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有八千多位病患正在苦苦等候器官移植,監委卻正忙著對付去年台大移植團隊的靈魂人物柯文哲。

監委甚至連病人的狀況都沒追蹤清楚,就洋洋灑灑的寫調查報告,報告結尾強調:「五名受贈者體內均測到人類免疫缺乏病毒抗體,明確顯示受到感染並接受雞尾酒療法治療。」

報告一出,疾病管制局發言人周志浩馬上公開說明:目前五名受贈者五人體內並未測到病毒,患者目前服藥的目的是預防感染,並非治療,希望監委能尊重醫療專業的判斷。

疾病管制局言下之意,暗示監委根本沒醫療專業。

許多人說,這次監委會有這樣的表現,一點都不意外,因為提案的兩位委員,過去的「豐功偉業」歷歷在目。當然,我想我們不能以人廢言,並不是說一個人要是完人才能批評別人,但是這兩位委員們的事蹟實在太讓人印象深刻,不記得都難。

尹祚芊委員的上一個「調查報告」,調查對象是大胃王比賽,委員抨擊民眾參加大胃王比賽是「自願危害身體」活動,並主張要是吃出問題,就醫得要自費,不應由全民健保買單。

新聞一出,網路上許多人批評這是「吃飽太閒」「管太寬」「窮極無聊」,或說調查報告浪費的成本比大胃王吃的胃藥還多,不過無聊歸無聊,至少還可一笑置之。

在今年4月時,委員又語出驚人,她用「數學計算」得出,醫師每看診1名病患的健保點數228元,若一診4小時內看了60個病人,則平均時薪是3420元;藥師服務費是以張數計算,每1張健保點數69元,工作4小時50張,則時薪是862.5元。

消息傳出,醫師跟藥師不知該笑還是該生氣,出身護理界的委員竟然對醫療實務無知到算出這種天文數字。

到了7月,委員更是提出創見,針對產科醫師人力荒的問題,她主張:「生產是正常的生理過程,非疾病,台灣有99.9%的生產由醫師接生,是醫療資源的浪費。」

嘩!

至於另一位李復甸委員,他是法律專業,本來不懂醫療。不過他在法律方面也非常有名,2008年9月,李復甸竟想約談特偵組檢察官,消息見報傳出才打消念頭,聯合報震撼的說:「李復甸差點釀成憲政大風暴,不可思議......就憲政體制言,五權分立的大經大緯,李復甸居然不知?就監察權的運作言,監察法及施行細則,李復甸亦竟然不曉?」

李復甸事後竟說,他找檢察官來問話,是為了「保護特偵組辦案空間」,又說檢察官是「證人」,媒體批評他完全不知所云,而當時的法務部長王清峰要陳雲南婉拒約詢,李復甸卻說陳雲南是:「得到我的同意不來,不是拒來!」

於是聯合報嚴詞抨擊:「李復甸對如此一件明明白白的過錯,自己卻不能坦然面對,還要矯詞文飾,愈描愈黑。」言下之意,看來是說他「毫無反省之意」。

而李復甸委員在更早之前還擔任過立法委員,最有名的事蹟是,2007年1月,立法院進行檢察總長陳聰明人事案審查時,李復甸立法委員投下同意票,到了2010年,李復甸監察委員親自提案彈劾檢察總長陳聰明,這或許是「有過必改」?

但是這些都不是李復甸成名的原因,李復甸最出名的一次,要「歸功」於李敖,因為李敖在「李敖笑傲江湖」節目中,大談特談李復甸,李敖說聽到他對學生的致詞「看了一直笑」,還特別提出他告過李復甸的往事。而這個告案,又跟一件非常有名的歷史公案有關。

應該很多人都看過一組鼎鼎有名歷史變造照片的對照圖,原始照片是孫文坐著,兩旁立著王伯齡、何應欽,後方站著蔣介石,這是黃埔軍官學校開學時所照,但是當蔣家「宮廷派」學者秦孝儀著書時,照片上的王伯齡與何應欽卻被「修圖」消失了,變成是蔣介石獨自站在孫文背後,嘩!太神了。

李敖當年為了這張照片,以及其他30幾件變造案,一狀告上了秦孝儀,而當年李復甸正是秦孝儀的辯護律師。

柯文哲彈劾案竟然會和這張歷史上這麼有名的「修圖」案可以間接扯上關係,大概連柯文哲自己作夢也想不到吧。

據李敖說,當年李復甸辯護的辦法,是找了另一張蔣介石與孫文單獨合照的照片,「證明」李敖是錯的,李敖當場大怒,因為兩張照片中兩人的姿勢根本不一樣,很明顯是不同張,被李敖一批之後,李復甸只好承認誤認錯誤的照片,李敖哪有那麼簡單放過他,馬上就以律師法第二十三條「律師接受事件之委託後,應忠實搜求証據探究案情」,律師法第二十八條「律師對於法院不得有矇蔽或欺誘之行為」,律師法第二十九條「律師不得有足以損及其名譽或信用之行為」一併把他給告了下去,李敖很得意的描述這下李復甸從律師席站到了被告席去。

節目播出時,李復甸是世新法律系的系主任,於是,李敖最後說:「我拉雜的講這些故事,講給秦孝儀的律師李復甸的學生聽,你們回去問問你們的老師,看看他怎麼樣面對這些問題。」

現在李復甸擔任監察委員,不曉得李大師又有什麼看法了呢?

台灣的監察院是山寨自中國古代的御史制度,不過,御史彈劾失實,是要革職查辦的,監委卻可以彈劾被駁回後沒事人一樣,還一彈再彈,寫調查報告竟連狀況都搞不清楚,馬上被疾病管制局「打槍」,這是不是「彈劾失實」,是不是「怠忽職守」?

錢建文醫師在facebook上發表文章,主張尹監委應自行引咎辭職,其實兩個監委如果有御史的自覺,的確應該自請辭職。

請大家跟我說:「念在你們是一代監委,自請辭職吧!」

    全站熱搜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