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諸事纏身,好久沒有在部落格發表文章,沒想到,這麼偷懶沒在經營部落格,每天來訪的讀者人數,還是維持不墜,一看之下,原來都是托了柯文哲老師的福,流量都來自於以前寫的「柯P解密」系列文章。

說起來,當初寫這系列文章時,根本不可能知道老師日後會競選,實在是無心插柳。不過既然大家這麼捧場,我就再「爆料」一件關於老師的小事,話說,老師過去雖然還沒有參選的念頭,但是身為醫師,接觸這麼多社會各階層的病人,老師早有了許多「先天下之憂而憂」的想法。

我曾聽老師說過他的理想之一:如果他有資源,想要建立一個社區,因為與其等人生病了才來醫好人的病,更根本的是健康的日常生活,而這個理想社區所要提供的,不只是物質與身體的生活照顧,還要包括心靈層面。

當時老師忙於醫療本業,也沒有什麼顧問可以幫忙,想法還很模糊,但如今他有空專心思想市政,競選團隊也逐漸完備,有一天,我看新聞見到老師的老人照護政見,才發現老師已經將他的想法的一部分,整理成一個有系統的政見主張。

許多人都知道老師很聰明,不是普通的聰明,而是全台灣數一數二的聰明,但大部分人沒見過這麼聰明的人,不知道像這樣真正聰明的人倒底有多可怕,他們可以在你意想不到的超短時間內,就把一件事組織完成,前幾天你看他還在悠哉,一轉眼他已經念完考試還得了書卷獎。老師剛宣布參選時,沒有團隊,也沒有具體政見,許多人以一般人的經驗「推己及人」,以為老師就這樣一個人一張嘴在選舉,現在一轉眼,團隊組起來了,政見一個個出爐,但就我對可怕的聰明人的了解,這才只是剛開始而已,甚至有些政見一開始或許有些漏洞,但很快的,還會越來越完善。

而就我對聰明人的了解,不管我們再怎麼嫉妒他們,為了我們自己好,一定要跟聰明人共事,若要選老闆,更一定要選聰明人,而首長?當然也是。

不過,講到這邊我要「爆料」我自己,那就是:我當初本來反對老師選市長......什麼?

真的,我當時跟老師說:要是老師選舉,一定會有不肖惡徒,把老師所有明明是為國為民,辛苦奮鬥的一切,都拿來惡意胡亂抹黑,而且還有很多無知的人會相信,到時老師一定會氣炸,徒增困擾,台灣選舉文化如此,老師何苦淌渾水,在醫界繼續默默奉獻,也是幫助台灣啊。

後來,有位貼身專訪老師的媒體朋友告訴我說,當時所有老師最親近的朋友,都勸老師不要選,但其他人大多勸老師要選,所以我竟然勸老師不要選,也可名列老師最親近的朋友之一了,聽到這樣,真是與有榮焉,不過我倒不敢以跟老師很親近自居,事實是,自從老師參選,就沒跟老師聯絡,以免打擾他的競選準備。

 

但說起競選,我覺得老師選舉實在太過用心,要是我來選的話,我只會提出三個政見:

1.廢除垃圾收費,然後增加路邊垃圾桶

2.廢除停車收費,然後增加機車停車格

3.為了經營台北市為文創之都,所有市民的版稅、演講費等勞務費收入的二代健保2%補充保費,一律由市府代為支付

 

你說,這不就是政策買票嗎?是啊,赤裸裸的政策買票,但我覺得這是最容易選贏台北市長的政見。這麼說不是歧視台北人,我認為這招在全世界各大都市也都行得通。但老師捨此不為,偏偏要認真的想該怎麼改善台北市、要怎麼幫助台北人,唉啊,越具體、越複雜的政策,越會被人找到漏洞挑毛病,真是何苦呢,這種道德上的堅持,老師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是嗎?

老師當然早就很清楚這點,但是為何不學我的爛招?這邊就再爆料,其實,老師最初根本不覺得自己有機會贏,但是,他說,他如果參選,是想讓大家看到,選舉不是只能搞爛招,一切可以公開透明,市政可以市民人人參與並監督,事情不是只能照傳統的搞爛,而是可以有新的觀點、新時代的作法,把這個信念,傳達給台北市的選民,甚至是全台灣,才是老師最初參選的目的,所以,選舉的過程才是主要目標,選舉的結果雖然也很重要,但那是次要目標。

 

講了這麼多,但你對老師的政見不是很同意?如果你對台北市政或是選舉政見有看法,也不用在這邊跟我辯論,最快的辦法是:不如當面直接跟柯P講!

只要參加以下的活動就行了:

 

【大公民˙小市長】 【選民變公民】 改變台北,從我開始

 

 

 

 

全站熱搜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