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曹同學的經典反諷文章後,聯合報讀者投書又出現了經典反諷文章,不過這次作者的本意大概沒有反諷,而是真的相信他所寫出來的成篇囈語。


原文見:
http://udn.com/NEWS/OPINION/X1/6221108.shtml


這位謝教授,認為自己非常有知識,而別人都無知,卻不曉得最無知的,就是無知而不自知,還以為別人都無知的人。


首先他認為反核的人都以為核電廠會核爆,不曉得他是看了哪個恐怖傳媒才得到這種根本不是事實的莫名其妙指控,我想就算是聯合報也沒有這樣亂寫。


接著他還洋洋灑灑的說就算輻射外洩,可以「服用碘片預防吸入放射性物質」...從這點就知道他連自己在寫什麼都不曉得。


謝教授,請好好的看清楚一般傳媒就有的訊息──對,即使是問題重重如台灣傳媒,也有把這件事講清楚──服用碘片根本不能「預防吸入放射性物質」,而是僅能在你攝入放射性碘時,減少放射性碘對甲狀腺損害的程度。


謝教授真以為輻射外洩時一定有「數小時」可以撤離,以為躲到室內就沒有輻射了,所以覺得非常安全,他自以為參加了20幾次核安演習就是「從無知到無懼」,還認為「先進國家對日本的事故認知有虞」咧,參加了20次「和諧」演習就會變的明明啥都搞不清楚,還能自以為比先進國家專家還懂,這種演習實在太恐怖了。


八國聯軍時的義和團,因為無知,大師兄跟他們說符咒就可以刀槍不入,他們就無懼的去迎接子彈,果然全都被打傷打死,但大師兄們都沒死,因為他們都站最後一排,早就開溜了,等受傷的師弟質問大師兄為什麼他們都沒事,只有師弟們受傷,大師兄就詭辯道:那是因為你們修行不夠,於是拳民繼續被騙得團團轉。謝教授的無懼,實近於可憐的義和團師弟。


的確,核電廠的設計是希望在爐心熔解時,輻射物質可以包覆在圍阻體之內,但實際上狀況嚴重時仍可能熔穿,尤其是台灣的核四廠亂改設計,把圍阻體的厚度減少了一半,台電還大言不慚的說因為加了鐵沙所以厚度減半就能擋住運轉的輻射,問題是厚度減半,出事時可沒有因為加了鐵沙而不容易熔穿或裂開。

 

謝教授又語焉不詳的講到說輻射外洩只會在圍阻體破壞「或蒸汽排放出來」,講的好像這次福島事件是個輕描淡寫的小事似的,這次危機的前因後果是,因海嘯造成冷卻系統斷電失效,灌水冷卻造成大量帶有輻射的蒸汽,一定要自洩壓閥洩出,否則將使反應爐內壓力過大而最終可能破裂,也就是說,輻射蒸汽的排放是必要也是必然的,不是什麼「只有蒸汽排放出來的時候」講的好像蒸汽是可排可不排哩。在這種狀況下,一定會排放輻射蒸汽,所以輻射一定會外洩。



反核的人大多數都清楚核爆與核洩之間的不同,前者若發生在台北,會讓350萬人當場喪命,又有350萬人在7個月內死亡;後者則不會讓那麼多人當場喪命,但是若風向不妙時,仍然可能讓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人得搬家,以台北市與新北市的產值,這樣的損失不可謂不大,更別說人離鄉背景的痛苦無法以金錢計算。


但擁核的人似乎大多搞不清楚一些事實,大概是因為「和諧」演習都不會講的關係


台灣目前的總發電容量,僅有12.6%來自於核能發電


台電疏於更換老舊線路,以致於電力在輸配過程中耗損、漏電相當嚴重,估計全面更換後,可以省下10%總用電量的電力損耗。


也就是說,還不用討論到替代能源,光是全面更換老舊線路就可以憑空增加出一個核四的電


近年來,隨著高耗能、高污染、高勞力、低附加價值的三高一低產業外移,台灣的用電量逐漸下降,近年來尖峰用電約只到最大容量的90%(去年只到80%),離峰用電則僅60%


  無知造成的恐懼:以為台灣現在還缺電,以為沒有核能就沒有電






電力跟水不一樣,是不能儲存的,當下需多少電就是當下發多少電,台灣的電力問題,來自於尖峰與離峰落差相當大,往年限電都是因為尖峰用電造成的,因應這樣的狀況,我們需要的是平時停機,可於尖峰時才啟動的發電技術。


而核電的特性是一但啟動就盡量不能停機,穩定的發出固定的電,這根本就不符合台灣的用電需求,可說頭痛醫腳。


而核電必須蓋在偏遠之處,在一個電力網路端點上,放置核電這種單一的大發電廠,是非常無效率的事,電力傳輸的越遠,受電線電阻的損耗與漏電就越多,而單一的大電廠也容易造成電網不穩,如921全台大停電,就是因為核三南電北送,當中台灣的電線中斷後,電網不平衡,造成電廠跳機,結果不僅北部沒電,連南部都停電。


比較好的規劃是均勻的分布中小型的電廠,而不是蓋一個單一的超大電廠。


因此,真正該推動的,是汽電共生,以及更新現有火力發電廠的發電機組,台灣的汽電共生率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而現有的火力發電廠也還有許多未更換為能源轉換率更高的新機種,這些都可在不增加碳排放量的狀況下就增加發電量,卻不積極去做,只一味的想蓋核電,然後辦一堆「和諧」演習。




現有的核一二三廠,是「美國原裝」的機組,但運轉至今,大小問題不斷,這陣子核一廠防海嘯閘門要半小時才放得下來只不過是其中的小問題而已,輻射物質意外外洩也有幾次,最大的事故是蔣經國時代發生氫氣爆炸,機組損壞而需停機一年,當然當年遭到新聞封鎖,好吧,無論如何總是還沒有像這次福島等級的事故是沒錯。


但核四因為當初政府要「提高自製率」,系統搞成了拼裝車──台灣人對拼裝車系統一點都不陌生,高鐵就是一個,台北市也有一個「詐胡線」,足供參考,兩者系統問題重重有目共睹,「詐胡線」出事頂多就是冒煙,乘客要下車走路,但如果是核四廠咧?台北市人恐怕不是下車走路這麼簡單。


這就算了,基礎建設部分層層轉包,這個嘛!台灣人也一點都不陌生,包括88風災來時,很多本來被說是優良橋梁的橋一下就被沖垮了,還有高鐵的土建局部下沉,一堆馬路的柏油厚度都只有規定的不到幾成,堤防只有外層一層薄皮裡頭都是空心的,這些工程陋習本是台灣人的常識,但是核四也一樣是這樣層層轉包,還公然說圍阻體少一半也沒關係,這還不叫人驚心嗎?


偷工減料別說是核電廠,就連蓋個水上樂園,水泥施工隨便都會導致重大事故,更別說是亂改設計了,對於這種核電廠能夠放心,那真的只能說,是義和團般的無知造成無懼了。

就算不管拼裝車、更改設計、施工落差,就原始設計來看,福島的抗震設計達0.6G,而核四的抗震設計才達0.4G而已,由於台灣的地震觀測史不過100年左右,這樣的設計是在盲賭大地震不會發生在我們這個環太平洋地震帶的島國。

無知不是錯,造成無知的人才有錯,政府用納稅人的錢,來辦「和諧」核安演習,把應該是高知識份子的教授,「教」成義和團般的無懼,我想,這才是比核洩還恐怖的事。

    全站熱搜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