬,要不就是大中,要不就是不中,不中就是完蛋,所以,每部片上映前,投資方與劇組都提心吊膽:到底會中還是不中。

林世勇導演的上一部作品《BBS鄉民的正義》,恰巧落在中與不中之間,票房5500萬,票房分成扣一扣、政府補貼加加減減,差不多剛好打平,可說林世勇導演驚險的逃離「沒中就死」的賭咒,差點就得揹上一輩子還不完的債,正常人要是這樣從鬼門關逃過一回,絕不會馬上再去嘗試一次,但是林世勇導演顯然不是正常人。

他就像《極樂宿舍》劇中的主角一樣,不知天高地厚,發下狂言,就是要做到,當初,他在籌拍《BBS鄉民的正義》時,面對補助審核官員,官員提出許多技術上的質疑,又質問他說,若沒有補助他會如何?林世勇導演聽了先是默不作聲,接著突然站起身,一股怒氣全吐了出來,大聲說:不給就算了,今天我不管你們要不要給我補助,就算沒有補助,我就拍到傾家蕩產,也要把這部片拍出來。

當謝淑薇對奧會這樣不禮貌,可是被拍桌訓話的,事後奧會還要公布對話內容,以為這樣可公審謝淑薇,只是奧會不知民情早已改變,沒料到這樣做反而是他們自己遭到公審。

但是,當時的審核官員們倒不是奧客,他們聽到林世勇這樣的表白,反而是被他的蠻幹傻勁給感動,核可了補助案。

知道這個往事,看到《極樂宿舍》裡頭主角王極樂那蠻幹蠢樣,不禁覺得活脫脫就是林世勇導演自己的翻版。

從《BBS鄉民的正義》到《極樂宿舍》,不得不說,林世勇作為導演的功力大有提升,《BBS鄉民的正義》雖然動畫部分已經是國內一時之選,但演員實拍的部分,實在略顯稚嫩,到《極樂宿舍》,林世勇已經能掌握如何應用一眾新人演員,設計誇張性的的笑料與劇情,迴避新人演員演技上的問題,還創造出特殊的風格。

但是會不會中?

國片會不會中,往往是要看這部片有沒有符合當時的社會氣氛。

《海角七號》時,主角在台北失意,回到家鄉還有人撐腰,當時台北遊子們大體上也是如此,要是在台北失敗,還有溫暖的家可以回,父母總會張開雙臂歡迎;劇中人都在底層掙扎,受盡委屈,但是還在拼命,覺得仍有一線希望,當時台灣人也是這麼認為,雖然看得出來機會越來越渺茫,但仍然還未放棄奮鬥,還相信打拼總有成功的一天。

到了《總鋪師》,狀況不同了,主角在台北被騙,回到家鄉,發現連老家都破產,絕望下拚最後機會參加比賽,卻發現最能依靠的自己人,竟也被黑金收買,根本不可能獲勝,全劇中最代表性的一幕,是主角來到吳念真飾演的自我放逐老前輩面前,跟一群失意的人一起吃白菜滷,吃了眼淚撲簌簌的一直流,說做人怎麼那麼辛苦。《總鋪師》的票房成功,反應的是當時不僅台北難討生活,連中南部也已經經濟破產,社經障礙高如登天,人們已經絕望放棄,只能楚囚對泣。

又到了《我的少女時代》時,已經連哭都哭累了,寧可脫離現實,回想高中時代多麼單純美好,所以看到《我的少女時代》成為社會現象,大概就能猜到執政黨得換人做做看。

現在的社會氣氛又是如何呢?

今年的國片賀歲片失利,反而是《死侍》一枝獨秀,大概可說反應了現在的氣氛。

相信照著既得利益者定下的規矩打拼總有成功的一天?沒那麼笨!受盡委屈只能撲簌簌的掉眼淚?沒那麼好欺負!現在的台灣人已經從回想少女時代的崩潰中回神過來,開始生氣了,就像《死侍》代表的精神,誰犯我就向誰宣戰。

這正好是這次謝淑薇事件代表的精神,她過去為國征戰結果受傷卻只能自己承受,有什麼需求都叫天天不應,覺得受到不公待遇十分委屈,循正常管道爭取卻總被呼嚨,累積了滿肚子氣,於是選擇在奧會最脆弱的時刻帶槍談判,奧會卻沒意識到自己毫無籌碼,或是吃定謝淑薇一定不敢真的退賽,還想擺官架子,拿國家大義壓人,結果是遭一槍斃命,輿論不但沒怪罪謝淑薇退賽,還認為她讓奧會下不了台大快人心,反倒是奧會遭起底、圍剿,甚至連幫奧會說話的媒體也一併遭到圍剿。

看這個氣氛,如果這時上映的《極樂宿舍》是全力放在痛快報仇,打倒權威,那大概一定會中。如同謝淑薇剛好這時跟奧會鬧翻,剛好符合社會氣氛,所以得到一面倒支持,要是社會氣氛不是這樣,恐怕狀況有可能完全不同。

《極樂宿舍》雖然也有打倒權威的劇情,而且情節也還蠻痛快,但是卻沒有全力專注在其上,後半安排了感情戲稀釋了前半的張力,而全劇主要定位為喜劇,這點大概要怪「膝關節」李光爵先生,因為林世勇說,《BBS鄉民的正義》之後,他在福斯電影春酒巧遇李光爵,問起台灣的電影市場需要什麼樣的內容,李光爵答道:喜劇,台灣人壓力太大了。

《極樂宿舍》的確很好笑,這次林世勇掌握笑料的能力也同樣大為進步,如果你需要大笑兩小時,那推薦看《極樂宿舍》。可惜,當壓力真的很大時,人是笑不出來的,所以沒能開出亮麗票房,若林世勇當初是問我,我會回答:報復劇,台灣人壓力太大了。

最後,還是談談謝淑薇,如最前面所說,一聽到謝淑薇退賽,第一個想到的是《極樂宿舍》,接著想到的,是BBC中文網的一段話:

「在我國,受意識形態的影響,體育競技被賦予了太多的政治色彩,最終把體育競技這種高度個性化的事業抽像成國家榮譽,以至於冠軍、金牌成為國家興盛的標誌。對於弱國來說,通過零星的冠軍獎項、金牌點綴政績,雖然牽強也實屬無奈之舉。」

聽起來好像是在講謝淑薇退國家隊事件?並不是,這段敘述是摘錄自2014年1月的文章。

講的是李娜。

(註:李娜生涯拿下2座大滿貫戰績彪炳,但她是退出中國國家隊運作才取得這樣的成就,而且經常對中國沒好話,並總是砲轟舉國體制。)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xle Lin
  • 還有得極樂嗎?租片??
  • 還在上映啦:P

    普蘭可 於 2016/08/05 14: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