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能參加這部電影的試映會,因而能在正式上映前一睹為快,不過,這部片還真的是一部需要試映的片子,要不是參加了試映會,我搞不好會錯過這部非常有意思的電影,怎麼說呢?

近年來,許多電影模彷以手持式攝影機拍攝的畫面或是閉錄監視器畫面剪輯而成的效果,以求有真實記錄片的感覺,這樣的例子越來越多,如科幻片「第9禁區」,還有恐怖片「鬼入鏡」等等。「火線赤子情」也是這樣的一部電影,但是這種手法並不是每個人都接受,也不是每個題材都適合,導演表現手法高明與否,更會造成天堂與地獄的巨大差別,於是,這類型的片子,我往往不大願意去「踩地雷」。

第二點,「火線赤子情」的取名來源,大概是來自於經典名片「浴火赤子情」(Backdraft),「浴火赤子情」是一部描述消防員的電影,片中拍出消防員的肝膽相照,但也有消防員因為偏激而以其消防知識犯案,引發最後與主角在熊熊大火中既衝突,又互信的經典場面,這部片紅到連環球影城中都有一個以它為背景的遊樂設施,但是這已經是1991年的舊片,再取叫「赤子情」對現在的觀眾已經沒有多大意義,再說「火線赤子情」之中也沒有那種灑狗血又無間道的誇張情節,結果中文片名恐怕反而起了誤導作用。

原文「End of Watch」的意思,是指警員巡邏──暱稱為Watch──結束後,交班給下一個警員,叫做「End of Watch」,但是,同時也可以指警員殉職,再也不能值勤。所以這個英文原名,取得可說是絕妙,因為巡邏交班代表著警員的日常生活,但是殉職又暗示著警員可能遭到的危險,所以最好的翻譯或許是「巡警人生」?

第三點是,連上各電影網站,片型資料上寫著「警匪片」,一提到警匪片,刻板印象是:要不就是很離譜的在槍林彈雨中濫射一通卻不會受傷,就是要搞特技空中飛人,再不然就是一定要牽涉到貪污警察,臥底,背叛或一堆子陰謀。

或許連各國的警匪片編劇也受到這些刻板印象影響,很多警匪片越來越失真,一些編劇編出來的都是看太多警匪片而幻想出來的想像劇,充滿了一些實際上警察生活中根本沒有的人事物,脫離現實,結果與其看警匪片還不如看完全不是現實的科幻片或超級英雄片算了。所以,警匪片會沒落其來有自,看到片型是警匪片,往往讓人先打退堂鼓。電影的宣傳詞「生死關頭......你要為誰擋子彈」也有點誤導作用,看了搞不好以為這部片會是在愛人與好友間選要幫誰擋子彈的故作嚴肅思考的灑狗血片。

幸好完全不是這樣。

片子一開始,就是攝影機掛在警車內向前拍的視野,一路追逐不肯停車臨檢的嫌犯,就好像看Discovery的實境影帶一樣,以此為開場,接下來,傑克葛倫霍飾演的主角布萊恩泰勒,告訴觀眾為何他會進行這些錄影,還為他的墨西哥裔夥伴也戴上微型攝影機,接下來就這樣參加了局內的會議,直接開始帶著觀眾赤裸裸的走進他們倆的人生。

一開始的追逐畫面模擬實際的手持攝影機,故意打上了白色字標,也故意用較低畫質,會有點不習慣,但之後全片的畫面多半是「模擬」手持攝影機,其實是電影畫質,而電影中巧妙的設計兩個警員身上都有微型攝影機,於是避免了這類型電影往往太多第一人稱畫面的問題,每當角色講話,就切到另一人的畫面,相當於是一般電影的第二人稱鏡頭,而一些主角以外的鏡頭其實是用一般電影手法拍攝,但又融入一些手持鏡頭,保持了電影的畫面表現,又不著痕跡的維持住真實性的感覺,手法相當巧妙。

兩人所巡邏的區域,簡單的說就是洛杉磯的貧民窟。話說在我們心目中洛杉磯是美國大城,不過在我幾年前到洛杉磯的時候,才發覺這個城市與想像中的美國真是有太大的落差,當時洛杉磯的捷運剛蓋好,從市郊一路往市中心坐過去,觸目所及,只見一大片一大片灰暗破爛畫滿塗鴨的平房,噢,這就是所謂貧民窟嘛!不希奇,早知道美國大城市的外圍都有一圈貧民窟,豈料一站接著一站下去,四週都還是爛房子或倉庫,搞了老半天,原來洛杉磯的繁華市中心只有幾個街區大小。

市中心的幾個街區,與旁邊有條隱形的界限,一過了某條街,只覺得氣氛完全不同,路旁突然間變成通通都是「阿米哥」──拉美裔移民──在看著你,你只覺得有股隨時都會被搶的感覺,連忙跑回去,才過一條街,又回到了「先進的美國」。

洛杉磯就是這樣的城市,由於位於加州,南鄰墨西哥,歷年來無數拉美非法移民越過邊界偷渡入境,擠滿了這個城市,也使得洛杉磯成為全美治安最混亂的地區,非法移民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為求生存,少不得拉幫結派,販毒是他們的收入來源之一,而為爭奪地盤,火拼事件更是層出不窮。

在片中是黑人與拉美人互相火拼,這樣的安排或許是為了方便觀眾理解,不過在洛杉磯,以往雖然是黑人幫派橫行,但近年來黑人的社會地位大為提升,多數黑人都已經成為各行各業的上班族了,在捷運上西裝筆挺的黑人比衣著隨便的黑人多得多,既然黑人的社會地位普遍提升,會去幹黑道的當然就少了。

黑人留下的真空,就由拉美移民補上,於是實際狀況就如片中黑人老大說的,以往黑人的黑道地盤,現在都成了拉美人的天下,大大小小的幫派在洛杉磯林立,彼此間互相「掃街」開火示威,甚至演變成全面火拼,只不過是拉美人與拉美人互相火拼,是近年來警方相當頭痛的問題。

而較具規模的幫派,把賺錢的腦筋打到自己的同胞頭上,當起了人蛇集團,許多抱著美國夢偷渡的拉美人,來了以後才發現人身自由遭到控制,受到各種奴役與虐待,甚至慘遭隨意殺害。

由於很多拉美偷渡客連英語都講不好,因此懂得西班牙語的墨西哥裔員警就非常重要。加州原本是西班牙殖民地墨西哥的一部分,美墨戰爭以後劃歸美國,所以原本就有很多墨西哥人在加州,這些加州的「墨佬」是土生土長的原生社群,與偷渡移民來的「西佬」之間有所差別,但兩者當然都會講西班牙語。

上述這些特別的問題,在片中也一一在主角們的日常生活中出現,而他們所碰上的許多光怪陸離事件,在美國的其他地區譬如說東北部就很少見,所以片中主角說,他們一次巡邏碰到的事件之多,搞不好其他地區員警一輩子都碰不到。

但無論如何,其實大多數時候,員警還是在處理一些小事,不是每回出動都碰到槍戰,而他們下勤務以後,也跟一般人一樣,把妹、娶妻、生子,透過鏡頭,導演讓觀眾先從這些日常小事看起,漸漸的越來越認識這兩個警察,他們不是什麼大義凜然的英雄,平時滿嘴髒話,拿一些無聊事互虧,講一些低級笑話,還會作弄同事,講別人八卦,也有著一般人有的平凡困擾。

在處理事件時,他們也會意氣用事,因為遭到種族歧視挑釁,做出和對方單挑的白癡行為,但事後又有義氣的放對方一馬,他們執法時也不是很守規矩,看到想臨檢的人,用雞蛋裡挑骨頭找碴的理由去臨檢他,簡直是「刁警」,而他們也不是很有正確知識,在大火中,竟然沒有任何防護,就想衝進去救人,害夥伴只能跟進,結果陰錯陽差得到英勇勳章,但也因差點送命自我檢討。

這些日常事件看似隨機,卻又巧妙的編織,讓觀眾越來越認識這兩個警察,接下來是認識他們的妻子、情人,認識隊上的其他警員,就像是自己的朋友一樣,而也因此我們體認到他們也是中彈以後會受傷或身亡,也有同僚和愛他們的人會為他們擔心或心碎。

於是,他們不再是一般動作片中受傷或身亡時連臉都沒有的免洗警員,當每次執勤時,即使只是遇上幫派好心提供消息,你都會為他們捏一把冷汗,因為你看到他們提防對方突然襲警,早把槍口抵在車窗邊,直到對話結束,對方真的只是好心談話,才鬆了口氣。

於是,在許多次逮捕行動中,雖然沒有拔槍駁火,或是歹徒一有不軌舉動馬上遭到制服,但是你的心臟還是會撲通撲通跳,直到歹徒上銬,前來支援的隊友確實將他帶走為止。

當我們已經沒有防備的進入了他們的人生以後,好戲才要端上場。一開始是別的小組出事,劇情中從一開始隊上就有一位菜鳥總是搞不清楚要做什麼,這在面對瞬息萬變情況的警察來說是大忌,因為她遇事不知所措,導致搭檔的老鳥警員受到重傷,而她自己也身陷危境,幸好兩位主角即時趕到,最後老鳥與菜鳥雙雙退職,隊員冷血的談話,其實只是反映了這個工作的殘酷現實:如果你和搭檔不夠警覺或能力不足,就會害彼此喪命。

然而,「瓦罐不離井上破」,兩位主角每天執勤,最後也失去了警覺心,接到警告卻不當一回事,還是一如往常的「多管閒事」追逐可疑車輛,結果落入歹徒的伏擊陷阱。

這時不禁回想起隊長在一開始時,看似找他們麻煩,要他們不要太多事,只要認真開罰單就好,看起來好像是那種官僚的主管,直到劇情一半時,在宴會上,他透露親兒子為了他擋子彈的往事,再看到最後兩名主角因為太多管閒事的習性而身陷重圍,才明白隊長其實是一片好心,想保護自己的部下。

最後的大決戰,敵人其實只有四、五人,但是在全片真實感的帶動下,很切身的感受到歹徒強大火力的可怕,當主角運用當警察前曾在陸戰隊受訓的軍事知識突圍,出其不意反擊歹徒,真是熱血無比,但隨即又發現附近處處是對方人馬,支援不知何時才到,又是步步驚心,情緒跟著牽動直到最後一刻。

到底結局如何,為了不要影響觀影樂趣,在此就不透露。

只能說這部片的確如宣傳詞所說,打破了警匪片的既有框架,導演本身就是出身洛城該地區,利用自己成長的經驗,完整呈現這一地區的真實樣貌,除了深入員警的日常生活,也能讓遠在太平洋另一邊台灣的我們,對美國的基層實況有更貼身的了解,美國的許多角落,的確與我們的想像是完全不同的。

故事性:88

娛樂性:89

啟發性:90

聲音及影像表現:87

總評(非平均):90

全站熱搜

普蘭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